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7章 苏北自杀/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北进去就看到蒋寒雪被反绑在椅子上.双眼怒目地看着他和南宫瑾.

南宫瑾的目光冰冷地与蒋寒雪对视.然后转头看着苏北.淡淡地说:“她想要找你.”

苏北走了过去.静静地与她对视.最后取下她口中的一团纸.

“你想要跟我说什么.”

“我死也不会放过你.”蒋寒雪的声音非常的阴冷.她看了看地上的同门师兄.说:“就算是他们有错在先.你也不应该杀了我的义父.那对我那么好.”

说到这里.蒋寒雪的双眼中带着泪水.

苏北看了她半响.忽然叹了口气.

“说完了吗.”南宫瑾手中的白银令牌化作了长剑.指着蒋寒雪.“说好就上路吧.”

苏北伸手拦住.他看着蒋寒雪半响.然后深深吸了一口气.脑中的思绪瞬间回转到了这十多年的记忆之中.

“你知不知道刘子.”苏北的声音很轻.“他平时在部队里很憨厚老实.但是也是最护犊子的一个.”

蒋寒雪冰冷地看着他.不说一句话.

“我记得我们上次前往北非解救国内企业的员工时.有个黑人见你好欺负.口中乱说了几句.你猜怎么着.”

苏北见蒋寒雪的目光依旧带着仇恨.他摇了摇头.说:“被刘子一巴掌一巴掌地扇晕在地上.”

“你到底在说什么.”蒋寒雪的双眼看向南宫瑾.“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你真的不记得了吗.”苏北还是不相信眼前这个人不是柳寒雪.

“我只记得你杀了我的义父.我也会一辈子都记得你.记得你做过的这些事情.”蒋寒雪非常愤怒和憎恨苏北.

苏北皱眉.站起身挡在南宫瑾的身前.看着蒋寒雪.沉默了一会.他忽然说:“也许.你不是柳寒雪.但是你可能是另外一个人.”

蒋寒雪嘲讽地冷哼了一声.

“你知道丫丫吗.”苏北终于敢正面的回想起当初钟婶说过的话了.

当初他为了整治洪威.对洪威发出最后的一击.他找到了钟婶.从她的手中得到了很多关于洪威的负面资料.

也正是在那天晚上.他从钟婶的口中得知了柳家姐妹不仅只是柳寒雪和柳寒烟两个.

不过.苏北不敢想.也不想想.

他更加希望眼前的这个蒋寒雪是柳寒雪.

但是.他不得不去直面这个问題.

他已经压在心中很久很久了.

直到今天.他才鼓起勇气说了出來.

苏北的话说完.双眼盯着蒋寒雪.他能够明显的看得出來.眼前的这个女人.浑身抖了抖.

蒋寒雪咬着牙沉默地看着苏北.目光中的光芒依旧很冰冷.

“说完我就送她上路.蒋家人都不该活在这个世界上.”南宫瑾推开苏北.

苏北说出丫丫两个人.见到蒋寒雪的身体明显抖了抖.他就知道今天自己必须要阻止南宫瑾的动作.

“她不是蒋家人.”苏北转身认真地看着南宫瑾.

南宫瑾冷笑:“你喜欢她.”

“不是这个原因.”苏北的双眼从來沒有这么一刻是认真的.

“说出你的理由.”南宫瑾对蒋家人的恨意非常的深.

“理由你以后会知道.总之她不能够杀.”

蒋寒雪见到这两个人开始出现分歧.讽刺:“窝里斗.迟早要死光.”

南宫瑾大怒.长剑对着蒋寒雪刺了过去.

蒋寒雪的双眼直视长剑.脸上非常的冰冷.

苏北单手抓住长剑.转头看着她:“你要杀也得我问完了再说.”

这算是妥协.

南宫瑾收手.冰冷地警告:“最后一次.”

苏北转身看着蒋寒雪.淡淡地说:“你其实很清楚自己的身份.你根本就不是蒋家人.”

蒋寒雪斜眼看着他.冷笑:“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你以为你是谁呢.”

“我不认为我是谁.但是我的义务就是保护好我的老婆和她的姐妹.”苏北好认真.

“既然如此.柳寒雪你是怎么保护的.”蒋寒雪的话让苏北的全身一震.

“你知道.”苏北惊骇.“你知道柳寒雪这个人.”

“我当然知道.我还知道她死了.她是死在云缅边境.”蒋寒雪眯着双眼说.“我自从见到过你老婆.我就去调查过.”

苏北有些苍白地笑了笑:“你果然不是柳寒雪.”

“我当然不是.我也见到过柳寒雪本人.”千层浪都因为她的话而激起.

苏北的双手抓住蒋寒雪的双臂.双眼逼视:“见过她.”

“尸体.”蒋寒雪现在是无论如何都想要让眼前的人愤怒起來.这样才能够平息她对苏北的恨.

当初云缅边境的战事混乱.苏北只能够扔下猎鹰部队内兄弟们的尸体离开.

“在哪里.”苏北现在无论如何都不允许有人侮辱兄弟们的尸体.

“想知道吗.”蒋寒雪感觉抓住了苏北的把柄.“你不是想杀我吗.”

蒋寒雪忽然转头.冷冷地看着南宫瑾说:“來啊.我说完了.杀我啊.”

她摆明了要挑起苏北和南宫瑾之间的矛盾.

一个想要杀她.一个想要留下她.

苏北的双眼中带着血丝.转头看着南宫瑾.低沉地说:“不能杀.”

气氛诡异地沉默下來.

过了十秒钟.

在蒋寒雪讥讽的目光中.南宫瑾说了一声好.

苏北转身盯着蒋寒雪.一字一语地说:“他们的尸体在哪里.”

“不知道.”蒋寒雪别过头说.

“说.”苏北的声音非常的沙哑而可怕.

“杀了我啊.有本事杀了我.”蒋寒雪可不怕苏北现在的这种样子.

南宫瑾在一旁看着这一切.沒有动手.

她发觉眼前的苏北变了.一种熟悉而陌生的气息从苏北的身上释放出來.让她忍不住想要站在苏北这一边.

蒋寒雪见苏北有些歇斯底里.忽然说:“我可以说.但是我的要求只有一个.”

见到苏北的目光稍微清明了一下.她扬了扬头:“自杀.”

南宫瑾的浑身一震.这个女人好狠毒.

苏北沉默地看着她.

“不敢了吧.我就知道你刚刚的表现不过是弄虚作假而已.”

这一刻.南宫瑾的心中动了震怒.手中的长剑忍不住颤抖.

她痛恨这种人.

苏北转头看着南宫瑾:“我苏北不欠谁.今天我就求你南宫瑾一个情.”

南宫瑾沉默地看着他.

“帮我照顾一下我在这边的人.”苏北沙哑地说.“行不行.我可以把我所有的资源给你.”

蒋寒雪冷笑:“假惺惺.”

“可以.”南宫瑾本不想答应.但是当她直视苏北的双眼时.才知道自己有些小看苏北了.

她在这个世界上不信任何人.也不相信真的会有情谊这种东西存在.

世界的一切都是由利益组成.南宫家族被灭也是因为利益被灭.

可是.这一刻她的世界观受到了冲击.

苏北快速地躲过她手中的长剑.对着自己的心脏刺了进去.

南宫瑾被吓到了.她一个冰冷无情的人.來到这个都市之后.第一次被吓到了.

“不要.”她清脆地说了一声.下意识地说了一声.

身上的真气凝聚在双手.对着苏北手中的长剑挥了出去.

可惜.苏北的动作太快.沒有來得及阻止.

长剑插进了心脏之中.

蒋寒雪震惊地看着这一幕.南宫瑾震惊地看着这一幕.

“告诉我.他们在哪里.”苏北的目光真挚.

当年.他生无可恋.已经是个行尸走肉.如果不是柳寒雪临终前的嘱咐.他早就冲进元缅边境的深处.跟敌人來个同归于尽了.

在都市里.时常有人问他.他的目标是什么.梦想是什么.

他只会说.好好活着.

是啊.他必须要好好活着.否则就不能够完成柳寒雪对他说的那些话了.

这一切.都是因为部队的兄弟姐妹在他心中有生死一样的羁绊.

不能辜负兄弟姐妹们的死.不能辜负柳寒雪临终时的遗言.

如今.他们的尸体可能在另一个地方遭受着侮辱.他如何能冷静下來.

蒋寒雪愣愣地看着.她本想讥讽、嘲弄苏北.可是在这一刻.她生不起半点气.

南宫瑾的浑身颤抖.双眼瞬间锁定蒋寒雪.单手成刀.对着蒋寒雪斩了过去.

“不要.”苏北咳出鲜血.

“她该死.”南宫瑾怒不可遏.

“我想知道我的兄弟姐妹们在哪里.”苏北的脸色灰白.淡淡地说.

南宫瑾深深呼吸.她抱住苏北.转头看着蒋寒雪:“你的心里很有快感是吧.这就是你喜欢的.你们蒋家人都是这种人.”

苏北的举动.蒋寒雪的举动.让她想到了当年南宫家的一切.

杀戮.无尽的杀戮.在南宫家掀起.

蒋寒雪内心本善.她这一刻忽然厌恶起自己來.她下意识地摇了摇头.

“说.尸体在哪里.”南宫瑾逼视.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蒋寒雪逃避自己的内心.但是在对方的目光压力之下.忽然反抗起來.“杀了我.我不知道.你们不是想杀我吗.”

声音是多么的冰冷.

南宫瑾主动出击.但是被苏北的手阻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