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4章 安琪儿的心意/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过一会.车声渐渐大了起來.

苏北在黑夜之中观察着.安琪儿紧张地在一旁看着.

忽然间.车灯一现.直接照射在了奥迪车窗之上.也在这一瞬间.苏北的双眼瞬间凌厉起來.

“劳斯莱斯魅影.”安琪儿惊讶地说.“是那个张涛.他为什么会在这里.”

苏北的目光凌厉而带着冷光.他让安琪儿不要多说.而是与他一样沉默地观察着.

劳斯莱斯魅影上的张涛神情紧张地看着四周.在转角之后见到一辆奥迪.心中一惊.脸色顿时沉了下來.

“伦斯让我在山顶隐藏起來.晚点再下山.沒有想到这几个土包子竟然这么能等.”他的嘴角带着一丝冷笑.“伦斯真是太小心了.区区一个苏北.能拿我怎么样.”

在他的身后.可是有一个庞大的势力支持.在她心中认为.解决掉苏北简直就是顺手的事情而已.

不过.既然伦斯说过暂时不能暴露他此时的身份.张涛心中虽然不爽.但还是不得不听.

一见奥迪出现在道路边.他立马加速.快速地离开了山腰处.

苏北冷冷地看着劳斯莱斯离去.

“苏……苏北.我们快去追他.”安琪儿现在有些不适应喊苏北的真名.但性子使然.还是让她下意识地说了出來.

苏北摇头:“看他的举动似乎是不想让我们发现他的一些事情.那我们就暂时按兵不动.之后在好好的观察一下.他到底要做什么.”

“你说他会不会与那个主事人有关系.”安琪儿想了想问.惊弓之鸟.遇事便草木皆兵.

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让她记忆犹新.

“有可能吧.不过现在不是追上他的时候.”苏北冷冷一笑.“他说过会找我们麻烦.那就让他自己來找我们.”

如果张涛真的跟修罗有关系的话.那么一切都说得通了.

他如今被灵隐山的一个神秘大势力给牵制着.蒋吟吟事件以及禽流感事件都让他感觉到其中的棘手.

如果张涛找他的麻烦.从而牵制住他前往灵隐山.肯定与神秘大势力有关系.

今天晚上太巧合了.苏北本來以为是灵隐山的大势力在牵制他.而他却不知道这些大势力到底來自哪里.

但在见到张涛的那一瞬间.他有了一种猜测.也许.灵隐山的三大势力之一中.可能有修罗杀手集团的身影.

而且.当初他前往湄公寺庙中与智清大师会面之后.在附近的山上遇到了三名外国人.当初他就猜测可能有国外势力的渗透.

当然.他就算是确认元缅边境三大势力之一的神秘组织可能是修罗.也不会认为他们有着能够灭杀猎鹰的手里.

就像是吉隆商会一样.在他们的身后都有一个神秘大势力的身影出现.

“我可能会损害你们的利益.所以想用软手段牵制我.”苏北冷冷地心想.

他的双眼看着深夜夜色.目光中充满了杀机.

“第一次修罗不知道与什么势力联手.灭杀了猎鹰.但很确认这种势力内部有着古武者一样势力的强者.”他不断地推算.

这第二次如果真有修罗插手.他将不再容忍.彻底的抓住修罗身后的影子.

“我们回去吧.”安琪儿紧了紧身上的衣服.

“走吧.”苏北启动车辆.开始下山.

他把安琪儿送她到省委大院.

“这么晚回家.你爸只怕会对你更不满.毕竟你是他的女儿.谦让谦让.”

安琪儿听后觉得好笑.所以她笑了笑:“当初我被绑架之后.他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先控制住媒体方面的影响.避免对他的位子有任何动摇.”

“当初你对我说过.你之所以叛逆.是因为你想让他们注意到你.”

“现在不用了.我长这么大早已经习惯.”安琪儿脸红了红.笑着说.“这不是有兵哥哥吗.”

“你这语气我爱听.”苏北笑.

“我听你的.回家老老实实睡觉.”安琪儿与苏北告别.关上车门回家.

苏北在车上看到安琪儿进入庭院.这才转身离去.

忽然间.一股无形的压力从庭院中传來.他转头看了过去.恰好看到一个模糊的黑影站在屋顶上盯着他看.

苏北的脸色立马冷了下來.他把车移动了一下位置.停在安琪儿家发现不了的围墙之下.

打开车门.神识敏锐地向着四周扩散.发现那无形的压力还在屋顶.他深吸一口气.全身真气鼓动.内敛气势.快速闪进庭院之中.

犹如黑暗中的闪现.一线之间冲到屋顶之下.苏北沒有任何犹豫.连续跳动之下.直接來到屋顶.

这一举动沒有发出任何声音.

而那模糊的黑影也因为苏北快速的举动而很快沒入黑暗之中.

苏北冷笑.他感觉这神秘黑影的实力并不是很强大.自己执意要去追的话.有很大几率抓得到黑影.

不过他刚刚要动手.黑影离去的方向射來一道白色的光.

苏北单手接过.双眼一看.是张纸条.

他打开一看.双眼一凝.

纸条内容:既然被北烈鹰身边的小女孩发现.那我也沒必要在躲躲藏藏.劝告你一句话.好好在江海生活.别再参合云缅边境的事情.否则下一次你不可能会顺利地救出你身边的小女孩.

“威胁我.”他把手中的纸张放进兜里.冷哼一声.“北烈鹰.陌生而熟悉的别称.修罗的情报果然了得.就是不知道他们知不知道如今的我改变了多少.”

苏北站在屋顶.看着无尽的黑暗.似乎在注视着黑暗中的敌人.他喃喃自语:“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修罗对猎鹰的屠戮.也是.你们认为自己有实力.所以即使是我这个北烈鹰存活着也无关紧要.”

“但是.仅仅是你们认为而已.”他低沉地述说着.似乎想要说给暗中的人听.

修罗灭杀了猎鹰.苏北与他们有不共戴天之仇.但修罗不过是世俗间的顶尖势力.放在古武界.那就是小孩子过家家.

这让苏北更加确认修罗身后有古武者的存在.否则他们沒有这么大勇气敢对猎鹰下手.以及对如今的自己威胁.

要知道.他如今可是地阶后期的超级强者.在古武界都是少数的存在.

敢这样威胁他的势力不多了.

今晚过后.苏北真正的把心放在了云缅边境之中.

“是时候做个了断了.修罗.”他摇头说.转身跳下屋顶.

就在他刚刚跳下來的时候.双眼刚好看到二楼卧室中的安琪儿脱下全身的衣物.

这一刻.他下意识地睁大了双眼.

卧室灯光晃了晃.敏感的安琪儿转身看去.恰好见到苏北那张熟悉的面孔从窗口一晃而过.

她惊慌失措之下.差点大声叫了出來.连忙捂上嘴.赶忙穿上衣物.冲下楼.

苏北尴尬地站在庭院.见到安琪儿出來.笑得有些勉强:“这地方大.我差点就迷路了.”

安琪儿脸红.她微怒地说:“迷路能迷到我家房顶吗.”要不是眼前这人是自己心中认可的人.她早就大闹起來了.

“站得高看得远.我想看看哪条路可以走出这里.”

“你这借口找的我都听不下去了.”安琪儿哼了一声:“想看就直说嘛.我又不是不答应.”

苏北咳嗽了一声.他被安琪儿的话给吓到了.

“你可什么都敢说.”

“大哥哥.是你让我好好活下去.不要浪费了自己的青春.所以我说什么做什么都很随意.”

“我是让你好好活下去.不是让你放荡不羁.”苏北无语.看來当年他对这个还是懵懂女孩的安琪儿说的话是白说了.

安琪儿转身看着屋内的灯光.她拉着苏北往庭院中的休息区走去.

“兵哥哥.我对自己其实是很严格的.”安琪儿醉红脸色.“我沒有让任何一个男人碰过.因为他们不及你的一分.”

苏北感觉出事了.自从今晚知道他就是救出安琪儿的事情之后.安琪儿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那态度简直就算是以身相许也行.

“你对我的称呼可真多啊.”

“兵哥哥是我当初不认识你才起的.大哥哥是以前你救我的时候起的.苏北是我认为你可以进入我心扉才叫的.”

“那以后我就可以听称呼上就可以判断出你对我的态度咯.”苏北坐在石椅上笑着说.

“你这是以偏概全.既然都知道你真正的身份.你也把那些事情说给我听.说明你允许我进入你的心理世界.”安琪儿走向苏北.双眼深情对视.“我称呼你什么.你都不要觉得有多余的意思.因为名字并不能代表我对你的态度.”

她的双眼渐渐迷离.

苏北深吸一口气.强制性地让自己把持住.要冷静下來.他站了起來.后退一步说:“安琪儿.刘学跟我一样.如果那天遇到你被绑架.肯定会拔刀相助.”

“可惜并不是他.”安琪儿拉住苏北的手.咬着嘴唇说.

“刘学还是个单身.也许他比我更合适.”苏北不忍说但还是说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