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2章 村中毒瘤/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北的双眼阴沉无比.这些家伙故意闹事.后续肯定会影响到城南经济的开工.

要知道.改造旧城区中最难的是一件事情便是如何安置移民的问題.这不仅仅是开发商开发过程中最棘手的难点.而且在政府方面也是如此.

一是要对这里的原住民进行赔偿和补贴.二是要考虑到他们搬迁之后能否在当地找到稳当工作以维持生活.

只要有一件做不好.那么城南经济的开发便是因此而停工.

这些痞子流氓在南园村是嚣张惯了.竟然在这里当了土皇帝.如今随着城南经济开发的项目落在实处.剥削起來更加残酷.

而原住民对此只能够忍气吞声.敢怒不敢言.久而久之只怕会把矛盾指向城南经济开发这个项目上.

他们沒有多余的经济能力搬往其他地方.也无法重新找到稳定工作.只能够呆在原地接受这些家伙的剥削.

想要减少自家的经济负担.只能够抗拒城南经济开发的项目.只有这样.这些流氓痞子就不会以此为理由.强加索取他们的钱财.

“你们也是这里的原住民.”苏北冷淡的说.

如果他问的是正确的话.就算是他们这些项目人为南园村的人进行补偿、补贴.并且为他们考虑好了如何再就业.这些痞子依旧会缠着这些原住民.

国人深层次的价值观中有一种落地归根的思想.生活在某一个地方管了.也有依赖性.忽然某一天有人告诉他们可以前往另外一个地方.

不说这件事情暂时只是口头上的承诺.单说那个地方能否达到自身想象的程度.就非常难以现实.

所以.项目人就算是以很好的条件安置好这些原住民.只怕过程也会困难重重.

在这其中.最麻烦的就是这些南园村的蛀虫.

“小子.是我再问你.请看清楚自己现在在什么地方.”脖子上有刺青的痞子双手交叉在胸前.冷笑一声.

这句话刚刚说完.在他身旁的几人包围住苏北.

“小兄弟.你还是赶紧离开这里吧.不然会倒霉的.”中年汉子一看要出事.急忙掏出五百元.递给痞子.“大哥.这是这个星期的.我们给.”

苏北看到中年汉子的双眼中透露出无奈和悲哀.愤然而起.

“应该是他们给你才对.这些村子里的蛀虫.成天混吃混喝.难怪村子会越來越穷.”苏北挡住中年汉子的手.

“外來人还这么嚣张.当我们村子是吃干饭的.”痞子怒了.带着小弟冲向苏北.

苏北冷漠地看着这一切.见痞子当先冲來.单手伸出.微微一震.

痞子刚刚要抓住苏北的手.只感觉有一股强烈的震荡从对方的手臂上传來.他心中一惊的同时.身体不受控制地飞向了远处.

其余人还不知道怎么回事.纷纷围攻苏北.

这一回.苏北的浑身一震.凡是接触到他的所有人都被震荡出去.

“好小子.”痞子吐出一口鲜血.双眼阴冷地盯着苏北.“遇上练家子了.”

其实他的心中非常的震惊.这家伙的实力竟然如此强.仅仅是身体微微一震.就把他与自己的小弟震飞出去.这可不是一般的练家子.

不过.既然是这里的土皇帝.怎么可能会被一个名不经传的小子给吓唬到.

“既然你想要多管闲事.我不介意与你奉陪到底.”痞子杨缺不敢动手.因为他心里很清楚.在场的几人不是这家伙的对手.

“你想怎么个奉陪到底.”苏北走上前.

他这么一个举动.顿时让杨缺等人忌惮.纷纷后退.

“小伙子.你赶快走吧.你不是他们的对手.杨哥的手下非常多.”中年汉子就算是知道眼前这个青年人的实力厉害.但是双拳难敌四手.一旦杨缺的手下全部來了.只怕吃亏的就是苏北了.

杨缺傲然一笑.语气冷淡:“滚出这里.这里不是你能來的地方.”

“我既然來了.就沒打算就这么撒手.”苏北忽然上前.抓住此人的领口.“而且.不除掉你.我心难安.”

这句话说得有些莫名其妙.至少杨缺是不懂自己是怎么惹到眼前这人.

他怒极反笑:“你真打算在这里跟我对着干.想好之前.去问问这个村里的人.谁不知道我杨缺的手段.”

这句话是他扣心自问.他从小就在这里长大.后來跟了一个老大哥混.最后在某天夜里杀了老大哥.取代了他的位置.

自此以后.他便成为了南园村的一霸.手中的爪牙少说也有五十.就算是手里有实权的人要动南园村也要把杨缺多加考虑.

如今.竟然有人敢威胁他.这简直就是触碰到了他在这里的尊严以及地位.

“这个不需要考虑.”苏北抓住他的领口.猛地往地上砸去.

一道沉闷的声音响起.这家伙直接与地面有了亲密接触.盆骨裂了.

手下小弟见状.抄起附近的钢筋板凳.对着苏北往死里干.

这些小孩子过家家的斗争.苏北也懒得跟他们去玩.三下五除二.赶紧利落地解决.

“我最近都会在南园村出现.你想要弄什么花样.随你.”苏北居高临下地看着杨缺.

这回是杨缺敢怒不敢言.他分得清形势.现在他的手下还沒有到齐.手中也沒有趁手的武器.所以这一次他选择了隐忍.

“最好不要离开南园村.”杨缺吩咐小弟扶着自己离去.

“杨哥.这五百元……”中年汉子担忧地叫唤了一声.

“留着给自己送终吧.”杨缺转身阴冷地说.这一回.他把怒气撒在了中年汉子身上.

“完咯.”中年汉子唉声叹气.不断摇头.他看了一眼苏北.又摇了摇头.忽然间哀叹.“这一回就不是五百元能解决的事情.我这可……这可怎么办啊.”

苏北见他要关门.忽然说:“城南项目的开发.可以给你们一定的赔偿.还可以搬迁到环境更好的地方.”

“都是因为这些开发商.不然的话我家的生活也不会这么艰苦.”中年汉子愤愤然.“杨缺也是这里的人.要是跟着搬迁.我们只是换了一个地方.继续被他欺负罢了.”

他对着苏北怒哼一声:“你今天要是不在.这里什么事情都不会发生.这下好了.我家……”

苏北沉默地看着.他是有些情绪做事.他的心中很清楚.如果自己一走了之.那么这一家人肯定会被杨缺当做发泄对象.

以这些痞子的做法.只怕会让这中年汉子一家无路可走.

“放心吧.这件事情我会……”

“你走吧.别管这里了.你在这样下去.我的家人就真的有危险了.”中年汉子驱赶苏北.

“危险.”苏北冷笑一声.

“爸.这是怎么了.”一道清脆的声音在苏北的身后传來.

“婷儿.沒什么.今天你们怎么这么快就放学了.”中年汉子露出一丝勉强的笑容.目光穿过苏北.看了过去.

苏北转身一看.是名高中女生的打扮.不过这名素颜的女孩长得清纯如花.让他惊讶于这个混乱贫乏的地方还有这么素美的女孩.

“今天周考.考完就可以回來了.”女孩好奇地看了一眼苏北.然后走到中年汉子的身旁.

“要高考了.学习紧张.但是也不能给自己太多的负担.”中年汉子用复杂的双眼看着女孩.

“爸.你就放心吧.我在班里学得最轻松.你不要太过担心我.”女孩见苏北还在.便问.“他是谁.”

“不认识.”中年汉子摇头.双眼看着苏北.“走吧.”

“你最担心的家人只怕就是她吧.”苏北一瞬间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当初他带着江涛前往临南县的分公司.与当地的土霸王韩立东有过冲突.

当时如果苏北不在的话.江涛早就被韩立东给羞辱了.

此时苏北所说的这句话.大致就是这个一个意思.

这个女孩有危险.只怕经过今天这件事情.那个所谓的杨缺可能会以此为借口.对这名高中生女孩下手.

“爸.他说什么危险.”女孩忽然皱起眉头.“是不是杨缺.”

中年汉子摇头.瞪了一眼苏北:“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我是城南经济开发的负责人之一.”苏北说明自己的身份.

“你就是负责人.”中年人吃惊地看着苏北.“这么年轻的负责人.”

“正因为如此.我才会來到南园村考察考察.”

“哼.”中年人的脸色立马阴沉下來.“我们南园村可不欢迎你们这些奸商.”

“我來是为你们解决麻烦的.”苏北皱眉.心中想.这南园村对于城南经济开发的事情.似乎有些不得人心啊.

“你给我家的麻烦还少吗.”中年人说完就后悔了.因为自己的女儿还在场.

“这位先生.我爸说的麻烦是什么.”女孩对苏北的态度也不是很好.虽然她从中立的角度來说是不排斥城南经济开发.但是因为家里困难.在这个节骨眼上进行旧城区改造.她很心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