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6章 柳寒烟与周曼的心里话/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踩在枯黄的枝桠上,双眼往侧方一扫,那破碎的悍马车翻在地,里面的那个青年,晕死在车下。

转身,看了一眼南宫瑾,冲向废弃工厂的排水沟所在。

他的神识感知到了一点真气波动。

想来,那老家伙早已经离开了废弃工厂了吧。

当两人来到排水沟时,只见到宋天然站在对面的岸上,静静地看着他。

苏北微微皱眉,示意南宫瑾别冲动。

“我宋天然还是第一次这么狼狈,就算是与蒋冽战斗也没有这般模样。”宋天然冷淡地说,但是双眼中的目光冰冷到了极致。

“你想说什么?”

“我想说什么?”宋天然阴测测地笑了一声,他的呼吸急促起来,“我的三个儿子,如今生死下落不明,你问我想说什么?”

他的脸色忽然狰狞起来:“想知道我说什么?我就告诉你。”身上的气势锁定苏北,“我三个儿子出了事,你觉得我只会找你报仇吗?”

苏北的脸色微微一变,浑身一震。

“来吧!我们就在这里决一死战吧,我有的是时间在这里跟你玩。”宋天然冷冷地盯着苏北。

苏北原地不动,脸色铁青地看着对方。他感受到了威胁,但是这也可能是对方的空城计。

也在这个时候,手机震动。

他掏出电话一看,蓝屏,只有一行字。

收起电话,深深吸了一口气,看了一眼宋天然,冷冷地说:“你最好跑远点,下次让我遇到,你会死的很惨!”

说完,转身。

南宫瑾皱眉:“为什么不杀了他?”

“出事了。”苏北低声说,快步往废弃工厂所在跑去。

南宫瑾紧跟上去,不再说话。

坐上宾利慕尚,见南宫瑾上车,发动,往来的路而去。

不过一会,他见以红色法拉利为首的豪车开了过来,皱眉,微微把车往侧方开去。

等车少了,在加速前往人才公寓小区。

“车神!”刘哥立马从车窗探出头,双眼火热地看着苏北。

苏北瞟了一眼,没在意,驱车离去。

刘哥舔了舔嘴唇,方向盘打转。

还好这里是县城,一条大道不分车道,左右行驶都靠自觉。

法拉利闪电一转,身后跟着的一堆车也跟着转了方向。

那浩浩荡荡的豪车队伍,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谁家结婚。

警车响着警笛,更后面,大队长加速,在加速地跟了上来。

宾利慕尚一个极限漂移,绕过一个弯道,就见到前方的警车跟了上来。

第一辆警车楞了一下,司机猛地反应过来,往宾利前方的道路开去。

只是,宾利太快,等他要做的时候,太迟了。

身后的警车反应不慢,急忙停车堵住整个道路。

苏北的双眼冷了下来。

“杀出去?”南宫瑾的双眼望向苏北。

苏北摇头:“没必要。”他看了一眼身后,见还有一段空处,沉声,“坐稳。”

话刚刚说完,前轮打转,后轮发力,发动机轰隆一声传出,宾利慕尚原地旋转,往回开去。

眼看就要撞上前方的警车,猛地转弯,冲进草地之中。

一堆警察干瞪眼,半响才跟了上去。

只是,就在他们有所行动的时候,刘哥有意无意地把车开在草地与道路之间。

“让开!别妨碍警方办事!”一名国字脸警察大怒。

“车坏了,挪不了。”刘哥吹了一声口哨,“要是你觉得碍事,可以撞开。”

其余豪车内的富公子有样学样,纷纷堵在追宾利的路上,纷纷抱怨:“这车太不省心,坏了。”

交警一堆大怒,却不敢行动。

都是豪车,磨破了点皮,只怕一辈子都无法出人头地。

他们追不到宾利,只能够抓住刘哥几人了事。

穿过草地,绕了一段路,重新回到道路上。

不过,大队长带着人马追了上来。

他们在最后面,没必要在道路上横车拦路,一见宾利进入草地,急忙追了上去,果然见到宾利来了。

“知道厉害了吧!”大队长舔了舔嘴唇,“被我追到,别妄想离开。”

他开着警车,冲了上去。

只是,他过了一个弯道,前方的宾利早没影了。

气得他脸色发青。

苏北并不知道有这么一个执着的人在追赶着他。

车速不断地加快,快到极限。

半个小时后,他来到人才公寓小区。

苏北往单元楼而去,神识释放。

只是一瞬间,他的脸色就变得冰冷无比。转头看向南宫瑾,点了点头。

这一次,他没有对南宫瑾多说。

那意思就是说,可以放开了打。

“想进来,可以。”白玄烨浑身是血,特别是左臂,有一道刀伤,深可见骨。

只是,在他的脸上,却见不到任何的疼痛情绪。

这才是他吧!

靠在门边,手中长剑一震,上方的血滴滴落地。

在对面,倒下四五个人,但是还有更多的人在门外堵着。

“大哥,怎么办?”一个刀疤脸悄声对一名蒙面的男子说。

“拖的时间也差不多了。”蒙面男子想了想,“虽然修罗给我们时间赶过来太过仓促,来的人不是很强,但对付这个家伙,足够了。”

他看向白玄烨,一声下令,黄阶玄阶强者硬生生杀了进去。

门正在被破坏,墙体正在被破坏。

白玄烨舔了舔嘴唇,妖异的脸庞犹如死神,疯狂的目光中只有嗜血的情绪在波动。

长剑一荡,冲了上去。

内屋,一帮子女人抱在一团,慌慌张张。

“李琳,还是没信号吗?”柳寒烟皱眉头。

“这些家伙屏蔽了所有信号,有线的也被他们给断了。”李琳哭丧着脸,“只有白哥哥一个人,我们撑不住啊!”

“刚刚你不是给苏北发消息了吗?怎么现在不行了。”

李琳摇头:“也就是刚给他发完,就被端了所有信号。”

接下来,杀声再起,吓得他们浑身发抖。

在最外面的蒋寒雪呆呆地看着电视一角,精神还是那么的恍惚。

外面,一名玄阶中期的老者手持短刀,斩进白玄烨的右腿。

白玄烨嘴角带着一丝残忍的笑,拼着受伤,长剑硬是刺进了对方的心脏之中。

他刚刚拔剑,侧方的两人手持武器镇压过来。

他心有余而力不足。

正在这个时候,苏北来了。

“你在晚一点,这里的所有人都要玩完。”白玄烨丢掉了剑,转身走进屋内休息。

他对侧方的两个人看都不看一眼。

那两个人一愣,但也只是一愣神而已,接下来就狠狠地往白玄烨的脑袋劈去。

“砰!”

本来是两道声音,但是犹如速度太快,让人以为只出现一道。

两人的脑袋瞬间被拗断。

苏北看着白玄烨血红的背影,松了一口气:“辛苦你了。”

“对我妹说就行了。”白玄烨没进里屋,在客厅沙发上坐了下来,开始疗伤。

蒙面男子见苏北来了,大吃一惊,急忙下令撤退。他一个转身,就看见一条白色铁链冲了过来。

楼道狭窄,他避无可避,只能够迎战。

但是,那铁链蕴含的力量太强大,他连防御都没有做出,就被困住。

“别杀这家伙。”苏北注意到这蒙面男子是这伙人的首领,提醒一声。

南宫瑾缓缓走上来,铁链一甩,蒙面男子落到苏北的面前。

苏北居高临下地看着,见他要往后爬,一脚踩在他的肚子上,疼得他双眼往外凸。

而其余人,在南宫瑾的攻势之下,全死,无一幸免。

“不要杀我,饶了我!”蒙面男子在绝对的力量之下瑟瑟发抖。

“你这遮脸的东西,是要我帮你拿吗?”

蒙面男子还真不敢,一旦拿开,那可就真的完了。

苏北冷哼一声,一一巴掌扇了过去,面罩被扇飞。

见是个青年,问:“不过玄阶初期,就能够指挥这么多人,哪个家族的?”

青年的脸色煞白,不敢去看苏北的脸,但是也不敢说话。

“就这样子,也还好意思来这里?”苏北一脚踢在他的下巴,门牙掉了。

惨叫连连的声音,从门口,传到了内屋。

一帮女人捂着耳朵,团成一团。

这一刻,曾经的隔阂只是浮云般消散。

柳寒烟与周曼紧紧地挨着,再没顾忌。在外面,在苏北的严刑之下,青年招供。

“这家伙留着,别弄死了。”看了一眼南宫瑾,走向内屋。

他想要确认一下里面的人有没有事情。

白玄烨看了一眼很乖巧的南宫瑾,一笑:“你这家伙我越看越喜欢,连那冰山脸都愿意听你的命令。”

苏北看了他一眼:“等会我给你治疗,兴许那后期的实力还会突破。”说罢,来到卧室门前。

神识一扫,人没事。

但是,他并没有进去。

内屋,一帮女人见外面没了声音,陷入到寂静之中,心中反而更加忐忑起来。

这是不是意味着,白玄烨死了?然后外面的人悄无声息地走了进来?

这种无声的压力,犹如死神的脚步,缓缓地踏在心间。

柳寒烟的浑身发抖,下意识地抓住周曼的手。她心中的不祥预感越来越强烈。

忽然间,她转头看向周曼,低声:“周曼,今天是我们的劫难,苏北又不在,只能够靠我们自己。”

周曼抿着嘴听着。以前,比这个还危险的事情她都经历过,所以心理素质要比这里的大多数人强。

“我知道你喜欢苏北,苏北也喜欢你。不过我早已经不介意,甚至觉得你们很配,我就像是小三一样。”

周曼瞪大双眼,安琪儿瞪大双眼。

不敢相信,柳寒烟会说出这样的话。

周曼反应过来,支支吾吾地说:“我……是我的错……如果我没出现,也许董事长已经和苏北结婚了……”

柳寒烟摇头:“这事我看得出来。但他毕竟是我未婚夫,所以才事事都与你有隔阂。”她忽然哽咽了一声,“吟吟还没救出来,今天就要死在这里。”

她呜呜地哭了起来:“我还没和他结婚呢!我们的公司还没有走上正轨,我姐姐还没有回来,怎么就一切都要完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