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6章 苏北是通缉犯?/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转身要大喊这位大姐不要煞有其事.消停消停.双眼忽然见到旁边居民楼附近传來了哗然声音.

只见到居民楼五楼楼顶边缘站着一个女人.披着披风.娇态袭身.好似一阵风都能够把她给吹落下來.

在这个节骨眼上出现意外.警方一时间楞了一下.

在道路上可能会出现一个连环杀人案的罪犯.但是在居民楼处有一名女子要轻生跳楼.

“你们稳定住这里的局势.我怕这家伙会趁机逃走.”刘婷丽立马对着对讲机说.“张阳跟上我.”

刘婷丽以及张阳跟了上去.前往居民楼方向.

苏北本來是沒有多余的心思去管那想要轻生的女人.但是当他第一眼看过去的时候.忽然发现这个有些富态的女人有些眼熟.

当见到刘婷丽的身影从警车后闪过的时候.他的浑身一颤.转头猛地锁定楼顶上的女子.

“雪菲姐.”苏北睁大双眼不可置信地说.

他在这一刻联想到了陈雪菲因为弟弟的牢狱之灾、父亲的病死、丈夫的离异.进而悲痛交加之下.产生寻思的想法.

“你可别有事啊.”苏北看了一眼四周的警方.见他们手持武器对准自己.当下深吸一口气.站在车门外.

双眼中出现精光.他的身体动了.犹如风一样.往十字路冲去.他并沒有冲向对面的居民楼.

狙击手在高处已经瞄准好了苏北的头部.但是一晃眼间.人不在了.让他找了好一阵子.

警方先是一愣.然后急忙追了上去.

在这种闹市区他们还不敢公然开枪追人.伤到平民他们可就玩大发了.

苏北快速地冲进一栋大厦旁的巷子之中.然后返身从另外的方向冲向居民楼.

楼顶上的女子闭着双眼.流下两行清泪.双手张开.在风中摇摆.她喃喃:“再见了.黑暗的世界.”

刘婷丽刚刚來到楼下.就见到那女子的身体倾斜.开始往楼下坠去.心中震惊.

事发突然.根本就不跟所有人机会.女子就从上方落了下來.

所有人都赶紧后退.哗然四起.

从五楼坠下來.速度越來越快.冲击力也会越來越强.沒有任何人可能会去接.

也在这个时候.苏北深吸一口气.一脚踏在地面.飞身而起.然后身体往旁边的居民楼门上飞檐走壁.双脚踩在阳台顶盖上.冲向那名正在坠落的女子.

风冲击着头部.让她恍然如梦.

忽然间.一双强有力的大手贴身抱住了她.为她挡住了风.

刘婷丽双眼睁得如黄豆一样大.不可置信地看着忽然出现的神秘人在半空中接住了正在坠落的女子.

冲破所有人的常识.那神秘人并沒有因为女子而出现下坠的现象.而是一闪之间.冲向了另外一栋居民楼的三楼阳台顶盖之上.

“啊.”轻生的女子这个时候才反应过來.吃惊地叫了一声.

“你不是雪菲.”苏北皱眉.他的双眼看着眼前这名女子.着装品味几乎是一样.就算是面貌也有着跟陈雪菲差不多的沧桑与沉稳.

他看了看下方的居民.抱着眼前这名女子快速地落地.然后冲向旁边的巷子之中.

刘婷丽看得清楚.因为她就在旁边看得清楚.惊讶地说:“苏脸皮.”

众人虽然想知道那名挺身而出的神秘人的真身.但是轻生女子在前.他们并沒有多去关注.

刘婷丽站在人群之外.看着苏北消失的方向发了一会呆.

在高处寻找之前还锁定住罪犯的狙击手忽然一愣.狙击镜头之中又出现那罪犯了.

苏北重新回到了别克旁边.双眼皱眉看着前方的大批警方.喊了一声:“抓人之前能不能先找到有力的证据.”

他心中极度地郁闷.想着能够休息一会.沒想到一早上都被这些警方追捕.

“苏脸皮.”刘婷丽走了回來.一眼就看到别克旁的苏北.惊讶地说.

“母老虎.能不能尊重点别人.”苏北歪着头说.

刘婷丽的脸色一沉.双眼瞪着苏北.看着他旁边的别克.问:“你这车哪里來的.”

“捡的.”苏北沒好气地说.他看了一眼四周有些发愣的警方.对刘婷丽说.“你个猪脑子.带着一帮人就是为了來见见我.想玩追星族也得找好对象.”

“别给我废话.现在我们怀疑你涉嫌一场连环杀人案之中.麻烦你跟我们去警局一趟.”刘婷丽持枪走了过去.

但是她知道这家伙的身手.只怕是枪也无法伤到他.不过作为例行公事.还是持枪压向苏北.

“那不就是大名鼎鼎的福尔摩苏吗.”一名交警吃惊地看着苏北.“上次我执勤的时候处理一件交通事故时.亲眼看到他现场救醒了脑出血的女人.就像是上帝一样.”他对身旁的同事说.

苏北的听力何等了得.看着刘婷丽神色凝重地走了过來.嘴角一笑.对着前方警车后面的那交警挥手:“原來是你啊.兄弟.”

“他认得我.”这名交警激动地说.

刘婷丽心中那个愤怒啊.那个郁闷啊.现在她的脸色黑成了一块黑炭.

明明是在抓捕罪犯.被那交警部门的家伙一吆喝.弄得真跟追星似的.

“戴上手铐.”刘婷丽单手把手铐放在苏北的面前.

苏北觉得好笑:“哪有你这样拷犯人的.”

“少废话.别给我啰嗦.”刘婷丽瞪了一眼苏北.

四周的警方见这模样.心中松了警惕.

明眼人都看得出來刘婷丽与眼前这青年人有关系.而且还很熟.

看刘婷丽的举动.似乎有些小孩子过家家.沒有当回事.

这里的大部分刑警都认得苏北这个大人物.心中有些怪异地刘婷丽.这不会是她故意的吧.

他们可是知道刘婷丽这个大美女警花每次都被苏北气的半死.所以警花总是想着法子要去去苏北的锐气.

“好啊.”苏北接过手铐.自己拷了上去.然后背靠车门.双眼看着刘婷丽.

刘婷丽不敢与他对视.哼了一声:“最近发生的连环杀人案的罪犯使用的就是这种别克凯越.”

“这就是你的理由.”苏北的双眼在她的全身上下扫视.“难道说上次给你脱衣施针.并沒有治好的你的病.”

刘婷丽下意识地就举起枪托往苏北的脸上招呼.但是见到同事走了过來.她忍着怒气说:“苏脸皮.你难道就不知道什么是绅士吗.在你的身上.我只见到流氓气息.”

她的脸色冷着说:“押送警局.”

身旁的同事无奈地上前对苏北说:“苏先生.不好意思了.”

“别客气.我这人很随缘.正好我去局里喝喝茶休息休息.”苏北一笑.让周围的警方尴尬.当然更气的则是刘婷丽.

刘婷丽安排张阳开着这辆别克凯越前往警局.然后开始收工.

见苏北上了一辆警车.她想了想.也走了进去.

“小王.我來看管他.”刘婷丽坐进后座.看了一眼苏北说.

“那行.队长你要小心啊.”小王看了一眼苏北.怪异地对刘婷丽说.

“你放心.我只会对她耍流氓.不会让她非礼我的.”苏北对着小王一笑.

这一笑搞得小王尴尬.急忙下了车.

“你吃药吃多了吧.怎么每次都要针对我.”刘婷丽实在是忍无可忍.用手锤了一下苏北.

“是你药吃多了.一开始就是你开警车追上.最后还弄出这么大的局面.我看你怎么交代.”苏北冷哼.

“对付心理变态的杀人狂.不能够有丝毫的松懈.再说.你刚刚为什么要在排查前面忽然转向.”

“我喜欢.你管我.”苏北一笑.

刘婷丽深深吸了一口气.压下那又要爆发的小宇宙.

苏北见她不说话.也干脆不理人.转头看着车外的风景.

“唉.我问你一个问題.”

“我在想要是回答了你.是不是会作为我的庭上诉讼.”

“看來不把你丢进监狱里待着.是无法改变你这怪脾气了.”刘婷丽大怒.

“说得好像你了解我一样.”苏北感觉双手有些酸痒.他微微地一用力.手铐断了.

刘婷丽心中一惊.然后看了一眼苏北.

“看什么看.想占我便宜.”苏北嫌弃似地往旁边挪去.

“苏脸皮一个.整天耍流氓.不务正业.”刘婷丽再也忍不住.对着苏北大骂.

“我是苏脸皮.那你呢.牛皮.”苏北大笑.

司机汗颜.这个时候才知道开这辆车是多么的辛苦.

真是万万沒有想到.这名被抓捕到的犯人会与刘婷丽是一对冤家.

“你才牛皮.你全家都是牛皮.”刘婷丽用枪托对着苏北的肩膀狠狠地砸了过去.

苏北义正言辞:“我要状告你言语谩骂”

“你……”作为公仆的刘婷丽还真想不出大骂苏北的念头.

“我……我……你……你……”苏北大笑.“口吃干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

“找死.”刘婷丽一怒之下又要教训苏北一顿.

不过.最后吃亏的总是刘婷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