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9章 暗夜来袭/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南宫瑾看了他一眼,欲言又止。这种神情,可很少出现在这个一向果断冰冷的女人身上。

苏北叹了口气,心中有些烦闷。他无奈地说:“帮蒋家,难不成宋家都是傻子不成。”

他看了看白玄烨,却见白玄烨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他也笑了笑,说:“我倒是忘了你这个反动派。”看了一眼南宫瑾,解释,“如今李白两家都已经走在我的面前,对面就是蒋家。我们已经是无论可走了。”

在场的人沉默。

远处,李青云深深地看着远处的那几个人,随后转头低声嘱咐:“我先走了。”

李琳焦急地喊:“那我呢?我可是没住在海棠的,现在回来,苏北北会以为我又……”

李青云的身形一顿,便说:“他知道这一切。”随后彻底的隐匿在了黑暗之中,好似根本就没有走似的。

李琳撇着嘴,哼了一声:“莫名其妙带着我来,还白让我高兴一场。”蹙着眉头,“也不知道吟吟妹妹什么时候回来。”

她见到苏北等人进入了屋中,见四下无人,深深吸了一口气,甩了甩头,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走进了屋中。

“我还以为你一直不进来,外面多冷的。”苏北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

李琳的脸微微红了红,心虚之下瞪了一眼苏北。既然明知道对方会知道,但是李琳还是想要把这件事情避过去。

避无可避,她也就懒得在伪装。看着出了南宫瑾、白玄烨在这里,她问:“那两个人呢?”

“别墅之内,你试试去找找?”苏北笑了笑,带着有点阴险的味道。

“我才懒得去管你们这些事情。”李琳哼了一声,走在沙发另一边,“我现在在想自己的妹妹何时能够回来。”

众人听到这里,除了苏北之外,两人都没啥感觉。反倒是苏北,心中早已经焦急成了一团。

一夜无话,该散的散,该休息的休息。

白玄烨来无影去无踪,提前离开了别墅。

苏北在一楼给南宫找了一间曾经自己住过的卧室,然后让钟婶重新找了一套床上用品。

至于李琳,还是跟以前一样,在二楼她睡过的一间。

苏北回到了柳寒烟与他的卧室之中。看着空无一人的床,他的双眼忽然浮现出了柳寒烟那盯着他的冰冷眼神、蒋吟吟她如月牙子一样的双眼。

“对了,还有个安琪儿。”苏北澡也没洗,直接躺在床上,胡思乱想。

这一刻,他想到了很多的事情。

战场上的兄弟姐妹,与自己在部队之中成长十五年,那一次次挥汗在球场上的抛球,那一次次蹲在丛林之中,一动不动三天,等待着猎物的到来。

继而又想到了队长的死,想到了身旁的战友的死,最后想到柳寒雪的遗嘱,那绝望的眼神让苏北在昏昏睡意之中紧紧蹙着眉头。

渐渐地,他回想到了第一次来到柳氏集团的场景,那蛮狠的小姨子,那温柔如水的周曼。

忽然间,场景一晃,他看到了安琪儿,看到她哭喊着,而在他的对面,铁熊持枪,对着安琪儿,狰狞地笑……

疏忽一瞬,苏北睁大双眼,猛地翻身做起。

脸色苍白的他低头看着双手,喃喃:“噩梦……”他抬头看了一眼柜台上的闹钟,皱眉,“已经五点了。”

刚刚说到这里,他的脸色一变。

一股不知名的气机让他的心忽然紧了起来,好似自己走到了悬崖边上,半只脚已经悬空,只要有那么一丝风吹来,他就会彻底的落入深渊。

到底是特种部队出身,再加上自身的天阶修为,下一刻不在多想,忽地翻身下床。

“嘭!”

一颗沉闷的子弹穿玻璃,打在了床上,准确的说是在枕头上。

子弹的穿透力之猛,只是在玻璃上留下了一个孔,边缘没有丝毫的裂缝。

要知道,这里的窗户可都是防弹窗,可不是一般的枪械能够打得穿。

当初苏北来到这里的时候,就已经全副武装了这里,没想到暗中的人竟然使用了重型狙击枪。

苏北的脸色阴沉下来:“又是这种远程阻击。”深深吸了一口子说,“蒋家手下的走狗还真是尽忠啊!就是他们知不知道这种东西已经用过几回了。”

说完,走出房间,在洗漱间对面,手放在门把上,悄然灌注灵气,无声无息地打开了门。

撑开一丝门缝,看到里面熟睡的李琳,眉头微蹙。忽然间,心中似有所感,转头看去,黑暗之中,一楼有一双眼睛看着自己。

他低声:“醒了?”

“外面有人。”南宫瑾淡淡地说。

“小声点,别惊扰了这里的人。”苏北感觉到谭影已经醒了,不过并没有出来。

但是,这里还有钟婶等人。

“要不要出去?”南宫瑾还是一如既往。

苏北有些头疼,转头看向李琳,刚刚想说什么,心中再次紧张起来。他看着李琳,寒毛忽地竖起。

这一刻,他来不及细想,一个箭步冲进卧室之中,单手伸到李琳的头部。

“嘭!”

沉闷的声响撞击在苏北的掌心之中,让他的手控制不住地往后移。

疼,这是他的感觉。

他已经灌注大量的灵气在掌心之中,但是当子弹冲击进来的时候,还是让他感觉到了疼痛。

手背碰了一下李琳的头。

苏北接在手中,微微松了一口气,低头看向李琳,却发觉她睁大了双眼看着自己。

那双眼微微地打转,根本没有聚焦,似乎心中正在有什么巨大的变化在发生。

“啊!流氓!”李琳吓得半身坐起,抓起枕头就往苏北的身上砸去。

这一下他终于回想到柳寒烟对自己嘱咐过一些苏北半夜里偷鸡摸狗的事情,让她自己小心点。

李琳对此嗤之以鼻,想动本大小姐,也得看他有没有胆子,再说了,苏北北的心性她还是了解的,只当是柳寒烟以为自己是个女孩,权当醋味。

没有想到,今天她万万没有想到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出去!滚出去!你这个大流氓!你要乱来,我就告诉我哥。”李琳大喊大叫。

苏北看了她一眼,愣了一下。

似乎是发现对方的眼神不对,李琳看了看自己,发现那睡衣早已经在自己的晃动下不见了。

脸色一瞬间涨红,比红苹果还红。

她的呼吸急促,大口大口地喘着。

苏北见情势不对,刚刚要有所动作,心中再次一紧,双眼转向黑暗之中,冷冷的杀气从双眼中散发出去。

天阶,灵气化形,外放成物,这便是达到这种境界所形成的能力。

否则,苏北如何能够利用灵气打开门?

杀机犹如实质,带着如利剑一般的灵气以双眼为中心,望向极远处的黑暗之中。

远处的小山坡上,黑暗寂静的丛林之中,那阻击手透过阻击镜片,感受到了那让人心悸的目光,好似刮遍了自己的全身。

兴许是距离的缘故,他还是沉住气,开枪。

一瞬间,子弹穿透过防弹窗,正正地对准了李琳的后背。

苏北再不管这里有如何情势,冲上去抱住李琳,他一个转身,李琳下了床。

在这期间,沉闷声响起。

那子弹直接打在了苏北的手臂之上。子弹的速度太快,就算是苏北也无法在那瞬间救出李琳,因此只能够用自己的身体去挡。

李琳双手抱胸,感受着陌生的温度,她的大脑轰鸣一声,一片空白,什么都听不见了。

就算是那子弹的穿透声,她也没有听见。

整个房间寂静无比。

下一刻,尖叫声从她的口中爆发,让苏北的眉头一挑。

“出去!”

李琳要跳进床上。

苏北无奈地别过头,说:“这地方危险。”

“就是因为有你才危险,你个流氓,竟然敢猥琐你姐!”李琳那个愤怒啊!恨不得把苏北给手撕了。

苏北见她还要上床,当下便转身在床上拿起睡衣,别过头,递给李琳:“穿上。”

李琳一把夺过,裹在自己的身上,心中稍安,狠狠地瞪了一眼苏北,转身冲出房。

苏北没有阻止,而是走向窗边,双眼看向一个弹孔,透过弹孔,那冰冷的双眼远远地看向了黑暗的小山坡之下。

枝桠之间,那人早已经消失不见。

也在这个时候,门外传来了钟婶吃惊而愤怒的声音。

苏北的心中咯噔一下,这才想起来还有个小麻烦没有解决,他有心解决,但这种事情如何解决得了。

要是跟他们明说了,只怕会造成人心惶惶。本来吟吟出事,就已经够让他们疲惫了,要是连住的地方都是危机,苏北一想之下,摇了摇头。

叹了口气,走了出去。

三双眼睛看了过来。

南宫瑾在二楼楼梯口冷眼旁观,钟婶焦急而带着愤怒地看着苏北,但更多的却是失望,李琳羞红了脸,愤怒地盯着苏北。

“苏先生,你怎么……”钟婶说到这里,失望透顶地摇头,“二小姐虽说平日是脾气暴躁了点,但与公与私可都没有辜负你的。”

“就是!这个败类、畜生!”李琳见苏北的双眼望了过来,缩了缩身体。

“刚刚那就是个意外。”苏北耸了耸肩,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但看向钟婶时,神色倒是严肃,“钟婶,我苏北在这里呆了多久你是知道的,做事从来就不会乱来,请相信我。”

钟婶缓缓收起了表情,平静地看着苏北。

这明显是话中有话啊!

钟婶当初为情所困,被洪威利用,在柳家做了十几年的保姆,要是没有一点城府,早就露馅了。

钟婶轻轻拍了拍李琳的肩膀,叹了口气说:“要是不嫌弃,就跟钟婶睡。”

“苏北!我要告诉寒烟姐。”李琳气也笑了,一咬牙恨恨地说。

“随便你咯。”苏北懒得跟她再说,但是他想到这几天柳寒烟深受打击,要是在这个时候给她添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