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9章 危险至极/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北可没时间去吞下这坛醋,摇头:“其他事情。”

“小心点,兵哥哥。”安琪儿从后座跨过去,来到驾驶室的位置,发动车,随时可以驱车离去。

苏北走向了小公园,神识释放出去。

刚刚走了几步,他的浑身一震,神色一变:“这家伙,一点都不省心。”

他加快了速度冲击上去。

花园内花丛之中,两男一女正在激斗。

蒋寒雪苍白着脸,空手迎接对方的剑。

三人的实力相差不多,因此蒋寒雪很快就陷入到了下风,身上带血。

这两名男子一言不发,逮着蒋寒雪,招招下死手。

蒋寒雪转身闪躲,想要抽身离去。

“想走?”一人冷哼一声,快步冲了上去。

另外一个人则是对着蒋寒雪发动了狂风暴雨一般的袭击,压制蒋寒雪无法抽出空手对付自己的同伴。

“既然是蒋家大小姐,那我们就更不能够放过了。”那男子快步冲到蒋寒雪的身侧,手中的长剑被灌注真气。

“死吧!”另外一个压制蒋寒雪的男子怒喝一声。

“砰!”

长剑断裂的声音传了过来。

站在蒋寒雪身侧的男子浑身一震,犹如风筝一般飞入空中,然后重重地砸在地上。

他手中的长剑直接断裂成了两半。

苏北扔下剑尖部分的长剑,冷冷地看了一眼另一个浑身僵硬的男子,走向蒋寒雪。

蒋寒雪的目光闪躲,苍白着脸色,嘴角溢出鲜血。她见苏北来了,转身就要离开。

苏北抓住她的手腕,淡淡地说:“还想给我惹麻烦不成?”

“我的事情,不用你管。”蒋寒雪转身留下这冷森森的话。

“你的身份还没有明朗之前,我必须要管。”他说完,把蒋寒雪扯到自己的身旁。

“放开!”蒋寒雪的另一只手对着苏北拍击而去。

苏北冷哼一声,抓住蒋寒雪手腕的那只手再次往后一扯,蒋寒雪直接到他的怀中。

一只手抱住她,转身,面对缓缓后撤的男子,面无表情地说:“实力都在玄阶后期,这可是不可多得的古武境界,要是杀了你,不知道你们背后的家族会不会痛心?”?

“放开我!禽兽!”蒋寒雪非常不适应,羞红着脸,大怒。

苏北抱着蒋寒雪,淡淡地说:“不要乱动,否则刀剑无眼。”说完,快速冲向那男子。

男子立马后退,不再管地上不知道是死去还是晕去的同伴。

仅仅玄阶后期的实力,在一个大家族之中只怕都是中上层的存在。

“喝!”男子感受凌厉的气息正在冲击而来,立马转身一剑。

这一剑释放出强大的真气,震荡向苏北怀中的蒋寒雪。

蒋寒雪一直在挣扎,苏北见状,心下一急,想要闪躲,奈何怀中还抱着个挣扎的人。

他无奈,另一只空出来的手,直接抓住长剑。

点点鲜血从掌心溢出。

蒋寒雪被吓呆,再也不敢乱动。

“知道厉害了吧?”苏北瞪了一眼怀中的人,追向已经逃跑的男子。

那男子快要冲出花园,一旦离开这里,苏北断然不能够公然杀人。

他冷哼一声,一脚踢向晕死在地上的男子身旁的长剑。

并且,真气也从脚中释放,灌注在长剑之中。

长剑发出剑鸣,在空中激荡了一圈。苏北一掌拍击过去,长剑犹如长箭,闪电般地穿进了男子的心脏之中。

男子转身,不可置信地看着苏北。这一刻,他才明白天阶境界爆发出来的实力有多强。

对付玄阶后期的家伙,简直就是秒杀。

苏北松开怀中人,但手还是抓住她的手腕。

“你放开我。”蒋寒雪皱眉挣扎,“我不走了,行不行?”

苏北歪着头说:“你说的可是真的?”

“你在这里,我想跑也跑不了。”蒋寒雪瞪眼。

“行。”苏北撒手,走向那两个男子。

蒋寒雪还真的没有离开,只是皱眉看着苏北,然后目光看向了苏北的掌心之中。

鲜血还是在溢出,让她的心中生出了愧疚感。她性子温柔善良,见不得有人为自己出头而受伤。

当然,她的心中还是走不出苏北曾经杀死自己义父的阴影,虽然蒋家人已经抛弃了她。

苏北抓起这两个人,收起长剑,皱眉:“这还是个麻烦。”

他看了看蒋寒雪说:“你先回车上。”

蒋寒雪不情不愿,站在原地不动。

“难不成你还想要惹麻烦?”

“我说了,麻烦是我自己的,你管不着。”蒋寒雪冷声。

苏北不说话了,看了看四周,见没有多少人,淡淡地说:“走。”

他走出小公园,立马爆发出自己最快的速度。

速度之快,犹如一道黑色的影子。

好在一个私人医院之中,并没有如公立医院那般出现拥挤的人群,因此苏北一路走去,并没有被人发现。

来到宾利车后面,打开车厢,把这两人硬生生塞了进去。

吓得安琪儿差点就要驱车离去。

好在她看清了后面的人是谁。

苏北做好这一切,来到驾驶室说:“稍等一下。”

他说话,不等安琪儿回答,以最快的速度冲向小公园。

这家伙没有跟过来,肯定是想要离开。

他的神识释放,没有在小公园中停留。

神识捕捉到了点点滴落的血迹,一个转身,再次加速,来到了一处花坛旁边。

苏北走了过去,目光看着花坛旁瘫坐的蒋寒雪。

脸色苍白,腰部溢出鲜血,在白色衣裳之中露出点点嫣红。

“受伤了还要乱跑。”苏北叹了口气,“你说你现在还能够去哪里?”

蒋寒雪冷着脸:“你管得着吗?”

“我当然得管,如果你是柳家人,那就是我必须要保护的人。”

蒋寒雪嘲讽:“我是与不是,也跟你没有多大关系,我就算被抛弃,也不是一个随意被人控制的人。”

她起身要走。

苏北淡淡地看着,走了过去,不由分说,抱着蒋寒雪走向宾利。

蒋寒雪单手凝聚真气,往苏北的面门震荡而去。

苏北单手化解,淡淡地说:“徒劳而已,好好跟着我回去。”

他的另一只手环抱她的腰部,手中的真气大量地凝聚进入蒋寒雪的身体之中。

那撕裂的伤口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愈合。

蒋寒雪浑身一震,这是她第一次接受别人的真气。

在古武界,很少有人会牺牲自己的真气。就算是在隐门之中,就算她的天资很好,被蒋家看中。

这个家伙竟然会不惜释放真气给自己治疗。她不由得看了一眼苏北。

苏北则是面无表情地走向宾利。

“车呢!”苏北的脸色微微一变,他立马来到停车带上的空位上。

车不见,人也不见。

这只能够说明一种情况,有危险,否则的话安琪儿也不可能会驱车离去。

苏北皱眉,当下快步冲向了医院门口。

速度之快,让蒋寒雪感觉到了失重。

也在这个时候,他刚好看到宾利与另外一辆黑色轿车冲出医院门口,转眼就消失不见。

苏北的脸色铁青,刚要掏出电话,却见柳寒烟打了过来。

“有人在追我们,他们有枪。”柳寒烟的声音在颤抖。

苏北的浑身一震,看来是真的遇到危险了。想到之前在床边为蒋寒雪挡住子弹,他心中不详的预感就更加强烈。

不再多言,快步来到一辆奥迪T5面前,真气灌注在车门之中,悄无声息地打开车门。

他把蒋寒雪放在副驾驶,驱车快速离开原地。

他的心中则是再急切地期盼了,千万不要是修罗。

修罗虽然没有古武级别的实力,但是怎么说也是超越了普通人的存在。

以安琪儿和柳寒烟这两个丫头的能力,只要被那帮人抓住,几乎是必死的下场。

希望不要是修罗吧!

他压下心中焦急,驱车追了上去。

蒋寒雪没有在说话,也没有在乱动,只是目光时不时的放在苏北身上。

也许,是因为出了事情,她才没有任性乱来吧。

而在城东郊外,南宫瑾浑身是血,大口大口喘息着,疲惫的双眼看着身后缓步走过来的男子。

“东西给我。”白衣男子淡淡一笑,手很礼貌地伸了出去。

南宫瑾喘息着,手中的白色铁链直接抽向了白衣男子。

“还是没有醒悟啊!”白衣男子摇了摇头,目光忽然冷了下来。手中长剑震荡,犹如银光长蛇,真气灌注在其中,爆发出了强大的力量。

“不过是半步天阶的实力而已,你还无法再这个世俗之中立足。”南宫瑾冷冷一笑,闪身躲了过去。

长剑轰鸣,直接撞击在了大地之上,竟然砸出了一个五米场的裂缝。

白衣男子笑了笑,盯着南宫瑾说:“当真是小看了我们?这世俗界不过是灵气太过稀少,我们才没有踏足。”

南宫瑾没有说话,显然是已经承认了。

“既然你不想交给我,那我就只有自己去取了。”白衣男子的身上释放出了巨大的力量,闪身刺向南宫瑾。

南宫瑾立马让手中的铁链收缩,化作了一面盾牌。

“轰隆!”

盾牌没有丝毫的损坏,但是她本身承受不了这么大的力量,直接被反震之力给震荡出去。

“这域灵器果然厉害。”白衣男子舔了舔嘴唇,目光盯着那已经变成白银令牌的武器身上。

南宫瑾一口鲜血吐了出来,缓缓站起来,目光带着冷光,并没有任何的屈服。

“可惜了这么漂亮的美人儿,不过,想必这些东西,我更愿意辣手摧花。”白衣男子冲了过去。

也在这个时候,一辆宾利车忽地从他的身后冲了过去,随后是一辆黑色的别克。

白衣男子已经适应了这种奇怪的长条状东西,虽然刚开始的时候他也是一惊一乍,但到底是见多了便见多不怪。

南宫瑾转眼看了一眼,见到了两个熟悉的面孔,她眯着双眼。

“还有心思看别人,还是多关心自己吧。”白衣男子刚刚说完,人已经来到南宫瑾的身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