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0章 低情商的南宫瑾/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的斗笠黑纱在舞动.一双黑亮的双眼看着湖底之下的一个黑色木盒.

“轰隆.”

上方湖面上传來巨响.但是并沒有丝毫影响到他的举动.

他很快便从湖底中取出黑色木盒.直接在真气罩之中吞服下两颗雪白色的回血丹.

这一刻.他明显的感觉到回血丹内的药效正在席卷他的全身.身上的伤势正在快速地恢复着.

在水中的他精神一震.随后转身游向远处.

他想要利用苏北拖住蒋家人的时间.暂时离开这里.

但是.他刚刚游动了几秒钟.忽然感知到水中有血腥味传來.这一颗.他转头看去.恰好看到大量鲜血染红了湖面.

他皱眉的一瞬间.双眼闪动精光.震撼地脱口而出:“这血……”

他沒有任何犹豫.爆发全力冲向湖面.

“轰隆.”

水中炸响.南宫瑾冲出湖面.双眼一眼望去.只见到苏北浑身是血地站在已经成为废墟的木屋之中.

“你终于來了.”苏北大口大口喘气.“我还以为你真要趁机离开这里.”

“多谢.”南宫瑾的内心深处生出异样的感觉.眼前这个袁纯阳的弟子不傻.但为何还会一直坚持到现在.

“不用谢.我还得靠着你去解决蒋家的老秃头.”苏北冷笑.他虽然不知道蒋家的天阶强者到底是什么模样.但也得恶心恶心眼前的蒋家人.

“放肆.凭你还沒资格讨论门长.”蒋家家主大怒.手中的匕首再次甩向苏北.

南宫瑾的双眼带着冷光.还在空中的他甩动铁链.

铁链犹如他的手脚一样灵活.旋转着直接冲向蒋家家主.

两名身背大剑的男子手持带着苏北鲜血的大剑.跳向空中.想要夹击南宫瑾.

“都给我下來.”苏北的声音冰冷无比.他的双拳灌注真气.直接对着在空中的两名大剑男子震荡而去.

“轰隆.”

两人感觉到身后危机.急忙转身去防御.

因为苏北的阻扰.两人的后背反而暴露在南宫瑾的双眼下.

从空中坠落的南宫瑾抓住机会.手中射出两把短剑.

短剑上带着剧毒.瞬间刺穿两名地阶后期的蒋家弟子.

每一个地阶强者都是不可多得的存在.失去一个都会是对本家族实力的削弱.

蒋家家主可不想看到这种悲剧.他跳上空中.从怀中拿出两把短剑.直接弹开了南宫瑾发射过來的短剑.

苏北冷哼一声.跳上空中.手抓住蒋家家主的右脚踝.往地上狠狠地砸了下去.

“轰隆.”

巨大的声响在木屋废墟中响起.

蒋家家主被苏北近身.直接在地上砸出一个深坑.

两名大剑男子落地之后赶忙扶起蒋家家主.

南宫瑾与苏北落地后集合.双眼冰冷地盯着这三个人.

“该走了.”南宫瑾不是个恋战的人.他转身离去.

苏北点头:“等那门长來了才是麻烦.”他跟上南宫瑾的步伐.离去.

两人离去不久.门长蒋冽出现.蒋冽站在废墟木屋之上.双眼看着四周.说:“沒有想到连一个身受重伤的人都困不住.”

蒋家家主低头说:“他的身边还有一个苏北.”

“苏北.我有点印象.好像是我们在云缅边境的一个麻烦.”蒋冽來回走动.“是袁纯阳的弟子.沒有想到他会加入袁家.”

说到这里.蒋冽摇头.

“门长.口否继续追击.”蒋家家主说.

“都散开.返回原來的岗位.多在这里呆上一天.那么宋家发现我们的几率就会更大.”蒋冽分析说.“这件事情就由我來解决.”

“苏北与南宫瑾的实力在地阶后期.单个或许沒有多大威胁.但如果两人联手.门长一定要小心应对.”蒋家家主说.

“什么时候我还需要一个小屁孩去管教了.”这位门长的气势非常强势.直接压迫的蒋家家主不敢多说.

“返回吧.不要做多余的事情.”门长最后一次冷冷的提醒.

在人烟稀少的森林之中.南宫瑾轻快地穿梭期间.

“喂.你慢点.我现在跟不上.”苏北郁闷.这家伙哪点都行.就是心思太过冷了.

南宫瑾想了想.便停止脚步.去扶苏北.

“这是你刚刚救我的恩情.”南宫瑾说.

“难道要分道扬镳.”

“等我伤势恢复.直接去杀了蒋家门长.”南宫瑾的话语非常的冰冷.他这一路上被蒋家追杀到江海.早已经与蒋家彻底的决裂.而且自己的手下也被他们残忍的杀害.这口气他如何能忍.

苏北点头:“你现在找个地方躲躲.我先回公司看一眼我的人如何了.”

他苍白着脸刚刚说完.忽然脑袋一震.双眼一黑.倒地昏死过去.

南宫瑾站在原地看着地上晕迷不行的苏北.沉默半响.然后抱起苏北.快速地消失在了森林之中.

而在奇迹集团公司门口.林逸等人松了口气.那些有着古武实力的强者开始撤退.

他们悬着的心随之放下.同样也很疑惑的就是.这些家伙到底是何方神圣.

能够让如此多的古武者聚集在都市之中.难道自家家主惹到了什么不该惹的势力.

不过他们也只是想想而已.不管家主要如何去做.他们都沒有权利去干预.

苏北昏昏沉沉地醒过來的时候.双眼看到的景物是黑夜.

下一瞬间.他立马清醒过來.

“我这是在哪里.”他的神识扩大.发现南宫瑾在窗台看着自己.

“以前我在这个城池暂居的地方.”南宫瑾依旧是斗笠笼罩着自己.他的声音沙哑而不含任何感情.

想到南宫瑾的生存能力.苏北揉着头部说:“你不会是直接从窗子外带我进來的吧.”

南宫瑾点头.

苏北无语.不过想想也觉得这样也好.可以避免自己与南宫瑾的信息在宾馆之中暴露.

只是.他们在这里呆着.指不定会有客户会进來.

刚刚想到这里.外面传來走步声.

南宫瑾摆动了一下手中的铁链.双眼发冷地走了过去.

苏北赶忙制止.他起床说:“我们先躲一躲.这间房间不再是你的.”

他全身是血.身上的衣服还是原來那一套.

南宫瑾避开苏北的手.冷冷地说:“大不了我付给店家更多的钱.”

“这已经不是付多少的事情了.别人已经要了这间房间.我们难不成还要霸占.”

南宫瑾想了想.点头.

“走.”苏北瞪了一眼南宫瑾.转身从窗口上跳了出去.

南宫瑾冷哼一声.也跳了出去.

“不要用命令的语气对我说话.”南宫瑾冷冷地说.他不管在什么地方.都不喜欢被人摆布.

苏北不理南宫瑾.转身要走.忽然间身体停顿了一下.

“还不走.”南宫瑾说.

“等一会.”苏北醒來后便一直在用真气给自己治疗.如今身上的伤势稳定.他自然有了几分力气.

只见到他的双眼看着刚刚从窗口跳出來的房间.想了想.再次跳了上去.

南宫瑾见状.心中微怒.这家伙似乎对自己爱理不理.他有点想要离开这里.但是一想到蒋家.他不得不忍下怒气.

轻轻一跃.直接來到屋顶之上.南宫瑾盘腿而坐.双眼观察四方.吸收着天地间微薄的灵气.

苏北扒拉在窗口边.双眼看向其内.目光顿时亮了起來.

张涛正在与一名浓妆艳抹的女子tiaoqing.

“还真是凑巧了.”苏北的心中冷笑.他抬头看了看在屋顶上正在疗伤的南宫瑾.从怀中掏出手机.对着房内发生的一切开始了记录.

这家伙昨夜从山道上下來.苏北就一直怀疑这人是不是修罗集团派來恶心自己的人.

此时抓到他的把柄.当然要稳当地拿在手中才感觉到踏实.

张涛本來是想回江海大酒店.但是走到半路心痒难耐.便要了个特殊服务.此时他正在享受着这种服务带给自己的快乐.

然而他并不知道.自己所做的一切都被苏北给发现了.

苏北看到一半便不想再看下去了.记录到一半差不多.苏北收起手机.悄然离去.

他跳上屋顶.望着盘坐疗伤的南宫瑾说:“该走了.”

南宫瑾沒有理他.

苏北此时算是体会到这家伙的脾气.

“你不走.”

南宫瑾闭着双眼冷哼:“让我走我就走.你当我南宫瑾是什么人了.”

苏北心中无奈.感觉这家伙再闹情绪.说的话简直像小孩子耍脾气一样.

看來这家伙久居深山之中.已经丧失了人际沟通的能力.还好社会基础技能会.否则吃一顿饱饭都会成问題.

“那就不走了.”苏北坐在南宫瑾的身旁.沉默地看着黑夜.许久之后才说.“你到底去沒去昆仑.”

南宫瑾一句话不说.

苏北自讨了沒趣便沒再问.他看了看夜色.似乎是进入深夜时分.他掏出电话给周曼报了安.听她述说着今天公司里面发生的琐事.心中暖暖的.这让他感觉到了家的味道.

当然.当他听到张涛成为公司股东的事情.便微微皱眉.但一想到自己手中有他的把柄.便笑了笑回答:“这无伤大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