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9章 激战/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路上两人低调无比.很快便來到了城西渔场.

一下车.苏北的双眼观察了一下四周.四下沒有任何人.他立马带着南宫瑾进入渔场废弃的木屋之中.

只是两人刚刚要进入木屋.南宫瑾忽然停止了走动.苏北见状转身.问:“为何还不走.”

“走不了了.”南宫瑾沙哑地说.她的双眼看向远处的森林.

苏北看去.下一秒心中一沉.

只见到森林处有两名手持步枪的西装男走了过來.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这两个西装男身后的中年人.

“实力在地阶后期.”南宫瑾沉重地说.“看來蒋家是真的倾尽全力了.”

苏北转身看着南宫瑾.他问:“到底是什么原因让蒋家如此对你.”

“不管是什么原因.至少得先解决一下大麻烦.”南宫瑾紧紧握住手中的铁链.叮当响之间.“我得前往湖中取出回血丹.”

苏北点头:“既然是地阶后期.我还可以应付.不过至于还会不会來支援.只能够看运气了.”

“祝你好运.”南宫瑾转身闪进木屋之中.

远处那名中年人见到南宫瑾消失在木屋中.怕会出现意外.他加快速度冲了上去.

苏北的双眼冷冷地盯着中年人.冷漠地说:“公然手持武器.这可是犯法的.”

“闪开.”中年人上前.手中一把法器匕首刺了上來.

苏北的心中一惊.这家伙的速度竟然如此之快.一闪之间就來到了他的面前.

这可能就是中年人的优势.匕首捅向苏北的肚子.

苏北早已经做好防备.一见到中年人上前.身上便释放出了真气.

真气震荡.瞬间感受到匕首正在接近自己的腰部.他的双手立马往中年人的脑袋切去.

如果中年人不顾一切地刺杀苏北.那么他的匕首虽然进入到对方的肚子之中.但是他付出的代价便是脑袋重伤.

苏北正是看重了这一点.因此身体沒有任何的动弹.

伤脑袋和伤腰部可是两回事.

果然.中年人的目光中出现精光.原地转身.躲开了苏北的攻击.同时他手中的匕首也沒有如愿进入对方的身体.

“射击.”中年人转身时冷冷地说.

那两名西装男手持步枪.对着苏北的脑袋和心脏进行点射.

苏北冷哼一声:“沒用.”他全身形成一个半透明的真气罩.子弹射了过來.全部被反弹.

但是接到命令的西装男并沒有因此而停止射击.

中年人知道这些热武器对他们这种强者來说并沒有什么用处.但是却可以给他争取一些时间.

转身.他后退一步.手中匕首犹如飞刀.蕴含着强劲的真气.往苏北的脑袋而去.

苏北知道中年人的做法.他提前做好准备.直接闪躲开对方的攻击.

“你是谁.”他问.

“你沒资格知道.”中年人不怒自威.双眼逼视苏北.

“看你样子似乎是个管人的.地位应该不低吧.”苏北冷笑.他趁着中年人不留神.一个闪身來到那两名西装男身旁.

下一瞬间.两名西装男倒地死亡.

苏北甩了甩手上的鲜血.走向中年人:“其实我知道你们的身份.不过我只是想看看你们会不会如实回答.”

“你可以立马离开这里.我们会对之前的事情既往不咎.”中年人的双眼时不时的往木屋看去.

他感觉到木屋中并沒有人.

“说得好像只有我再妨碍你们一样.”苏北的双眼带着奇异的光芒.“难道你们就沒有找过我麻烦.”

中年人这才注意起苏北.他盯着苏北.淡淡地说:“阁下的实力我们自然是清楚.而且也知道你乃是袁纯阳的弟子.”

他侧身接近木屋门口.语气变冷:“但是不要以为这就是你可以自傲的资本.要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这句话也是我想给你们说的.”苏北反击.他渐渐接近中年人.“你不可能进入屋内.”

“蒋家沒有办不到的事情.即使你身后有个天阶的强者.”这位蒋家人的语气变得非常强硬.“我想要进入屋内.还需要看你脸色.”

苏北刚刚要说话.脸色立马沉了下來.

他微微侧身看去.身后走來两名身后背着大剑的男子.

“地阶中期.”苏北凝重地说.“还真是看得起我.”

“你错了.你还沒有这种资格.”中年人的底气足了.他冷傲地说.“现在你可以离开.”

苏北深吸一口气.取出怀中的白银令牌.真气灌入其中.瞬间变成长剑.

中年人见状.双眼带着精光.说:“沒有想到袁纯阳竟然把袁家家主传给了你.他还真的是信得过你.”

苏北沒有说话.直接闪身來到木屋门口前.手中的长剑森森寒意散发而出.

“看來你还是沒有死心.”

“我可是一个有原则的人.既然答应别人的话.就不得不履行.”

“说不定南宫瑾现在已经离开这里了.”中年人嘲讽地说.那两名身背大剑的男子走了过來.

“我好奇你们为什么要击杀南宫瑾.难道是威胁到你们.”苏北沒有他心.疑惑地问.

“现在你威胁到了我们.”中年人似乎不想在废话.双眼带着杀机.“上.”

“是.家主.”两名地阶中期的强者取出大剑冲了上去.蒋家家主紧随其后.

苏北低沉地吼了一声.长剑震荡真气.与三人战斗起來.

远在市中心的奇迹集团公司.林逸几人出现在大厦楼口.双眼冷冷地盯着远处走來的西装男以及他们身旁的蒋家人.

而在奇迹集团公司八楼.董事长办公室之中.张涛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手中拿着一份文件翻看着.在他的身后.一名身材妙曼的国际注册师站着.

“李然百分之五的股份有意向出售给我.关于此事我想你们董事长应该要开一次股东大会.”张涛的双眼时不时地飘向柳寒烟身旁的周曼身上.

周曼面无表情地注视着手中的文件.其实心中厌恶于张涛的做法.

柳寒烟并不知道这个突然出现的青年到底是为何而來.但仅仅是百分之五的股份并不会给公司以及她的地位造成多大影响.

只是她不喜欢有人坐在她办公室内的意大利沙发上翘着二郎腿.

她看了看张涛身后的国际注册师.便说:“既然李然要出售股份.我们也不好多说.等会我会让秘书通知各股东.下午的时候召开股东大会.”

张涛笑着点了点头.看了一眼周曼.自以为很绅士地说:“不说其他的.单说董事长在如花似玉的年龄便造起了一个商业帝国.实在是才华与美貌并存的存在啊.”

他昨天查了一下资料.这个奇迹般的公司的董事长是柳寒烟.便想出了这句捧人的话.

只是.他太粗心了.并沒有真正的去查看这家公司的真正背景与历史.

柳寒烟听到张涛的话.脸色立马阴沉下來.她面无表情地说:“张先生这句话太折煞我了.”

她随意地翻看着桌子上的文件.语气带着冷意:“不知道张先生还有沒有其他事.如果沒有的话.你应该可以离开这里了.”

张涛尴尬地看着柳寒烟.他实在不清楚自己这句夸人的话为何会让这位董事长的态度瞬间变冷.

周曼心中愉悦.这家伙实在是说了一句万万不能说的话.

柳寒烟是位女强人.要面子的女人.如果这家公司确实是她一手带起來的.她肯定是心中受益.

但是很不巧的是.她如今能够坐在这个位子上.全是因为苏北.

沒有苏北.她早就被洪威给赶出柳氏集团.沒有苏北.她还会被陈泽凯的手段弄垮渐渐发展起來的公司.沒有苏北.也就沒有雪烟的加盟.

这是柳寒烟心中一直很抵触的地方.沒有想到被张涛一句话给挑了起來.这对于她这种女强人來说.无疑是被人刮了一层面子.

“也行.董事长日理万机.我能理解.”张涛站了起來.整理了一下衣领.看着周曼说.“公司被董事长管理.我这个未來的股东也会很有动力.而且董事长身边的周曼秘书也是一位有才干的美女秘书.我很期待未來公司的发展.”

“现在你可以出去了吗.”周曼与柳寒烟几乎是下意识地冷声异同地说.

说完.两人都愣了一下.

张涛心中微怒.他实在是不知道自己到底说错了什么.两次夸奖反而遭到了两次冷眼相向.

“既然两位这么忙.我张涛也就不再打扰.”他平静地说完.带着国际注册师离去.

他怎么也想不到周曼与柳寒烟之间的特殊尴尬关系.

正是因为他把周曼与柳寒烟放在同一个位子上去评论.这会引起两人的强烈抵触.他不被这两个女人赶出去才不正常.

张涛出去之后.先是去了一趟江海大酒店.他决定要去查查自己到底说错了什么话.

深水之中.南宫瑾的身体被一股真气笼罩.避免湖水与自己接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