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8章 痛苦的南宫瑾/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管你说的是不是真.但请不要侮辱我的兄弟姐妹.”苏北的目光中透露出一种平静到可以颠覆世界的疯狂.

“其实.问你柳寒雪的事情.是我的私心.既然我要死了.我就不得不问你一句丫丫是谁.”

蒋寒雪沉默地看着苏北.不说一句话.

“秦晓蕙是谁.”苏北的嘴角滴着鲜血.刚刚说完.人晕死在了南宫瑾的怀中.

蒋寒雪忽然痛苦地叫了一声.

南宫瑾见到苏北晕死的一幕.心中莫名疼了一下.她的头转头失态的蒋寒雪.冷声:“是你杀死了他.你们很自私.你们跟灵隐山的人一样.自私自利.从不认为自己是错的.”

她单手对着蒋寒雪的脖子斩去.

蒋寒雪失态之下根本就沒有注意到南宫瑾的举动.

忽然间.天机老人从窗口冲了进來.

一颗小石头从他的手中弹射而出.震荡开南宫瑾的手掌.摇着头哀叹:“天机不可泄露.但这毕竟不是天意.”

他松开蒋寒雪身上的束缚.抓着她的肩膀离去.

在离去之前.看着苏北说:“既然你不想让自己再度后悔.那就不要在杀她了.”后半句.双眼是看着南宫瑾.

“天机.”南宫瑾的目光中带着仇恨.“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家伙.当初南宫家被屠戮.你在哪里.”

天机老人沒有说话.抓着蒋寒雪离去.

南宫瑾想要去追.但是怀中的苏北不知生死.她只能够眼睁睁地看着几十年不见的天机离开这里.

她释放神识内视苏北的伤口.脸上忽然出现庆幸的表情.

“差一点.”她这才想起刚刚用双手中的真气阻挡了一下苏北的动作.

也许正因为这一点.才让苏北与死神擦肩而过.

她不敢乱动.一只手轻轻握住剑柄.另一只手按在苏北的胸口处.开始输送真气.

大量的真气不要命地从身体之中释放出來.

真气进入苏北的胸口之中.开始修复搜索的细胞组织.

握着剑柄的手缓缓地抽出剑身中的真气.白色长剑正在缓缓地缩小.

缩小的过程中.苏北胸口中的真气开始修复伤口.

这一过程非常的缓慢.生怕会出现一点错误.

半个小时过去.南宫瑾抽出剑尖.已经是满头大汗.

她的脸色苍白.有些昏沉.

但是.手中的真气依旧源源不断地往苏北的胸口中输送.

当自己身体内的最后一丝真气输送到苏北的胸口之中.她控制不住昏沉的意识.倒地晕了过去.

苏北至今还沒有清醒过來.和南宫瑾一起倒在了地上.

时间一点点过去.直到下午黄昏时刻.

苏北的手指动了动.疼痛地闷哼一声.悠悠转醒过來.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惊心动魄的脸.

“南宫瑾……”她脸上的面纱被掀起了一角.

他接下來发现自己的胸口处的伤口消失不见.再看在南宫瑾倒在地上.大致明白发生了什么.

“沒有想到我也有被南宫瑾保护的一天.”苏北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嘭.”

沉闷的声音从里间传了出來.

苏北的心中一惊.立马抱着南宫瑾悄然躲到了沙发背后.

他们晕倒这么长时间.这里肯定沒有人.既然此时出现了声音.也就是说有人进來了.

他们在客厅.门始终未动.这人应该是用特殊的办法进入.

感受了一下自己体内的真气.心中微微一惊.

“交出南宫瑾.”一道沙哑的声音从里间传了出來.

紧接着是蒋家老头蒋冽出现了.

他从之前准备埋伏苏北的蒋家子弟口中得知苏北与南宫瑾在这里.刚想要从江海市前往灵隐山的他动了杀心.

既然要前往灵隐山.那就顺便解决一下这两个麻烦.

他做好了要与袁纯阳彻底决裂的想法.

身上的伤势早已经恢复.精神抖擞的他冷冷地看着空荡荡的大厅.随后神识释放.目光锁定沙发后.

苏北感受到了那无形的目光.他看了一眼晕倒的南宫瑾.站了起來.

他淡漠地看着蒋冽:“她不在这里.”

蒋冽冷笑一声:“你真以为我这天阶的实力是吃干饭的吗.”

“我说她不在她就不在.要么滚.要么永远都留在这里.”苏北的手中握着白银令牌.

“真不知道你哪里來的胆子.”蒋冽看着苏北就像看蝼蚁一样.“我也懒得跟你废话.”

苏北忽然做出防御姿态.说:“我想知道当初陷害猎鹰部队的修罗背后.是不是你们在操作.”

“死人沒必要这么多废话.”

他冲了过去.

“你们蒋家为何要去灵隐山.难道仅仅是为了烛九阴.”苏北的双眼冰冷地盯着蒋冽的动作.

“去地狱问柳寒雪吧.”蒋冽出手狠辣.

苏北的目光亮了一下.他愤怒地说:“果然.关于柳寒雪的死.猎鹰部队的人.与你们蒋家有关.”

蒋冽出现在苏北的面前.大剑从身后拔了出來.对着苏北斩了过去.他冷笑:“是又怎么样.”

他明知苏北再也无法走出去.

“那我就不得不旧账新帐一起算了.”苏北手中的白银令牌化作了一柄大剑.与蒋冽手中一模一样的大剑.

“轰隆.”

两把大剑相撞.产生出的力量震荡四周.

蒋冽被震退.他惊骇地看着苏北:“你……”

“我什么.”苏北深深吸了一口气.“我的实力.”

蒋冽的脸色阴沉到了可以滴出水來.他深沉地说:“那就更不能留你了.”

他已经感受到了威胁.

“天阶实力.我也有.”苏北轻轻一声冷笑.握剑想击.

他得到南宫瑾所有真气的助力.在晕迷之中把自己的实力提升到达了天阶.

从地阶后期直接到达了天阶初期.

这一刻.苏北感觉蒋冽的动作也不是这个快了.至少他能够应付得过來.

蒋冽是真的觉得苏北可怕.

这家伙的成长太快了.这才二十多岁便到达了天阶级别.就算是当年的袁天行和苏元也不可能这么快.

要是在这么放任下去.倒霉的可就是他与他身后的蒋家人.

今天说什么也得留下苏北.

趁着他还沒有彻底的掌握天阶带给他的实力.

苏北非常清楚这一点.他不断地与蒋冽游斗.忽然找到一个机会.后退一步.大剑震荡出真气.对着蒋冽的脑袋冲击而去.

蒋冽失误之下.不得不防御.

苏北知道这是一个机会.单手抓起沙发.往蒋冽扔去.然后抱着晕迷中的南宫瑾跳出了窗外.

六楼高对于如今的天阶高手苏北來说.简直是如履平地.

收起白银令牌.真气鼓动在自己的身上.轻盈落地.

抱紧南宫瑾.快速地冲出小区.

这个时候.蒋冽才空出时间來.

他站在窗口.刚刚要追.发现人已经不在了.

“该死.”蒋冽的目光阴沉.同时还有深深的后怕.

苏北这个人一旦成长起來.他只怕也到头了.

而苏北.明明快成长起來.甚至是已经成长起來了.

已经成为天阶高手的苏北不再担心身后有追杀.因为他彻底地隐蔽了自己与南宫瑾身上的所有气息.包括从口中呼出的浊气.

隐蔽性之高.好似化作了四周的一石一木.静而不动.无生无命.

苏北的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滋味.他醒來发现蒋寒雪已经不在.也无法判定这女人到底死沒死.

但是他敢断定.南宫瑾是真的有要杀蒋寒雪的想法.

他这般想着.爆发全力的速度在巷子之间、大楼之间闪动.

天阶实力的速度他无法想象.可能他从來沒有体会过.

不过短短一分钟.人已经來到了五公里之外的南园村.

杨公子整理了一下衣领.从自己的魅影走了下來.准备看看银头发给自己准备的那个清纯女孩.

“叫做张婷是吗.”他绅士地笑了笑.这一笑.让人觉得南园村村口的环境与他是如此的格格不入.

就在他准备进去的时候.一道风吹过.

苏北见村口有人挡着.他喝声:“闪开.”

杨公子转头看着四周.说:“刚刚有谁在说话.”

“少爷.沒有人在这里.”狗腿子身穿西装.陪着笑说.

“奇怪.”杨公子皱眉.双眼看着村内的石路.轻笑.“走吧.我倒是看看这贫民窟能出什么货色.”

苏北沒有任何的犹豫.直冲向了张青山的家中.

张青山在院中洗衣服.转眼看到苏北忽然出现在院中.被吓了一跳.

“苏先生.你什么时候來的.”

苏北摇头:“先不说这些.我的朋友受伤了.暂时在你这里照料一下.”他的神识内视过南宫瑾的状况.只是耗尽了真气.不过也得尽快需要休息.

“好好.”张青山见他怀中的人确实晕倒.急忙带着苏北进了屋.

“比我家女儿还美……”张青山震惊地看着苏北怀中的人.心中有种失落落的感觉.

他发觉自己的女儿会有压力.

“需不需要打120.”张青山询问.

“不用.只是疲劳过度晕厥.休息一会就行.”苏北把南宫瑾放在沙发上.松了口气.

“苏北.”张婷听到动静.从卧室中走了出來.惊愕地说了一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