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2章 秃老头杀机重重/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宾馆的苏北已经猜想到张涛的倒霉样了.他放的气可是非常的巧妙.只是拉开一条缝隙.不受到外來压力的话.轮胎不会漏气.

而张涛开车上路.定然会让车胎压力挤压在缝隙之中.车胎内的气也就渐渐地被排出.

而且张涛做贼心虚.在他的车内还有一具尸体.可以想象得到那家伙的憋催.

想要不被别人发现车内的尸体.他只能够强行开着劳斯莱斯魅影上路.沒了气的轮胎跟沒有轮胎一样.

等他到达目的地之后.恐怕这价值上百万的豪车就要报废一部分了.

而苏北与南宫瑾则是一直在宾馆之中一直沒有出去.

如今.他和南宫瑾已经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生死与共的状况.而蒋家人既然已经认出了苏北.那么肯定会对苏北的一举一动严密的监控起來.

甚至于监控他的家人.所以只要苏北与家中的人联系.肯定会被发现自己的踪迹.

从这一刻起.他不敢与自己身边的人联系.在柳寒烟等人的身边还有袁家弟子在保护着.

虽然这些古武者的实力相对于蒋家來说不是很高.但是他们的身后有一个捧出來的天阶强者袁纯阳以及地阶后期强者苏北.

只要有这两大人物不出现.蒋家绝不可能会杀了袁家弟子.否则他们这是与袁家强者作对.对蒋家來说绝对不是一件好事情.

“现在你可不可以回答我一个问題.”苏北刚刚从修炼之中醒过來.他看着一直站在窗台上的南宫瑾说.

南宫瑾一直沉默无语.

苏北看了一眼他衣服上的血迹.便说:“你身上还有内伤.不治疗还站在那里干嘛.”

“你太吵了.”南宫瑾有些不耐烦地说.

“只要你回答我一个问題.我就什么话都不会再说.”、

“可以.”南宫瑾点头.

“你是在昆仑遇到的袭击还是在路途上.”苏北想要看看这昆仑到底是不是发生了巨变.

“昆仑.”南宫瑾简洁明了.

苏北的双眼中出现精光.他回想到当初在蜀山的袁家隐门得到的那张羊皮纸.

羊皮纸背面通过熏染灵液的作用显示出了古代楷体字样.可是由于熏染灵液太少.上面的字迹无法全部展现在众人眼前.

不过.他却得到了一个重要的信息.那就是当初袁天行曾经在昆仑之上与昆机老人发生过战斗.从沒有失败过.后來遇到天机……

他摇了摇头.忽然说:“你知不知道昆机老人是什么人物.”

南宫瑾转身冷冷地盯着苏北:“你说过可以闭嘴……”说到这里.他恰好听到苏北提的问題.沉默了一下.“不知道.”

苏北感觉得出南宫瑾的心里明显地变化了一下.他刚刚是要警告苏北來着.却在听到苏北的问題之后.竟然沉默下來.

苏北点头:“你的身份很神秘.但是既然作为修仙者.对于曾经是仙家道场的祖龙脉昆仑应该是清楚的吧.”

“你想问的太多.吵到了我.”南宫瑾手中的铁链往苏北身上招呼.

苏北一笑:“我的伤势基本上已经好的七七八八.”他轻易地闪躲开攻击.“都说了不要剧烈的运动.你这个内伤可不是这么容易就好的.

现在该南宫瑾对苏北沒有办法了.本來他的实力是高于苏北.但是因为深受内伤.一旦爆发全力就会恶化伤势.所以他此时发挥出來的实力还无法压制得住苏北.

“等我伤势好了.我第一个杀的就是你.”南宫瑾带着杀机说.

“我就是个话篓子.有本事现在就要杀我.”苏北终于能够当上一把手了.从第一次见到南宫瑾开始.他就一直被对方压着打.心中憋催的紧.

如今有这个好机会不占.那他就不是苏北了.

南宫瑾大怒.想要跟苏北拼死一战.

“轰隆.”

一把大剑从窗外飞來.

苏北见状.急忙上前抓住南宫瑾的手臂.往侧方闪躲而去.

南宫瑾愤怒之下竟然忽略了身后窗外的危险.一见到苏北上前拉住自己的手臂.他手中的铁链一震.往苏北的背部砸了过去.

“砰.”

苏北一口鲜血喷了出來.他大怒:“你个精神病.我是在救你.你难道真的想要杀我.”

这个时候.一把大剑斜斜地插在地面之上.南宫瑾反应过來.急忙收起铁链.一句话不说.

“你还真是冷漠.”苏北从大局考虑.他冷冷地看着南宫瑾.“赶快离开这里.你说的那个秃老头要來了.”

他感觉出那大剑之中蕴含的强大力量.

“走不了了.”阴冷枯槁的声音从窗外传來.一个身穿唐服的老头闪进房间之中.

他拔出大剑.冷冷地看着苏北以及南宫瑾.

“真是沒有想到.你们竟然还在渔场附近的街道之上.”老头沙哑地说.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苏北不仅仅有着古武者高端层次的实力.在其他的侦探、跟踪和隐藏方面更是得心应手.

这老头一心向武.实力上虽然可怕.但是与苏北比其他手段.还太嫩了.

“你就是苏北吧.”老头注意到了苏北.

苏北上前毫不手软地说:“当初我也遇到过跟你一样的老头.都快要死的人了还要出來折腾人.赵狄你应该知道.刚刚出关就去到处捅别人篓子.后來死了.”

“你直接说我最近出现在你的眼前的次数太多.会有不祥之兆.”老头上前.不再理会苏北.转头看着南宫瑾.“把东西交出來.”

“那东西不是你的.也不是你想得就得的.”南宫瑾后退.正在寻思着如何从这里出去.

“那我就只有抢了.”老头以最快的速度冲了上去.

他手中的大剑蕴含着锋利的真气.震荡的整间房子都在摇动.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发生了地震.

南宫瑾甩动胸前的铁链.开始犹如漩涡般旋转起來.

就在这一瞬间.老头的双眼瞬间锁定苏北.苏北的心在这一刻猛地抽了一下.

“想杀我.”苏北大怒.他不断后退.

沒有想到这家伙会突然來这一招.

“你们两人的单体实力非常强大.但是联合起來.就有些超出我的控制.因此除掉你.我就好解决这位神秘的南宫瑾.”老头手中的大剑斩向苏北.

苏北冷笑.全身真气鼓动.用尽全力往侧方闪躲而去.

下一刻.他的内心中出现了不祥的预感.

因为.对方的大剑竟然在瞬间之中做出了改变.跟踪了过來.

这个时候.他再也沒有任何可以防御和闪躲的余力.

“三月.”老头怒吼一声.大剑因为真气过于浓郁而散发出淡蓝色的光芒.

一月侧身斩.二月翻身斩.三月周地斩.这是一种古代时的武术技巧.但是能够适合古武者的却非常非常的稀少.

而老头施展出來的这一招便是罕见的武术与古武结合的战技.

连续跟上敌人变动的招数.

招招致命.往苏北的脑袋上斩了下來.

“轰隆.”就在他以为要死的时候.南宫瑾拼死冲了上來.手中的铁链包裹着自己的双手.替苏北挡下了这一记强力的攻击.

这可是天阶强者使用战技的攻击.南宫瑾就算实力在地阶后期中的巅峰.甚至是半步天阶.但如今受伤的他如何是对方的对手.

铁链瞬间碎裂.他的衣袖被震碎.好似被铁丝刮过的碎裂般的双手暴露在空气之中.

苏北一眼便判断出.这家伙的双手废了.

“这是还你刚刚救我的恩情.”南宫瑾冷冷地说.

苏北受到触动.他的双眼中的杀气全部爆发.惊得眼前这老头的心中一惊.

“啊.”这一刻.他大怒之下.把全身所有的真气汇聚在了右手之上.

右手在发光.是真气实质化的体现.

老头内心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危险气机.急忙后退.

南宫瑾发了狠.甩开斗笠.用嘴死死地咬在老头的手上.

老头大怒.用真气震荡.但是就算是南宫瑾的嘴中全是鲜血.也无法在短时间内挣脱.

而在这个时候.苏北的全力一击轰击了过來.他猛然间轰击在了老头的胸口处.

“轰隆.”

这种能够可以震碎巨石的超强力量结结实实地砸在老头的胸口处.一瞬间就把老头震飞出去.

就算是天阶强者.但是遭受到地阶后期全力的一击.而且还是在胸口处.就算不死也是重伤了.

见老头在房中撞出一个大窟窿.他强打起精神.抱着南宫瑾从二楼跳下.他喘着粗气说:“我还真是小看南宫瑾你这个人了.”

他万万沒有想到这家伙对恩情看得这么重.

已经有两次这样的经历了.

上一次是渔场时.苏北受伤,南宫瑾这个冷酷无情的家伙对他说过要还恩.便带着他來到这处宾馆疗伤.

这一次更是连命都不要.为苏北挡下了蒋家洪武门门长的重重一击.

直到这一刻.他才切实的感觉到南宫瑾口中说的恩情这两个字的份量是如此的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