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3章 真相大白/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看着苏北说:“当我被刘学救出來后.心里害怕极了.但我不敢把这件事情告诉寒烟.怕她一个人孤零零的会害怕.”

苏北的脸色沉了下來.他联想到了很多事情.

“我托父亲的关系.把这个消息送达到寒烟的姐姐那里.”

苏北的双眼中出现精光.原來如此.他终于知道寒烟在部队里生活.却能知道关于寒烟可能会有危险的信息.

他看着车窗外的夜景.想起了柳寒雪临终前对自己的嘱咐:与寒烟一起生活、一起结婚、一起生子.她脾气不好.你一个男人要谦让她.

“砰.”

苏北喜怒不形于色.但却用左手把车门弯曲.玻璃也碎了大片.

安琪儿被吓到了:“苏北……”

“你的事情我管定了.”原來.寒烟身边的危险不是洪威.也不是白玄烨和唐浩.而是另有其人.

“那个家伙被刘学解决.而主事人竟然逃了.我确信刘学的话.还以为他已经死去.我想.我想他不会在來找我麻烦了.”安琪儿双眼散离.自顾自地说.

“被刘学解决的家伙叫什么你知道吗.”

“我只听见主事人叫他铁熊.”

苏北听后沉默半响.随后徐徐吐出一口气.用一种自嘲的笑对安琪儿说:“这原來是天意啊.铁熊铁熊.修罗杀手集团的顶尖人物竟然也会干这种勾当.”

“你认识他.”安琪儿震惊不已.

“他就是我杀的.”苏北忽然说.

安琪儿摇头.不敢相信地看着他.

“小姑娘.别怕.我是來救你的.”苏北转身用一种很平静的表情对安琪儿说.“你身上的伤疤以后可以刺个蝴蝶刺青來作为掩饰.”

安琪儿抽了一口冷气.一愣之下.猛扑在苏北的身上.失声大哭起來.

“大哥哥.是你.是你救了我.”

苏北抱着这个柔软的身躯.柔声:“原來把你救出來后.你并不知道救你的人是谁.你一直都在幻想.幻想到了刘学的身上.”

“你为什么现在才告诉我.”安琪儿的双手把苏北的衣服抓成一团.

苏北不说话.双眼阴冷得可怕.他看着黑暗的天地.幽幽说:“为什么你不早点说.”

他用力抱紧安琪儿.自语:“为什么.那样的话.我可能……”

他说到这里.紧紧地皱眉.摇头:“不可能.就算是知道也已经晚了.”

“你……苏北……”安琪儿有些难受.

他猛地松开安琪儿.用头死死地按在方向盘上.脑中不断地回想到当初队猎鹰战队的兄弟们死去的情形.

忽然间.柳寒雪出现在他的眼前.对着她温柔地笑了笑:“苏北.要活下去.”

苏北啊地一声大叫起來.打开车门冲进了黑暗之中.

“为什么.当初我为什么不查清楚铁熊身后的主事人.”苏北痛苦地大吼.

黑暗寂静的山道上.安琪儿听着苏北的大吼.害怕极了.她下车看着跪在地上的苏北.试探性地说:“苏北……”

“也许我当时就可以知道是修罗杀手集团的人对寒烟有危险.那寒雪就不会把担忧埋在心里.直至……”苏北自责不已.他用头砸在地上.直至出血.

安琪儿哭着跑向苏北的身前.用手紧紧地抱住苏北的头.哭着说:“这不是你的错.也许你根本就不知道.我也不知道.”

她这个时候才知道.她是被苏北阴差阳错地救了.而苏北并不知道主事人与柳寒烟的关系.

苏北低吼了一声.自语:“修罗修罗.还是你们这些杂碎.”他站了起來.双眼带着血丝.“你们为什么要害寒烟.”

“苏北你要冷静.”安琪儿非常害怕.她怕苏北会做出一些危险的行为.

她紧紧地抱住苏北.生怕他乱來.这一刻.她不再是玩世不恭的青春少女.而是那名困在黑暗之中等待被救的懵懂女孩.

“安琪.当初救你的时候是在春季三月份月末吧.”苏北深深吸了一口气.稍微平复了一下心情说.

“那个时候……”安琪儿脸红.“那家伙要**我.你刚好赶來……”

苏北轻轻拍了拍安琪儿的后背.安慰她.

他轻声说:“也就是四月初.我所在的部队遭受到了毁灭性的打击.”他自嘲地笑着.“曾经有人问过我的奋斗目标.我自行惭愧.只说了一句:好好活着.”

安琪儿这个时候才明白这句话的份量是有多重.

“所有人都死了.只留下我一个人.他们却要我好好活着.”苏北深深吸气.“好好活着.”

他抱紧安琪儿.似乎是想要感受一些温度.

他喃喃:“好好活着.”

“寒雪姐她……”

“死了.”苏北哭了.

他这一生只哭过两次.

第一次是在云缅边境.柳寒雪临死前;第二次是在黑暗的山道之上.他抱着安琪儿.失神地述说着猎鹰部队的兄弟们死去的场景.

安琪儿浑身一抖.瞬间想到寒烟跳楼的场景.她猛地摇头.轻声说:“好好活着.大哥哥.”

这个时候她才知道.这个强大的男人竟然背负着如此重的压力呆在柳寒烟的身边.

他生无可恋.只因柳寒烟而苟活于世.怪不得柳寒烟如何打骂他都不走.怪不得他凡事都要以柳寒烟为第一考虑对象.那是因为他是一个活死人.

一个因活着而活着的男人.

这一刻.安琪儿好似变成了苏北.她感受到了苏北身上无穷无尽的黑暗.

“大哥哥.你要为了寒烟而活啊.也要为了我而活……”安琪儿流着眼泪.坚定而轻声地说.

深夜.苏北抽着安琪儿给他的女士香烟.坐在驾驶室失神地抽着.安琪儿默默地看着他.一语不发.

“单凭修罗是无法对猎鹰造成伤害.也许修罗之后另有其人.”苏北心想.这一刻.他平静了下來.静静地分析着当年陷害猎鹰的线索.

“至于寒烟被修罗威胁.除了能牵制猎鹰中除了队长之外最强的雪烟.以修罗的资金和地位.犯不着去伤害一个普通人.”

他头疼地摇了摇头.

安琪儿担忧苏北的身体.双手紧紧地抓住苏北的右手.

他自从來到都市之后.明眼上威胁柳寒烟的人不过是柳氏集团的洪威.以及为了驻扎江海而威胁柳寒烟的白玄烨.最后还有一个唐浩.

但以柳寒雪在部队的身手和身份.如果真的因为洪威以及唐浩的威胁而把柳寒烟可能要被威胁的消息隐瞒于心.这就说不上理了.

至于白玄烨.苏北后來查清楚.不过是想要驻扎江海市而已.威胁柳寒烟的理由太勉强.

“你觉得那家伙出现在江海市.会不会又要有大动作了.”苏北问.

安琪儿摇头:“只要不发生在我们的身上.什么都好.”她犹豫了一下.“寒烟不会发生什么事吧.”

苏北摇头:“不会.如今很安全.以后也是.”

修罗绑架安琪儿之后被苏北所救.此后柳寒烟一直相安无恙.很明显的是修罗的目的达到.也就不需要再利用柳寒烟.

苏北看着黑夜.心想.这绝对是一场牵制寒雪的阴谋.让猎鹰的行动受到阻碍.柳寒雪在部队中的地位是仅次于队长的存在.她的一言一行都有举足轻重的份量.

牵制了寒雪.也就牵制了猎鹰.

而猎鹰被灭.柳寒烟在修罗眼中的价值便分文不值.

也就导致了寒雪临终前对苏北说的那些话.

“也许.寒雪姐死前嘱咐我要好好照顾寒烟.并不是真的认为寒烟有可能会遇害.而是放不下世上的唯一一个亲人.”苏北忽然憔悴地笑了笑.“柳寒烟简直就是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普通女孩.总是需要我去照顾.”

安琪儿心疼地看着苏北.她不知道该说什么.但是却心痛于苏北的颓废.

“修罗啊.你为什么要灭掉猎鹰.难道是因为猎鹰在云缅边境的动作影响到了你吗.”苏北沒头脑的一句话.忽然让他的双眼爆射出一道精光.

“大哥哥.”安琪儿如小女人姿态.轻声问.

苏北恢复了冷静.淡淡一笑:“沒事.”他明确自己接下來要干嘛了.

“真的.”

“我现在好多了.既然事情已经成为过去.我还纠结干嘛.”苏北摸了摸安琪儿的头发.后者羞涩地红了脸.

“你怎么变了个样似的.”

“哪有.”安琪儿低声说.

苏北摇头:“还真让我感觉不适应.”

“当初你为什么來救我.是上级的任务吗.”安琪儿见苏北情绪彻底稳定下來.这才鼓起勇气问.

“收到上级的任务.抓捕一名在江海市隐藏的重犯.”他看着安琪儿好奇的目光.“沒想到就遇到了昔日的敌人铁熊.顺便救下了你.要不是及时.你差点就被**了.”

“所以我一直都很珍惜.”安琪儿脸红.

“我就知道你是一个对身体很重视的女孩.”

也在这个时候.山顶上有车灯显现.让苏北的心中一动.上面难道一直都有人.

他急忙把车熄火.示意安琪儿不要出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