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1章 张涛/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的目的肯定是别的.你现在还笑得出來.”周曼嗔道.

“他就算是有天大的本事.只要敢伤害你.下场还不是和洪威、陈泽凯一样.”

“我担心的是你.”周曼提醒.但是心中暖暖的.

“你就不用担心我了.就凭那小子的手段想要找我麻烦.还太嫩了.”

南宫瑾皱眉.他无法静下心來.

忽然间.他出声提醒:“闭嘴.”

周曼沉默了一下.然后说:“你现在在哪里.谁在说话.”

“一个朋友.从小患有孤僻症.你别多想.”苏北说.

南宫瑾怒.转身头:“你说谁有病.”

“我一个朋友.”苏北一笑.他见南宫瑾怒了.心中忍不住有戏弄的心思.

南宫瑾直接沒说话.手中铁链对着苏北就捆了过去.

苏北刚刚要闪躲.全身疼痛起來.这个时候他的心中才后悔不已.他忽略了自己已经受伤的事情.

被南宫瑾用铁链紧紧地困住.苏北挣脱不开.只得求饶.

“苏北.苏北.”周曼听见动静.有些担忧地提醒.

“我在.刚刚在和朋友玩闹了一下.沒事.”

周曼还是不放心.便说:“要不要我过來接你.”

“你就安心的在家休息吧.明天还要上班.我见见多年的老朋友.正在聊着陈年旧事呢.”

南宫瑾见苏北还在说话.再次冷声提醒:“闭嘴.否则我让你永远也说不上话.”

“他又在开玩笑.我不说了.再说他可就真生气了.”苏北急忙挂掉电话.

他现在有伤势在身.不敢再跟南宫瑾乱开玩笑.

南宫瑾松开苏北.后者急忙跳在地面上.打了一个电话给柳寒烟.

“有屁快放.”柳寒烟开门见山.

“在家呢.”

“你说呢.”柳寒烟看着电视.“你快说什么事情.不要打扰我看电视.”

“今天有沒有什么特殊的事情发生.”

“就这个.有.那就是你这个惹祸精沒來找麻烦.”

苏北一笑.看到蒋家的人并沒有对柳寒烟以及周曼下手.这两个妮子还沒有发现危机已经在苏北身前降临.

“你今晚不來了是吧.”柳寒烟阴阳怪气地说.

“我再陪老朋友.在叙叙旧.”

“男的女的.”语气森寒.

“不要担心.是个男的.”

“你现在连男的都搞.”柳寒烟惊讶.

“你是想男人想疯了吧.有我还不够.”

“放屁.你这个变态.谁会想你.”柳寒烟大怒.身旁的蒋吟吟闻听便说.“是哥哥吗.”

“吟吟.刚刚开学还适应吗.”

“哥哥现在是不是光着身子.”蒋吟吟疑惑地说.

“……”苏北被噎住了.然后说.“小孩子乱想什么.哥哥是个正直的人.”

“不要相信男人的话.”柳寒烟小声提醒.然后苏北听见蒋吟吟悄声地嗯了一声.

“哥哥是正直的人.我给姐姐说吧.”

苏北嘴角抽搐:“你都给孩子乱教什么.她还会骗我了.”

“变态你自己做的事情自己清楚.”柳寒烟哼了一声.“我不想跟你说话.我还要看电视.”

她说完就做气似地挂了.

苏北看着手上的手机.嘴角笑了.

只要家人都沒有事情.那他也就单身汉那样.沒有负担一身轻.

忽然间.他察觉到有人在看向自己.转身看去.刚好看到南宫瑾的斗笠动了一下.

“喂.你偷偷的看我干嘛.”苏北跳上屋顶.对南宫瑾一点面子都不给地说.

“给我闭嘴.”南宫瑾的语气依旧是很冷.

“你承认了吧.刚刚就是你在暗中盯着我看.”苏北的内心一寒.“我可不是弯的.你还是死了那条心吧.”

“多嘴.”南宫瑾怒.铁链再次往苏北身上招呼.

苏北早已经做好准备.连逃跑路线都选好.一见南宫瑾的铁链飞了过來.他立马闪开.

“你还是不要过于剧烈运动.你的伤势不比我.我这是皮外伤.很快就可以恢复.你这个是内伤.”

南宫瑾看着地面上的苏北.然后继续盘坐修炼.

而苏北也感觉到屋内沒了动静.他在窗口观察.张涛那小子已经与那女子入睡.

他冷笑了笑.來到附近的停车场.一眼就看到一辆莱斯莱斯魅影.

他走了过去.把劳斯莱斯魅影的轮胎中的气给放了.

也在这个时候.他才发现车内有人影.

一瞬间.他的寒毛立了起來.以他的实力竟然在车子旁边这么久才发现.难道里面的人实力比他强.

如今他可是身上有伤.实力发挥不出來.一旦遇到危险可就真的要挂了.

他立马后退警惕.神识往车内辐射而去.

这一刻.他的双眼带着精光.急忙上前.定睛一看:“死人.”

只有死人才能够躲避得了苏北的感知.

在张涛的车内发现死人.这不得不让他多想起來.

用真气震荡开车门锁芯.他打开车门一看.后座上躺着一名富态的中年人.

苏北精光一闪.说:“李然.”

当初股东大会召开的时候.他也进去过几次.与各股东基本都留有印象.

这很明显是李然.但是如今却死在了张涛的车中.

“百分之五的……股份.”苏北想起周曼聊起今天说的话.

苏北在原地看着.李然的头部遭受到了重击.血液弥漫在劳斯莱斯魅影的后座之上.

“为了得到股份竟然用上了这种手段.”苏北皱眉.

他摇了摇头叹息.

在走之前.先把车门锁上.车内的死人还是原來的模样.并沒有被挪动过.

“这种人进入公司之中就是一个祸害.”苏北正在想办法.把张涛给支开.

如果张涛身后的人有修罗.那么就算是报了警.江涛也不会受到任何影响.即使是张涛杀了人.

远处走來了人.苏北警惕.快速躲在车辆之间的黑暗处.

内敛所有的气息观察着.

那人影渐渐地接近.最后在劳斯莱斯魅影的旁边停下.

苏北的双眼出现精光.看來这家伙与张涛有关系.

人影站在车辆前半响.这才说:“搞的不要太过火.如今蒋家的人已经开始进入江海市.你只需要微微的骚扰一下苏北便可.”

苏北在旁边听得清清楚楚.见到那人要离开.他悄然跟了上去.

这人很警惕.快速上车离去.

苏北犹豫了一下并沒有去追.

如今他的面前还有更大的危险等待着他.跟踪那人去的话还可能会出现意外.

“是那个主事人.”苏北想起了昨夜在奥迪之中听安琪儿述说的事情.

摇了摇头.苏北用手机在劳斯劳斯魅影之中记录下了李然死去的秘密.

完事后转身离开.却见到南宫瑾跟了过來.

“大哥.你不是要疗伤的吗.”苏北好奇.

“你我联合才能够打败得了那秃头.你出事这件计划便失效了.”南宫瑾说得到时候很有道理.

“走吧.”苏北点头.带着南宫瑾进入之前那个宾馆的空房间.

如今已经是凌晨.基本上不会有入住的人來了.

“你去旁边哪一间.我在这一间.”苏北在黑暗之中说.

“你自己去.”南宫瑾手持铁链.威胁地看着苏北.

苏北怒.他心想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等风水轮流转时.他还不好好整整这小子.

一夜无话.也并沒有发生什么事情.苏北与南宫瑾休整了一夜.准备在屋内尽快的疗伤.这样才有保护自己的能力.

如今蒋家的门长已经來到都市之中.那可是天阶级别的存在.实力上强大的逆天.

而且还在找寻着他与南宫瑾.随意地出去的话.可能真的会有危险.

苏北盘坐在房间之内.体内的真气涌动.此时在他的怀中还有两颗以雪耳灵芝凝练出來的丹药.

这种丹药的质量非常的高.就算是身体受了重伤.只要服下这种丹药.也能够在短时间内痊愈.

当然.苏北还舍不得在这里用.

等真正遇到蒋家的秃老头的时候.苏北才准备使用丹药应付危险.

毕竟只是皮外伤.等南宫瑾恢复之后.他自己也早已经好了.

张涛玩了一晚上.心满意足地离开.

上了车后.张涛并沒有发现前轮的轮胎正在漏气.

当他上了大道之后.才察觉到车子前轮的轮胎彻底沒了气.心中惊恐不已.

“到底是谁弄得.”张涛无论如何都想不到这是苏北做的.

车胎沒气.车子直接瘫痪在道路上.严重影响到身后的一众车.

“会不会开车啊.”有人不满地吼.

“赶紧挪挪.你身后还有一堆司机呢.”

张涛沉着脸.强行开着颠簸不已的轿车放在不远处的停车带上.

用劳斯莱斯的车毂去承受车体四分之一的重量.就算是移动一下位置.也会对车毂造成巨大的伤害.

以后想要真正的换新的车毂.以张涛与豪车之间不对等的信息.他是不可能得到原装的零部件.这只会让这辆豪车更加的不伦不类.

“晦气.”江涛现在心中有些担忧会有交警的人前來.他可是清楚.自己车内可是藏着一具尸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