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0章 众女的心思/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哄了半天,这事才算完。

“等会出去,别板着脸。她一个小姑娘刚刚都被你吓哭了。”苏北轻声嘱咐。

周曼白了他一眼,走出了卧室。

刚刚走出去,就看到李琳夹着菜塞进自己的嘴里。李琳也恰好看到周曼走出来,含在嘴里的菜一动不动,连筷子都没抽出来。

苏北在后面见状,干咳了一声。

周曼见状,心中无奈地叹了一声。她收拾收拾神情,走过去轻声:“我还以为吃完了。”

“吃完了,吃完了。”李琳急忙放下筷子。

“在姐姐家别拘束。”周曼还真感觉这李琳跟小孩子一样。要是米雅这类,早已经离开了这里,哪还在这里继续吃?

李琳放下筷子,尴尬地干笑了一声,不知道说什么好。

周曼走过去,坐在李琳身边,把她放下的筷子又递给李琳,悄悄说着话。

苏北见两人重归于好,看了一眼还在桌子上发呆的蒋寒雪,便要出门。

“你去哪?”周曼皱眉。

“楼顶,最近事多,我得去看看。”苏北认真地说。

周曼这才没有多想,她看了一眼苏北,余光扫到饭桌上发呆的蒋寒雪,问:“她是谁?”

同时,双眼打量着这个发呆的女孩,从一开始就是这样,难不成是脑子有问题?

“她的身份不明确,我得去一趟燕京,探探实地。”苏北转身看着蒋寒雪,犹豫了几分,“今晚可能要跟你一起睡了。”

“跟董事长真像。”周曼笑了一声。

苏北干笑,顿时觉得尴尬无比。他没说什么,离开了房间。

上了楼顶,刚好见到南宫瑾转过头来看着他。

“这里晚上风大,下来吧。”苏北问。他来楼顶主要是看看这家伙还在不在。

一个对于都市一点概念、动不动就动刀子的超级高手,他可不敢让这样的人随意的走动。

只有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他才能够安心。

南宫瑾没说话,静静地看着远方的黑暗。

苏北沉默地看了她一眼,走了过去。

“这里没什么好看的,在这里呆久了,被那些人发现可不好玩了。”苏北看着她的脸。

没了面纱,精美如画。

只是那双眼带着迷离,似乎是在回忆着什么。

似有所觉,南宫瑾转眼看了过来,冷淡地说:“看什么?”

“我在等你回我话。”

南宫瑾看着他,然后转眼又看向远方。

苏北被自己的话给哽住了。他微微皱眉:“难不成你想在这里过夜?”

“不然呢?”

苏北一愣,这才发觉今晚上安排过夜的时候,没考虑到这家伙是有孤僻症。

而且,他还真没有给南宫瑾安排好。

苏北摇头一笑,抓住南宫瑾的手腕往回走。

“放手。”南宫瑾皱眉。

“走吧,我已经给你安排好了。”苏北拉着南宫瑾的手就走,也不管她的抗议。

南宫瑾沉默地看了他一眼,微微反抗了一下,然后任由苏北拉着下了楼。

苏北犹豫三分,来到柳寒烟所在的房间。

真气灌入,悄无声息地打开了门。

苏北深吸一口气,准备好一番与柳寒烟的说辞,踏步走了进去。

“有人。”南宫瑾悄声提醒。

苏北的心中一惊,转头看向四周,黑夜中只有黑暗,他转头看向南宫瑾,见到双眼冰冷地看向厨房方向。

这家伙的感知力比我还强?他想。

如今的他可是天阶级别的强者,在五官感知力方面,早已经超过了南宫瑾。

他略一思索,当下释放出了自己的神识。

果然,厨房内有一个身穿黑衣,鬼鬼祟祟的影子在悄然往客厅走来。

嘴角带着一丝冷笑:“遭小偷了。”

这房子一直没有人住,难怪会被小偷给盯上。

神识辐射过去,也看到柳寒烟躺在床上,双眼看着窗外的黑夜,似乎是在沉思,又像是在发呆。

“走。”苏北示意南宫瑾先在客厅中呆着,他先去厨房解决一下事情。

小偷毫无防备,被苏北轻而易举地击倒,然后被苏北抓着下了楼,扔到了保安室门口。

他又以极快的速度上了楼。

进入房间之中,心中再次一惊,南宫瑾不见了。

这家伙不会去杀人了吧?他的额头见了冷汗。

神识释放出去,神色顿时一愣。

南宫瑾与柳寒烟躺在同一张床上。南宫瑾僵硬的脸色告诉他,她很不适应。

而柳寒烟似乎是心有感叹,正在说着悄悄话。

“我叫柳寒烟,你呢?”柳寒烟低声说着,侧着身,看着那惊心动魄的侧脸,她自己都差点深入其中,无法自拔。

南宫瑾犹豫了一下,回答:“南宫瑾。”

“很有古风的名字,不过很适合你这样的古典美人。”柳寒烟低声一笑,笑声中带着点点失落。

南宫瑾不知道怎么回答,她侧过头,看了一眼柳寒烟。

柳寒烟心中一热,竟不敢与她对视。

“你也很美。”南宫瑾试着回答了一下。

苏北在神识观察,震惊地看着这一切。

这是怎么回事!

冰山一样的南宫瑾,竟然会被柳寒烟拉进了同一张床,而她竟然没有反抗,现在还在床上聊天。

他不敢乱动,关上门,坐在沙发上,神识注意着这两人。

他还真怕聊着聊着,南宫瑾一怒之下,辣手摧花,可就真的后悔莫及了。

柳寒烟见她愿意跟自己说话,心中松了一口气,问:“我怎么感觉你跟这里的城市格格不入啊?”

她想起了饭桌上,南宫瑾的一举一动。

“以前我一直在深山里。”南宫瑾低声说。

也许在这个黑暗之中,同为同性,才能够让她稍微敢说出自己心中的想法吧。

便是一直跟在她身边的苏北,也没有获得如此殊荣。

听到这句话,苏北疏忽间想起了那晚上的事情,那个浑身散发着寒冰的冰山美人,抱着自己,哀伤倾述着那场惨绝人寰的悲剧。

他摇了摇头,心中轻叹。

“啊!”柳寒烟吃惊地看着南宫瑾,“好可怕,你是怎么生活的?”

南宫瑾沉默地看着她。

尴尬气氛。

柳寒烟干笑了一声:“那你是怎么与苏北认识的?他说你是她的老朋友。”

“他救过我,我欠他的恩情。”

柳寒烟似有所思,想了半天,忽然问:“你喜不喜欢苏北?”

苏北心中咯噔一跳,感觉这家伙的思维跳跃太大了,让他都反应不过来。

这可是南宫瑾,冰山刽子手一样的冰山。

问这些不是没事找事么。不过想想也是,柳寒烟生处都市,面对的无非都是一些小女孩该有的事情和问题。

南宫瑾没说话,又是沉默地看着她。

如果是苏北,也许能够读出沉默的南宫瑾的双眼中的意思。

“怎么了?”柳寒烟小心地问。

她深吸一口气,鼓起勇气,靠近南宫瑾。

苏北全神贯注地注视着两人,生怕南宫瑾会发难。

南宫瑾微微皱眉,想要挪一挪。

“这个问题可不可以回答?”柳寒烟小心翼翼地问,如同一个小女孩正在向大姐姐讨要棒棒糖。

抛开南宫瑾那冰冷的性子和实力,苏北有点想笑。

一向女王般的暴脾气冰山女人,遇到一个比她还要冰山气质的女人,这画面很有冲击感。

性子都差不多,只是程度不同。

这个时候,柳寒烟彻底变成了受,抬头仰望着南宫瑾。

“你是他的夫君?”南宫瑾忽然问。她不自然地挪了挪身体。

“有夫妻之名而已。”柳寒烟低声哼了一声,“这家伙到处沾花惹草。”

说到这里,她感觉有些尴尬,因为眼前这位虽然冰山了点,但经常与苏北走得近。

“他在外面。”南宫瑾忽然说。

柳寒烟瞪大双眼,马上起身坐在床上,冷冷地哼了一声:“躲躲藏藏的偷窥,你是有多猥琐。”

苏北深吸一口气,转身离去。

“你快滚。”柳寒烟怒喝了一声。

南宫瑾愣愣地看着眼前这个女孩。她认为,有实力才能够让别人屈服,自从南宫家被屠戮之后,她一直以来贯彻的想法。

但是,这个女孩手无寸铁,便是普通人都可以制服,竟然对苏北如此喝骂。

关键是苏北竟然一声不吭地离开了。

他可是天阶级别的人物,如今的南宫瑾自己也不敢如以前那般对待苏北。

虽然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她认为苏北没有危险。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亲情就可以任性?

“他走了没有?”柳寒烟转过头,犹如小女孩一样地望着南宫瑾。

“走了。”南宫瑾呆了一下。

“那我们继续谈。”柳寒烟笑了一声。

南宫瑾本想不理这家伙,但见到之前那一幕,她犹豫了一下,点头。

苏北在门外,神识扫了一遍,发现两人相安无事,这才转身离去。

上了楼,来到米雅家门口。

悄然打开门,坐在沙发上,神识一扫。

“什么,你说你被他包养了!”

苏北本想扫一下这里有没有危险,然后离去。

只是也在这瞬间,他扫到了安琪儿吃惊的话语。

差点被自己的唾沫呛到。

这个小丫头一向对自己的自尊心看得很重,难不成是安琪儿软硬兼施,软磨硬泡,硬是从米雅口中套出点东西了?

想想也是,安琪儿可不是柳寒烟和周曼,说话做事当真有间谍的风格。

“嘘!”米雅涨红了脸,“不要乱说!”

安琪儿吃惊地看着米雅,米雅不敢与她对视,低着头不说话。

她心中顿时气不过,双手捧起米雅的双颊,瞪起眼睛:“说,你是怎么骗到兵哥哥的。”

苏北有些无语,这安琪儿果然是直来直往的主。

“我哪有!”米雅羞红了脸,恼羞成怒,“安姐姐,我那是被逼无奈。”

“所以你就成为他的情人了。”安琪儿怒哼一声,“他可是有老婆的人了。”

“我现在可是……一次都没给过……”米雅瞪了一眼安琪儿,怪她说的这么直白。

“你说谎,让我看看。”安琪儿说着便把头往床下钻去。

米雅吓了一跳,急忙拦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