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9章 饭桌上的那些事儿/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安琪儿鼻哼了一声,也夹了一块给柳寒烟。她自己的,看到碗里的黑石头一样的肉块,望了望众人,最后把目标放在了白玄烨的身上。

“白公子,尝尝小雅的厨艺。”把碗中的黑石头夹给了白玄烨。

“谢谢。”白玄烨很礼貌。

“你怎么能够亏待自己?”柳寒烟把自己碗里的夹给安琪儿。

安琪儿哼了一声,又夹了一块黑石头一样的肉块,放入柳寒烟的碗中:“大家一起怎么样?”

也在这个时候,周曼从鱼汤中夹起一块白嫩的鱼肉,放入苏北的碗中,轻声:“看你最近劳累,多吃点。”

说完,自顾自地吃着。

柳寒烟的神色一僵。

饭桌上的气氛顿时尴尬起来。

她面无表情地看了一眼苏北,再看向周曼,心中只感觉自己的面子被刮了。

好歹也是自己的未婚夫,这么多人看着,她如何能无动于衷?虽然她已经认为自己比不上周曼。

但是,在这种两军交战的紧要关头,可不能够输下去了。

夹了一块豆腐放入苏北碗中,柔声:“别累着了,吃它可以养颜。”

苏北只感觉头皮发麻。

白玄烨笑吟吟地看着,连饭都不吃了。

“怎么不吃啊?”李琳这个丫头片子丝毫没有感觉到饭桌上的诡异变化。

她盯着苏北,皱眉嘟囔:“浪费粮食的败家子,周曼姐和寒烟姐这么辛苦做的,你怎么能不吃?”

自从发生自己的身子被苏北看光之后,她就对苏北的唠叨就变多了。

此话一说,整个饭桌更尴尬。

安琪儿还好,知道这个时候不能够插手,自顾自吃着,李琳则是对苏北一番责怪。

柳寒烟以及周曼没有对视,而是都看着苏北。

蒋寒雪发呆地看着碗中的米饭,一动不动。

南宫瑾放下碗筷,不解地看着饭桌上的众人,她观察出了所有人的不对劲。

她心想,难道这样吃饭,必须给苏北夹菜?

看看安琪儿,她也夹过,看看柳寒烟,也是,看看周曼,还是。

她低着头皱眉,表示很不适应此时的环境。

看到大部分人都看着苏北不吃,她以为是自己还没有行动。

迟疑了几分,看向苏北。

白玄烨感觉到身旁的南宫瑾有异,转头看去,目光多了几分深思,忽然间他的目光瞪大,闪烁了几分惊讶的光芒。

“浪费可耻。”李琳瞪了一眼干笑的苏北,自顾自吃自己的。

正在此时,一只芊芊细手握着筷子,夹了一块黑石头一样的红烧肉,生硬地放入苏北的碗中。

苏北的身体一僵,安琪儿的身体一僵、柳寒烟的身体一僵、周曼的身体一僵,几乎所有女人的身体都是一僵。

所有人,不敢置信地看着南宫瑾。

南宫瑾冰冷着脸,做完这一切,淡定地端着自己的碗,吃着自己的饭。

周曼、米雅不知道,但是大部分人都知道南宫瑾的性子。冰冷、拒人于千里之外,这是她的代名词。

就这样一个人,竟然不顾周曼与柳寒烟的战争,做出了任何人都不敢相信的举动。

这可不像是冰山女神的作风啊!

便是苏北也是楞了一下。

见所有人都看了过来,南宫瑾的脸色发烫,有些红,她急忙用真气压了下去,这才没有表露出脸上。

冷淡地看了在场所有人,淡淡地说:“不是要给苏北夹菜才能继续吃吗?”

“额……”柳寒烟会错了意,罢手,“没事。”说着,自己吃自己的。

苏北松了一口气,他还是第一次见南宫瑾这样子,跟变了一个人,听她说的话,这才知道是个误会。

“姐姐,你从来没有跟家人吃过饭吗?”米雅听出南宫瑾话中之意,睁大双眼去问。

所有人的举动都停了下来,看着南宫瑾。

苏北赶忙吃下柳寒烟、周曼以及南宫瑾夹给自己的菜,避免了一场战争的爆发。

“别看着我,行吗?”南宫瑾冷冰冰地说。

南宫瑾实在是忍受不了这种目光,要不是这里的人她感觉没危险,早就掀桌了。

冰冷的话让气氛微微尴尬了一下。

苏北瞪了一眼米雅:“吃你的饭去!”

“哼!苏脸皮。”米雅小声嘀咕。离开公司,她对苏北可就不客气了。

“他是我弟弟,苏北北。”李琳抬起骄傲的下巴,“你不能这样骂他。”

姐姐维护弟弟,那是天经地义。李琳在这一刻下意识地反驳,却忘了她与苏北之间的糗事。

米雅哼了一声:“他脸皮这么厚,你还袒护他?”

李琳的脸色微微红了一下,瞥了一眼苏北,见他看着自己,顿时就想起了那晚上的场景,顿时浑身燥热起来。

苏北阴沉着脸:“我的名字只有两个字!”

“苏北北。”李琳小声嘀咕。

“你信不信我把你丢出去。”苏北威胁。

李琳搬起凳子,让柳寒烟挪一挪位置,坐到安琪儿与柳寒烟的中间。她哼笑:“你试试。”

柳寒烟沉默地吃着饭。

“啪!”

重重地筷子与碗接触的声音传来。

“抱歉,我吃饱了,你们慢用。”周曼面无表情地放下碗筷,头也不回地冲进了卧室。

“砰!”

门被重重地合上。

吓得李琳浑身一跳。

这一刻,屋内寂静无比。

她怯弱地看向四周的人,虽然他们没在看自己,但是她感觉所有人都在看着她。

低着头,一口一口吃着米饭,不敢说话了。

“你们慢用。”柳寒烟同样是面无表情地站了起来,往以前自己的老房子而去。

她走的时候,没发出任何声音,但是与周曼相比,产生的影响依旧相差无几。

安琪儿吐了吐舌头,悄悄抬头看了眼米雅,见米雅使了使眼色,顿时会意。

两人什么都没说,放下筷子就跑人。

蒋寒雪呆呆地看着碗中的饭,南宫瑾自顾自地吃着。

白玄烨似笑非笑地看着在场所有人的脸色,然后缓缓地站了起来,拍了拍苏北的肩膀:“事情不要忘记,明天我来找你。”

说完,离开了房间。

在场的只有苏北、呆呆看着碗中米饭的蒋寒雪、自顾自吃着的南宫瑾,以及低着头的李琳。

静悄悄地,一阵哽咽声传了出来。

苏北看向李琳,看到她一颗一颗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掉,身体跟着哽咽不断地抖动。

他放下筷子,哀叹一声。

心中升起无力感。

走过去,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凑到她的耳边低声:“不是你的错,你是无心之举。”

好像所有人都在远离她一样,她孤立无援。有人安慰,哭得更厉害,不过声音依旧很小声。

“他们不是针对你,你不要在意。”苏北皱眉,轻轻拍着李琳。

南宫瑾见苏北皱眉,再看向李琳,目光变冷。

苏北与她对视,一愣。

南宫瑾会意,站了起来,走向李琳,手刀对准李琳就要往她后脖子砍下去。

“姑奶奶,你就别参合了,吃你的饭去。”苏北头疼。

南宫瑾明显就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冰山,除了会打架,还是会打架。至今,她都还没发觉饭桌上发生了什么。

她冷哼一声,走向屋外。

“你去哪?”

南宫瑾没回答他,径直离开。

苏北心中那个纠结,想去看看南宫瑾,但眼前又有个委屈的小女孩。他左顾右盼,一咬牙,神识放了出来。

锁定到南宫瑾往楼上去,想来是要去楼顶,这才松了口气。

但是,神识一放出来,他也观察到周曼在卧室内,躺在床上无声地哭。

苏北的眉头就一直没有松下来过。

“不是你的错,是我的错,他们其实都在怪罪我。”苏北连声安慰。

李琳好半天抬起头来,可怜兮兮地看着苏北,不断地哽咽,想说话又被哽咽给堵住,好半天没缓过劲来。

“不是你的错,他们怎么可能会针对你呢?”苏北那个头疼啊!早知道就别坐在一起吃饭。

李琳半天说不了话,听着苏北说的,更加委屈,一把抱住苏北,呜呜呜地哭出声来。

整个屋内,只剩下她的呜呜哭声。

苏北叹了口气,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双眼看了看唯一一个还留在这里的蒋寒雪。

只见到她呆呆地看着碗中米饭,还是一动不动。

这一刻,他忽然感觉蒋寒雪是多么的可爱,要是所有人都这般,也就不会演变成这样了!

半个小时后,李琳哭累了,抬起头来,看着苏北。

苏北看着她那含着泪光的双眼,不知道说什么。

“我……我还想吃。”

苏北无奈地笑了笑:“吃吧,趁着还没冷。”

他看了看还呆坐着的蒋寒雪,然后走向卧室门前,犹豫了几分,手握在门把上,真气灌入,悄声无息地打开了门。

走进去,轻声关上。

但声音还是吓到了周曼,她红肿着双眼看过来,见到苏北进来,她又把头埋入枕头下。

苏北叹了口气,坐在床上,摇了摇周曼的肩膀。

没反应。

过了一会,呜呜声传了出来。

苏北那个抓狂,但是他还真不敢抓狂。

听着哭声,他环起周曼的腰部,抱了起来。

“你干什么!”周曼反抗。

苏北紧紧抱住她,低声说:“这么大个人了,还哭,也不怕笑话。”

周曼挣扎,但她小胳膊小腿,根本就没用。

“我带这么多人来,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苏北贴着周曼的耳,“今天委屈你了。”

“你还知道有个我!”周曼幽怨地说。

她把下巴放在苏北的肩膀上,哽咽:“你还知道我会委屈!”

苏北轻轻拍着周曼的后背,轻声:“我忘了谁都不可能忘了你。”

“才多久没见,你就到处给我沾花惹草,难道我周曼就真的入不了你的眼吗?”周曼说出了内心真正最想说的话。

面对周曼的质问,苏北皱眉,半响才说:“那李琳才刚刚成年,也就是小孩子心性,犯不着去计较。”

“你是说我多事了?”周曼挣扎,但还是无效。

“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是说我像个大妈,什么都要管?”

苏北紧紧抱着周曼:“我家周曼这么漂亮,怎么可能会是大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