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0章 极速/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南宫瑾的脸色微微一变,手中的白银令牌再次化作盾牌。

“轰隆!”

白衣男子的攻击再次轰击在了盾牌之上,南宫瑾被震荡出去,落在地上,已经是满地嫣红,触目惊心。

盾牌落在地上,没有了真气的灌注,彻底化作了白银令牌。

“这东西我是越看越喜欢。”白衣男子笑了笑,走向白银令牌。

“你要是喜欢,我可以给你。”一道冷淡的声音在他的身后传了出来。

白衣男子的心中一惊,他竟然没有察觉到身后有人。这一刻,他的汗毛竖起,真气激荡在长剑之上,转身刺了过去。

“砰!”

碰撞声传来。

白衣男子看了过去,脸色大变。

长剑刺在对方的手掌心之中,犹如刺在磐石之上。

苏北冷漠地看着白衣男子,反手抓住剑身。不顾剑身带着真气,割裂他手掌的皮肤,猛地一抓。

白衣男子只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力量往自己的身上袭击而来,他毫不犹豫地放开了长剑。

清脆的声音传了出来,长剑彻底断裂。

苏北冷冷地看着白衣男子。

白衣男子脸色苍白地后退,警惕地盯着苏北:“没有想到,这个小小的城池之中竟然也有一个天阶高手。”

苏北的目光转移到了地上的南宫瑾身上。

他走了过去,扶起南宫瑾。

也许是因为有同伴来临,她终于可以长长地松一口气。刚刚站起来,一口鲜血从口中喷出,身体一软,差点就晕倒过去。

苏北急忙扶助单手环抱着她,目光冷冷地盯着白衣男子,冷漠的说:“我现在没工夫陪你玩。”

他单手一招,强大的吸力吸住地上的白银令牌,转身走向奥迪T5。

车内,蒋寒雪有想要逃走的冲动,可她看到这突生的变动,一时间犹豫了一下。

是敌是友,还无法得知。

当苏北走过来的时候,她放弃了。

苏北抱着南宫瑾进入车内,真气依旧是不要命地灌输到她的身体之中。

让南宫瑾的脸色稍微红润了几分。

白衣男子依旧不敢动,冷汗从额头上冒出,但是神情还算是镇定,他就这么静静地看着苏北进入车内,然后驱车离去。

“他是谁?”苏北问,车速开始加快。

“来自灵隐山。”南宫瑾也是在刚刚的战斗中得知,她正在利用体内的真气给自己疗伤。

“灵隐山?难道真的别有洞天?”苏北惊讶。他当初作为猎鹰部队中的一员,对灵隐山可算是非常的了解。

那里根本就是个原始森林的范围,基本没有任何人居住,只有毒虫鸟兽存在。

南宫瑾沉默了一下。

一沉默,苏北立马想起那晚杀死蒋峰的场景。

那个浑身散发着寒冰的冰山女孩,在神志不清的情况下,说出了南宫家被惨遭屠戮的惨剧。

刽子手不是来自于五大家族,更不是整个华夏大地上的强者,而是神秘的灵隐山。

苏北的双眼中带着冷光,一言不发,南宫瑾不说话,他也猜出了几分。

“他为何要来?是特意来追杀你?”苏北继续问。他不断地加速,渐渐地看到了前方的黑色别克。

这速度之快,直接让蒋寒雪的脸色都变了。

可看苏北的神色,心思似乎一点都没有放在开车上,注意力还在南宫瑾的身上。

“他需要一件东西,是蒋家需要的东西。”南宫瑾压住身上的疼痛,用真气去治疗。

苏北皱眉,这才想起来南宫瑾与蒋家的关系。

当初,南宫瑾前往昆仑,却被蒋家截了下来,自己的手下无一生还,最后无意间见到苏北,才走到了今天。

“蒋家最近几年都把目光放在灵隐山之中,要你的身上的东西,只怕也是为了灵隐山。”苏北回想到战友的死,他的心有些颤抖。

当年,如果,如果修罗身后的人是蒋家的话,那苏北势必与蒋家站在对立面,再也没有调和的可能。

蒋寒雪面无表情地坐在副驾驶室,她听到苏北的话,内心也是一惊。这是她第一次听到蒋家的行动。

以前的她,除了在隐门之中修炼,便只剩下修炼,对于外面的事情,蒋家的事情,一概不知。

听到苏北所讲,她的浑身冰凉了一遍。

也许他们根本就只是把自己当成一个有点资质的弟子而已。她想。

摇了摇头,转头看着外面飞快后退的建筑物和车辆,周遭的声音似乎都消失了一般。

苏北瞥了一眼蒋寒雪,没有再说什么。

“我想晋升为天阶。”南宫瑾忽然说。

苏北诧异,通过反光镜看了一眼后面的南宫瑾。

南宫瑾似有所觉,也看了过去。

苏北看到的,是隐隐痛苦的南宫瑾。这种痛苦不是通过面部看出来的,而是眼睛。

南宫家惨遭屠戮,这才是她痛苦的原因吧?

浑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隐藏自己的性别,躲避仇家的追杀,在仇恨和危险之中长大。

苏北摇了摇头,自己要比她幸运的多。

“你有办法?”苏北问,“如果有的话,我帮你。”

“有!”南宫瑾坚定地说,似乎是下了什么决定似的,她说,“我需要你的帮助。”

“行!”苏北毫不犹豫地说。

“会很危险,甚至要掉性命。”

苏北淡淡一笑:“跟我还说这些?”

蒋寒雪诧异地看向苏北。

南宫瑾沉默地看着反光镜下,那沉稳的面孔,手紧了紧。

“谢谢。”这是她第一次在这个世俗界说这句话,应该说自从南宫家消失之后,第一次说这句话。

苏北一笑:“就冲你这两个字,我也会竭尽全力。”他没有问用什么方法。

他知道,能够让南宫瑾说出这两个字,心意是如何,他感受得到。

蒋寒雪转过头,低声:“虚伪!”

苏北一笑,并没有说什么。他做事,从来不会给无关紧要的人解释。

速度再次加快,快到了一种让人感觉要飞起来的感觉。

警车刚开始还在后面追,到后来,直接不见踪影。

交通监控中心,工作人员抬头看了一眼摄像头,忽然有一道黑色的影子闪过,吓得他急忙揉了揉眼睛。

“这是……”他调取了那段录像,不断地放慢,放慢了十倍,才看清楚那是一辆奥迪。

“怎么会这么快!”他当即通知城东分局交警。

奥迪车瞬间冲向了远处。

在拐头,一个身穿黄色格子衫的男子悠闲地走着,喝了一口手中的罐装啤酒,淡淡地说:“真是没有想到,锦标赛会选在这个地方,这里有什么好?”

“这不是你担心的,你只需好好的跑完就行。”一名戴着眼镜的男子跟在身旁。

“虽然有压力,但不至于说是很紧张。”黄色格子衫的男子瞥眼,刚好看到有两辆黑色轿车闯红灯离去。

他当即笑:“这些家伙敢在市区内飙车,疯了不成。”

眼镜男子看了一眼,没再说话。

“可惜,速度太慢了。”黄色格子衫的男子与眼镜男子走向斑马线。

也就在这个时候,一道犹如波浪般平稳的轰鸣声传了过来。

多年的赛车经验告诉他,这种声音只有在极其高速的状态下才能够爆发出。

他的脸色大变,急忙抓住眼镜男往后侧。而在他们身后的众人皱眉。

“轰!”

一股巨大的气浪震荡在他们的身前。

眼镜男脸色煞白,眼睛直接被这气浪给掀飞,吓得他差点腿脚一软,瘫坐在地。

其余人也好不到哪里去,只有黄色格子衫的男子还算是镇定,但是脸上也已经有了冷汗。

“这简直……简直不要命了!”他转头看去,那车已经消失在了尽头。

蒋寒雪在车内,紧张地说:“可不可以慢点?”

“人还没有追到。”苏北平淡地看着前方,车速依旧在高速提升,他一笑,“你个古武者还慢这东西?”

蒋寒雪的脸色冷了下来,冷哼一声不再说话。

前方别克车内,一名金色头发的高大男子抬着轻型狙击枪,淡淡地说:“前方那小妞挺聪明,不断地变动方向,让我们无从下手。”

他抽了一口烟,继续说:“不过,也到此为止了,我们在这里耽误的时间太长了,就算是成功率不高,也要提前下手。”

他看了一眼开车的同伴,问:“身后那家伙甩开了吧?”

“哼!一个菜鸟而已,想要追上我,早!”

金头发嘲笑:“前方那半吊子你怎么没追到?”

同伴尴尬了一下,冷着声音:“你真以为我是职业赛车手?那小妞我看过资料,玩过赛车,有这方面的经验。”

“行,只要保持这种速度就行了。”金头发摸了摸枪口,“只要没有意外……”

话刚刚说到这里,一股让人感觉非常舒坦而平稳的声音从身后传了过来。

当即,他警惕地看向四周:“什么声音?”

余光看向自己的同伴,神情一愣。

“这……这家伙疯了吗?”同伴开车的手都在颤抖,他通过反光镜看到,那奥迪正在以一种匪夷所思的速度冲击了过来。

苏北在车内一笑:“追到了。”他看到前方的宾利还健在,心中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目光放在最近的别克身上,带着杀机。

快速追了上去,与那别克并驾齐驱。

“老兄,追我的人,也得问问我是不是?”苏北一笑。

那金头发当即冷静下来,手中的枪对着苏北喷发出去。

苏北单手挡住。

“古武者!”金头发的神色忍不住变了变。

“原来是你,之前我在医院看到了你。”苏北眯着双眼,手中的白银令牌拿了出来,化作长鞭,对着别克的前轮抓了出去。

真气灌注,在那一瞬间,长鞭犹如长枪,戳破了轮胎。

收回长鞭,化作白银令牌,开车离去。

下一秒,只听到轰隆一声巨响传来。

苏北通过反光镜看到,黑色别克冲天而去,在空中翻转了四圈,砸在路上。

还好现在并没有彻底进入市区中心,路上的车并不是很多。

不然的话,苏北也不可能会如此肆无忌惮地把车速提升到达这种地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