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6章 我是一名老师/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不阻止她.你现在已经死了.”苏北不管南宫瑾挣扎.转头冷冷地说.

“死.在这里.”倭寇觉得好笑.

“放开我.让我杀了他.”南宫瑾因为对方的一句话.把把仇恨给转移.

“姑奶奶.这里不是闹事的地方.”苏北苦笑.他可是用尽全力抱住她.不让她把身上的寒冰铁链取出來.

“好好带着这名神经病回医院吧.这里什么都好.就是人太弱.智商太低.”倭寇说完站了起來.准备离去.

“轰隆.”

苏北一巴掌扇了过去.直接把倭寇扇到半空中翻转了两周.然后砸碎了饭桌.

他冷冷地说:“我的人只有我才可以说.你算个什么东西.动我的人.先给我找个好的理由.”

南宫瑾忽然间不再挣扎.

“好.”

“打的爽.”

四周的国人纷纷叫好.

倭寇晕沉沉地缓了半天才清醒过來.他不可置信且愤怒地对苏北说:“偷袭.有本事明着來.”

苏北冷笑:“就凭你这种实力.还沒资格跟我提鞋.”

倭寇最自信的便是自己的实力.一听到苏北的话.顿时怒了.他残忍地说:“既然如此.我就让你见见什么才是空手道与柔道.”

他做好攻击手势.往苏北冲了上來.

“有病.”苏北只是用了一巴掌.在正面把倭寇再次扇飞.

这一回.所有人不仅仅大快人心.而且也钦佩苏北的厉害.

“他可是江海市第十届的空手道冠军.号称打遍江海无敌手.今天竟然被一巴掌扇了.”

“不可置信.这位年轻人到底是谁.这么厉害.”

南宫瑾冷冷地说:“抱够了沒有.”

苏北见她沒有乱动.便放下她:“只要你不乱來.我就不会乱來.”

见到酒店老板过來.苏北淡淡地说:“统计一下.该赔偿的我会赔偿.至于那家伙.我出点钱麻烦你们帮我回到医院.”

“行.”老板并沒有不高兴.他暗中竖大拇指.“先生可真厉害.其实我早就看这家伙不顺眼了.每次來这里都这样说.”

苏北笑了一声.并沒有多说.

南宫瑾转身走向刚刚的位置.摘下斗笠继续吃了起來.惊世容颜吸引了四周人的目光.

苏北见她还有心情去吃.也沒多说什么.陪着.

听到酒店发生了一起倭寇被打事件的陈雪菲马不停蹄地赶了过來.

“苏北.”陈雪菲几日不见.脸上有些憔悴.

“姐.你怎么來了.”苏北好奇.

“我听见这里有人轻易地击败了倭寇.我好奇之下想看看是何方神圣.”陈雪菲一笑.“看來就是你了.”

她对于武功方面也有兴趣.这是苏北知道的事情.而她上次也看到过苏北一根手指把一名踢馆的倭寇给击成残废.

“他是那个人.”陈雪菲刚想对苏北倾诉最近的烦事.见到一名头戴斗笠的神秘人.脸上吃惊.

她想起來眼前这个装扮的人就是那次在商务宴会上闹事的人.

“你怎么跟她在一起.”陈雪菲警惕地看着南宫瑾.然后责备苏北.

“这家伙性子孤僻.但不会有危险.”苏北刚刚说完.南宫瑾的杀气就散发了出來.

“我不希望有人说我.”一句冰冷的话.让苏北刚刚的话变成了尴尬.

“看嘛.”陈雪菲抱怨苏北.她坐在苏北的旁边.靠着.“最近你很久沒有來看我了.”

“这不是看你心情不好.想让你静静嘛.只有一个人的时候.才能够让你更加坚强起來.”

“就知道找理由.”陈雪菲哼了一声.

“走吧.”南宫瑾忽然站了起來.冷冷地说.

“你还沒吃饱吧.”苏北看着餐桌上一大半的食物说.

“这不关你事.走吧.”南宫瑾往酒店门口走去.

苏北无奈.拍了拍陈雪菲的肩膀.说:“你去忙你的.下次我会來看你.”

“你去哪.”陈雪菲心中不满.她好不容易与苏北见过一次面.沒想到短时间内又要走了.

“去一趟八中.有事情.”苏北犹豫了一下说.“我很快就会來找你的.毕竟城南经济开发也有我的一份.”

“我跟你去.”

“她很危险.”苏北劝导陈雪菲.

“难道跟在你的身边就不危险了吗.”

“至少我的实力可以压一压.”苏北对陈雪菲说了几句安慰的话便走了.

门口.南宫瑾见苏北出來.便往地下停车场走去.

“吃这么少.你难道想要减肥.”苏北想到了女生们都会用的一招.

“闭嘴.”南宫瑾毫不留情.

“行.”苏北沒脾气.载着南宫瑾前往江海八中.

八中在晚上的时候也是最安静的时候.因为学子们都在学校中安静地自习着.

特别是这一年的上半年是高考年.整个高中的氛围是最紧张而无法松弛的.

车停在校门口不远处的停车带上.他在车内等着.放着音乐.

看着人來人往的莘莘学子.脸上带着青春洋溢的笑容.他感受到无比的轻松.脑中甚至在幻想要是自己也是这其中的一员该有多好啊.

南宫瑾安静地坐在副驾驶上.斗笠下的双眼不知道闪烁着什么样的思惑.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直到下午六点半的自习时间到.

再次等了十分钟.苏北对南宫瑾说:“你能一直在这里等我吗.我很快就回來.”

见到南宫瑾沉默.他再次提醒:“可以的话点点头.”

南宫瑾的斗笠点了点.让苏北觉得跟着冰山美人聊天实在是太累了.

下车前往保卫室.

“你是学校的老师还是……”一名老大爷问.

“我是一名数学老师.”苏北说起谎來也是脸不红心不跳.

“教师证.”老大爷干脆利落.

“忘带了.”苏北无奈地说.“晚自习第一节课我已经跟学生说了.要跟他们讲解一道題.时间紧促.”

老大爷犹豫.

“大爷.高考在即.我带的毕业班时间上不允许我松懈.”苏北这话说的非常的坚定.似乎真的在为自己班上的学生担忧.

“那你在这里登记一下.等下次带來教师证后可以划掉.”老大爷说.

“行.”苏北随便写下一个名字.教的哪个班.然后离去.

进入校园.苏北觉得有些对不起老大爷.这些保卫基本上不会遇到什么特意进校园不轨的人.

要真的有.就该特警來管了.

以老师的身份去讲条件.确实比学生要可信得多.

走在学校操场之上.苏北见空无一人.有些郁闷.这学校难道就沒有一个人出來玩的.

刚刚想着这一点.有一名穿着宽带校服的眼镜男抱着书从宿舍跑了过來.

苏北急忙拦住问:“这位同学.我想向你打听一件事情.”

“你赶紧说.我还赶着时间去听课呢.晚了可就沒了.”眼镜男皱眉.

“你可知张婷这个人.” 苏北问.

眼镜男特意用别样的目光打量着苏北.然后点头:“校花.谁人不知.我看你似乎不像是学生啊.”

说到这里.他惊讶地说:“老师.”

“我是高三六班的数学老师.”

眼镜男阴沉着脸说:“我是六班的学生.”

苏北的脸上尴尬了一下.干笑:“是吗.真巧啊.”

“我说你是不是从外面混进來的.就是为了追张婷.”眼镜男不耐烦地说.“实话跟你说吧.张婷的追求者多了去了.但她也是个冰山.从不倾心.都快三年了.”

苏北点头:“她学习成绩很好吧.”

“那是当然.人漂亮.成绩也很好.难得的才女.”眼镜男忽然摇头.“我跟你说这些干嘛.你还是早点出去吧.沒希望的.我还得听数学老师讲课呢.”

苏北一愣.看着眼镜男渐渐离去的背影说:“不会这么巧吧.”

他说完这句话.急忙跟了上去.

可惜眼镜男的速度太快.几个转角后人不见了.

苏北站在二楼走道上纳闷.忽然有一双宽大的手掌压在自己的肩膀上.他回头看去.是名带着眼睛的秃头男人.

“小伙子.不好好去学习怎么……”秃头男人说到这里.看见苏北年级也不小.迟疑了一下.“新來的老师.”

“刚刚从大学毕业出來的老师.”苏北很谦虚.因为他知道眼前这人也是同职业人.

“还适应吧.这上半年是高考年.各个毕业班都在奋战.你也经历过.不要太给自己太多压力.”秃头男人说完.他捂着肚子皱眉.“我还得去趟厕所.”

他走到一半.忽然问:“你是交哪一科的.”

“数学.”

“这道題会不会做.”秃头男人把手中的文件递给苏北看.

苏北翻开一看.嘴角一笑:“会.”

“帮我去这个班级讲一下这道題的解法可行.学生的时间少.我这肚子出问題.实在是意外.”秃头男人无奈地自责.

“行啊.老前辈指导我.我高兴还來不及呢.”苏北笑着说.看着手中的文件.上面有着六班这个字样.

“好好干.”这名秃头男人说完就直奔厕所而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