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7章 蒋家变动/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好歹也是你的大伯三伯!”宋林严厉地喝了一声。

宋森不敢在多说,其实他的心理清楚,这么说,自己的父亲不会真的怪罪自己。因为父亲也对自己的大哥和三弟看不顺眼。

“不过,那苏北想必也不敢胡乱出手,毕竟蒋家的事情还摆着呢,当然,想要让这件事情就这么过了,也不会这么简单。”

宋林说完,轻轻吐了一口气,开车离去。

车内,他语重心长地说:“儿子,你这次的伪装不错,就这样慢慢的寻找。”

“苏北不是救出他女儿了吗?”宋森疑惑自己的父亲为何还要这样做。

“多半是个幌子。当然,不管真实,你还是继续暗中搜索,如果苏北没有救出他女儿,那么你已经提前找到更多为你卖命的人,我们的主动将会变得更大。”

“是,父亲。”宋森感觉自己的机遇到了,心中暗想,那小女孩最好不要给苏北给救出来,这样自己才有机会啊!

江海市第八高中附近的一栋公寓之中,大厅内的蒋冽并没有因为满城风雨皆因自己而起,神色淡然地看着电视。

一点也没有紧张的神色。

与他相反的反倒是一起行动的蒋树青。

他忐忑不安,就算是坐在沙发上,也没有心思安静地坐着。虽然,他此时能与这名高高在上的蒋家金字塔的人物平起平坐。

小水因为受了伤势,躺在隔壁的卧室之中养伤,随同出来的药老在内为他疗伤。

那日,蒋冽带着族内的人去追杀苏北和南宫瑾,但并没有全部出动,留下一些实力不是很强的人在江海市找一个能住的地方,做个照应。

自从那日宋家的人来插手之后,蒋冽等人就是在这居住。

蒋冽喝了一杯茶,睹了一眼神色还是依旧紧张的蒋树青,皱了皱眉:“到了如此年龄,还是如此的不稳重,怪不得出来的时候,是你师姐一路照应。”

不说师姐还好,一说到蒋寒雪,蒋树青内心就有一股怒火腾了起来。但是眼前这个人他连正视都不敢,更不用说是反驳了。

他低着头沉默着一语不发。

蒋冽一眼他双眼中的怨气,冷哼一声:“这点小事都隐忍不了,难成大器,此事之后,也别跟着我们前往去灵隐山了,回燕京反省去。”

蒋树青再也忍不住了,他嘟囔:“师姐虽然不是蒋家真正门人,但是在我族内也是待了这么多年的人,资质这么好。”

“你的意思就是我之前没有救她是我的错了?”

“树青不敢。”

蒋冽也感觉得出来,有些人在卧室,但是他知道,必定有人偷听。心中想了想,自己这么做确实有点寒了心。

他作为一个天阶人物,还是蒋家门长,早已经不问世俗之间的事情有很多年了,蒋家大大小小的琐事都是自己的儿子蒋峰在打理。

就算他站在了蒋家金字塔上的人物,支撑着蒋家成为这片大地上最强大的势力之力,做了些事情就算是错也好,对也好,也不会有人说,但毕竟大家都是肉眼凡胎,明里暗里还是分得清。

凡事也要有个度,他也不能例外。

蒋寒雪本来就讨人喜欢,不管是在隐门之中还是在家门之中。她虽然是蒋峰收的义女,可从来不像其他家中小姐一样像骄傲的孔雀,难伺候。

蒋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更是其余三大家族的面,抛弃了蒋寒雪,不仅仅寒了当时蒋家人的心,甚至还会被其余家族的人当成笑柄。

说他就是个没心没肺的老狐狸,那蒋峰死了只怕也有他的一份力。

蒋冽又一次端着茶杯,看着杯中有些浑浊的茶叶,沉思了一下,然后说:“你放心吧,就算你师姐被抓了去,那苏北绝对不会伤了她一分一毫,现在指不定还再为她疗伤呢。”

蒋树青心中一喜,算是得了一个安慰,但毕竟没有亲眼所见,他想了想,忽然说:“难不成还是因为苏北有个与师姐一模一样的老婆?”

这个小小的孙子辈本来平时是没有资格在这里跟他讨论,但形势不得已。

再加上他也想要跟四周的人解释解释,便也耐着性子说:“灵隐山一直都是我们蒋家计划之中的重中之重。那猎鹰特种队就算是你也应该知道的吧?”

蒋树青静静地听着。

“苏北就是其中之一,当年唯一存活下来的人,而他的挚爱柳寒雪死在了其中。”

蒋树青忽然想起了那夜师姐带着自己第一次前往海棠的时候,问苏北,他老婆的名字。

“柳寒烟?”他忽然脱口而出,然后看向蒋冽。

“不错,苏北怀疑蒋寒雪便是柳寒雪。”蒋冽笑了笑,其实,还有一个原因他并没有彻底说出来。

也许是眼前这小子问的太多了,有些得寸进尺,也许是只是想要给大家一个解释,无需在多说。

一个外来人,怎么可能会轻易地进入到蒋家呢?

蒋寒雪还在襁褓时,蒋冽便已经命人暗中查探一番,摸清了底。

她名叫柳寒萱,是那秦晓蕙说出来的,只是当世之人,知道这名字的只怕也就是他自己、秦晓蕙和那已经死去的儿子。

“那我们也有机会去救她了。”蒋树青心中一喜,但是刚刚燃起的希望,忽然想到他们在江海市实在是太被动了,以至于所有人都躲在了这个狭小的房间之中。

“别高兴得太早。你还是多想点以后如何在拼斗之中保住自己的性命。”蒋冽叹了口气,嘴唇沾了一口茶,然后缓缓放下。

“我们蒋家好歹也是数一数二的大家族,何时被迫得这么惨。”蒋树青与其是在抱怨,还不如是说给蒋冽听。

这件事情从一开始他就想这么干了,其余人或多或少也有他这样的心里。

蒋冽皱了皱眉,看了看四周,摇头说:“你也不看看我们面对的是什么人!”

“蒋家家大业大还不得靠着我?”他说到这里也有些无奈,蒋家唯一的一个地阶后期便是小水了,要是小水也没了,那么整个蒋家的中坚力量可就崩塌得一干二净。

要是他出了什么事,蒋家再无天阶高手一说。

“五大家族,分实力高低,分的就是手中的古武者多不多,实力境界强不强,经济上基本上都相差无二。”

“五大家族皆在燕京,个中势力复杂,几乎就是牵一发而动全身。除了赵家还走向我们之外,其余家族的古武者基本都走向我们对立面。

“我们要是在经济、人脉上和权力上动点手脚,还不得被他们联合起来啃的骨头都不剩。”

能够成为五大家族的存在,哪一个不是在经济上、政治上走到了非常高的境界?

正因为在这些上五大家族的建树基本上都相差不二,但是家族地位高低还是有很大的差距,就是因为古武者的原因。

如今,三大家族的古武者犹如狼群一样,等着他们,蒋家就算是有着赵家在,也无非就是二对三。

而且,还不算是天阶强者, 要是算了上,他们基本不敢贸然出动,否则就毫无胜算。

在经济、政治上,他一动,其余家族巴不得他这样干,除却古武者不说,任何一个家族都能够单对单他蒋家。

蒋树青被蒋冽这么一提醒,顿时也不敢乱说了,低着头,神色中依然有着担忧。

这一刻,不仅仅是担忧着师姐的安危,还担忧着自己的前途命运。

他一直以为有着蒋家招牌在,便算是在这次的战斗中失利,也没敢乱动他们。

这个时候细细想去,蒋家当真是危险了。

毕竟除却他不说,最强的古武者都在这里了。

“在这里担忧没有任何好处,还是好好的想想如何在下一场战斗中保全性命吧。”蒋冽提醒。

“那我们大可不必这样下去,我们可以……”他没有说完,也没有勇气说完,因为对面的人懂。

“梁子已经结下,回到大本营直接暴露了自己的位置,到时候苏北一个天阶的存在杀过来,再加上宋天然,简直就是一锅端。”蒋冽摇了摇头。

即便是对蒋树青临战退缩的心里大感失望,但是想到这里,也感觉岌岌可危。

他有些后悔招惹这个苏北了。

但是,一想到这愣头青的小子在那晚对峙之中说的话,他的心有活络起来。

正想到这里,房门响了。

所有人心中都警惕了起来,蒋学东和蒋学南等人都从卧室之中走了出来,双眼冷冷地看着门。

就算蒋冽的目光也放了过去。

不过,敲门声现是一阵缓慢,然后又是急促,像是暗号一般。

蒋学东看了看蒋冽,然后走了过去,释放出自己的神识,一探究竟,这才松了口气。

“是蒋华,自己人。”蒋学东松了口气。

“速度倒是快。”蒋冽点了点头。

见门开,一名身穿普通大衣的男子走了进来,蒋冽问:“可查清了?”

“确实有这么一回事,当年走失在了江海市一带。”蒋华看了一眼四周,迟疑地说了一声。

“无妨,就在这里说了吧。”蒋冽罢了罢手,算是消除了蒋华的顾虑。

“现在外面风声紧,就算是借助赵家的关系,也仅仅是找到那小丫头有点像当年走失的二小姐。”

蒋华的话一说出口,让整个屋子都陷入到了寂静之中。

蒋冽沉默地喝着茶,眉头紧紧地皱在一起。

许久许久,他在低沉着说:“看来,这小丫头还杀不得,也放不得。”

蒋树青的心中一紧,想要问问师姐到底要如何办,一见到蒋冽紧紧皱眉的样子,口中的话又咽了下去。

蒋华等人都在等着蒋冽做定夺。

听着外面熙熙攘攘的声音,蒋冽忽然叹了口气,站起来说:“走吧。这江海市算是风声鹤起,便有大兵压城的气氛。”

他环视四周,见除了小水受伤外,所有人都走了出来,他摇头:“要是打起来,更不用说了。当年的事情关系甚大,如果是那小丫头不错话,我们这次的计划不管是输是赢,吃亏的都是我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