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9章 非法之徒?/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医生听这么多人大喊,也察觉到了不对劲,后一步赶来,一看之下,脸色大变。

“杀千刀的,真以为我圣桥亚私医院好欺负不是?”一名中年外科主任医生大怒,冲进医务室,拿出一把医刀,冲向杨林。

杨林听到怒吼,转头看去,脸上出现大喜。他刚刚要松开田琦,去求那主治医生。

不过,他很快就发现不对劲。眼前这主任医生手拿刀子,好像是要来跟自己搏命。

他顿时警惕起来,抓住田琦说:“医生,我家父出了意外,还请你到屋内救治。”

主任医生见到杨林又退回去,抓住田琦,知道这家伙是在威胁了,想要把田琦当做人质。

他不敢在乱动了,只是冷冷地说:“想要让我进去?”

杨林很真诚地点头,然后说:“恩恩!”

“然后把我在屋内做掉?”主任医生可不是傻子,这种借口,谁信啊。

他阴沉着脸,盯着杨林:“放开田琦。”

杨林这才反应过来,这些人好像误会什么了。但是念到自己家父的身体状况,他急忙解释:“你听我说,你们都误会了。”

刚刚说到这里,沈院长到了,在她的身边还有着几名江海市有名有姓的人物。

他们也是听到这里闹起来,这才赶忙过来一看。

沈院长一见到自家女儿被威胁,当场就被吓得脸色苍白。这可是她唯一的女儿,最疼爱的女儿。

当初,女儿身患白血病,她和自己的丈夫在这里生根,一个办了一个私人医院,一个办了饺子馆,都是为了自己的女儿啊!

为了给她一个不留任何遗憾的人生,才在这里发展。

如今,自己的女儿被治好,本来是一家喜事,可现在却又要遭遇危机了。

自己的女儿,很有可能有生命危险。

“放开我女儿,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沈院长哀求。

“妈!”田琦的双眼中也有泪花,她急忙说,“你别担心,我还没有出事。”

沈院长见杨林张着嘴,一句话不说,但是配着他那鼻青脸肿,好像是要说什么威胁的话。

这把她吓得急忙转身看向一名身材壮实的中年人身上。

“刘警官,这可要你出马了,那是我女儿,希望你能够救救她。”

这名身穿西装的男子严肃地点了点头,冷冷地看了一眼杨林,说:“我身为警员,本身职责就是要铲除邪恶势力,更不用说我还求着你帮我老父亲治病。”

他说完之后,当即掏出了电话,拨通了一个电话。

“老陈,圣桥亚私医院发生劫持人质事件,劫持者人数不明,目的不明,什么?你们刚好归队,就在附近?都过来!!”

杨林稍微听清楚了几句,立即被吓得腿脚发软,他可什么都没有做啊!

怎么!怎么就出动了警方啊!

“沈院长,这个不法之徒无非要的就是金钱,暂时不可能会对人质动粗。”刘院长皱眉看着这一切。

此时,圣桥亚私医院的大量医务人员都围了过来,一群人叽叽喳喳。

杨林懵了,他刚刚要说话,就被这些家伙下了定论。

“你们误会了!”他大声一吼,“我只是想要让医生进入屋内而已。”

刘警官出警多年,自然是丰富经验,其余人听到杨林说之后,都把目光放在了他的身上。

他需要马上控制大局。

尽量放松自己面部的表情,然后走上前说:“千万不要伤害人质,否则的话你身上的罪将会成倍的往上涨,到时候就永无出头之日。”

他一边说着犯罪之后会遭受什么样的惩罚,一边要让杨林自首。

杨林哪里管这么多,听得烦了,一想到自家父亲要是挂了,自己也要倒霉。

他愤怒地盯着刘警官,怒吼:“闭嘴!”

见到亡命之徒发怒,情绪激动,所有人都不敢乱动了。

“放松,我不说了,你们都别说。”刘警官神色紧张,他立马后退。

杨林大口大口喘气,他抓着怯弱的田琦的手臂,哀求地说:“我只是让你们进一个普通病房而已,干嘛要误认为我是犯罪分子?”

刘警官松了一口气,知道暂时稳定住了这个亡命之徒的情绪。

“你需要什么,都可以跟我们说,我们可以立马给你送来,千万不要做傻事。”刘警官尽量让自己的声音轻一点,以免激怒了眼前这人。

杨林无语,他刚刚要说,外面走进来一堆手持枪械的刑警。

这些可是真正荷枪实弹的警种了,他虽然纨绔,可还从来没有遭遇到这种程度,顿时被吓住了。

他吓得急忙往后一缩,正好碰到田琦,田琦小胳膊小腿恰好被推到了门角上,疼得叫了一声。

一堆持枪的刑警听到声音,立马把枪口对准了杨林。

杨林浑身一抖,差点就吓尿。

这一抖,再次碰到田琦,田琦的脑袋再次撞在门角上,疼得她再次叫了一声。

“你已经被包围了,想要反抗,你没有任何可能!”刘警长微微一怒,眼前这家伙竟然敢这么嚣张。

远处,已经有狙击手,瞄准好了杨林。

杨林心中大骂,自己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也后悔之前顶撞了这个小丫头,否则的话也不会引起这么大的动静。

现在这些人什么都不会信了,他说什么只怕都只是借口。

“你们误会而已!你们以为这是人质?”杨林忽然想起自己身边的护士,“给你们!”

他心中暗骂,这才想起来一切的始末都是因为这个小丫头护士引起的,给他们不就没事了?

他一把抓住田琦,把她推向刘警官。

刘警官一愣,但是很快接住,然后冷冷地说:“抓住他!”

一帮刑警立马上前,当他们见到杨林要张口,一名经验老道的刑警一巴掌就扇了上去。

“这家伙可能要张口呼叫自己的同伴,快速制止。”那经验老道的刑警立马上去捂住他的嘴,其余人快速地控制他的手脚,然后在他的身上摸索。

“匕首一把!”有刑警从杨林的身上搜到。

杨林那叫一个悲催,那刀子本来是他想要对付面纱美女身边的男人用的,这可倒好,落实了他犯罪的事实。

“刘队长,在厕所发现四个昏迷不醒的青年,身受重伤,伤势重的已经昏迷。”刑警做事,自然是很快的控制住四周,立马就发现了不对劲。

刘警官脸色阴沉地说:“这家伙只怕还做了更多可恶的事情,给我搜!”

他走到杨林身旁,一巴掌扇在他的脸上,冷冷地说:“好小子,年纪轻轻就学这些了?”

杨林的双眼带着泪花,都快哭了。

“带回去。”刘警官站了起来。

杨林挣扎,可是没有任何用。

也在这个时候,门开了。

杨林就在门口被抓,门一打开,顿时惊动了警察。

一群警察,枪口对着门。

谭楚林被吓了一跳,立马让真气护体,愣愣地看着面前的一堆警察,当看到地上的杨林,这才愕然的说:“怎么回事?”

“谭先生?”刘警官惊了,“你怎么在这里面?你不会跟他一伙的吧?”

“这小子犯法了?”谭楚林问。

杨林看到谭楚林出来,好似看到了上帝。

十分钟后,杨林愤怒地站在门口,瞪着田琦:“都是你干的好事。”

“谁叫你之前凶巴巴的,一副要吃人的样子,我不叫救命难道就这么被你抓进去?”田琦心理有怨气,哼了一声,不甘示弱地瞪着杨林。

“好了好了,你父亲的心脏病还好得以及时制止,这起乌龙事件就不必要计较了。”谭楚林瞪了一眼杨林。

这家伙太能惹事了,不过是让他叫医生,才不过几分钟,就给我惊动了全院和警察。

要是自己不打开门,这小子直接被送进监狱都有可能。

苏北在房内不由得轻笑:“让你吃点苦头。”他说的自然是田琦。

其实,在田琦大喊大叫的时候,苏北就听见了,然后一直用神识之力观察。

南宫瑾也是如此,也笑了起来。

这也算是给整个沉闷的病房添加几分清新剂吧。

“你还笑得出来?”柳寒烟醒来就看到苏北再笑,心中那个愤怒,她压低愤怒,沙哑地说。

苏北一惊,转头看去,人已经醒过来,他急忙端了一杯水过去。

扶着柳寒烟的背,喂她,说:“喉咙肯定很干燥吧,先喝水润润。”

柳寒烟确实想喝水,她一口喝下,然后看了看身边的另外两个女孩,她叹了口气说:“你可真是厉害,一连让这么多人受到牵连。

忽然间,她的双手紧紧地抓住苏北的手臂,指甲都陷入了进去。

“你说过,不会让危险接近我们家的,你也是其中的一员,可是你做了什么,吟吟呢?我家吟吟!”

柳寒烟愤怒,可她也看到了昨晚的苏北的无奈,甚至要不是有外来人插一脚,苏北可能就在昨晚就自杀了。

可是,她也舍不得吟吟出事。

她的双眼带着泪花,那指甲已经让苏北的皮肤出现鲜血了。

苏北沉默地看着她,然后贴近她的耳朵,低声说:“我会救出吟吟,这是我的失误。你放心,我就是死,也会把吟吟带回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