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8章 蒋吟吟的秘密/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件事情,按正常思维来讲,是断然不可能发生的。

蒋家作为一个大世家,家族内部的族系林立,多一个少一个人,对他们来说,根本就影响不大。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蒋吟吟就算是蒋家的人,但分量也仅仅是有蒋家的血脉。

而苏北,则是一个天阶级别的古武者,在整个华夏,都是站在顶尖层次的强者。

面对这样一个威胁,蒋家就甘愿放弃收手,而带着蒋吟吟离开这里?

傻子都想得出来,这是不可能的!

不过,说出这句话的是白玄烨,这个心智如妖,做事随意却暗藏深意的家伙。

敢激怒宋家,这可是在拿白家的前途命运在打赌,白玄烨就算憎恨五大家族,也得替自己的妹妹着想。

白画扇是他的软肋,宋家清楚!

“想知道事实吗?”白玄烨的嘴角诡异地一笑。

“说吧。”苏北叹了口气,“如果真是这样,也许你说的是对的,不能够在被动防御了。”

“跟我去一趟燕京。”白玄烨端正了神色,“燕京有你要知道的真相,蒋寒雪的真相可能也在其中。”

苏北沉默了半响,才说:“现在最主要的问题就是如何应对宋天然与蒋冽。”

往前走了几步,感受着凉风,好似感受到了莫大的压力:“跟这些大家族对着干,果然吃力啊!你敢激怒宋家,就凭借蒋冽不会对蒋吟吟出手?但是你会保证宋天然不会?”

白玄烨摇头:“蒋冽带着人已经离开了江海市。”

苏北猛地转身,震惊地看着白玄烨:“什么时候?”

“前天。”白玄烨提醒一句,“我今天才收到的消息。”

苏北握紧拳头,呼吸急促,盯着白玄烨,半响才低沉地说:“我女儿被带走了?”

白玄烨看出了苏北的不对劲,便说:“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做王体?”

苏北一愣神:“你要说什么?”

“古武炼体,修仙练气。炼体自然也有资质之说,王体便是炼体中的王者。”白玄烨打量苏北,“本以为你也是,可了解你获得机遇,我也没在多想。”

“吟吟就是你说的王者体质?”苏北紧紧皱眉,“你是如何知道这一切的?”

“一位老人告诉我的。”白玄烨淡淡一笑,“他叫做天机!”

苏北睁大双眼看着白玄烨:“昆仑派的天机?”这一刻,他会想到了那日出现在自己身边的老人。

一名实力可能还要比自己强大的老人,不过他出现的很快,消失的也快。

做出的事情一直让苏北很忌惮,无缘无故地帮助他。

“所以,你现在可以放心的去对付宋家。”白玄烨一叹,“蒋冽带着人离去,赵风云陷入泥潭拔不出来,只能够硬撑着。”

他看了一眼苏北,见他正在消化之前的消息,便提醒:“海棠内出现的那几个黑衣人,你应该猜得出来,目的只怕是解决你绑架的宋家人。”

苏北点头:“我感觉他们好像有些操之过急。”想到江海市八中遇到的那个神秘男子,“为了吸引我,连瞬间提升实力的丹药都拿了出来,这有点得不偿失。”

“宋天然的耳目多,我只把这个消息告诉你一个人,至于你要如何应对,就看你了。”白玄烨想了想,补充,“这几日,蒋家那边可一直没有消息传给你,你自己想想吧。”

他说完,靠在太阳能热水器的一根支架上,伸了伸懒腰。

“让我和宋天然的矛盾不断地加深。”苏北想到那几个黑衣人,感觉赵家真的太着急,好像想急忙的让他出手一样。

“吟吟是王者体质,蒋家也已经离开。”苏北握紧拳头,“这件事情如果是真的,要如何告诉寒烟?”

他紧皱眉头,在楼顶上沉思了半天。

忽然,他的目光闪烁,看向白玄烨,见他看着远处,他喃喃:“修罗也出手了,出手很频繁,目标很繁琐,好似没有任何的针对性。”

他走向白玄烨:“每一次出手,我都不得不转移人物,在牵制我!”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看着眼前的白玄烨:“这就是你有恃无恐地出手的原因!”

白玄烨嘴角带着一丝冷笑:“五大家族没有介入江海之前,我感觉这里的贵圈也挺不错的,但如今,就感觉冷清了很多。”

苏北看着白玄烨,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所以,为了让这些上流社会的贵圈重新恢复到原来的样子,你赶紧行动吧。”

“还有你公司旗下的两个明星,可一直在等着你这个投资商决定采景地点,进行开拍。”

苏北活动脖子:“城南经济开发区也要尽早解决,还有养生类产品的市场挖掘。”

抬起头,看着渐渐黑了下来的天:“尽早解决。”

城南公馆,陈雪菲坐在沙发上,端起一杯咖啡,抿了抿,皱着眉头靠在沙发上。

“怎么?搬迁问题基本上解决,还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刘学瞥了一眼陈雪菲。

“没什么。”陈雪菲罢了罢手,“城南郊区的经济房可以暂时安置这些原住民,等经济区开发完成,再给他们原地搬迁过来,分出去一套楼盘,对于我们来说,不亏。”

见到陈雪菲还在商谈,刘学也不再多问,点头:“关于就近就业原则,我想经济开发区需要大量的就业人员。”

“那要是开发完了呢?”陈雪菲一副美妇人打扮,说话举止透露着优雅,“一旦经济区开发完毕,整个城南将会取代城西这个新城区,成为江海市主要的经济中心之一。”

“房价暂且不说,吃穿用住的物价样样涨,这些南园村的村民就算是住进了新房,也没钱生活,到时候麻烦又会出现。”

“那时候不需要我们出手解决麻烦。”刘学皱眉。

陈雪菲摇头:“商人还是要有社会责任感,刘先生,这可不是我认识的你。”

“我搞市政工程,这一次城南经济开发对我来说是一次大机遇,我可能会走出这个城市,对外发展,人手上可以从南园村村民中解决。”

陈雪菲皱眉:“一直带着他们?”

刘学点头:“对,这是一个浩大的工程,对我是挑战,对他们也是挑战。”

“行吧,只要你说服得了南园村的村民就行。”陈雪菲揉了揉额头,“就说到这里吧,我先回去了。”

“慢走。”刘学还在看着茶几上的资料,时而皱眉,时而一笑。

陈雪菲坐在车内,深深吸了一口气,皱眉:“心里总是不舒服,这是怎么回事……”

摇了摇头,她不再多想,驱车离去,往庄园而去。

人才公寓小区,苏北坐在一桌子菜前,看了一眼身旁的白玄烨。一个帅到让人感觉妖异,一个普普通通小白脸。

但是,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在了苏北的身上。

“你试试这个。”米雅得意地指向红烧肉。

苏北看着那一盘焦黑的黑石头,沉默了一下,然后皱眉:“你还想让我表演嚼骨头?”

米雅脸色涨红,见所有人看了过来,哼了一声:“爱吃不吃!”目光瞥向别处。

“我吃。”苏北急忙夹了一块放在白玄烨的碗中,然后又给自己夹了一块小的。

白玄烨看戏的脸僵硬了一下,问苏北:“我没让你夹给我。”

“有福同享!”苏北把那就焦黑的小石头放入嘴中,骨头咬得嘎嘣脆。

米雅悄悄看了过来,想看苏北的表情,见他没什么表情,目光带着失望。

“挺好吃的。”苏北点头。其实,对于他这个兵王来说,难不难吃,这不是问题,问题是能吃饱就行。、

米雅眉开眼笑。

白玄烨皱眉,见所有人的目光忘了过来,夹了一块放入嘴中,脸部僵硬了一下。

“怎么,不好吃吗?”苏北真切地问。

白玄烨深吸一口气,开始嚼骨头,点头:“味道美,特别浓。”

李琳见两个人实验完,吞了口口水,赶忙给自己夹了一块最大的,直接塞入嘴中。

苏北真切地问:“怎么,不好吃吗?”

李琳涨红了脸,点头,呜呜咽咽地说:“好,好吃。”

桌子上摆着形形**的佳肴,各种颜色都有,全部都是这一桌子女人做的。

周曼的脸色透露着无奈,苏北看得出来,这一帮子女人中,会做饭的他就知道周曼一个。

至于米雅,刚刚验证过了,而李琳、柳寒烟和安琪儿就更不用说了,顶多就是打酱油的角色。

苏北看向南宫瑾,见到冷着脸色一动不动。

南宫瑾很明显不喜欢这种场合,特别是一帮人围着一桌子吃饭。她看向苏北,苏北也在看向她。

“吃吧。”他无奈地说。

饭桌上,一行人沉默不语。

这一行人的关系还挺复杂。

周曼与苏北之间的事情,在场的大部分都知道,柳寒烟是苏北的原配,所以周曼与柳寒烟之间有着特殊的尴尬关系。

蒋寒雪与柳寒烟极为相似,众人不清楚其中缘由,都憋在心里等着一会问问。而她本人则是呆坐着,也不动筷,举止诡异。

南宫瑾浑身散发着冰山般的冷意,一副置身事外的态度。当然,当她取下面纱之后,展现出来的面容,便是白玄烨也要惊上三分,比之白画扇还要不遑多让。

李琳一个小丫头片子是个吃货,端着碗,嘴巴就没有停过,一个人享受。

米雅东看看西看看,观察所有人的表情,因为她自己也做了一盘菜。可惜没多少人敢吃那红烧肉,她的心中一直在等待着众人去夹,所以显得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

白玄烨平平淡淡,以他这种身份,基本是不可能会出现在这里。但他在此刻表情的很正常。

安琪儿则是时不时的看向苏北,故意夹菜给苏北,目光中露出柔情。

这一举动,犹如导火索,引发众女的战争。

柳寒烟眼神不善地盯着安琪儿,夹起那黑乎乎地红烧肉:“多吃点,长身体。”

米雅笑了笑,喜滋滋地吃了一口饭。她舍不得吃自己做的,她想要让更多人接受自己的厨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