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5章 全病了/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安琪儿睡眼惺忪地从卧室之中走了出来,刚刚出门要转角前往洗漱间小便,忽然听到了一句话让她清醒了几分。

“可是再怎么厉害也是个人啊!苏北北真要出了事情,事情就更加不利了。”李琳不依大伯的话。

“苏北北?”安琪儿清醒了几分,看着大半夜灯火通明的大客厅,忽然被外面的闪电给吓了一跳。

也在这个时候,她通过二楼的窗口,通过那瞬间闪过的闪电,看到了那大雨之中的一个熟悉身影。

“苏北!”安琪儿被吓了一跳,在也不多说,从二楼冲了下去,往苏北跑去。

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上面还有个人躺着,等人来到一楼门口的时候,他们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大哥哥!”安琪儿穿着睡衣,比苏北穿的还要单薄。可是她不管,她心切苏北。

在大雨之中,她踩着草坪之中的水,来到苏北的身边。

她抱着苏北的手臂,焦急的说:“大哥哥,你怎么在这里站着?会感冒的,你快回来啊!”

白玄烨看着门外跑出去的人,妖邪地笑了笑:“越来越有趣了。”他把玩着手中的手表,似乎对这一切都没有任何的在意。

“是安姐姐。”李琳瞪了一眼李青云,“哥,你是不是不帮忙?”

李青云还没有说话,李琳则是生着闷哼,直接冲出了房门。

“孩子气!”李青云不是不想帮,而是帮不了。

不过,他可不会不管李琳,也跟着冲了出去。

“你快进来啊!”安琪儿见到苏北没有说话,急忙去拉,可是她的那点力气一点都没有用,拉不动。

“你是不是不进去?”在大雨下,安琪儿的双眼都快看不清了。

“好,那我也陪着你。”她很坚决,抓着苏北的手臂,就靠在身旁。

雨越来越大,安琪儿感受到的只有冰冷。

“安姐姐,你快回来。”李琳冲了过去,一把拉住安琪儿,双眼看了一眼苏北,“哼!这个大木头就让他在这里吧!反正也淋不死。”

她对苏北的举动也出现了抱怨。

这个时候就是应该冷静的应对余下事情的时候,可是这家伙竟然不管不管,一个人站在这里,还让其余人担忧。

她越想越气,哼了一声,去拉安琪儿。

安琪儿哪会听李琳的话,死死抓住苏北,固执地说:“大哥哥不走,我也不走。”

“这个大木头就让他站在这里吧!就算柳寒烟姐姐生了病,吟吟被抓走,他也是这样!活该!”李琳怨气很大。

苏北的浑身一颤,他忽然抬起头,双眼迷糊地看着上空的雨,沙哑着说:“我以为我能够掌控一切,可是我想的太天真了。”

大家族果然是大家族,让他无法保证自己家人的安全。

回想到吟吟痛苦的眼神和叫声,他心如刀绞。

他从来就没有想到这一天会到来。

燕京五大家族一出动,他真的有些力不从心。

“为时不晚,我们现在回屋里好好的商量一下。”李琳见苏北终于出声了,急忙说。

安琪儿抱着苏北的手臂,浑身冷的发抖,她说:“刚刚发生了什么?”

苏北忽然笑了一声:“发生了一些我无法控制的事情!”他倏忽间回想到了自己战友死去的一幕。

浑身冰凉到了谷底。

“五大家族!”苏北低着头,全身紧绷。

一股股热气从身上散发出来。

安琪儿心中一惊,但是苏北散发出来的热气,让她浑身好受了些。

“大哥哥,你怎么浑身都在发热?”

李青云听到苏北说到五大家族,双眼就凝重起来。

这个家伙,该不会是彻底恨上五大家族了吧?

南宫瑾站在角落,在地上,被绳子抱住的蒋寒雪。

蒋寒雪把头埋入膝盖之中,一动不动。

如果不是苏北说了一句不能杀,也许此时的蒋寒雪就是一具冰冷的尸体了吧。

也在这个时候,她的心中忽然一动,脸色微微变了变,立马冲向屋外。

白玄烨等人皱眉,不知道这个神秘的家伙又要干什么了。

南宫瑾快速地来到了苏北的身边,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让四周的温度变得更加寒冷。

安琪儿浑身颤抖起来,她惊疑地看着南宫瑾。

南宫瑾皱眉看着苏北,感受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热气越来越多,当下一咬牙,手刀斩在苏北的脖子上。

啪!

苏北的手挡住了南宫瑾的手。

他站了起来,身上的热气渐渐消失。

双眼看向南宫瑾,在看着身旁的安琪儿和李琳等人,忽然意识模糊过去,直接往后倒。

南宫瑾抱住他,快速往屋内走。

“这家伙都天阶了,怎么可能还会晕倒。”李家门主疑惑地说。

沙发上的苏北晕迷过去,只有南宫瑾知道是怎么回事。

当初,她第一次觉醒的时候,也是这种状态。

白玄烨摇了摇头,站起身,看了看在场的人,忽然说:“人再多也没用,不过是晕倒而已。”

他说罢,忽然离去。

在场的所有人,他关心的是苏北。

苏北晕不晕倒没关系,最主要的是能够安全就行。他一生最在意的是妹妹,苏北出事了,她妹妹肯定会很伤心。

安琪儿浑身发抖地看着晕倒的苏北,牙齿止不住地颤抖。不过,她的心中只有苏北。

“大哥哥,你千万别有事啊!”

第二天中午,苏北昏昏沉沉地醒来。

睁开后的第一眼便是南宫瑾那张带着面纱的朦朦胧胧的脸。

南宫瑾见状,心中松了口气。见到李琳小姑娘冲了过来,她便默默地退后到了一边角落。

“苏北北,你终于醒了。”李琳开心极了。

李青云以及李家门长早已经离开,他们显然也跟白玄烨一样的想法。

以天阶级别的实力,不可能会因为昏倒而出现重病,人再多在这里也没有用。

见到苏北回到屋内,他们也跟着离去,只留下李琳一个人在这里照看着,也可以随时把消息汇报给李家。

“我这是怎么了?”苏北刚刚起身,头就疼的发胀,他用手揉了揉,忽然发现身上的衣服全部都换了一遍。

李琳看出来他双眼中的疑惑,便说:“我哥给你换的,想要让我们给你换,想得美。”

见苏北醒过来,她开心。

“你哥呢?”这个时候,苏北才想起来昨天可是来了很多大人物。

“都走了,说是在这里人再说也帮不上忙,说是留给你自己解决。”

忽然间,他想到了昨晚上要拉自己的安琪儿,急忙说:“安琪儿去哪了?”

淋了一场大雨,让他担忧起来。

经过一晚上的时间,苏北逐渐冷静下来。

“哼!你这个大木头,不仅害的柳寒烟姐姐发高烧,就是安姐姐也跟着发高烧,现在都在医院呢。”

苏北没想到会这么严重,他刚刚要起身,忽然看到角落中看着自己的南宫瑾。

双眼往下,看到蒋寒雪一动不动地缩在角落。

他犹豫了一下,问:“你一晚上在这里?”

南宫瑾没说话,但是他猜出了大概。

他起身,猛地甩甩头,想要甩开昨天那混混僵僵的思绪。

走下沙发,走到南宫瑾身边。

南宫瑾手中忽然出现长剑,递给苏北,冷漠地说:“自己解决吧!”

苏北摇头:“她没有错。”

“她是蒋家人!”南宫瑾的双眼带着杀机,更多是对苏北的愤怒。事情都变成这样了,他竟然还对这家伙有仁慈。

“她不是,昨天你不是听到了吗?”苏北仍然谨记钟婶当初的话,柳家姐妹其实是三姐妹。

他不去看南宫瑾双眼中的冰冷,手去拉蒋寒雪。

刚刚触摸到蒋寒雪的手,心中就发觉不对。

好冷的手。

他挑起蒋寒雪的下巴,忽然间,蒋寒雪身体一歪,软塌塌地倒在了地上,把李琳吓了一跳。

南宫瑾走到一边,冷眼旁观。

苏北没有说话,抱起蒋寒雪,放在沙发上。

“她怎么样了?”李琳询问。其实,她对于这个女孩没有什么好坏的态度,毕竟从昨晚见到她一开始,就知道她作为人质,最后还被蒋家人遗弃了。

“心律不齐,浑身忽冷忽热。”苏北紧紧皱眉,他当即输送自己温热的真气给蒋寒雪。

过了一会,苍白如纸的脸病态地红润了几分。

她睁开眼,见到苏北的脸,忽然咳嗽了一声,鲜血喷了出来。

“没用。”苏北的真气只是修复细胞组织,对于这种心律不齐,浑身忽冷忽热的病状并没有什么效果。

“先送医院吧。”李琳瞪了一眼苏北,“昨晚下来,这么多人跟着你受累。”

苏北没有跟她争论,他看向南宫瑾:“一起?”

南宫瑾收起长剑,跟了过去,提醒苏北:“想通了,我这把剑随时借给你。”

苏北知道她的意思,但并没有接话,而是看着一直守在这里很久的袁兰芝等人说:“先回自己的住所吧,劳累一天,也差不多了。”

“职责所当,我们也跟着去。”袁萧然说。

“回去休息。”苏北命令,然后抱着再次晕倒过去的蒋寒雪走了出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