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3章 冰山雪美人/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可真是……”苏北皱眉.苍白着脸转头看向南宫瑾.可是话到一半.他无法说下去了.

肤如凝脂.面如白玉.一双眉俏似蹙非簇.两颊态生愁云.可怜桃嘴带殷红.双眼紧闭睫毛微微颤.

南宫瑾竟是个冰山般的雪美人.

抱着这纤细而羸弱的身躯.苏北的内心震撼不已.

“啊.”一声低吼从宾馆之中传來.

苏北立马收起了其余心思.他加快速度往路边跑去.

这家伙可是天阶强者.就算是受了自己最强一击.肯定也有余力.当然.就看他有沒有胆量追了.

急忙招了一辆出租车.看到宾馆处沒有动静.这才急忙抱住南宫瑾进入车内.

“师傅.圣乔亚私医院.”苏北冷静地说.他用自己宽大的衣服遮住南宫瑾身上的血液.

虽然自己的身上也带着猩红.但是被他巧妙地躲了过去.

司机不疑有他.开车离去.

宾馆之内.老头昏昏沉沉地站了起來.他摇了摇头.苍白着脸说:“真是人有失足马有失蹄.竟然被一个地阶后期的毛头小子给阴了.”

他感知到店家赶往这里.深深吸了一口气.跳出窗外.往远处的巷子之中跑去.

他是真的重伤了.再不敢去追击苏北与南宫瑾.到了这个年纪的他.对自己的身体可是爱惜如命.他可沒有那个胆子去追.

车内.苏北用自己身体内刚刚产生出的真气为南宫瑾治疗.这家伙还真是乱來.

同时.他更加震惊于这家伙竟然是女的.怪不得南宫瑾不喜欢有陌生男人接近她.

到达圣乔亚私医院.苏北付了钱.抱着南宫瑾直接冲了进去.

“哎哎哎.你干什么呢.”田琦呵斥.

苏北转身.苍白着脸说:“这家伙受重伤了.带她去见医生.”

田琦惊讶于这个衣服破烂的家伙是苏北.但见到他怀中昏迷不醒的女人嘴角带血.立马点头.带着苏北往重症医务室去.

当苏北把南宫瑾交给主任医生.他才长长地吐出一口气.

这一刻.一股强烈的疲倦之意从脑中席卷向全身.同时那全身被剑气震荡过的身体开始疼痛起來.

他忽然靠在墙上.有那么一瞬间.他想彻底地在这里休息下去.再也不想醒來.

所以.他软软地靠在墙壁上.晕了过去.

一瞬间抽干身体中的真气.相当于身体在一瞬间负荷.不受伤才怪.

田琦擦了擦脸上的汗.刚想问苏北到底发生了什么.一见他晕倒在地.被吓着了:“哎呀.苏北.苏北..”

“这不是苏先生吗.”沈院长刚好在长廊上路过.听见自家女儿的尖叫声.站头一看.惊讶地走了过來.

“母亲.快点带他一起进去.”田琦紧张地说.

沈院长给苏北就地检查了一番.随后松了一口气:“身上多处轻伤.五脏六腑是完好的.但是因为负荷过重.身体机能消耗严重.进入到了自我休眠状态之中.”

“累晕的.”田琦小心翼翼地问.

“可以这么说.”沈院长叫來一名护士.三人合力扶着苏北进入病房休整.

“沒有想到苏先生也会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沈院长摇头.自从知道苏北救了自己的女儿之后.她便了解苏北竟然是个深藏不漏的华夏中医中的神医.

“这家伙就是这么极端.”田琦用不争气的口气哼了一声.

“既然你这么关心他.那苏先生的事情就交给你了.”沈院长笑.

“妈.”田琦的脸变红.她瞪了一眼自己的母亲.

“不愿意.那我让园园來算了.”

“你出去.”田琦推着沈院长的后背.把自家母亲赶出了病房.

沈院长会心一笑.她摇了摇头关上房门.站在门口.她的双眼看着门.沉思了一会便叹了口气.然后走了.

田琦搬來凳子坐在床边.双手托腮.歪着头说:“既然我母亲都说了.把你交给我.那我只好勉为其难地照顾你咯.”

一架前往KM市的飞机在平流层穿梭.飞机内的经济舱靠窗的一个位子上.昆仑派的天机老人身穿朴素的道服.闭着双眼养神.

这一次由昆仑派主办的古武交流会.这位老人并沒有去主持大局.而是趁着所有古武者被昆仑吸引的时候.独自前往KM市.

这是他的私人行动.就算是昆仑派内部也只有少数的几个人知道天机老人的行踪.

渐渐地.天色昏暗起來.

在江海市.苏北从沉睡之中醒來.

先是干燥地咳嗽了一声.双眼看向四周.正好见到田琦用一双黑亮的眼睛看着自己.

“我晕倒了.”

“对啊.你这个苏神医这么厉害.就是对自己的身体不珍惜.”田琦撇着嘴说.

“水.”

田琦给苏北倒了一杯水.

苏北在这个空当瞬间想到自己身边应该还有一个人.他的双眼出现震惊.说:“南宫瑾.”

他急忙下床.抢过田琦手中的水杯.一饮而下.转身离去.

“我说你干什么呢.不好好听医生的吩咐就擅自离去.”田琦跺脚.

苏北刚刚出门又刚刚走了进來.

田琦冷哼一声:“知道错了吧.”

“南宫瑾……刚刚我抱着來的女孩现在在哪里.”

田琦见苏北的脸色认真而焦急.便不再开玩笑.说:“在重症监护室.穿过长廊左转就是了.”

苏北点头:“一会再给你解释.我先去看看.”他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病服.“这身衣服谁给我换的.”

田琦涨红了脸说:“这里是医院.你那管这么多.”

苏北也不想在这件事情上多做停留.转身走向重症监护室.

刚刚走到监护室门口.他的神识刚刚要散发.脑袋立马疼了起來.

“看來是真气耗尽之后的副作用.”苏北摇了摇头.在监护室外看向里面.

这不看还好.一看之下.还真把苏北给吓到了.

输着药水.带着氧气罩.给心电图监控着的南宫瑾刚刚醒來.她醒來的一瞬间.开始乱动起來.

“这位姑奶奶.身上重伤还敢乱來.就不怕乱动之下这些仪器伤到自己吗.”

苏北见监护室紧闭大门.想要强行打开.可惜全身真气耗尽.他现在沒有多余力气.

他野蛮的动作引起了一名教授的注意.

“小伙子你干嘛呢.”一道沉声传來.

苏北转身.松了口气说:“刘院长.你快给我打开.”

“苏神医.”刘院长心中激动.他看着一身病服的苏北.皱眉.“怎么你……”

“先别管这些.我的朋友现在有危险.”苏北皱眉说.

如果是别人这么说.那肯定是被刘院长严厉地反驳.但是这可是出自神医之口.

刘院长急忙叫來护士长.打开监护室.

苏北赶忙进去.上去安抚南宫瑾:“你别动.这是现代医疗设备.治病用的.”

好在南宫瑾受了重伤.沒有力气反抗.否则的话.她大闹起來.整间监护室都要被闹得天翻地覆.

南宫瑾的凤眼上下转动.她非常不舒服身上被束缚的感觉.

“大侠.你将就一下吧.你现在可是重伤.如果不治疗的话.你的功力都会后退.”苏北认真地说.

这句话还真就镇住了南宫瑾.

南宫瑾唔唔唔地发出声音.苏北想了想.摘下氧气罩.

这一瞬间.南宫瑾反而感觉到呼吸有些困难起來.但是她还是说:“我的衣服是谁换的.我现在在哪里.那秃老头追來沒有.”

苏北听后又把氧气罩放回原位.本來南宫瑾不愿意.但戴上之后反而觉得呼吸顺畅起來.犹豫几分才带上去.

“是我帮你换的.”护士长是名中年妇女.她见南宫瑾紧张.便急忙解释.

南宫瑾心中松了口气.

“你现在在医院.也就是医馆.那老头受了重伤不敢追來.我们现在暂时安全.”苏北给南宫瑾回答.

刘院长在旁边听着.心中疑惑于神医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细细一想.这些性格孤僻的大人物的行为.他有多少资格去猜测.

“你安心躺着.”苏北看到南宫瑾的双臂被厚重的石膏地封住.轻声说.“等你的身体既能正常稳定下來.我给你重塑双手.这个时候就别乱动了.”

南宫瑾的凤眼自带寒梅一点英气.她看了一眼苏北.

“你身体内的肋骨也断了.肺部受损.全身多处骨折.五脏有些错位.此时还不是你出來活动的时候.”苏北想了想说.“还有就是你那沙哑的声音还是换换吧.”

南宫瑾见苏北苦口婆心.似乎一点不领情.但是也算是听了进去.她沒给苏北回复.直接闭眼养神起來.

苏北见状.这才松了口气.

“苏神医.怎么连你自己也整成这样了.”刘院长实在是想不通.一个医术超群的人.怎么就來医院当病人了.

“朋友与我遭遇车祸.她比较严重.”苏北随便找了一个借口说.

这件事情已经不是简简单单的古武者之间的对拼了.这里面涉及到了华夏最强大家族之一的蒋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