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8章 教训杨林/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而人际关系,金钱权利,也是他修炼之外,也要打理的东西之一。

刚刚要走进杨林父亲杨正宇的病房,五官非常灵敏的他忽然听到了远处传来了一丝丝细致入微的惨叫声。

他摇了摇头,心想,这世道,连医院也不能够消停。

当下就走了进去,与杨正宇闲聊了一番。

“我家那个就是不争气,在学校里面也就是玩,虽然都弄进了重点班。”杨正宇可不会小瞧眼前这位。

虽然在江海市的上流圈子里基本不会出现,可是他深知这家伙的恐怖,手段也不是一般的凌厉。

“小孩子玩心重,等年龄一大,自然就会明悟很多事情。”谭楚林笑了笑。

“哪里比得上你家女儿,在学校这么乖巧,这一次还自动申请进入重点班,在学习上那肯定也比我家那小子厉害得多。”话语之中多是吹捧。

毕竟,当父亲的都希望自己的儿子女儿成器。

谭楚林也不例外,他心中舒服,毕竟他最关心的就是自家的女儿了。

自从跟张婷成为玩伴之后,她的心境确实活泼起来。

说道杨林,谭楚林问了声:“小杨现在去哪里了?”

“不是在外面打电话吗?”杨正宇皱眉,看到谭楚林疑惑的表情,心中一沉,冷哼一声,“小兔崽子,刚刚看他还有点孝心,没想到又出去了!”

“也许是有什么事情需要处理。”谭楚林毕竟管不上,也说了句不咸不淡的话。

“唉……”杨正宇摇头。

也在这个时候,护士走了进来,观察一下心电图是否正常。

谭楚林转过身,刚好看到门开了,恰好也看到走道上有一个熟悉的身影走过。

他的心中一震,急忙恢复自己的表情。

“杨总,我去一趟厕所,等会再跟你聊聊。”谭楚林说完走了出去。

“苏先生。”谭楚林刚刚出了病房,立马叫住了苏北。

他刚刚看到的就是苏北。

苏北转过身一眼看去,疑惑说:“你怎么在这里?”

“来看望一位好友。”谭楚林笑了笑。

“真巧,在医院都能遇见你。”苏北显然没有心情跟谭楚林多说。

谭楚林察言观色看得出来,他看出了苏北肯定是遇到了什么难事,特别是他还在医院出现。

难道是自己的亲人出事了?

“苏先生可是出了什么事情?”谭楚林问了一声,见苏北的表情没有什么变化,他接着说,“在都市里面要是有什么解决不了的,我谭楚林还是有几分手段。”

苏北一想到病房内的四个女人,心中叹了口气,刚刚想说不用了,可是要迈步的那瞬间,忽然想到了吟吟。

他听着谭楚林后半句的话,嘴角顿时一笑,问:“你们谭家在江海市作为隐世家族,在都市里面确实能够有点手段。”

谭楚林听苏北的话,见他笑了笑,知道自己能够进一步与苏北拉近关系。

看来,对方是有求了。

“苏先生要是有事不好解决,我们谭家可以出面解决。”谭楚林知道在古武方面,他们谭家不及苏北一只手的手段,可是在江海市的其余方面,苏北恐怕就不如一个隐世家族了。

“既然蒋冽抓走了吟吟,以后肯定还会来找上我,那就断定不会离开江海市。”苏北在原地心想,“谭家在江海市隐世这么多年,手段上肯定要比我丰富得多,借助他们的力量,也许可以化被动为主动。”

想到这里,他低声对谭楚林说:“还真有事情要麻烦你,而且这件事情还关乎蒋家。”

谭楚林的脸色微微一变,顿时上心了。

他谭家就一直被蒋家压迫着喘不过气,否则的话也不会找上苏北。

既然扯上了蒋家,那他谭家自然是警惕无比。

“不过,这里不是讲话的地方。你等在十分钟,我处理完这里的事情再来找你。”

“我在外面的饺子馆?”

苏北点头:“行!就在那里谈吧。”

在厕所内,杨林站了起来,他的全身多处骨折,满脸鲜血。

靠着墙站了起来,双眼阴冷地看着紧闭的大门,狰狞着脸说:“杂碎,你给我等着吧!我杨家可不是这么好惹的。”

他咳嗽了一声,丢下厕所里面昏迷过去的四个小弟,走出了厕所。

“啊?你怎么伤的这么重?”田琦端着药水被吓了一跳。

“滚开!”杨林心中正在气头上,冷冷地瞪了一眼田琦。

“你怎么伤的?赶紧跟着我去检查一下,要是出了大问题可就难解决了。”田琦心中急切这个浑身是伤的家伙,不在意话的语气。

“我说了让你滚。”杨林平时要是见到这么一个可爱的护士,那绝对不可能会表现的这么冰冷。

田琦心中有了怒气,瞪着杨林:“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你身上这么重的伤不去治,你以为自己是神仙啊?”她心中也有火气了。

“我治不治不关你的事情,一个小护士还给我叽叽喳喳。”他把怒气都撒在了一个护士身上。

说完之后,赶忙走向自己父亲的房间。

他不想让护士治疗的原因,就是要让自己的父亲看到。父亲是最宠他这个独生子,否则的话也不会时时教导。

要是被他看到自己身上有这么多伤势,绝对会愤怒无比,到时候自己说出打伤自己的人,父亲绝对会不遗余力地为自己解决麻烦。

毕竟自己的儿子被打了,那父亲肯定不会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

田琦冷哼一声:“你这个自大狂,等会别说我们医院不给你治疗。”她端着药水进入附近的一个病房给病人换药水。

杨林不想啰嗦,直接走向了父亲的病房。

刚刚进病房,他就见到谭楚林正在与自己的父亲很有兴致地聊着天。

“我家儿子啊,除了学习成绩一般般,但在体育方面我倒是看在眼里,他确实喜欢运动。”杨正宇还是忍不住夸自己的儿子。

“毕竟在同一个班级,我家盈盈也跟我说过,小杨在上学期间也喜欢去运动,很是乖巧。”谭楚林笑了笑。

忽然间,门开了。

“父亲?谭叔叔?”杨林疼的龇牙咧嘴地说。

“这小子,刚刚说他好,他就来了。”杨正宇心中愉悦,笑骂着说,然后和谭楚林转头看去。

两个人脸上的表情瞬间凝固。

“父亲!”杨林的双眼带着泪花,“我刚刚被人打了。”

“混账东西!”杨正宇的脸色马上涨红,怒骂了一声。

不管是不是自己的儿子被欺负,但绝对是闹事了。

谁家的父母都不喜欢自己的儿子参合到一些是非之中,不管是被动还是主动。

谭楚林摇头,心想,这小子也太不会看时候了,自己父亲有了心脏病,还带着一身伤故意出现在这里,虽然有想自己父亲出头的念头,但对于自己父亲的心脏病,完全没有考虑啊!

这里是医院,他大可去包扎一下,也比现在这个场面好得多。

“又出去打架!”杨正宇咳嗽了一声,一口气吸不上去,双眼顿时往上翻。

谭楚林一看心电图,出现混乱了。

当下就瞪了一眼杨林:“给我出去!你这是存心气你父亲,心脏病又复发了,给我叫护士来!赶快!”

杨林在气头上,根本就没有考虑到这些,一心想的就是要如何整治苏北。

如此见到自己父亲的心脏病复发,被吓懵了,要是父亲死了,他一家都要倒霉。

他再不顾身上的疼痛,急忙冲出病房。

刚刚走出去没有多远,田琦端着空的药水袋在走道上走着。杨林急忙走过去说:“护士,快来看看,我父亲不行了。”

田琦瞪了一眼杨林,冷声说:“你不是让我滚吗?现在又说什么自己父亲不行了,你看看你自己。”

她对这个家伙很生气,刚刚自己好言相劝,没想到换来的是一盆冷水。

这家伙浑身都是伤,肯定是从外面走进来的,还想要骗她,她虽然心思单纯,可也不会再次上当,再说这家伙之前对她的态度也非常恶劣。

杨林那个急啊!他再也不在多管,鼻青脸肿的他脸上出现狰狞。

本来就鼻青脸肿了,此时在加上狰狞,简直就是亡命之徒要搏命的表情。

田琦被吓了一跳,以为这家伙要害自己,急忙后退,可是晚了。

杨林冷冷地说:“要是晚了,我杀了你。”本来是一句愤怒的气头话,但在他此时这种狰狞的表情下,田琦不敢不信。

“啊!要杀人了!救命。”田琦开始挣扎。

杨林不敢拖延,抓着田琦往侧边的病房走去。

私人医院人本来就少,走道上冷冷清清,但是被田琦这么一喊,其余身穿粉红色护士装的同事赶忙从病房、医务室冲了出来。

她们一眼就看到田琦正在被一个面部狰狞,犹如亡命之徒的家伙拖着往一个病房走去,被吓到了,急忙冲过去帮忙。

“救命啊!要杀人了。”护士长冲了过来,但是也不敢过于接近,急忙大喊。

她们都是细胳膊细腿的女护士,根本就没有多大的胆子上前,就算上前也没有多少的作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