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8章 误会加深/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当然不用.你还有个总教官的身份.当然不用.”刘婷丽瞪眼.“今天我就是冒着革职的危险.我也要审审你.”

她抢过一旁目瞪口呆的同事手中的手铐.直接把苏北铐上.

“走.”刘婷丽恶狠狠地说.恶狠狠的表情出现在通红的鼻子眼上.任谁都认为这是女朋友再闹脾气.

苏北一笑:“这一局我就认了.”他仍由刘婷丽押着.“但是查不出什么事情.我看你怎么收场.”

“这些事情你不用为我考虑.”刘婷丽恶狠狠地说.

三立与贺强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如果铐苏北的是男人.也许他们几个还可能会闹事.但眼前这位美女很明显与苏北有关系.他们有些手足无措.

“进去吧.等会咱们一起出去.”苏北对三立等人说.

“走.”刘婷丽抓着苏北走进了警局.

王局刚刚从厕所出來.在长廊上看到这一幕.不由得吃惊.

“苏先生怎么……”他知道苏北以前是军人出身.一身正气.在江海市也是抓过几次罪犯的老好人.怎么现在被他的下属给抓了.

而且.苏北的身份可是国安局总教官.就凭这一点.刘婷丽也要考虑一二.

“小姑娘闹脾气.我也就将就一下.”苏北对着王局一笑.

王局忽然笑了一声:“小刘年纪也到了.是该找个男朋友了.”他语重心长地拍了拍刘婷丽的肩膀.“你性子太辣.但是也不能做得太过火.”

刘婷丽的脸那个黑.放在非洲都能成本地人了.

“王局.我这是认真的.这家伙想徇私舞弊.我怎么能够不管呢.而且他乘坐的车子是一辆别克.”

“她就是闹脾气.王局你就放心吧.她这个人我会看好的.不会给你添麻烦.”

王局确实了解到.刘婷丽身上破的几个案子中都有苏北在暗中协助.当下也不疑有他.鼓励了一番苏北后走了.

刘婷丽站在长廊上.刚刚委屈才消停过去.怒气又來了.

“怎么不走了.”苏北问.

刘婷丽的双眼好似要吃人.死死地瞪着苏北.

苏北一笑.靠在墙上看着她的头发.悠悠地说:“你的头发很美.”

“哼.”刘婷丽一巴掌扇向苏北.

“说好不动武啊.”苏北抓住对方的手腕.

刘婷丽吐出一口气.另一只手扇了过去.

苏北急忙挣脱手铐.抓住手腕.

“是不是想跟我打一场.”

“來啊.我打死你这个死流氓.沒良心.”刘婷丽大怒之下开始耍泼.因为她打不过苏北.

丁俊山刚刚从外面回來.手中拿着一番关于连环杀人案的报告书.路过长廊.见到苏北与刘婷丽.急忙转身离去.

“队长.你干嘛呢.还不來帮我.”刘婷丽想要叫住丁俊山.

“我不是电灯泡.”丁俊山急忙绕路.

苏北笑:“你再这样打下去.会让整个警局都误会的.”

见到苏北那可恶的笑.刘婷丽就忍不住要去抽他.她愤怒地说:“你给我的误会还少吗.我今天非得让你吃瘪.反正也被你看过全身了.”

“行.”苏北忽然收手.抱住刘婷丽.贴身.“打吧.”

刘婷丽浑身一颤.开始挣扎:“混蛋.放开我.”

“你不是要让我吃瘪吗.打吧.反正我不还手.”苏北就不信压不住这个丫头.

“再不放开我就……我就报警了.”刘婷丽惊怒不已.她脸红挣扎.

“你就是警察.你要找谁报警啊.”

苏北刚刚说完话.跟随丁俊山回來的警员惊呆地看着长廊上的一幕.纷纷呆滞.

“看什么看.还不來帮忙.”刘婷丽脸红不已.愤怒地说.

一名警员摇了摇头:“这怎么帮.帮不了啊.”

“混蛋.把他给我拖开.”刘婷丽大声喊叫.

“苏先生你要小心.”这名警员说完转身就逃了.

其余警员反应过來.立马转身一溜烟逃了.

苏北大笑:“看來误会倒是真的成了.现在你不管对我如何.他们都不会帮你.”

刘婷丽心中后悔.后悔自己刚刚说的话.现在只怕整个警局都会误会她了.

“你先放开.”她开始妥协.

“行.不过不许再闹了.”

“我沒有再闹.你本來就有问題.”刘婷丽皱眉.

“那我还是继续吧.”

刘婷丽恨得牙痒痒.但还是妥协了.她真怕苏北对她做更过分的事情.

苏北松开怀抱.刘婷丽急忙后退.双颊通红如桃花.瓣瓣点开.

“你滚.”刘婷丽指着长廊外说.

“我还得接我的朋友.”苏北继续往长廊内走去.

“你还讲不讲理了.”刘婷丽挡在苏北的面前.愤怒地说.

“他们确实沒有错.我们公司正在进行南城经济开发.这些地痞很明显就是想要來搅事.我的人只是被动防御.这沒什么可以的吧.”

“章程來.你别乱來.”刘婷丽现在是有些害怕了.苏北这家伙做事她无法猜测.但有一点她知道.那就是什么都干得出來.

“行吧.我去外面看看我的车.”他还要别克凯越赶路.可不能够丢了.

“警方暂时征用.”刘婷丽瞪眼.

苏北与她对视.对方毫不示弱.

他一笑.渐渐贴近对方的脸.

几乎就在鼻子碰鼻子的瞬间.刘婷丽立马缩了回去.别过头说:”反正不能够使用.”

她的心扑通扑通地加快了.

“现在陈泽凯进监狱.那么我的宾利慕尚可以用了吧.”苏北走出长廊.“我去找我的车.”

刘婷丽胸口起伏.好一会才平缓下加速的心跳.在长廊上发了一会呆.转身离去.

苏北去警局的停车带上寻找.一名值班的警察见状.立马小跑过來打招呼:“苏先生.你这是再找什么呢.”

“宾利慕尚.上次在江海大酒店拆下來的那个.”苏北问.

“陈泽凯被检察院起诉.法院判刑之后.宾利慕尚也可以物归原主.”这位年轻小伙子说.“不过苏先生可真舍得拆他.”

“得大局为重.不然的话如何抓到这些家伙.”苏北说完.小伙子的脸上出现崇拜的神色.

“还是苏先生手段厉害.不然的话警方还无法抓到这类败坏社会秩序的家伙.”小伙子绕过墙角.

“小心.”苏北跟随着这家伙转过墙角.双眼中立马出现了不详的预感.

“恩.”后者明显楞了一下.

苏北再不多说.单手抓住后者的肩膀.往旁边丢去.

“砰.”枪声从前方的墙上传來.子弹打在地上.弹向苏北.

苏北单手接住.立马加速冲了上去.

小伙子的双眼出现不可置信的目光.他站起來喃喃:“这里可是警局啊.”

随即才反应过來.急忙跑向值班室通知警局的所有人.

苏北一个箭步冲向墙上.扒开墙上的铁丝网.双眼看了看外面.只见到有两人闪进了巷子之中.

他刚刚要跳出去.神识忽然动了动.

猛地转头.双眼锁定在了被警方征用的别克凯越之上.

别克内.一名黄头发.叼着大烟的胡渣男子对着苏北一枪.

苏北偏头躲过.快速地冲向别克.

也在这个时候.警局响起了警报声.

各警种立马警惕行动起來.

刑警的行动力最快.立马赶往停车带.

别克内的人似乎很忌惮苏北.一见到他冲过來.立马发动车子.一踩油门.横冲直撞地冲向大门.

苏北冷笑一声:“一辆别克而已.这么重要的话.就不怕乱放.”他一脚把自己弹到半空.别克刚刚好从他的脚下通过.

他怒哼一声.单脚往下方的车顶盖砸了下去.

“轰隆.”

脚直接砸通顶盖.

黄头发男子浑身惊住了冷汗.因为那脚就从自己的耳边擦过.只要稍微过去一点.他的脑袋就得开花.

不过他并沒有停止加速.苏北落在车盖上.收回左脚.这一会.他准备用手.

丁俊山以及刘婷丽这两个队长身穿防弹衣.手持枪械.带着下属冲了上來.恰好见到别克要冲出大门.而苏北则在别克的上方.

“轰隆.”

苏北的神色并沒有变化.双手往下方的驾驶室的位置插去.

那黄头发相当机警.刚刚感觉到车盖上有动静.竟然快速地打开车门.跳出车内.

他知道车顶上的人是古武者.一招之间就能够要了他的命.所以继续待在别克内只会被击杀.

跳出车门.在苏北來不及转身的时刻.他对着苏北就是一枪.

滚地.闪进角落之后.

苏北硬抗了子弹.跳下车.往黄头发外国男冲去.

这家伙知道自己无路可走.他从转角之中闪了出去.

也在这个时候.他也刑警方面的人碰了一个照面.

两方相遇.还是黄头发的反应快.只见到他立马插入一方刑警之中.快速找了一个目标当做人质.

苏北刚刚要冲上去.黄头发用蹩脚的汉语威胁:“停止.否则杀了她.”

苏北还真的止步了.因为人质是刘婷丽.

刘婷丽也想不通.转角就遇到了这家伙.还被当做了人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