第412章 安琪儿有心事/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北笑了笑不以为意.心中则是在想张涛的來历.他原本以为这家伙是江海市某个富商的儿子.

这家伙开得起劳斯莱斯便足以证明他的身家背景不一般.但是今天察觉到这家伙手里的车可能并不是自己的.这就得让苏北上心了.

如今云缅边境的大势力为了阻止他去灵隐山.开始动用在都市中的权力.难免不会让他草木皆兵.毕竟他身边的人对他实在是太重要了.

因为柳寒雪的死.让他更加的珍惜身边的人.

而张涛并不是江海市人.却直接找上周曼并且与他产生矛盾.这让苏北认为.如果不解决他的话.周曼和公司都可能会有麻烦.

他从另一个角度想了想.也许这其中有大文章.至少他如今暂时抽不开身前往灵隐山.

“太气人了.那家伙品味这么低.那辆豪车肯定不是他的.我得想办法解开其中的秘密.”安琪儿鼻哼了一声.看向苏北.“大侦探.有沒有兴趣与我合作啊.”

苏北笑:“你想当福尔摩琪.”

“本小姐只是看不过那家伙的态度.想要让他清醒清醒.让他见见世面.江海市的人并不像他想的那样.”

“我就陪你玩玩.”苏北点头.

安琪儿想了想.忽然嘿嘿一笑:“刚刚我听那家伙说.他要的女人.谁都不许碰.”

女人的第六感总是很敏感.

“这话要是放在你的身上我倒是信.”她说完后语重心长地对苏北说.“现在柳寒烟可是个香饽饽.她的地位可是蹭蹭蹭的往上涨.虽然身材和脸蛋都沒我那么好.但你要小心了.”

苏北哧地一笑:“你倒是会给自己的脸上添金.”

杨雨笑:“苏先生不要多心.琪儿就是这个性子.”

“我早已经习惯了.”苏北耸耸肩.

看了看将要暗下來的天色.他告别杨雨以及安琪儿.

“哎哎.你别走啊.我俩现在已经成为侦探组合.自然是要随时在一起.否则怎么破开张涛的豪车之谜.”

安琪儿一脸认真的样子.让苏北忍俊不禁.

“早跟你说了找一份稳定的工作也比现在好.否则你哪來这么多闲心.”苏北摇头.

“本姑娘才不稀罕.青春就是要这样.开开心心的去放纵.”安琪儿拉着苏北的手走向奥迪.“你的车一时半会修不了.你这个老总也是个半斤八两.还不如陪我去调查张涛的背景.”

苏北看她态度坚决.也只能上车.两人告别杨雨.开车前往城西西郊大道.

“我可不信你不想找工作.”苏北在车上说.“靠着吃喝玩乐去弄钱.这份子手段我可沒小瞧.”

“多谢兵哥哥赏识.”安琪儿隔空波了一个.

“父女关系不好.也不应该影响到去上班啊.”苏北悠悠然地说.他暗中观察安琪儿的神情.

安琪儿冷哼一声:“我不想说这些.现在心情这么好.我想去吹吹风.”

苏北无语:“刚刚是谁说要去调查张涛背景的.”

“本小姐现在心情好.改主意了.你有意见.”安琪儿瞪眼.

“沒意见.”

安琪儿用胜利的笑容回应苏北.

两人从西郊大道上上了一条山道.來到山头平底上.

“当初你就是在这里夺了我一个吻.”苏北看着四周说.

“少给我贫.占了便宜还有理了是不是.”安琪儿下车.张开双手.闭眼呼吸.

“你有心事吧.”苏北走到她的身边说.他看得出來.安琪儿这个玩世不恭的少女可不会随随便便带人來到这种地方.

“从这里看过去.可以看到一条破旧的山道.自从上次我们地下赛车的道路被警方注意之后.比赛场地就转移到了那条破旧的山道上.”安琪儿话虽这样说.但目光是迷离的.

苏北看到了大山环绕的山道.他笑着说:“你就这么喜欢这些危险而刺激的游戏.知道活着是一种什么感觉吗.”

安琪儿转身看着苏北.情绪低落地说:“这句话就是当初刘学对我说的.上次你也让我珍惜自己的生命.”

有些人看似开朗热情.但恰恰是内心封印的表现.如果举例子的话.安琪儿就是这类人.

苏北心中微微惊讶.安琪儿似乎在对他敞开心扉.

“仅仅是这句话吗.”他只是不想见到身边的朋友堕落下去.

“我家人都沒对我说过这句话.”安琪儿感觉到自己有些过于矫情.转身看着山道说.“要不要去看看.”

苏北深深地看了一眼安琪儿.点头:“走吧.”

“你來开.”安琪儿把驾驶权让开了苏北.

前往山道的路上.安琪儿沉默地看着窗外的风景.一语不发.

苏北就知道这妞有心事.他笑着说:“你今天不是心情不错吗.”

“现在不好了.你说中我会难过的事情了.”安琪儿抱怨苏北.

“我想知道刘学是如何救你的说來听听.”少女心中的王子梦.总是会让她们浮想联翩.苏北想转移她的注意力.

“为什么要告诉你.”很显然安琪儿不按常理出牌.

上了山道.昏暗的天色下.山顶有发动机轰鸣的声音.

“有人在飙车.我们去看看.”安琪儿惊喜地说.

苏北摇头:“自从那次之后.你还沒有觉悟.”

“这是自从赢得法拉利之后的第一次.”安琪儿白了一眼苏北.

苏北一笑:“那我就开慢点.”他把车放在匀速.很显然.安琪儿对此很不满意.

“快一点点.”安琪儿提要求.

“我就知道你就是这个性子.”苏北笑.

“兵哥哥.再快点嘛.”安琪儿撒娇.一脸的妩媚.

苏北一身鸡皮疙瘩.但还是把车速加快了.

当两人开到半山腰时.远处的发动机轰鸣声越來越大.苏北把车速减速.避免有车子闪躲不及而出事.

不过一会.拐弯处有灯光射來.接着就是一辆黑色系的兰博基尼出现在苏北与安琪儿的眼中.

“这跑车不错啊.”安琪儿见跑车接近.忍不住去观察.

苏北开车在外道.那辆兰博基尼即使是见到前面有车也沒有减速.径直冲了过來.

他的双眼立马犀利起來.开车的人很有自信.

当兰博基尼与苏北驾驶的奥迪擦肩而过时.车内的车主也看了过來.

苏北皱眉:“外国人.”

兰博基尼的驾驶者不是亚洲人.他看了一眼苏北.便驾驶跑车下山而去.

“沒想到还有外国人在这里飙车.”苏北转头笑.表情瞬间凝固.

安琪儿脸色苍白.张大小嘴看着驾驶室方向的车窗.似乎还沒有回过神來.

苏北减慢速度.皱眉问:“不舒服.”

“他.是他.”安琪儿的脸上冒出冷汗.浑身发抖.她摇头.“竟然是他.我以为他再也不可能会出现在我的世界之中.刘学不是跟我说过.他死了吗.”

苏北的双眼中出现精光.自语:“刘学.”他想到了关键处.

刘学与他一样是当过兵的人.曾经救过安琪儿.

“苏北.”安琪儿咬着嘴唇.用一种苏北从來沒有见到过的害怕目光看着他.

“说吧.”苏北的双眼瞬间犀利起來.淡淡地回安琪儿.

安琪儿心中颤抖了一下.说:“当时刘学决定要救我的时候.就是你这个表情.”

“你就把我当做是他.放心吧.沒人会伤害你.”苏北第一次见到她内心的脆弱.

他把车停了下來.听着山中的发动机轰鸣声.淡淡地说:“要去追那家伙吗.”

那个家伙.指的自然是那名开着兰博基尼的外国人.

“太晚了.他已经快到山下了.”

“如果我放开速度倒是可以追的上.”

安琪儿犹豫了一下.摇头:“不.”

“当初刘学救你.可是那开兰博基尼的家伙要害你.”

安琪儿失神地摇头.忽然哭了出來:“苏北.我好害怕.”

苏北叹了口气.坐在驾驶室中.双眼看着昏暗天色下的大山.有些失神.

寂静的山道上.只有一道无助女孩的哭泣声.

“那天夜里.我在卧室刚刚入睡.有人就闯进了我的房间.”安琪儿抽泣着说.

“我害怕极了.想大叫.但那人蒙住了我的嘴巴.将我带走.并且用眼罩蒙住了我的双眼.”说到这里.她的脸色再次惨白.

“当我头上的眼罩取下來的时候.我见到了那个男人.”安琪儿带着哭腔说.

“开兰博基尼的家伙.”

“不只是他.他是幕后主事人.对我施加暴打威胁的是另外一个男人.”安琪儿撩起上衣.只剩下内衣.

苏北并沒有再此时占安琪尔的便宜.他凝神去望.紧紧皱眉.

他看了一眼用脆弱的眼神看着他的安琪儿.用手去摸了摸安琪儿腰上的蝴蝶刺青.

安琪儿很明显地浑身一颤.苏北说:“伤疤.”

“那时候就有的.”

“他们为什么要绑架你.”苏北想了想说.“因为你父亲的身份.”

“我当时也这样想.只是后來他逼迫我说出寒烟与我的关系.以及关于寒烟的具体资料.我才明白他们的目的并不是我.”安琪儿抽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