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6章 治疗/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北可不是因为白玄烨的威胁才这样说.而是自从上次的灵隐山事件后.他心中就知道自己可能一辈子都与白画扇脱不了干系.

“这样最好.”白玄烨从窗口跳了下去.再不见人影.

苏北看着空荡荡的窗台半响.最后转身说:“昆仑交流会只怕交流不下去了.”看着幕帘.“也不知道你是怎么惹到蒋家.”

摇了摇头说:“你才是这场巨大变动的导火索.明天有得忙了.”

“你的恩情我还完了.”南宫瑾说.

“但是那老头并沒有死.”

“明天我们去宰了他.”南宫瑾冷声.“我的真气好上大半便能加速我身上伤势的恢复.”

苏北一想到明天.便笑着说:“好啊.江海这边确实要好好解决一下我身边的麻烦.灵隐山那里才是重点.”

既然通过张涛刚刚的电话感觉出修罗与蒋家确实有关系.那么苏北也能够猜得出灵隐山的三大势力之中.肯定有蒋家的存在.

只是让他疑惑的是.到底是吉隆商会后面是蒋家.还是那神秘组织后面是蒋家.他就有些分不清了.

当初.他在灵隐镇镇口遇到过一个地阶初期的强者.名叫将南.谐音与蒋南相似.

但以这个理由就说明吉隆商会的身后是蒋家.就有点说不通了.而神秘组织的人.苏北也遇到过.全是外国人.很像修罗.这也能够说明神秘组织身后可能是蒋家.

不过.今天白玄烨來到这里.也让他把心彻底放在江海市内.

不管吉隆商会还是神秘组织的身后到底是谁.都是苏北将來的敌人.

既然身在江海.那就先把江海中的麻烦解决了.在去云缅边境解决智清大师留下來的烂摊子.

第二天一早.苏北从浅睡中醒來.拿出手机一看.袁水的未接电话、柳寒烟的未接电话、叶凌风的未接电话、商会秘书长董祁阳的电话……

“好戏上演了.”他打开幕帘.恰好见到南宫瑾与他对视.

“稍等我一下.”苏北从医务室中拿了一副银针.田琦刚好在医务室.也跟了过來.

“你就在外面呆着.我朋友孤僻症严重.你要是跟上來看.会刺激到她.”

“是不是啊.”田琦狐疑地盯着苏北.“你这个花心大萝卜.是不是想独享.”

“你是女的.”苏北无语.“而且你说的话有歧义.”

“本來就是嘛.上次你给我治疗.全身都给你摆布.”

“小孩子懂什么.出去.”苏北不想废话.把她赶了出去.

“你一个病人还跟我一个护士夺理.还赶我出去……”田琦一想到苏北高明的医术.说到后面心虚地说不下去了.

苏北把银针盒放在床柜.他取下南宫瑾脸上的氧气罩.看着他说:“我为你进行银针治疗.你应该很清楚我的手段.利用银针刺激你全身的各大穴位.灌输真气进行脱胎换骨.”

如果是给田琦解释.那就是进行身体的全新的新陈代谢.让所有坏细胞全部被新生细胞吞噬.

南宫瑾皱了皱眉.但并沒有拒绝.

苏北把盖在南宫瑾身上的被单放在自己睡过的床上.看着娇弱如病态袭身的躯体.他明定心神.严肃地说:“不要乱动.”

南宫瑾穿着病服.其实这根本就不利于施针.但知道南宫瑾性子的苏北.绝不会开口让南宫瑾脱下这身病服.否则这跟杀了她沒什么区别.

拔掉她身上的各种医疗仪器.神识内视到南宫瑾的肋骨断了四根.右肩膀有外伤.双手内的骨骼已经是粉碎性.腰部的伤势明显更加严重.

这些看起來很致命的伤势.放在古武者身上.并不致命.但想要恢复健康.有些困难.

不过苏北这个地阶后期的强者愿意给她进行疗伤.这将不是困难.

当初钱小蓉的双腿莅临截肢.也一样被苏北短时间内治疗完好.这说明骨骼粉碎恢复起來并不慢.

一次施针便可以恢复.当然.前提是苏北有足够的真气.

经过一晚上的休息.苏北体内的真气恢复大半.已经足够给南宫瑾进行治疗.

十指夹针.内视后锁定南宫瑾各大穴位.银针插了进去.真气从银针上进入穴位之中.随后在各大经脉中游走.开始修复南宫瑾受损的内脏.

时间不长.但也消耗了苏北三分之一的真气.

见到南宫瑾的脸色转为红润.他并沒有放松神情.

接下來才是最重要的关键所在.治疗骨骼才是难点.这需要消耗他更多的真气.

“你别反抗.骨头想要快速恢复.银针的作用不是很大.”苏北看了一眼南宫瑾.见她的眼睛闭上.便开始动手.

双手抓住南宫瑾的右臂.从右肩膀处轻轻地揉捏着.然后解开上面的石膏.

真气从手中释放.随着对右肩膀从上而下的揉捏.真气进入其内.开始对内部粉碎的骨骼进行快速催生治疗.

从右肩膀到手腕.來回十多次.苏北擦了擦冷汗.这才停止.他吐出一口气:“差不多了.”

南宫瑾睁开双眼.动了动右手.发下能够活动.心中欣喜.她看了一眼苏北.淡淡地说:“多谢.”

“难得.”苏北同样的方法给南宫瑾的左手臂进行治疗.

当治疗好南宫瑾双臂后.他的脚步有些浮夸.这是真气有些见底的表现.

“你肺部的伤势被你自身的真气给治疗好.虽然肋骨在医院给你接好.不过连接处并沒有完好的衔接.我需要对你的肋骨进行治疗.”苏北看着南宫瑾的胸口处.尴尬地说.

“那就不用治疗了.”南宫瑾的话有些冷.

“先治疗腰部伤口吧.”苏北看了一眼南宫瑾.见她沒有说话.便用银针插入附近穴位.真气进入其中.催生新生细胞对伤害进行缝合.

很快.腰部伤势解决.

“除了肋骨之外.其余的基本完好.虽然刚刚康复.但以你的实力來说.可以在很短时间内就能适应下來.”

南宫瑾深深吸了一口气.感觉到胸腔钻心的疼.皱了皱眉.肋骨断裂.微微抖动一下都会感觉到巨大的痛楚.

但是她还是强忍住疼痛起床.

站在地面上.她看着苏北:“我的衣物.”

“你放心.都在.”苏北已经让田琦把南宫瑾的所有东西都保管好.放在办公室之中.

“走吧.”南宫瑾刚刚走了两步.便感觉都胸腔疼痛无比.

苏北之前就见到这家伙皱眉.肯定是因为肋骨断裂引起.此时又一次见到.他叹了一声:“躺着.”

南宫瑾的目光立马变冷:“我说过.不要命令我.”

“还要逞强.伤势治不好.等会要是打起來.你只会拖我后退.”

“你不过地阶后期.有什么资格说我.”南宫瑾受到刺激.她自认为实力要比苏北强大.虽然这本來就是事实.

“资格就是你身上还有伤势.”苏北指着床.“上去吧.我给你只好肋骨.放心.我会把你当成男的.”

“你敢动我一下.我就废了你.”南宫瑾忍着痛远离苏北.她现在有余力.而苏北快耗尽真气.两者对比之下.打起來的话.只怕苏北要吃亏.

“你伤势不好就是个弱者.我可不想被你拖后腿.”

“你放心吧.到时候出了危险.我也不会让你來救我.我自杀便可.”南宫瑾非常的认真.丹凤眼蕴含着妖异而清高的坚定目光.

苏北微微被震惊了一下.然后说:“孤僻症严重就是麻烦.”

南宫瑾怒.单手攻击过來.

“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苏北也怒.还击.

两人争斗.虽然南宫瑾多有真气.但大伤未愈.渐渐转为防御.但是到了后期.苏北的真气渐渐耗尽.心有余而力不足.开始被南宫瑾压着打.

“你个疯女人.难道真要杀我.”苏北大怒.猛地一脚踢了过去.

南宫瑾目光凛冽.闪身防御.也不回答.再次发动进攻.

“來吧.咱都來个两败俱伤.今天蒋家來了.大不了还有个你相陪.”苏北冷眼相向.也不防御.直挺挺地冲向南宫瑾.

“滚.”南宫瑾终于说话.她双手击退苏北.后退一边.

苏北冷笑:“我还以为你真要杀我.最后还是下不了杀手.”

“你的恩情我还完了便杀你.”南宫瑾喘着粗气说.她战斗完.伤势对她的影响开始显现.

只怕苏北现在与南宫瑾打斗.孰胜孰负还是未知.

苏北盘坐在地上.开始快速地恢复渐渐耗尽的真气.他说:“这恩情对你还挺重要.”

他说完.便陷入到修炼之中.

南宫瑾见状也开始为自己的伤势进行稳固和恢复.

两人刚刚战斗完.又在同一间房间内进行伤势和真气的恢复.气氛有些僵持.

一个小时后.苏北提前醒來.他看了一眼南宫瑾.刚好见到她也醒了过來.便说:“走吧.我带你去找你的衣物和武器.”

南宫瑾不说话.站起來跟随苏北走出监护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