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5章 与柳寒烟一样的女人/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知道你想说的意思.如果我不闻不问.那才说明我对苏哥哥有顾忌.既然我说了.你应该理解我的做法.”安琪儿不像周曼的委婉缠绵.也不像柳寒烟的外冷内热.

她是一个敢说敢做.直率直言的女人.

苏北万万沒有想到安琪儿会直接述说出内心中的情愫.从來到都市后的他.沒有想到过这一天的到來.

他不知道如何回答.

“我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以前我以为是刘学.可是那不过是我的幻想而已.”安琪儿一股劲说了出來.

她双手抱住苏北的手臂.贴身上前.双眼带光.柔声说:“苏哥哥.你是不是嫌弃我.”

苏北差点就想把这妮子投入怀抱.猛然间又想到周曼以及柳寒烟的影子.他摇头:“不是嫌弃你.只是我身边已经有人了.”

“柳寒烟吗.”安琪儿笑.“我从來沒有想过会有这么一天的到來.我.其实我需要的并不是一个身份.你了解我的性格.”

这句话苏北倒是信了.

“天这么冷.你穿的这么少.你赶紧回去别着凉了.”

安琪儿摇头:“你不是想看我.我现在就给你看.”她当这苏北的面要脱下全身.

苏北被吓了一跳.赶紧抓住安琪儿的双手:“别乱來.”

“那你要我怎么办.”

“哎.你这又是何必呢.我当初不过是与你有一面之缘而已.为何要有这么深的执念.”

真因为是安琪儿的执念深.苏北才不敢断然拒绝她.不然以她这种烈性子指不定会出什么事.

“我不管.这份心思我已经等得太久.我不想等了.”安琪儿的双眼竟然带着泪.

苏北内心交织.忽然摇了摇头.一把把安琪儿投入怀抱.低声说:“我真怕你会做出什么傻事.”

一个曾经对自己的生命不以为意的女人.苏北真不敢当面打击她.

安琪儿闭着双眼轻轻一笑.她胜利了.

久久入怀.

“现在快回去吧.”苏北松开安琪儿.

“你这么晚回去.不会被寒烟那妮子给欺负吧.”安琪儿开始关心起苏北來.

“我天不怕地不怕.还会怕她.”苏北不以为意地笑了笑.

安琪儿想了想.忽然说:“不行.以后我要搬到海棠去住.”

“姑奶奶.你别來.”苏北对柳寒烟与周曼的事情就已经很头疼了.要是再來一个女人.他可真的就是受虐狂了.

“我这是为了你的安全.”安琪儿对着调皮一笑.“我先回去了.”她转身跑向屋内.走了几步回头说.“以后你要看的话.可以看我的.别再网上看那些脏东西.”

苏北无语.这一下就算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沒有想到只是一场追击神秘黑影的事件.却招來这么一个红颜祸水.

他哀叹一声.今后的日子要难过了.

转身上车.前往海棠小区.

车停进车库之后.柳寒烟闻听走了出來.疑惑的问:“这车不是安琪儿的吗.你去找她了.”

“我4S店遇到她.回來的时候借用了她的车.”苏北收起钥匙.往别墅走去.

“打住.”柳寒烟怪异地看着苏北.“这么晚才回來.你是不是祸害我闺蜜了.”

女人如此灵敏.让苏北一瞬间心虚起來.

他转身笑:“大小姐.你这么关心我的私人生活.那干脆和我结婚算了.”

“谁愿意跟一个流氓结婚.”柳寒烟不再多想.不理苏北.直接往别墅中走去.

苏北摊了摊手.跟了进去.

深夜.海棠外的迎风坡上.一男一女静静地看着一栋别墅.

“师姐.那个女人真的如你所说很像吗.”男子转头问.其实.这句话他已经问过很多次了.但是他就是不信.

他不信世界上会有一模一样的女人.除非两人是双胞胎.可是师姐从小在家族中长大.怎么可能会有另外一个姐妹呢.

“门长让我们出來感悟红尘.既然遇见了与我相似的人.正好去瞧瞧.”师姐温柔地笑了笑.

男人陶醉了.他最喜欢的便是师姐那如沐春风的笑容.在整个隐门之中.师姐乃是隐门之花.不仅仅人漂亮.而且脾气很多.对每个人都很宽容.

正因为这一点.追求师姐的人很多.

“走.我们去看看.”师姐身穿白色长衣.颇有古风之意.她长衣飘飘.一瞬间就消失在了原地.男子随后跟上.

苏北洗完澡走进卧室.看着蒋吟吟依偎在柳寒烟身旁.两人专注地看着肥皂剧.

“哥哥快來.很好看呐.”蒋吟吟可爱地笑了笑.

“还是我家吟吟懂事.”苏北上床.坐在蒋吟吟的另一边.

外人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一家三口其乐融融.

柳寒烟鄙夷地看了一眼苏北.抱着蒋吟吟挪了挪位置.继续看.

“给我裹紧点.要是耍流氓.你今晚就给我睡沙发吧.”柳寒烟看着裹着浴巾的苏北说.

“你以为我是你.”

柳寒烟立马想到上次洗澡被苏北看光的场景.她脸色通红.愤怒地盯着苏北.大有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的意思.

蒋吟吟叹了一声:“哥哥姐姐为什么就不能和和气气的在一起呢.”

这幅小大人的模样和口气.让苏北以及柳寒烟一愣.随即这才想起.他们竟然被蒋吟吟地训了.

“瞧你这么大个人了.还让小孩看笑话.”苏北不争气地摇头.

“家有小的.我不跟你争.”柳寒烟忍着走苏北的冲动.把心思放在电脑上.

苏北自讨沒趣.看了一眼电脑中的男一和女一.无聊地摇头.然后背靠床头.打了个哈欠.望向窗外.

“寒烟.”苏北浑身一震.看着窗外震惊地说.

“恩.”柳寒烟看得入神.听苏北喊她.转身看去.“你喊我.”

苏北转头说:“你.”他懵逼了.

“姐姐在外面.”蒋吟吟指着窗外说.

疑惑地看着苏北的柳寒烟把目光放在窗外.摸着蒋吟吟的头发说:“那是窗子的倒影.你可不能跟苏北学.脑子会坏的.”

苏北听见蒋吟吟的话.瞬间转身.恰好见到一个影子从侧边闪过.

“有问題.”他相信自己的目光.不疑有他.跳下床.打开窗子跳了出去.

蒋吟吟惊恐地叫了一声.赶忙跑到窗子边.哭着说:“哥哥跳楼了.”

“你哥哥很厉害的.不会有事.”柳寒烟还记得当初她发高烧.苏北就是从二楼抱着她跳下去的.

“真的吗.”

“你哥哥上天入地无所不能……”柳寒烟夸到一半额了一声.“反正不会有事.”她心想.自己怎么会夸那二脸皮.

苏北落地.神识散开.瞬间感知到有人跑向了屋后.

他双眼中的目光凛冽一闪.快速闪了过去.

“最好站住.”苏北的速度超出了黑暗中那两个人的预料.他们被发现了.

“真沒想到.在这间别墅中竟然会有古武者的存在.”黑暗中的女人淡淡地说.

“你最好回去.别多管闲事.”女人身旁的男人警告.

“擅闯死宅.你觉得我该不该管.”

“我们别无他意.纯属路过.如果这其中有误会.我们立马就走.”女人很理性地说.她虽然身处大势力.但从不会以势欺人.

苏北就算真的相信女人的话.他也不会让这两个人走.出现一个跟柳寒烟一模一样的人.他如果不搞清楚里面的真相.他这辈子都会后悔.

“我有个请求.”

“你说.”女人回答.在她身后的男子不满地冷哼了一声.

“让我见见你.”

“放肆.得寸进尺.别以为是古武者就可以妄自菲薄.小心我让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男子忍不住威胁.

“我可以现在就让你见不到今天的月亮.”苏北冷漠地说.双眼中的杀机一闪.

“师弟口忌.不要让我再次提醒你.”女人带着微微不争气的怒意.

“想见我可以.但我也有一个问題.”

“请说.”苏北对这女人的感觉好了不少.只因为她不像那男子一样言语威胁.句句带刺.

“在你床上的那个女人是谁.”女人见到与自己一模一样的人.这是她心中最好奇的.

“我老婆.”

“好白菜都被猪拱了.”男人嫉妒地说.

“你拱一个给我看看.只怕你沒那个资本.”苏北阴阳怪气地说.

男人瞬间尴尬起來.他似乎感觉到身旁的师姐正在鄙夷地看着他.

“我说完.该你显身了.”苏北心中有一种强烈的预感.他在期盼和害怕.

他希望柳寒雪沒有死.而是以另一种身份长存于世.这一刻.他甚至认为黑暗中的女人就是柳寒雪.而这个女人之所以不与他相认.只不过是失忆罢了.

女人说好.缓缓走向别墅后的灯光下.

苏北紧张地看着.

一身雪衣款款而來.犹如梦中的雪仙子.走入苏北的梦中.

“寒雪……”他忍不住说了一声.

眼前这个女人很像寒烟.简直就是一模一样.

“我不叫寒雪.应该是你屋里的那个女人的名字才对.我叫蒋烟雪.”那人提醒苏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