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6章 杨林找事/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几人坐上出租车,出发前往圣桥亚私医院。

路上,李琳问:“现在你准备怎么办?”

苏北的目光深邃,隔了一会才说:“静观其变。”他昨天确实受到了打击。

自己的亲人就这般被这些大家族给带走,他却无可奈何,让他心中愤怒而无力。

是的,就是这些家族,当初杀戮了整个苏家的家族。

李琳虽然看着纯真可爱,其实心思也很慎密,她知道苏北从昨天开始,就已经有了对这几个大家族的怨气。

好在李家从一而终都没有对苏北做出什么不利的事情,而且自己也蛮喜欢跟苏北在一起玩,到不至于会让李家成为苏北的眼中钉。

不过一会,他们来到了圣桥亚私医院。

抱着蒋寒雪刚刚走进去,就遇见一身粉色护士装的田琦。

“唉唉唉,昨天才稳定了病情,怎么又带出去了?”田琦瞪着大眼睛,生气地对苏北说。

苏北一愣,怀中的人在屋内一晚上,哪儿也没去……

想到这里,他才知道其中原因。

柳寒烟也在这里。他解释:“这是另外一个人,先带去检查检查。”

当然,蒋寒雪作为一名古武者,实力也很高深,一般不会生病。这可能是昨晚对她的打击太大了点,在加上一晚上缩在角落不动,才让她的身体出现不稳的状况。

“原来是双胞胎。”田琦当下带着苏北先去诊断室。

十多分钟后,蒋寒雪躺在病床上,打着吊针。

主治医生谦卑地对苏北说:“就是劳累了一天,精神不振,透支了身体,休息一天就行了。”

苏北点了点头,他知道对方为何是这种态度。

他转身看着病房内的三个女人,皱眉。

柳寒烟、安琪儿以及蒋寒雪都闭着双眼,前两个是熟睡,后一个是昏迷。

“怎么样,我很好吧,既然都认为是你,特意安排他们在一起。”田琦得意地说。

苏北微微皱眉,摇头:“等会醒了就更麻烦了。”

田琦嘿嘿一笑:“万花丛中过,我看你怎么片叶不沾身。”

苏北还没有从昨天的事情中恢复过来,只是无奈地笑了笑:“去忙你的,别在这里瞎参合。”

田琦也发现了苏北的不对劲,她也没有多说,哼了一声:“纨绔。”说完就走了。

南宫瑾一直在门外站着,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跟着来,或者是跟苏北有些熟悉的缘故吧。

在隔壁的病房内,杨林刚刚给自己心脏病的父亲拨了一根香蕉,然后出门打电话给张婷。

这几天因为家里的事情,他没有去上课,如今他在学校里最牵挂的就是张婷。

但是最麻烦的就是那个可恶的苏北。

一想到上次在废弃车道上的事情,他的心中就有一种屈辱感!

摇了摇头,不管了,还是先打电话给张婷,询问一下她最近的情况再说。

“婷婷,最近怎么样?还行吧?”

张婷挽着谭盈盈的手臂,有说有笑地往校门口走去。

忽然,电话响了。

接起来,她的脸色就变了。

谭盈盈一见,刚刚要转头询问张婷是谁打来的,双眼却注意到了一个气息不同寻常的人。

年纪大概在中年,是名男性,身上背着大剑很是醒目。这家伙脸色有些苍白,双眼看向四周很是警惕。

在谭盈盈看过来的时候,这名中年也看了过来。

双方一对视,中年人投射过来的是冰冷而警惕的目光。很显然,中年人不想过多的节外生枝,提着早点,一个闪身便闪进了巷子之中。

谭盈盈皱眉,最近为何会出现这么多的古武者。

但是她也没有多想,一想到苏北作为天阶大高手已经与自家有了关系,心中就愉悦无比。

她问:“婷婷,谁呢?”

“杨林。”张婷回答了一声,然后淡淡地对着手机说,“还好吧,请问你有事情吗?”

来到走道上,杨林笑着说:“没有什么事情,刚刚放学,想关心你一下。”

“哦。”

杨林有些尴尬,双眼扫了一下四周,身体一僵,双眼发光,他说:“要是有什么事情,可以打给我,我杨林还是有几分能力的。”

“我一般不会有什么事情。要是你没什么事情,我先挂了?”。

谭盈盈见到张婷还在磕磕绊绊,一把抢过手机,冷淡地说:“你就是杨林?”

杨林刚要挂断电话,走向那名靠在墙上,脸上带着面纱的美女,一听到这种冷冽的声音,顿时警惕说:“你是谁?”

“我是谁?刚刚来六班的新生。”

“你耍我?”杨林脸色一沉,转过身刚刚要警告几分,忽然想起班上确实有这么个人,而且声音还很熟悉。

心中顿时一动,是谭盈盈。

他刚刚鬼迷心窍,被那名面纱大美女给吸引,这才没有回想起来。

此时想起来,脸色微微一变,声音也变化的缓和起来,他笑着说:“原来是谭姐。”

“我还以为杨大少爷不记得了。”

“怎么可能不记得,随时跟着我家婷婷身边,这样我都觉得放心了好多。”杨林想要挂断电话,可惜他惹着了一个谭盈盈,当下就在想着法子弥补刚刚的语气不善。

“你家婷婷?”谭盈盈嗤笑一声,“你可真够不要脸的,婷婷是苏北先生的朋友,也是你能够染指的?”

她有意为之。

张婷没有说话,拉了拉谭盈盈的手臂,脸色通红。

杨林的浑身一抖,双眼冷了下来,淡淡地说:“谭姐,别的不说,我和你没有任何过节,我希望我和张婷之间的事情,由我和她来解决。”

“行啊!只要你够胆。”谭盈盈想到苏北那天阶的实力,不屑地一笑。

“没有事情我就挂了,别整天叽叽喳喳像只苍蝇一样缠着张婷。”谭盈盈笑完,语气转冷。

杨林放下手机,听着嘟嘟的电话声,心中有怒,可惜他无法把这种怒气洒在谭盈盈的身上。

他一想到在废弃车上上苏北所做的事情,双眼中带着冷光,他低声喃喃:“苏北这个杂碎,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阻扰我,我下次准备好了,让你见识见识什么人能惹,什么人不能够惹。”

南宫瑾忽然转头看向杨林。

作为一名地阶后期的大高手,对于四周的任何动静和声音都捕捉得非常清楚,就算是杨林说的很小声,但依然被她抓到了。

她手中的白银令牌在变化,目光发冷。

杨林忽然见到那名面纱大美女看了过来,顿时心花怒放,放下咳嗽了一声,整理整理着装,调整一下自己的气质,准备走过去。

苏北在屋内沉思,感觉吟吟这件事情必须要尽快得到解决,看了一眼蒋寒雪,这女孩的事情也要尽快处理。

刚刚想到这里,忽然发现外面有一股淡淡的杀机。

他立马警惕起来,神识释放出去,顿时一愣,随后急忙走出房门。

他一把拉住南宫瑾的手,低声说:“不要乱来。”

这家伙太危险了,一不留神就要惹出大事情。

杨林的双眼顿时冷了下来,他看到有一名男子侧着身从房中走出,抓住了那名面纱美女的手。

看那男子穿的普普通通,身份价位也没有多高,顿时心中就有了嫉妒感。

南宫瑾皱了皱眉,但手中的白银令牌还是松了开,她别过头说:“放开我。”

苏北近在咫尺,她不适应。

苏北松开,无奈地说:“你跟着我进来吧。”他只能够带着南宫瑾进来,否则真出了人命可就麻烦了。

南宫瑾进去之前,双眼冷冷地看了一眼杨林。

杨林顿时笑了笑,心中顿时飘飘然,自语:“美女在对我释放信号。”随后目光阴冷起来,“看来美女也受不了那个男人了,肯定是想要我做点什么。”

他想了想,打了一个电话。

“你就在这里等着,别乱来。”苏北站在南宫瑾的身边说。

南宫瑾还是一如既往,没有说话,而是走到了角落的窗边。

时间一点点过去,苏北打电话给林逸。

钟婶见到苏北过来,已经回到别墅中休息。

这么大岁数,一夜在这里守着,早已经是精疲力尽了。

“如果蒋家人有什么信号,尽快发给我。”苏北如今处于被动之中,想要救出吟吟,还得等蒋家人出声。

在这里稍微等了一会,忽然外面有敲门声。

南宫瑾之前就已经很警惕了,所以一听到敲门声,顿时释放出自己的神识过去。

下一瞬间,她手中的白银令牌化作长剑。

苏北感觉到南宫瑾的气势变了,也释放出自己的神识出去,嘴角顿时出现一丝冷笑。

他对南宫瑾说:“白银令牌给我,我来解决。”

南宫瑾沉默,心想,这家伙确实需要发泄一下。她把手中的白银令牌丢给了苏北。

苏北输入自己的真气,白银令牌化作一根白色球棒。

在手中掂量掂量,然后走到门前。

敲门声变大,苏北皱眉:“谁?”

杨林听到是一道男声,虽然有些熟悉,但是他想到的则是之前与面纱大美女接触过的男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