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3章 蒋寒雪的价值?/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过.他仅仅是一个蒋家大族内的一个子弟而已.他的决定还无法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蒋寒雪这才惊醒过來.当她看到自己被南宫瑾抓住之后.心中大怒.惊怒交加的看向蒋冽.

她看向自己的爷爷.不知道该说什么.

苏北看了一眼.犹豫了一下.并沒有说什么.

天机看到这里.微微叹了口气.心中一念.真是孽缘.他说完.悄然隐藏在了黑暗之中.也不知道他是真的离开还是在原地默默地观察着.

“换人.”南宫瑾冷冷地说.她不善言辞.这件事情也跟她沒有多大的关系.但是她还是忍不住要这样做.

苏北沉默地看着.相当于是认可了这一件事情.

蒋寒雪很厌恶爷爷要挟别人.但是也很担忧他们的局势会恶化起來.

如果.蒋冽手中的人质不在了.那么危险就会來临.这是蒋寒雪不想看到的.

但是要挟一个普通人.蒋寒雪心中非常抵触.

两者矛盾.让她说不出口.

“太祖……”蒋树青犹豫了几分.焦急地提醒.

他现在恨不得放下手中的剑.让这个跟师姐一模一样的女人离开这里.

他不想让师姐受到任何伤害.

蒋冽的双眼从一开始就沒有放松过.一直是阴冷地盯着苏北.

听到蒋树青的话.他的目光才看向蒋寒雪.

蒋寒雪不知道说什么. 只是张了张嘴.

但是.忽然间她的内心出现了一种陌生的感觉.是的.她看到蒋冽.这个以前对自己非常好的爷爷.竟然用一种她从來沒有见到过的陌生目光打量着她.

“只能够放一个.”蒋冽忽然森冷地说.

如今.在蒋冽这一方.他们抓到的有蒋吟吟以及柳寒烟.

而在苏北这一边.只有蒋寒雪一个人被抓.

苏北紧紧地皱眉.如果只是放一个人的话.他们被动的局势依旧沒有改变.

这正是蒋冽所想要的.

柳寒烟听后立马说:“苏北.吟吟.”

苏北看向柳寒烟.看到了她的目光中的惊恐.可是他很清楚柳寒雪这个人.

嘴是刀子嘴.可心事豆腐心.

她很关心身边的人.也很在意身边的人.

也许在危险之中.她根本就沒有意识到自己的处境会给自己带來如何大的危险.

也许.在这个时候.她的心中之后吟吟.

吟吟还小.但是却已经懂得不要让别人担忧.可是身上的疼痛她还是无法忍受.

低声哭泣.这便是让柳寒烟更心痛的表现.

苏北明白柳寒烟的意思.他看向蒋冽.发现蒋冽也在看着他.

“不管你们要做什么.你都要死.”蒋冽是真的坚持到底.不管发生什么. 就算是蒋家出现了什么大事.也得把如今的事情摆平.

苏北沒有说话.而是看向蒋寒雪.见到她沉默不语.看着她那张熟悉的面孔.忽然想:“这个时候.也许是个契机吧.”

“你说的只能够换一个人.”苏北沉默了一下.“可以.不过.我得先问问一件事情.”

“说.”蒋冽依旧是胜券在握.语气很冰冷.

“秦晓蕙.你知不知道.”苏北说出这句话.顿时让蒋冽的神色中多了几分阴郁.

苏北看在眼里.知道自己心中的猜想确信了几分.

蒋寒雪的全身一震.她紧紧地盯着蒋冽.

“寒雪的奶妈.”蒋冽说到这里.忽然带着一丝冷笑.“我知道你想要说什么.”

“我既然都是要死的人了.那何不直接说出來呢.”苏北无所谓地说.

柳寒烟浑身一震.她紧紧地盯着苏北.他怎么可能会死呢.他不可能会死.

虽然.她一直在害怕这一天的到來.

“沒时间跟你废话.说吧.你要换哪一个人.”蒋冽想到这件事情.心中有些烦闷.

这一刻.话題还是转移到了最重要的事情上.

苏北见蒋冽沒有说出來的打断.他也知道想要从蒋冽口中得知事情的始末是不可能了.

目光看向蒋吟吟.在看向蒋吟吟.

“我两个都要换.”苏北忽然说.

“你想的真的太美好.”

“如果加上我呢.”苏北一句话.让所有人的神色都是一愣.

蒋冽的目的就是眼前这个拥有天阶实力的青年.

“何必多说.你死.这里当所有人都会平安.”蒋冽的嘴角带着一丝残忍的一笑.

南宫瑾的心中忽然出现不详的预感.

因为.她是切身体会到苏北那种维护身边人的决心.

她真怕苏北死.真的很怕.

“交人不杀.”南宫瑾急了.她的目光寒冷.手深深地陷入到蒋寒雪的咽喉之中.

一丝丝血液从皮肤中渗透出來.

蒋寒雪的呼吸有些急促.但是她的心却很平静.

也许.这样死了的吧.这一切都会结束了吧.

想到当初对自己很好的义父.会在冬天的时候.亲自拿着厚厚的衣服.为自己披上.

让她体会到了什么是家人的感觉.

爷爷也会时常來看她.指点她在修为上的一些疑惑.

她回想到爷爷看到她的那种目光.那种陌生的目光.在回想到之前苏北为了维护身边人而自杀.

连一向冰冷无情的南宫瑾都要动容.

她的心中在想.自己到底在干什么.

我恨的是他.而不是他身边的人啊.

而如今.自己平时最恨的东西.却被自己的爷爷利用.就连她自己也无法幸免.

缓缓闭上双眼.她低声喃喃:“就这样结束吧.”她忽然间.沒了生的念头.

其实她很清醒.也很聪明.自己本不该是蒋家人.

苏北也许知道自己的身份.可是那样又如何.

也许自己与眼前这个叫做柳寒烟的女人又关系.但是那又如何.

此时好似沒了当年的那些温馨.只有冰冷的权利画面.

“就算是交了又如何.”蒋冽忽然冷冷一笑.

一句话.让蒋寒雪的浑身一颤.

这种陌生的话.她第一次从自己最敬爱的爷爷口中听到.

苏北心中一动.眯着双眼说:“你的意思是说.她在你的眼中沒有任何价值.”

挑拨出了最敏感的关系.

蒋寒雪的浑身一颤.这是她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可是既然说出來.她又有强烈的求生yuwang.

她想要听听爷爷接下來的话.

“只要你死去.又有何妨.”一句话.蒋寒雪打入了寒冰深渊之中.

她浑身寒冷无比.这一刻.她感觉自己在蒋家得到的一切待遇都变得朦朦胧胧.

好似一切都是虚假的.

“爷爷.我知道自己不是蒋家人.可是我看得出來.你和义父对我都很好……”

“好.”蒋冽心中越來越急躁.似乎不想在这件事情上耗上去.

他的目光盯着苏北:“秦晓蕙就是你的奶妈.当初不知道从哪里來的.被你义母看到可怜.收留罢了.”

“可是你们对我真的很好……”蒋寒雪还在狡辩.

“前提是你要有非常好的修炼资质.”蒋冽看中的就是这一点.

可是.苏北不死.整个蒋家都会有危机.所以.相对于一个资质较好的弟子來说.杀掉苏北会更加重要.

蒋树青无法左右大局.但是他却很清楚再这样下去.就算蒋寒雪也要有危险.

他心中不断地想着办法.最后目光忽然定格在了蒋吟吟的身上.

“不可能.爷爷不是这样想的.我非常痛恨杀了我义父的人.我痛恨伤害你们的人……”蒋寒雪的语句急切起來.

苏北冷冷地看着这一切.沒有说话.

蒋冽闭上双眼.当睁开的时候.已经非常的果断.

“让她闭嘴.”他冷冷地看着苏北.“五秒之内动手.否则.这里的两个人.一个都逃不脱.”

“家主.”林逸等人给谭影处理还伤势后.听到这句话.心中顿时焦急起來.

南宫瑾的脸色焦急.但是并沒有表现出來太多.但也足以证明她心中的担忧.

苏北摆了摆手.手中的长剑举了起來.看着蒋冽说:“是不是我死了之后.这里的所有人都相安无事.”

“南宫瑾就不一定了.”蒋冽说的是实话.“不过.现在你并沒有跟我谈条件的资格.”

苏北深深吸了一口气.低声说:“南宫瑾.等会逃吧.我把我的雪耳灵芝给了你.有了充足的真气.你可以离开这里.”

“你还欠我恩情.不能够死.”南宫瑾忽然反驳.

“不要.”柳寒烟忽然哀求地看向蒋冽.“求求你.你们是不是缺钱.我把我所有的钱都给你们.包括这里的别墅.”

苏北心中一暖.但是更多则是换來叹息.

这一切.都已经无法挽留了.

“二小姐.”钟婶在屋内的厨房做着夜宵.发觉柳寒烟迟迟沒來.出來一看.被吓了一跳.急忙跑了过來.

但是.袁兰芝急忙拦住.

“二小姐.这……”钟婶待柳寒烟犹如自己的女儿一样.她忽然看到苏北.“苏先生.你快快救救二小姐.”

“钟婶稍安勿躁.她不会有事情.”苏北手中的剑在颤抖.

他不是怕死.而是死之后.柳寒烟怎么办.周曼怎么办.自己身边的人怎么办.

他不相信蒋冽的话.如果自己死了.那么这里的人对于他來说.犹如沒有任何抵抗力的羔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