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1章 蒋寒雪的杀意/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要是不怕.那就抢过來.”张山的脸色淡漠.“我做事向來光明正大.追人用正当方法.不像你.”

张三做事请.王学知根知底.他确实有些无法可说.

双眼阴冷地盯着张山.冷冷地说:“你真以为自己的背景很硬.”

“我沒说过.你自以为而已.”张山的语气很淡.

谭盈盈看了看怀中的张婷.说:“别管这两条狗.走.去食堂吃饭去.”

张山以及王学的脸色难堪无比.但是他们都装作沒有听见.依旧在对拼.

见到谭盈盈离开.两人才互相扯着嘴皮子离去.

他们之所以要对骂.原因很简单.转移谭盈盈的注意力.把矛盾转移到他们双方之间.

“谭姐要去食堂.”张婷很吃惊.她以为像谭盈盈这样的富家加霸道的女孩.从不该在食堂吃才对.

“以前都是我一个人.你不了解不奇怪.”这是谭盈盈來到学校以來对别人说话说最多的一次.

张婷沉思着点头.

“你在想什么.”

张婷急忙摇头.其实.她一到下午就要去麦当劳分店兼职.主要是为了减轻父亲的负担.

但她又想到苏北与自己的关系.矛盾在心中交织.

一咬牙.算了吧.还是好好的在学校学习吧.这样才不会辜负家里的期望.

苏北见到这样.从偏僻的食堂拐角离去.

这一刻.他确信了谭盈盈说到做到.并沒有只是说说而已.

离开了学校.他驱车前往江海制药三厂.

上次他跟柳寒烟说过.保健品以及护肤品的货源沒有多少了.需要进行补充.以此來满足供不应求的市场.

同时.他还要为新一类养生类食品的生产做准备.

最近城南经济开发的原因.整个公司的运转要比以前要紧蹙很多.而且资金流转方面也是进行节制状态.

养生食品方面的古药方子他有几份.都是一些古武者之间流传的一些药单.不是很隐秘的存在.

而且这几类单子还可以扩大生产.以满足不断扩大的市场需求.

这才是最重要的.这也避免了如保健品和护肤品一样无法进行流水线的扩展.

在江南制药三厂遇到了很久沒有见过面的米阳以及楚鼎天.

“你们两个不是在天池山吗.怎么回來了.”苏北很吃惊.

“师傅.”楚鼎天在外面也很刻苦.拿着苏北给他的修炼口诀不断地修炼.

如今已经到达了黄阶中期.

短短一年内从普通人提升到达黄阶中期.已经很不错了.

“不错.继续努力.总有一天你会达到更高的层次.”

“唉.姐夫.我姐呢.”米阳与楚鼎天一样.有了很大的变化.那就是变得沉稳很多.

不像以前.动不动就是动刀子.扬言要教训谁谁谁.

苏北刚刚要说话.米阳的双眼忽然亮了起來.他悄声说:“你睡过我姐沒.”

苏北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这小子说话也太不经头脑了吧.什么都敢说出來.那可是你的亲姐啊.

见到苏北的表情瞬间丰富起來.米阳用了一个懂了的眼神说:“姐夫.我姐可是个大美女.要好好对待啊.”

“你小子就知道乱说.”苏北摇头.“她现在在我的公司上班.做我的助理.”

“跟周曼嫂子一样.”米阳嘿嘿一笑.

苏北给了他一板栗.然后问:“天池山出事了.”

“沒有.回到天池山主要是因为二子回來有事情要办.我们去帮帮.”米阳说到这里.神色很认真.

苏北看了一眼楚鼎天.

老实的楚鼎天点了点头:“天池山如今的进展很稳定.那里还有师傅派來的两名高手.暂时不需要我们去管理.”

苏北想了想:“是二子的家里出问題了.”

“可以这样说吧.”楚鼎天担忧地说.“这小子在天池山还是很活跃.但是他不知道从哪里得來的消息.说是家里出事了.让我们跟着他回來一趟.”

能够让二子说出这样话的事情.绝对不简单.

“这样吧.等我在江海制药三厂备好货源.一起去看看.”苏北建议.

楚鼎天为难地看了一眼苏北.然后说:“其实二子是不准备让我们告诉师傅你的.”

苏北知道二子是什么性格.他一笑:“搞不定打电话给我.”

有些人你可以帮.有一些人本可以帮.但帮了不一定会有好的效果.还不如让他自己去解决的好.

而袁家的人一如既往地在江海制药三厂坚守.每天固定的换班.换下來的人去奇迹公司本部保护柳寒烟等人.

“等这次在都市里的事情解决之后.就跟着我一起去灵隐山吧.”苏北看着袁兰芝说.

“只有我一个人吗.”袁兰芝的脸色红了红.这让她又想到了那天晚上使用保健品的场景.

“当然是你们一起去.”苏北正色.“那里可能会发生大变.甚至会有天阶高手出现.”

“天阶高手.”袁兰芝吃惊地说了一句.

苏北点头.看了看她身旁的师弟说:“所以你们要做好心理准备.”说到这里.他想了想继续补充.“这件事情可能会跟袁家的老祖袁天行有关系.”

给他们一个期盼.

“不管家主去哪里.我们定当跟随效力.”袁兰芝点头.

直到如今.赵家的人都沒有來找麻烦.他们的心里还是清楚的.这一切都是靠的苏北.

如果沒有苏北.赵家的人早已经找到了这里.

苏北也沒有多说.在制药厂开始了提炼药引.

只有做出了这些核心的东西.才能够真正的把保健品和护肤品的效果做出來.

到达了地阶后期的他.制作起來不是很困难.

在晚上九点的时候.他才收工.

深深吸了一口气.苏北从工作车间走了出來.吩咐袁兰芝等人要看好这些核心药引.等待左总亲自來检收.

他伸展了一下筋骨.驱车回海棠小区.

他刚刚把车听到车库之中.转头就看见柳寒烟用冰冷的双眼看着自己.

苏北一笑:“又怎么了.”其实他的心里很清楚.自己已经很多天沒有回家了.

难怪柳寒烟会有这么大的怨气.

柳寒烟的双眼依旧带着冰冷.这冰冷好似是发自内心的.

苏北的神色立马凝固下來.他的心中产生怪异的感觉.

柳寒烟不可能会发自内心地散发出如此冰冷的神色.她一个刀子嘴豆腐心的女人.可不像.

“你是谁.”苏北猛地想起了那天晚上见到的与柳寒烟一模一样的女人.

“杀你的人.”眼前这个女人手持一把长剑.往苏北冲了过來.

苏北神色一凝.终于断定眼前的人不是柳寒烟.就是那晚遇到的女人.柳寒烟可不会功夫.

当对方的气势一方.他认真看去的时候.皱眉:“玄阶中期.”

他的内心最想知道的就是这家伙的身份.虽然自己一直在幻想她可能就是沒有死的柳寒雪.但现在他还很清醒.很冷静.

巧妙地躲过对方的攻击.闪身來到了这名白衣女子的身侧.轻而易举地夺过她手中的剑.问:“为什么要杀我.”

“因为你杀了我的义父.”白衣女子的脸上出现仇恨.目光中满是杀机.

“需不需要帮忙.”谭影在二楼的阴暗角落地说.

其实.她一直沒有出现的原因就是为了保护好屋内的人.而不是出來对这个白衣女子进行进攻.

既然苏北已经來了.她也就沒有必要在隐藏.

白衣女子的脸色一变.沒想到这里面还存在一个古武高手.

“不用.管好里面的人就行了.”苏北的嘴角一笑.“你沒有去威胁我屋内的人.我倒是看得起你.”

“我以为你不过是一个散修.本无心再管.可你竟然做出了这种事情.”温柔的师姐蒋寒雪如今变成了冰冷无情的寒冰雪.

“你姓蒋.”苏北不断防御.闪躲对方的赤手攻击.

“既然明知.你也知道我來的目的.”蒋寒雪第一次动了真怒.

“蒋峰是你的义父是吧.”苏北的语气很清冷.

“你为什么要杀了他.”蒋寒雪落泪.愤恨全部对苏北宣泄而去.

“他要杀我.我不杀他.死的人就是我.”苏北义正言辞.

“他这么好的一个人.怎么可能随便杀人.”蒋寒雪根本不信.

她出手更加的凌厉.招招不留情.但是面对实力上比她高出一大截的苏北.她根本就伤不到对方一丝一毫.

苏北的双眼中带着冷光.冷淡地说:“这么好的一个人.”冷哼一声.“从燕京追杀我來到江海.你说他很好.”

蒋寒雪一愣.然后猛地摇头说:“义父说了.是带着我和师弟來江海体验红尘.哪里还有你说的这份狗屁道理.”

苏北心中一动.大概明白了一些什么.

他忽然收手.立在一旁.见对方还冲过來.立马控制住对方.

双手抓住蒋寒雪的双手.眼对眼地说:“今天你的师弟为什么不出现在这里.你太过温柔善良.同样的也太容易被欺骗.你今晚回去大可去问问你的师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