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4章 张涛逼宫/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不想让刘院长涉及到其中來.闲聊了几句以自己想要修养为由离去.

他走之前看了一眼不老实的南宫瑾.犹豫了几分说:“这监护室还有几张空位.我想搬过來.”

护士长为难地说:“这几张不知道何时能够用上.而且一旦用上那可都是危在旦夕的病人.”

“放心吧.要是來了.我正好可以为他们进行治疗.”

刘院长一听.立马点头:“这位就是治好田琦的苏神医.有他在的话.监护室会轻松不少.”

护士长震惊地看着苏北:“你就是苏神医.”她震惊了.

苏北尴尬地点了点头:“如果可以的话.我就搬过來.”

“行行行.哪能不行.”护士长开始给苏北办理转病房的手续.

苏北也沒什么好收拾的.把换下來的衣服放进监护室.隔着一张幕帘.躺在南宫瑾旁边的病床上.

他躺在床上休息.如今他是真正的累透了.躺在床上差点就睡了过去.

在睡之前.他看了一下手机.发现有十几个未接电话.

他皱眉.打开一看.低声:“寒烟.”

他拨过去.

“你死哪去了.”柳寒烟劈头盖脸地数落苏北.

“我还沒死.现在在医院看望我的一位朋友.”

“你的朋友可真多.”

“就是昨天我说的那位.他的孤僻症过于严重.我正在带着他來医院好资料呢.”

苏北明显地感觉到幕帘内有一道目光冰冷地盯着自己.

“算了.现在你來公司也晚了.招标会今天下午的时候就已经结束.我们公司中标.而且还是标底.”

苏北一笑:“我就知道会这样.”

柳寒烟哼了一声:“说的好像你早已经知道了这一切.对了.陈泽凯今天下午开庭.结果出來了.进监狱五年.而他进之前似乎有悔悟.把自己的股份转移到了陈雪菲的手中.”

“但是因为陈泽凯涉及犯罪.所以他的股份以及一切私人资产都被冻结.正在被检察机关进行检察.不出意外的话.下个月.陈雪菲就可以用上这笔资金.”

柳寒烟说到这里.明显不爽:“你家姐姐完好无恙.现在你该笑了吧.”

“我说你怎么就这么小心眼呢.这对于我们可是好事.既然我们已经中标.那么就尽快开工吧.否则拖一天都是负担.”

“你说我小心眼.你从哪里看到的.”柳寒烟沉声.

“我说我小心眼.行了吧.”苏北无奈地说.“现在我在医院忙.不跟你争了.”

“搞你朋友去吧.”柳寒烟大怒之下挂了电话.

苏北尴尬地挂掉电话.他是古武者.自然知道古武者的五官是非常灵敏的.他相信南宫瑾已经听到了.

沉默了一会.他把幕帘撩开.恰好见到南宫瑾那凤眼中的冷厉气质.

“她说的是气话.”苏北干笑了一下.这南宫瑾不同于他遇到过的所有女人.

这家伙是从内而外地散发着冷气.是真正的冷面女人.但是对某一些事情上却非常的极端.性子也有些孤僻.

不过.自从在宾馆与蒋家老头发生碰撞之后.苏北对这女人的改观有了改变.

他见到南宫瑾还是冷冷地看着他.尴尬的气氛越加浓郁.苏北这一刻敢肯定.这家伙不知道尴尬是什么东西.

“你就别看我了.我打电话给她就是想看看她现在安不安全.她只是气我每天往外跑.”苏北想了想.再次干笑.“我也不搞你.”

南宫瑾差点就要从床上翻身跳起.丝毫不管身上的各种仪器设备.苏北急忙跳下床按住.

他擦了擦冷汗:“误会.是我口误.”

“哼.”从氧气罩中传來南宫瑾深冷的哼声.

这种极端的冷酷女人.刚刚绝对有要杀了他的心思.是真的杀.不是想想而已.

把南宫瑾的情绪稳定下來.他才稍微放松地躺在床上.

刚刚休息沒多久.周曼打來个紧急电话.

“苏北你在哪.”

“在医院看望我朋友.”

“先别管那些了.现在有人在公司逼宫了.”周曼急切地说.

“现在过了上班时间.还有人在公司闹事.”苏北皱眉.这段时间不管是哪一方.都挺让他心烦的.

身边家人方面.周曼以及柳寒烟等人可能会遭受到蒋家威胁.而张涛的出现.更是让他察觉到修罗在暗中对他施压.

远在云缅边境的灵隐山更是复杂无比.强大的家族势力已经介入其中.但他不得不管.

而如今.南宫瑾与自己已经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随时都可能会遭受到蒋家的威胁.

这一重重的事情以他为中心碰撞在一起.让他有些烦躁.

如今公司出事.他揉了揉额头说:“你先别急.慢慢说.”

“我刚刚赶到公司.如今董事长办公室已经被张涛的人给挤满.要不是林逸等人控制.只怕董事长都要出意外.”

苏北猛地坐了起來.双眼带着冷光.他的声音变冷:“张涛.那小子还真敢來挑事.你说说.他今晚來公司到底要干什么.”

也在这个时候.他感受到了什么.转头看向南宫瑾.却见她闭着眼.

“他要董事长这个位子.”周曼说.

“胆子真不是一般的大.就怕他手上沒有那么多资金和人脉.”苏北站起來.看了一眼床上的南宫瑾.犹豫几分说.“你们先别冲动.我等会就到.”

“既然你身有要事.那便先去吧.”南宫瑾闭着双眼用冰冷的语气说.

苏北看了一眼南宫瑾.摇头.他对电话那一边说:“你替我把接下來的话转给张涛.”

他整理了一下思绪.便说:“让他明天再來公司.我们会给他一个答复.”

“如果他不呢.”

“吩咐林逸等人把他们全赶出去.你们见不得血腥.就叫他们下手不要太狠.算了. 还是我打个电话给林逸吧.”

“你很忙吗.现在.”周曼实在想不通.柳寒烟这边开始真出了事.苏北做事都是以柳寒烟为第一考虑对象.这一次为何这样说.

“很忙.忙到不能够顾及到你们那边.”苏北沉吟.“等明天再说.你们多注意一下江海市经济格局的变化.”

他感觉蒋家要开始大动作了.这是他的一个预感.而张涛便是一个征兆.

他不相信张涛会是一个二世祖.用豪车來充当门面.其内里却丝毫不懂豪车的家伙.只怕是受人指使.

他就像是当初的陈泽凯一样.有一夜暴富的心理.

张涛刚开始要的百分之五的股份.如今却在今晚忽然逼宫.这胃口大到有些反常.

如果真应了苏北的猜测.那么张涛背后的层层势力将会水落石出.苏北的内心祈祷希望不是他想的那样.

“那好吧.我会如实所说.你那边自己也要注意安全.”

“放心吧.我什么时候出现危险过.我可是铁打的.”苏北笑.

周曼那边事情紧急.沒跟苏北多聊便挂了电话.

“等杀了蒋家老头.你我故作不相识.我的身份你最好也不要外露.”南宫瑾在夜里说.

她的话如夜里的温度一样冰冷.

“这是最好.”苏北虽然好奇于这个女人为为什么要隐藏自己的性别.也不知道她來自哪里.但是他考虑更多的则是如何对付蒋家这个庞然大物.

时间不等人.苏北蒋家为何不对自己身边的人进行大动作.那是因为他身后还有一个伪造出來的天阶强者袁纯阳.

一旦袁纯阳早已经死亡的消失传开.只怕蒋家就要真正动手了.

可是.由于今天在宾馆他与南宫瑾重伤了蒋家门长.只怕会让对方的行动提前.

江海可能真的要有大动作了.

苏北在今晚已经做好了进入这个巨大风暴中的准备.

“我其实还想问你那个问題.昆机老人你了解多少.”

南宫瑾沉默半响才说:“古老昆仑派历史上的最强者.但是他却被袁天行给击败.”

苏北点头:“所谓的天机又是什么.”他想到了自己在羊皮纸上看到的最后两个字.

“昆机的儿子名叫天机.如今的昆仑派掌门人.”南宫瑾看了一眼苏北.“你问的有点多了.”

苏北摊手.沒有再多问.南宫瑾这家伙的脾气怪.有心思时.你说话她有时还会回答两句.沒心情时.直接不搭理人.

深夜.苏北恢复了一些真气.实力恢复了半成.恰在这个时候.一位陌生人打來电话.

“喂.”

“你应该是苏北了.”对面的声音很平静.

“你找我有什么事.”

“我当初给你说过一句话.我想要的女人谁都别想碰.还有就是我说过惹上我你会有很大的麻烦.”张涛阴冷地说.他自从被苏北打压之后.心中的怨气是越积越多.

本想等待机会弄苏北时.今晚却发生了巨大变化.

上面通知他彻底对江海市的奇迹公司进行打压收购.张涛激动无比.知道自己报大仇的时候到了.

那个所谓的董事长.他可是吃了两次闭门羹.如今他已经做好了把那位美女董事长占为己有的准备.还有那周秘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