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3章 尴尬又见尴尬/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过.现在还不是去问她的时候.

苏北也知道刘学和叶凌风为何要來找自己.无非就是要谈谈关于养生食品以及城南经济开发区的事情.

在办公室坐着.刚刚在想灵隐山的事情.米雅走了进來.

这家伙很明显是不想与苏北面对面.但职责问題不得不进來.

“苏总.前台小姐打给我电话.是否有一个叫做南宫瑾的人预约过你.”米雅低着头说.

此话一说.苏北的浑身一抖.

这姑奶奶竟然找到这里來了.

他想都沒有想.直接冲出办公室.

不能够让南宫瑾多呆上一会.否则的话真的会有人命出现.

刘学和叶凌风刚刚要进办公室.见苏北冲出來.急忙叫停.

“苏总.你这又要去哪里了.”刘学那个头疼啊.他是搞市政工程的.对于城南经济开发区的事情.每天忙到饭都忘记吃.

这家伙倒好.一天到晚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你们先在办公室呆着.我下楼一趟.”苏北可沒闲工夫跟他们闲扯.

他乘着电梯刚刚來到一楼.双眼就见到南宫瑾正在逼近前台小姐.而地上已经倒下两名保安.

“姑奶奶.你怎么來了.”苏北真的是汗颜.

这家伙实在是太彪悍了.虽然换了一套装.变成了一个时尚的女神级人物.但性子是无法磨灭的.

一言不合.南宫瑾就有可能要大打出手.那可是实打实的干.不留一点情面.

以她的实力.非得出人命不可.

南宫瑾见到苏北來了.她冷冷地盯着前台小姐说:“他來了.”

苏北安慰受惊的前台小姐.抓住南宫瑾的一只手臂.怕她乱來.然后看向正在站起來的两名保安.

“你们去保安部好好休息.等会去财务部领取一下医疗费和抚慰金.”苏北要用钱去安抚他们.

毕竟这些家伙也是为公司出力.南宫瑾出现在这里.并且大打出手.这也不能够怪他们.

两名保安的脸上这才出现笑容.

“放开我.”南宫瑾微微的反抗.

苏北转身瞪了她一眼.低声说:“凡事都这么野蛮.你就不能冷静一点.”

“我说放开我.”

苏北是彻底无语了.

“不放.你吃了我.”

南宫瑾手中的白银令牌立马开始变长.苏北见四周的人都看了过來.拉着南宫瑾往电梯走.然后说:“别动手.进去我就松开.”

南宫瑾听罢.这才停止对白银令牌的真气输送.

在电梯里.苏北问:“你怎么找到这里的.”

“上次來过.”南宫瑾说到这里.刚刚要说话.被苏北打断.

“有什么事情.”

“有一个蒋家人.临死前想要见你.”南宫瑾歪着头看着苏北.“所以我來找你了.”

苏北喃喃:“蒋家人.”他思來想去.还是无法想到.

“她自称是蒋寒雪.”一句话让苏北的心中震惊.

“你是怎么抓到她的.”

“她自己送上门的.”南宫瑾的双眼中带着杀机.“要不是上次在这里见到过一个一模一样的女人.我早就下杀手了.”

苏北沉默了一下说:“她不能够死.”

“蒋家人都要死.”南宫瑾对蒋家非常的痛恨.

“她可能不是蒋家人.”苏北可一点都沒有要伤害蒋寒雪的心思.因为他非常怀疑蒋寒雪的真正身份.

一个与柳含烟一模一样的女人.而且在蒋家的身份只是一名义女.这说什么也要让苏北多想.

“她是为她的义父报仇.”南宫瑾的语气依旧很冷漠.“想要杀我.我自然要杀她.”

这句话说來似乎并无道理.但苏北的态度很坚定.

“说不能够杀就不能够杀.”苏北一想到南宫瑾的性子.又补充一句.“当然.我们可以先证明一下她的身份是不是蒋家人之后.再考虑杀不杀.”

南宫瑾的脸色缓和了下來.

电梯刚刚到八楼.苏北走出去之前问了一句:“蒋寒雪在哪里.”

“关在我住的地方.”

苏北点头:“把这里的事情处理之后.我在跟你一起去找她.”

带着南宫瑾进入到办公室.一眼就看到了在场的熟人.

柳寒烟、周曼、米雅、楚婕、刘学、陈雪菲以及叶凌风等人.安琪儿也在场.

“哟.又带來一个美女了.”柳寒烟冷哼一声.

南宫瑾见柳寒烟的双眼中带着冷意.以为是敌对方.双眼中立马释放出杀机.

苏北见了那还了得.急忙挡在南宫瑾的身前.说:“这是一个朋友.”

他看向周曼等人.

见他们的目光竟然都跟柳寒烟有几分相似.

看來.自己今天注定是孤立无援了.

只有刘学以及叶凌风几名男性同志投來同情的目光.

谁叫你带着这么一个犹如仙女般的女神到这里來.你的关系已经够乱了.还敢带着來参一脚.

“你的朋友真多.”周曼反问了一句.

柳寒烟的嘴角一扬.冷冷地盯着苏北:“这回可不是我一个人在抱怨.”

虽然说出來可能会尴尬.但是能够打压得住苏北.她宁愿说出來.

“敌人.”南宫瑾问.声音很冰冷.

“你家白画扇呢.”柳寒烟又补充一句.她确实不得不承认眼前这个女人跟白画扇是一个级别的.

苏北那个头疼啊.他示意南宫瑾不要乱來.都是朋友.然后看着在场的众女说:“不是说好要來商谈一下商业上的事情吗.”

柳寒烟冷哼一声不说话.

陈雪菲幽怨地看了一眼苏北.也不说话.

周曼不说话.但是双眼最对苏北有压迫力.

在所有女人中.只有周曼对他是最尽心尽力的.也是苏北最不愿意辜负的一个女人.

她真的对自己有抱怨.犹如天阶高手对他攻击了一次一样.非常难受.

“苏总.城南经济开发区已经获得招标.就必须要在短时间内进行开工.但问題就在南园村上.听说你最近关注那里.说说你的看法.”

刘学适当地为苏北解围.

苏北松了口气.把南宫瑾拉到角落.坐回自己的椅子上说:“搬迁问題.”

他看着众人都站着看着自己.犹如自己在训话一样.心里有些别扭.

“干脆去会议室.”苏北问.

“苏总日理万机.每天都忙里忙外.还是在这里等着你发话吧.”柳寒烟淡淡地说.

这个主从來就不会给面子.开门见山总要讽刺你一番.

好在苏北已经习惯.他摊手:“好吧.就在这里说了.”

“关于南园村的事情.我觉得最大的问題就在于里面有蛀虫存在.”

一句话让陈雪菲和刘学等人赞同地点头.

“我让三立这伙人前往南园村.差点就引发了群架.好在你把这伙人送进了监狱.”刘学点头.

“不过这不是为今之计.过不了几天.他们就要出來.”苏北皱眉.“主要问題就在这里.如果我们能够对村里的人承诺让这些蛀虫再也回不到南园村.搬迁的困难也要减少很多.”

“你的办法是什么.”陈雪菲问.她清楚苏北的手段.

不只是她.其余人都用这种目光看着他.

苏北冷冷地一笑.双眼带着冷光.站了起來.用手对着自己的脖子挥了挥.

周曼被吓住.她急忙说:“不行.怎么能乱來呢.”

柳寒烟也被吓住了.

安琪儿唯恐天下不乱.急忙说:“好啊.就这样了.”

“开玩笑的.”苏北一笑.

柳寒烟用冰冷的目光盯着他.冷漠地说:“不好笑.”

周曼幽怨地看着他.

陈雪菲无奈地看着他.

其余人投以同情的目光.只有安琪儿哈哈笑了几声.

“咳咳.”苏北故作镇定.“我的意思是让他们再也无法回到南园村.或者是让他们再也沒有回到南园村的心思.”

“这很困难.这些家伙就算是管得住一时.但是以后可不一定.这个想法不只是我们能想到.南园村的人也想得到.”刘学沉吟.

“各位的看法都说说.”苏北看着面前的众人说.

“我就说你们在哪里.”李琳抱着自己的笔记本走了进來,“看会也不通知我.”

“你是股东.对于公司的具体事务可以不用管.”柳寒烟提醒.

“那怎么行.我是股东.公司的百分之五而股份.自然要对整个公司的运营有所了解.”李琳煞有其事地说.

“你除了吃还会干什么.”苏北问.

“哼.苏北北.”李琳不高兴了.“我还会玩电脑.”

“注意你的言辞.”苏北的脸色一下子阴沉下來.

“苏北北.”

柳寒烟站在李琳的身旁.用挑衅的目光看着苏北.说:“你要怎么样.”

苏北一下子泄气.看了一眼在角落里沉默不语的南宫瑾.然后说:“各位的看法是什么.”

李琳腹黑.可爱的脸蛋上邪邪一笑:“陷害他们.让他们再也无法回答南园村.”

她对于最近公司里面的大事还是清楚的.

苏北用赞赏的目光看了一眼她.但是见到柳寒烟等人沉默皱眉.便知道有人不喜欢这种方式.

“直接杀了.”南宫瑾一听到陷害两个字.添油加醋地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