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7章 搅局的蒋寒雪/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但是他气势不减.直接揽住南宫瑾的细腰.送入怀中.

“别动.给我武器.”苏北冷静地说.

南宫瑾犹豫了一下.沒有反抗.把武器给了苏北.

南宫瑾她一生沒有朋友.也从來沒有信任过一个人.但她终究还是一个有血有肉的女孩.想到在自己租房内发生的一切.警惕的心松懈了.

黑夜里.苏北抱着南宫瑾柔弱的身躯.纵身往下方斜斜的山下跳了下去.

他的双眼静静地凝视着下方的黑暗.手中的白银令牌化作了长长的长鞭.直接勾住斜坡上的一颗枯木.然后平稳地落在了下方的山道之下.

这一來就直接横跨了两个山道.距离有约莫七十多米.

蒋冽的脸色一变.沒有预料到会发生这种情况.

“追.”

他们不敢如苏北这般蛮干.只能够接着斜坡滑向下方.速度上与苏北比起來那就要大打折扣了.

苏北深吸一口气.看了一眼怀中的南宫瑾.恰好发现她也看了过來.但双方立马别过头.不再看向双方.

他回头看了一眼追过來的蒋冽.嘴角带着一丝嘲讽.笑了一声:“老头.还是回家吧.风大闪到了腰可不好.下一次我会來看望你的.”

他再次从山道上跳了下去.这一次沒有上次的运气好.并沒有枯木出现.所以银白令牌直接化作了长剑.

长剑深深地插进了土坡之上.然后快速地往下方滑去.

这速度跟蒋冽等人的差不多.可是因为之前的一次快速跳跃.他与上方的人还有七十多米的差距.

在这种地段.他们是不可能会追的上來.

终于.快要到山道上的时候.下方的斜坡上有枯木.他手中的令牌再次化作了长鞭.直接勾住.然后快速一跃.再次与蒋冽几人拉开了一百多的距离.

双方都是天阶高手.速度上沒有多大的差距.

一百多的距离.让蒋冽的神色更是阴沉到了无法阴沉的地方.

但是.他只能够无可奈何地看着.

苏北一落地.以最快的速度冲向了黑暗中的繁花似锦之中.

当然.前方停车的两辆车他也顺便做了手脚.

手中的长剑化作白光.以强横的实力直接把侧方的一辆宝马斩成两半.轻松一个转身.另一辆也是如此.

他很肯定的说.这两辆就是蒋冽所带來.

因为之前这里还并沒有车辆.山道上也沒有车下來.这只能够说明是蒋冽带來的.

一瞬间解决了这两辆车.并沒有耽误他太多的时间.

迎着凉风.直接冲进黑暗之中.

蒋冽等人气急败坏.但是也不敢过多停留.怕会耽误更多的时间.他带着人直接冲了过去.

已经到达天阶的他.速度上早已经到达了一个恐怖的速度.就算是车辆到达了一百也沒有他快.

“放下我.我自己能跑.”南宫瑾见安全了.便说.

“你的速度沒有我快.抱着你能够更快的躲开身后的攻击.”苏北这是实话.因为他发觉除了蒋冽这个天阶高手之外.其余的地阶强者已经不见踪影.

南宫瑾转头看去.也发现了.想了想说:“你这样下去会被他追到的.”

苏北的怀中还有一个人.这样一來就会降低他的速度.时间一长就会被蒋冽抓住.

此时.蒋冽已经不在乎其余人的处境.他现在只想要击杀了苏北.解决掉这个威胁.

他不允许有更多的天阶强者出现.

袁纯阳成为天阶强者已经成为事实.袁家这个家族已经开始崛起.他无法再阻止.宋家更是早就成型.与蒋家做出对抗.也是他无法扼杀的.

这接二连三的威胁出现.他心中有了巨大压力.所以他决然不能够让更多的威胁出现.

要是连袁纯阳的弟子都成为天阶强者.岂不是袁家一家独大.

蒋家在灵隐山的根基可就真的会受到冲击了.

“长生之事.我岂能让你们给破坏了.”蒋冽的双眼中甚至带着疯狂.

而在城西渔场的湖面上.一艘小型游船无方向地漂浮着.

在甲板上.蒋寒雪双眼无神地看着黑暗的湖面.心中无事.脑中无想.空空荡荡.

忽然间.一个声音出现在心中.

“兄弟姐们的尸体在哪.”是苏北的声音.就这么直接掺进了她的心间.

这一刻.一股巨大的恐惧感和愧疚感出现.

她一生待人向善.从沒有做过什么亏心事.温柔贤淑确实真的从内心散发出.

这本是本心.但她今天下午所做的事情.让如今的她回想起來.竟然是隐隐作恶.

“这就是我么.”她在黑暗之中无声地笑.笑的只是皮.而不是声.

“这不是你.”老人的声音响起.

蒋寒雪这才收起了无意识进入的情绪之中.她的脸色立马转正.淡淡地说:“前辈为何救我.”

天机笑了笑:“只是不想让有缘人迷失了心中的方向.”

“我与你有缘.”

“你不是有缘人.”天机说话有些高深莫测.似乎不想让蒋寒雪知道.但是又在有意识地引导她.

蒋寒雪沉思.回想到那个一向冰冷无情的南宫瑾竟然为了苏北而失了态.差点就杀了自己.

她淡淡地说:“是苏北吧.”

天机沒有说话.他在黑暗的游船之中一动不动.

“救我也就救了他.”她此时恢复了平静.撇开今天发生的事情不讲.一想到自己的义父死在苏北和南宫瑾的手中.语气便变得很冷了.

“失了手可就再也沒有挽回的机会了.”天机忽然叹了口气说.

蒋寒雪听不懂他说的话.摇了摇头继续再甲板上吹着凉风.

过了一会.她说:“前辈什么时候才能给我自由.”

“等会.”天机忽然严肃地说了一句.

蒋寒雪感觉到了天机老人的语气忽然变了.她刚刚要问.忽然感觉到远处有人影快速地闪动了过來.

苏北抱着南宫瑾不时回头.当发现只有蒋冽一个人的时候.他心中决然.看着前面的湖面说:“这家伙暂时沒有帮手.今晚想要摆脱他也是不可能的了.”

“速战速决.”南宫瑾猛地从他的怀中跳了起來.轻盈落地.

苏北转身.不在奔跑.手中的白银令牌扔给南宫瑾.

两人并肩而立.冷冷地盯着黑暗中冲过來的蒋冽.

“你们必须死.”蒋冽的浑身都散发着杀机.目光稍微移动到了苏北身上.“你今晚不能够活着离开这里.”

说完.目光移动到南宫瑾身上:“东西我也必须要得到.”

“鱼与熊掌不可兼得.老头.你太贪心了.”苏北的声音是如此的冰冷.

游船上.蒋寒雪看着远处的人影.觉得有些眼熟.但是一时并沒有反应过來.

天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甲板上.目光深邃地看着岸边的人.

“前辈.”蒋寒雪也发现了不对劲.

“我问你一个问題.”天机忽然问.

“请问.”

“空与色你是如何划分的.”

蒋寒雪觉得好笑.摇了摇头说:“佛家理论我不懂.前辈说的意思是假假真真.真真假假吗.”

“你懂.只是你沒有真正深入进去而已.”天机转动身体.似乎是看向蒋寒雪.“你试着去体会一下.”

蒋寒雪觉得这位老人太奇怪了.竟然说这些莫名其妙的话.当下转身要说.发现人已经不在了.

“前辈.”她站了起來.四周转悠.心中忽然生气了一股寒意.“前辈.”

人不在了.

在岸边.战斗已经开始.

一对二.确实很吃亏.

“终于体会到被群攻的滋味了吗.”苏北从蒋冽的身前跳开.收掌.讥讽地说.

蒋冽阴冷地笑了笑.沒有发出声:“想要速战速决.只怕会让你们失望了.”

他相信自己带來的人会很快赶到.一旦到了.那么这里的局势会瞬间发生变化.

苏北与南宫瑾也发觉时间上的急迫性.出手更加狠辣.对蒋冽沒有丝毫留情.

“轰隆.”

一脚砸在地面.发出巨大轰鸣声.

在游船上的人听到岸边的轰鸣声.看了过去.人影之间在高速的战斗.

“古武者.”蒋寒雪的心中一惊.她见天机老人不在了.急忙从游船中跳出.在水面上轻点.在岸边上岸.

她转头看着远处战斗的古武者.一时间沒有离开.因为她发觉这伙人战斗起來.速度之快.让她差点就无法捕捉到轨迹.

这是高层次的战斗.

联想到最近发生的事情.蒋寒雪严重怀疑这场战斗中的人也许与自己身边的人有关系.

联想至此.她内敛自己的气息.悄然走近.

五百米外.她目光而去.脸色大惊.低声惊呼:“爷爷.”在看到另一边.脸色沉了下來.“竟然是苏北.杀了我义父.还想要杀我爷爷.”

她冷哼一声.身上的气势不在隐瞒.直接冲了过去.

“怎么还不过來.”蒋冽估算时间.作为地阶中后期的强者.早该到这里了.

但是.时间过去了这么久.竟然动静都沒有.这让他生起了不好的预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