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6章 南宫瑾受伤/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北猛地摇头.想要清醒一下.但是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他还是无法忘记那个死在他怀里的女人.

“苏北.”柳寒烟拉着哭泣不止的蒋吟吟走了过來.蒋吟吟不见到苏北真人.就一直哭诉苏哥哥出事了.

她为了安抚好这个小丫头.只好带着她去见真人.

“你老婆喊你了.”蒋烟雪温柔一笑.“不要误会了.好好珍惜你现在的生活.一心求武.反而会忘了身边的人.”

她不想让那个与自己一样的人见到自己.对师弟说了一声.转身离去.

她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苏北低声喃喃:“肯定是寒雪.她肯定沒死.肯定是失忆了.”他不认柳寒雪死在自己怀里的事实.

他鼓动真气.冲了上去.

“适可而止.”蒋烟雪身旁的男人转身一剑.

苏北一个快速的闪电.闪躲开了这一剑.他无心争斗.往蒋烟雪追去.

蒋烟雪转身皱眉:“世间之大无奇不有.不过是两个人相像而已.你还要作甚.”

“你肯定失忆了.”苏北摇头说.

“回去.”蒋烟雪单手一掌击去.

苏北沒有反抗.直接被击中.但是以他地阶后期的强横实力.对方根本奈何不了他.

不过.他身上的浴巾却奈何得了.直接从他的身上掉落.

蒋烟雪脸红微怒:“登徒子.”她看着双眼释放杀机的师弟.“我们走.”

“再上前一步.我会让你从此消失.”师弟警告一声.与师姐消失在黑暗之中.

苏北还要再追.身后的人來了.

“看吧.你哥哥沒事.”柳寒烟无奈地说.

黑暗中的苏北愣愣地看着远处离去的两人.心中复杂而激动.

“哥哥.”蒋吟吟见苏北沒事.高兴地跑了过去.

可是接近一看.却见苏北全身赤果.立马蒙着双眼转身说:“羞羞.”

柳寒烟一愣.不知道蒋吟吟怎么了.走过去一看.脸色立马通红.她抱着蒋吟吟远离苏北.她怒斥:“流氓.大半夜的出來裸奔.你心理变态啊.”

苏北受到那名蒋烟雪的影响.沒有心思去关心身后的两名女性.他叹了口气.捡起浴巾悠悠然地裹好.返回别墅.

当所有人都回到了别墅.谭影从屋顶走出.双眼看着无尽的黑暗.脸上若有所思.

“开一下门.”苏北想回卧室.发现门反锁了.

“不开.你这个流氓、变态.”柳寒烟大骂.

苏北现在稍稍清醒下來.这才反应过來刚刚自己发生了什么.他无奈苦笑:“我又不是故意的.”

“还不是有意.故意在外面裸露.好让我们去看么.”柳寒烟哼了一声.

苏北摇头.转身离去.

蒋吟吟是个纯真的孩子.她听见外面沒了声音.便悄声说:“姐姐.还是让哥哥进來吧.哥哥可能不是故意的.”

“男人都不是好东西.你不要可怜他.”柳寒烟在给蒋吟吟灌输自己对男子的想法.

“可是哥哥真的很好……”

“哥哥当然好了.”苏北忽然间在二楼窗台出现.不过他从地面跳上來.用力一猛.身上的浴巾直接从二楼掉了下去.

柳寒烟以及蒋吟吟循声看去.纷纷尖叫.

“流氓.变态.”柳寒烟赶忙把蒋吟吟的双眼蒙住.然后自己转过头去大骂.

苏北尴尬地笑了一声:“这是意外.”

“又是意外.你的意外真多啊.”

蒋吟吟抓着柳寒烟的手说:“姐姐.把窗子反锁吧.”

苏北在楼下裹好浴巾.听见蒋吟吟的话.心想连这个纯真的小妮子都得罪了.看來只能够睡沙发了.

第二天一早.苏北等蒋吟吟以及柳寒烟出门洗漱时.进卧室穿好衣服.然后出门开出奥迪.

“走.送你去上班.”见柳寒烟整装完毕.笑着说.

见柳寒烟向进车库开出路虎.急忙说:“别啊.那车油沒了.”

“我昨天才加的.”柳寒烟怒.“你弄坏那辆不能开.我当然要使用路虎了.”

“我把油转移到奥迪上了.”苏北嘿嘿一笑.

限量版的LV包直接往苏北砸了过去.

“你太贱了.”柳寒烟大怒.但是奈何她沒有丝毫办法.只能够上奥迪.

苏北别过头看向被钟绅身边的吟吟.笑着说:“走.今天让哥哥送你去学校.”

钟绅慈祥地笑着:“怎么不动了.你哥哥平时很忙.难得送你一次.”

蒋吟吟鼓着嘴瞪着苏北.一句话不说.

“看吧.知道你做的好事了吧.变态.”柳寒烟瞪了一眼苏北.她下车走向吟吟.“吟吟.有我在你不用怕.”

“哥哥不会在车上脱衣服吧.”蒋吟吟问.

“他要是敢.我就把他踢出去.让他在大街上裸奔.”柳寒烟摸着蒋吟吟的头发.双眼威胁地看着苏北说.

“我要做后座.”蒋吟吟提要求.

“一起.”

苏北开车上路.柳寒烟与蒋吟吟坐在后座.这一路上.他好似都感觉到身后到实质性的目光在瞪着他.

他心想.最不能得罪女人.特别是小女孩.那怨气之大.一句话不说便击败了他.

柳寒烟似乎是找到压制苏北的法宝.一路上心情大好地看着外面的风景.给蒋吟吟述说着带她去吃什么什么食物.引得蒋吟吟心生向往.

苏北听后心想完了.蒋吟吟完全被柳寒烟给收买了.

把蒋吟吟送到学校.载着柳寒烟來到公司.

昨天两人的事情可是所有人都了然.不过大家都心照不宣地做着各自的事.生怕自己的一句话会触怒这两个老总.

把车开进停车场.柳寒烟不理苏北.径直上了公司.苏北关上车门.登记了一下也跟了上去.

只是他刚刚要走出停车场.鼻子灵敏地闻到了一股血腥味.

这一刻.苏北立刻想到了张涛.难不成这家伙这么快就來找麻烦了.

他不动声色地走向奥迪.神识开启.不断地搜索线索.

血腥味一浓.苏北立马锁定方向.快速地冲了过去.

他绕过一个承重柱.刚好看到一角黑色风衣消失在轿车之间.

他双眼一眯.爆发最快速度追了上去.

让他惊讶的事情就是.他始终只能看到那黑色风衣在风中鼓动.无法见到真人.

要知道.他如今可是地阶后期的人物.鲜有人能够威胁到他.但今天他却惊讶了.他竟然追不上前面的人.

不过.前面那人似乎是身上带伤.一股血腥味被苏北紧紧地锁定.

出了停车场.苏北來到副楼旁的花丛之中.

双眼定睛一看.鲜血滴答一地.最后直通花丛之内.

当他的神识搜索过去的时候.浑身一震.他震惊地说:“南宫瑾.”

一条深寒铁链从花丛之中直射向苏北的面门.

铁链含着五分真气.苏北瞬间感觉到其中的羸弱.

手中蕴含七分真气.单手抓住.

“你怎么在这里.”苏北对南宫瑾并沒有多少好感.之前几次遇见南宫瑾.他都是自己的敌对方出场.

但这家伙毕竟沒有对他真的起杀心.苏北算不上对南宫瑾有深仇大恨.

他只是好奇拥有一身强横武力的南宫瑾本來是前往昆仑.为何却在江海出现.而且他竟然受伤了.

苏北看不懂他的实力.但是敢肯定他的实力沒有到达天阶.不过实力上要比他强大很多.

以这种强横实力前往昆仑竟然也会出现伤势.这让苏北感觉昆仑必定有变.

“滚.”南宫瑾在花丛之中冷冷地说.

苏北冷笑:“实话说我对你算不上有好感.但是也说不上是敌对.只是好奇你为何会受伤在江海.难道你还沒有前往昆仑便遭遇了袭击.”

“离开这里.”南宫瑾动用全力才把苏北抓着的铁链抽回來.

“行.不过你在都市的生存技能什么都沒有.想要存活下去都难说.更不用是恢复伤势了.”

苏北转身要走时.问了一句话:“你手下的人呢.”

他才想起來付鹏飞的下落.此时连南宫瑾都身受重伤.只怕那些人凶多吉少.

也许是苏北的上一句话让南宫瑾犹豫了一下.他在花丛中沙哑着声音:“带我离开这里.”

苏北睁大双眼.惊讶地看着花丛.他沒有想到一向强势的南宫瑾会对他低声下气.

“我给你一套炼气法决.从炼体转变成炼气.只要你带我离开这里.躲避追杀.”南宫瑾低沉地说.

苏北的双眼亮了一下.他之前听付鹏飞说过.南宫瑾可能是地球上唯一一个修仙的人物.

虽然只是口头上的说法.但苏北确实感觉出南宫瑾释放出的真气要比他的精纯很多.

“行.”苏北想了想说.他确实想看看这炼气法决到底有什么不同.

“你先出來.”他看着草丛中一点动静都沒有.无奈地说.

南宫瑾用斗笠蒙住自己的头部.从草丛之中走出.在他的手中一条份量很重的深寒铁链握在手中.

苏北看了看四周.说:“现在还有仇家在追你.”既然要带南宫瑾离开.首先要知道的便是暗中是否有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