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0章 我姐呢?/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的双眼在李琳的身上打转,想着还是要紧张解决的好。

只是,他那双眼在裹着真空的李琳身上,让李琳的脸色再次红了起来,她警惕地后退说:“苏败类,你要干嘛?”

苏北看她的双眼就知道她会错了意,当下不再多说,走向楼梯口的南宫瑾。

南宫瑾见他走了过来,双眼带着询问。

“你留在这里保护他们的安全。”苏北低声,“记住了,暗中保护。”

“命令我?”

苏北迟疑了一下,声音放软:“不是命令,是请求。”

南宫瑾不在说话了。

他走之前,犹豫了一下说:“今晚都别睡在靠窗的地方。”他出门离开。

李琳红着脸看着苏北离去,松了口气的同时,忽然内心有些怅然若失的感觉。

经过这件事情后,大家都没了睡意,纷纷穿起了衣服。钟婶则是进入厨房之中早早地坐着早餐。

虽然如今是五点,距离起来也不过是相差一个小时而已,钟婶还是很能接受。

二楼阴暗之处,谭影站在走到尽头的窗口,看着远处的黑暗,紧紧皱着眉。

南宫瑾在楼梯口看了她一眼,转身离去。看到众人都在大厅聚集,她看了一眼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之中。

没有盘坐,而是拿出了那块星陨石,定睛看着,忽然低声自语:“使用就会惊动暗中的人,还是……”

“还是再等等吧。”

她盘坐着,但是注意力则是在整个别墅之中,只要有任何的风吹草动,都逃脱不了她的注意力。

苏北站在门外,深深吸了一口气,看向远处的黑暗,他走向车库,开出宾利。

速度飙升,在黑夜的凌晨之中,他看着外面的华灯,犹如渐渐睡醒的狰狞巨兽,在等待着他。

不过一会,便来到了圣桥亚私医院之中。

到了停车场,苏北刚刚下车,身旁便出现了人。

“家主。”林逸恭谨的说。

“没发生什么事情吧?”苏北淡淡地说,双眼则是看着四周,病房二楼,袁兰芝正在看了过来。

“一切都安好。”林逸狐疑地看着苏北,“家主为何早早的就来了?”

“就是来看看。”苏北与林逸并肩,在值班室等级了一下,便与林逸走向了病房。

在即将进入房中的时候,苏北停止,看了看这里的袁浩,袁兰芝以及林逸,想了想,低声说:“注意修罗。”

林逸的脸色变了变,这才知道绝对是出事了。他低声:“是杀还是……”

“抹杀,但是要小心谨慎点,如今江海市已经汇聚了大量的古武者。”苏北提醒了一声,进入到了病房之中。

房中,柳寒烟熟睡、安琪儿熟睡,蒋寒雪……

他悄然走了过去,心中一惊。

眼前的人,借着淡淡的月光,正在看着窗外,目光木然,一动不动,那张精致的脸好似凝固了一般,如画,却有着墨水般的淡淡清冷气息,让苏北看到了她身上的一抹哀伤。

及时是人来了,她也没有半点的反应,好似如植物人一样,行尸走肉一般。

苏北用手在她的眼前晃动了一下,人还是没有任何的动静。

他叹了口气,想了想,悄声:“喂?”

人还是没有动静。

他看着侧卧的人儿失了魂,喊也没有用,想了想便用手拍了拍她的肩膀。

蒋寒雪的双眼有了聚焦,僵硬地转过头来,目光空洞地看着他。

苏北的浑身微微的一抖,当对方直视过来的时候,他能够真正的感受到她遭受了多大的打击。

也在这个时候,似有所感,转头看去。

苏北见到柳寒烟正在看着他。

黑暗的夜里,寂静的房里,他们都没有动,除却蒋寒雪,只有目光在动。

苏北摇了摇头,转身走向柳寒烟。

“她是谁?”好似黑夜可以遮挡一切,可以抛露一切,柳寒烟鼓起勇气问。

“她?”苏北差点忍不住就想跟她说出自己所知道的,但是一想到蒋冽那晚上的威胁,想到柳寒雪的死,他淡淡地说,“一个跟你很像的人。”

柳寒烟蹙眉,看着他。

“很快你就会知道。”

“我姐呢?”

苏北沉默,余光却看到旁边床上的身影,微不可查地抖了抖。他知道,安琪儿也醒了。

“在联合……”

话还没有说完,柳寒烟的声音提高了一点,整个房间都听得见:“别骗我了。”

“我怎么可能会骗你,我最近收到以前部队里战友的消息,你姐最近要参加维和行动。”

柳寒烟的嘴角忽然扬了扬,带着一丝冷笑。

苏北的心中忽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你的战友不是只剩下一个了吗?”寂静的房间中,柳寒烟的话中带着冰冷的温度,但是更多的却是嘲讽。

苏北的浑身一震,静静地看着她。

“自从吟吟的事情过后,你就变得多愁善感,力不从心。”柳寒烟冷冷地看着苏北,“这点我都能够发现,难不成你之前说的,我就可以视而不见。”

原来,原来她早就知道了。

也许,知道吧。

苏北淡淡一笑:“我的战友跟你姐没多少关系,不好好养病,这么晚起来干嘛?”

他说到这里,想要按住柳寒烟的肩膀,让她好好的躺在床上。

柳寒烟伸手打掉了他的手,双眼依旧很冰冷,只是目光带着殷殷雾水。

“我姐到底到哪里?”

黑暗中就只剩下她的声音。

安琪儿的双手紧紧地抓着被单,眉头蹙着,她回想到在废弃车道上苏北说的话,想到当时的场景,她忽然觉得有一股闷气在胸口积压着。

听到柳寒烟如此咄咄逼人的话,她差点就要起来为苏北袒护了。

“当然是在维和部队。”苏北心中起了变化,但是他依旧表现的很淡然,“你是在怀疑我?”

柳寒烟的双眼流出清泪,但是目光依旧很冰冷。她不回答苏北,而是把手指向了最里面靠窗的蒋寒雪:“她不是巧合吧?”

苏北叹了口气,他忽然想起柳寒烟所说。也许,真的是力不从心了吧。

看苏北如此表情,柳寒烟更加坚定心中的猜测。她蹙着眉头,楚楚可怜却又孤高清远,散发着让所有人都敬而远之的气质。

“我姐到底在哪里?你别骗我了。那天,秦晓蕙三个字我记在心里。”柳寒烟一眨不眨地看着苏北,看的苏北的眉头一挑。

“钟婶送我过来的时候,我问过了。”声音很清淡,但是落在苏北的心中,如同波澜。

他干笑:“这跟你姐有什么关系?别乱猜了。”

“那晚上不可能会无缘无故出现这么多人,还把吟吟抢走。这个蒋寒雪出现在这里,跟我这么像,就算跟我姐没关系,你们也一定瞒着我。”

苏北平静地看着柳寒烟,而柳寒烟也在看着苏北。

双方很平静,没有发出任何一点声音。

柳寒烟是在看苏北到底给不给答案,而苏北则是心中不断地权衡。要是柳寒雪身死的消息告诉了她,她会不会崩溃?

他是深知两者的感情之深,让他无法想象。

安琪儿感觉到没了声音,心中反而一紧,这种无形的压力,让她感觉难受。

渐渐地,她微微侧过头,双眼微微张开,模糊中她看见苏北以及柳寒烟在对视。

下一刻,她立马闭嘴,心在跳。

平静还在继续,她想仔细的看看苏北的表情,忍不住睁开了点,再看时,苏北已经转过了头。

吓得她浑身一抖,立马闭上双眼,一动不敢动。

但是,没有任何的动静,可她不敢在看了。

“柳寒烟……”沙哑的声音从自己的另一边传了过来,让她心中松了口气,同时也生气了疑惑,那个跟柳寒烟一样的人,为何这个时候又了动静?

苏北以及柳寒烟转头看着她。

她半坐着,披头散发,在清冷月光下,清冷的有些恐怖。

只是,两人的思绪根本就没有因此而被挪开。

柳寒烟深吸一口气,点头:“你认识我?”

蒋寒雪看了一眼苏北,沉默了一下,说:“我是谁?”她的声音不是很清脆,好像是从沙哑中过渡一样。

苏北愣愣地看着蒋寒雪,随即沉默了半响,才说:“你不是蒋家人,你是……”

他不敢确认。

但是,这里的三个人都在看着,想要从他的口中得到答案。

沉默了一会,他忽然转口:“秦晓蕙是不是还在蒋家?”

蒋寒雪聚焦的双眼盯着苏北,半响才说:“在。”

“我会帮你查明所有的真相。”苏北淡淡地说,转头,“我已经动用所有关系,寻找吟吟的下落。”

蒋寒雪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柳寒烟也没有得到自己的答案,但是他们心知肚明,苏北绝对知道。

也许是蒋寒雪的动作太大,让柳寒烟那急切的心情忽而被压了下来。

“我累了。”柳寒烟躺在床上,被单裹着全身,连头部也是。

蒋寒雪躺回床上,目光依旧是看着渐渐稀薄的月亮。

安琪儿松了口气,她试着看向四周,刚好发现苏北看着自己,心中一跳,急忙又闭上,佯装熟睡。

苏北转身离。他的计划之中,多出了一点变化,那就是前往蒋家,找到秦晓蕙,指认蒋寒雪的身世。

当然,如果是DNA认亲的话,苏北也想过,但那只是身体上的相认,心还需要苏北亲自去找。

临南县成的一栋安静的小区之中,有一间房间有着暗暗的灯光。

赵玄恭敬地站在赵风云的身边,双手呈上一封信。

赵风云看了一眼在场的人,接过信。

所有人的目光都在注视着赵风云表情的变化。

渐渐地,赵风云的眉头皱起,也让四周的人心态出现了变化。

似乎是看完了,赵风云收好信封,看在在场的人,好似疲惫地说:“如今的赵家已经不似往昔。”

所有人沉默。

赵狄身死,家族衰微,就算是李家也有蚕食他们的心思,而他们竟然有些力不从心。

“帮蒋家,就是帮赵家,一旦踏入,再也无法收脚。”赵风云严肃地说,但语锋一转,“可惜,天有不测风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