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7章 冰释前嫌/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哭声能够感染人。

已经在极力抑制的李琳,也跟着哭了出来。

紧接着是米雅,然后是安琪儿与周曼。

周曼红着双眼说:“董事长,是周曼的错,如果不是我一意孤行,现在你已经是苏北的妻子了。”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说这些。”在生死危难前,柳寒烟掏心掏肺说出自己憋在心里的话,抱着周曼低声哭了起来。

苏北的神情尴尬起来,他想进去也不敢了。

这一进去,绝对会让刚刚的气氛瞬间僵硬,然后他会被群起而攻之。

毕竟,早就没事了,还让屋内的人紧张半天。

特别是柳寒烟与周曼都开始摒弃前嫌,做生死战友的特殊阶段。

白玄烨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他虽然没神识,但是玄阶后期的他还是能够听得清楚墙内的声音。

“要不要我在渲染一下?”白玄烨也不等苏北回答,走向门前,伸手要去敲。

苏北急忙制止 ,瞪了一眼白玄烨。

这家伙就是个搅屎棍,屋内的情况,刚好合适,这要被他一搅,不是屎也是屎了。

突然,苏北的神色一变,脚下生力,撞开卧室门。

一个黑色的人影冲破玻璃,一个翻滚落在床上,转身,刀悬在坐在一旁一动不动的蒋寒雪脖子上。

众女吓了一跳,纷纷尖叫。

安琪儿一急,要去拉蒋寒雪。

“别动!”苏北大喝一声。

安琪儿一呆,身体僵硬,不敢再动。

“你们后退。”苏北的双眼盯着那黑影看。

众女赶忙来到苏北的身后,纷纷松了一口气的同时,目光都盯着蒋寒雪,脸上神情担忧无比。

虽然才相处不久,但到底是同为女性,心有善意,不想见到身旁的人有伤亡。

“放开她,你立马离开这里,我不会出手。”苏北一眼就看出眼前的人有地阶初期的实力。

如今,连一直隐藏实力的李家,也有一个地阶中期的存在,要知道,那可是赵狄一个级别的人物。

想必,这也是为何李家敢出手对付蒋家,想要吞掉赵家的底子吧。

那人一笑:“你想必还不认识我吧?”赵风云的双眼在苏北与自己的距离之间来回扫。

苏北面无表情,看着神情毫无表情的蒋寒雪,问:“你想做什么?”

“你觉得我想做什么?”赵风云示意苏北看向自己的刀。

从来到都市开始,他遇到的都是普通人,但走到如今,身边到处都可见古武高手。

当真是步步为营,处处有险。

即使如今他有天阶实力,但是眼前这个局面,他也不可能会在一瞬间阻止。

毕竟,对方可是一个地阶层次的存在。

这种层次想要在一瞬间杀人,轻而易举。

“杀了她对你没好处。”苏北皱眉,但随即想到了什么。

“我俩做个交易。”赵风云看了一眼屋外,“把那蒙面的小子交给我,她交给你。”

“原来是赵家来人,想必你就是赵风云吧。”

赵风云的神色一僵,然后冷哼一声:“那小子这么不禁摧残,这就招供了。”

见苏北看着他,他手中的刀贴近蒋寒雪的皮肤:“你最好照做。”

蒋寒雪感觉到了疼痛,转眼看向赵风云。

苏北的双眼中有一抹精光,他淡淡地说:“寒雪,我等会带你去燕京,查清楚你的身世,给你一个交代。”

蒋寒雪的双眼聚焦,看向苏北。

“你可千万不能够死,因为你可能还有一个亲姐姐在这里。”苏北的身后,柳寒烟的浑身一颤,手下意识地抓紧苏北的后背。

蒋寒雪的呼吸忽地急促起来,双眼看向苏北的身后。

“快点!”赵风云感觉到不对劲,示威性地把刀贴近蒋寒雪的皮肤,一丝丝鲜血渗了出来。

蒋寒雪皱眉,身上真气涌动。

真气的调动,由内而外。

苏北在那一瞬间感受到了那真气的波动,暴喝:“护体!”

他的身形一动,瞬间来到赵风云的身旁,手抓向刀。

赵风云的脸色大变,刀下意识地往蒋寒雪的脖子上抹去。

玄阶级别的蒋寒雪,虽然无法抵御对方的攻击,但是想要再一瞬间抵御哪怕一秒,轻而易举。

往后一退,真气涌在脖子处,刀无法深入分毫。

苏北也在这个时候,抓住大刀,往窗外扔去。

双眼带着杀机,盯着赵风云。

赵风云的双眼中终于出现恐惧。他之前赌的就是蒋寒雪生无可恋,对自己的生死毫不在乎。

但是,有人在乎。

可惜,他的剑走偏锋终究还是失败。

毫不犹豫地转身,往窗外跳去。

他怎么可能会让对方轻松离去?

抓住对方的后领,砸在床上,直接砸出一个大窟窿。

苏北跳上床,一脚踩进那窟窿之中。

惨叫声在一瞬间出现,也在一瞬间戛然而止。

转头看向一众女,见他们震惊地看着自己。

“在客厅去休息一下。”

安琪儿拉了拉蒋寒雪的手。

蒋寒雪的目光盯着柳寒烟不放,最后要走时,她才看向苏北:“你要说到做到。”

苏北一笑:“我早已经有这个打算。”

蒋寒雪这才出去。

等一众女出去之后,外面的尸体已经被南宫瑾处理赶紧,全部扔到了楼顶上。

但是,一地的血渍还是在告诉他们,刚刚发生了很多惨事。

“白哥哥,你……”李琳毕竟是今天才这么称呼白玄烨,当面喊,有些生硬。

白玄烨看向李琳,带着一丝笑:“我记得你以前是最看我不顺眼的。”

李琳的脸色涨红,抓着周曼的手,低声嘟囔:“又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

一众女难得地笑了出来。

屋内,苏北提起奄奄一息的赵风云,眯着双眼:“三番五次的从中捣乱,逼得我与宋天然不死不休,真以为我不知道你为何这么做,是吧?”

“蒋家早已经离开了江海市,你们无路可走,把主意打在我的身上。”苏北冷笑,“可惜,你们打错主意了。”

赵风云睁开满是血的双眼,惊骇无比:“这件事情你如何知道?”

“这个你就不需要在多问。说吧,你到底还有多少后手放在我身上?”

赵风云诡异地一笑,不说话。

苏北的脸色沉了下来:“既然你不说,你的子孙总有一个会说。刚刚那蒙面小子叫赵玄是吧?”

他没说话,提着赵风云往楼顶上去。

一众女看了沉默,她们最不想见到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可惜,她们无法做出任何的反抗。

楼顶上,南宫瑾站在赵玄的身旁,在另一边,八具尸体散乱地堆在一起。

把赵风云扔在地上,冷淡地说:“既然宋天然解决不了,那就端了这赵家,也算是解决了后顾之忧。”

赵风云忽地跪在地上,老泪纵横:“求你苏大人大人有大量,放过我们吧。”

苏北冷漠地看着赵风云,冷声:“之前不是很有骨气吗,你就是一个贱骨头。”

“只要放过我赵家,我赵家立马隐退,再也不参与到这世俗之中。”

“晚了!”苏北做事,只要威胁到身边的人,出手毫不留情。

赵风云抬起头,愣愣地看着苏北,心冰凉到了谷底。

这一刻,他才发现眼前的男人是多么的危险。

从一开始,从赵狄开始,他们赵家就已经走进了深渊之中,从此再无回头路。

在公寓下方,药老穿着唐服走了进来。

抬头看着上方的破碎窗户,喃喃:“赵风云即使实力不济,蒋寒雪应该也解决了吧?”

转眼看向地上沾着鲜血的刀,走了过去,端详:“如果人没死,用毒蛊饮血引魂灵,会发生什么事情了?”

他诡异地一笑,转身离去。

楼顶。

苏北冷漠地看着赵风云。

赵风云感觉到赵家再也没有任何的希望,狗急跳墙:“我赵家虽然没有天阶的人物,但是底蕴也不是你一个人能够撼得动!”

他的脸上狰狞:“想知道我刚刚为什么选了蒋寒雪,而不是你最亲的人吗?”

苏北的心一沉,上前一步,抓住赵风云的衣领,冷漠地一喝:“说!”

赵风云好似抓到了对方的把柄:“放了我孙子,我赵家立马离开江海,离开燕京。”

苏北沉默地看着他。

赵风云心悸,咬着牙冷冷地说:“听见我说的话没有?”

“杀了他孙子。”苏北转头看向南宫瑾。

赵玄顿时挣扎起来。

赵玄是赵家最有希望的年青一代,赵风云急了。

“你现在没有资格跟我谈条件。”苏北抓住对方的脖子,冷声提醒。

“宋家要利用蒋寒雪的血。”赵风云一个字一个字地吐出来,他的脸色发青,差点窒息。

苏北把赵风云扔在地上,继续问:“继续。”

“其余的我并不知道,只知道蒋寒雪有危险。”赵风云在危急时刻,本想要联系上宋家,暂时结为联盟,镇压苏北。

可惜,这一切都发生的太突然。

宋家的人还没有出现,他赵风云自己也要赔进去。

想到这里,心中悔恨莫及。

“放了我孙子。”赵风云看向苏北。

苏北嘴角一笑:“我做事从来不会留祸患。”

身形一闪,一掌拍在赵风云的胸口,赵风云的内脏碎裂,当场身亡。

赵玄身形一僵,刚刚要大叫,被南宫瑾手刀斩晕。

“这家伙留着,等会去解决赵家。”苏北抓着赵风云的尸体扔在尸体堆上。

看着这一堆尸体,皱眉:“看来得找一辆垃圾车把这些尸体解决了。”

在小区内发生这么多事情,想必警察很快就要到了吧。

“你先带着这家伙下楼,我随后就到。”苏北看向南宫瑾,“辛苦你了。”

南宫瑾不答,其实是不习惯。

下楼前,冷淡地说:“答应我的事就一定要做到,蒋家人与我有仇。”

“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苏北一笑。

他跟了上去。

回到客厅,看向李琳:“联系李青云,这么一大摊子事情,需要他来处理。”

说到这里,他摇头:“算了,我亲自打电话给他。”说罢,看了一眼众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