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9章 腹黑的李琳/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说你们也太乱来了,昨天刚刚分开,今天你就端了宋家和赵家。”李青云像是看怪人一样看着苏北。

他一招手,身边的人迅速的往四周扩散,充当眼线。

“宋天然不除掉,我以及我身边的人可都不好过日子。”苏北低声,“关于修罗的事情,还多需要你出点力找找。”

李青云嘴角带着一丝冷笑:“修罗这些家伙出现在大陆,本身就是危险的存在。驱逐他们是我们的职责。”

“当初我们想要顺藤摸瓜找到修罗的老窝,总是被某一个神秘势力给阻拦,如今算是真相大白。蒋家失事,修罗可存活不了多久。”

苏北想了想,忽然想起了当初绑架安琪儿的修罗杀手成员。他犹豫了一下,终究没有开口。

那件事情就随风而去吧。

安琪儿需要新的生活,他也要重新面对新的世界。

以前是面对战友,如今,他面对的是自己心爱的人。

不管结局如何,苏北不会再让当初猎鹰的惨剧重现在自己身边最重要的人身上。

“怎么?”李青云看出苏北神情上的犹豫。

“没什么。找到之后,通知我,我去解决。”苏北的语气很冷淡。

这个自然是小事,李青云随意地点头,双眼看了一眼浑身带着伤的白玄烨。

他深深地看了一眼对方,转而对苏北说:“最让我感到疑惑的就是,你为何敢堂而皇之的对宋天然出手?”

他皱眉:“难道你就不怕蒋冽出来?”

苏北一笑:“楼道上可不是说话的地方。”他指向远处的宾利,“车上说吧。”

三人上了车。

“说吧,你们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李青云看着白玄烨以及苏北。

昨天,他还感觉到苏北是站在自己一边,可是一晚上过去,苏北竟然神不知鬼不觉地解决了宋家、赵家。

“因为蒋冽早就带人离开了江海市。”苏北说出真相。

李青云恍然,随即眉头紧锁:“他们没有理由离开这里!”

“有理由,不过这个理由你不需要知道。”苏北摇头,“你只需要知道,蒋家不会在对李家出手。”

看向白玄烨:“还有白家。”

话说了半天,李青云算是大概的立即了当下的情势。

蒋冽抽身而走,赵风云陷入泥潭,只能一步步走向死胡同,最后被苏北彻底解决。

李青云也要在这次会谈之后,立马通知家族内的人,对赵家进行资源整合。

虽然这必定会有其余家族的参与,但占着先机,总是有好处。而且,他们也想在这一次的资源整合中,展示李家的肌肉。

让其余家族知道,他们的实力不可小看。

“你大概什么时候出发前往燕京?”苏北问。

“明天。”

苏北沉吟:“那行。你先回燕京,但是关于李家的资源整合,推迟两天。”

李青云急了:“这怎么行,这种事情越快越好。”

其余家族都不是吃素的,要是被人后发先至,得到的资源就只能够喝汤了。

“有我在,还怕少了你们李家一根骨头?”端详着李青云,“我就感觉你小子越来越市侩了。”

“宋家受了这么大打击,虽然宋天然没死,但三个儿子全死,他后继无人,衰落是迟早的。”白玄烨整理自己的衣领,“如果苏北不去燕京,你认为他会这么容易放过姓白的和姓李的?”

苏北见李青云的眉头带着担忧,补充一句:“想清楚啊!蒋家可能不会出手,我不去,宋天然动起手来,你们只能够喝汤。”

“你这么确认蒋家不会出手?”

王体乃是天生炼体体质,想要培育出一个天阶高手,很简单吧。苏北想。

他快速回过神来,盯着李青云:“对!这一次赵家的资源在他们的眼里,不算什么。”

“理由你也不会跟我说,对吧?”李青云忽然想到蒋家有某些理由抽身江海市。

苏北点头。

他在看向白玄烨,白玄烨只是看了他一眼,目光方向别处。

“那行,我会跟族内的人说说。”李青云看着外面,“我会加派人手监视四周,总之这里会变得非常安全。”

他走之前,还是提醒苏北:“宋天然始终是个祸害,你杀了他三个儿子,他可不会这么算了。”

“这事我比谁都清楚。你赶紧派个人来江海市等我,到手去燕京也能少不少麻烦。”

当李青云走后,苏北又为白玄烨灌输了大量真气。

“我已经感觉隐隐有突破的迹象。”白玄烨走向路虎,“这车我用的舒服,借我用两天。”

苏北送走白玄烨,往江涛的家中走去。

白玄烨是否会从玄阶后期提升到达地阶初期,这不是苏北关心的事情。

而五大家族最终的走向会是什么, 苏北只关心其中的蒋家以及宋家。

当然,眼下他最关心的则是宋天然去了哪里!

“解决了宋天然,再把公司方面的问题全搞定,便可以放心的与南宫瑾前往死亡之谷。”

苏北在门前,细细地想着。

“灵隐山吗?终究是要去的。”他叹了口气,忽然觉得自己真的有点多愁善感,不由得摇了摇头。

轻轻敲门。

咚咚咚,脚步声响起。

猫眼内观察了一番,李琳打开了门,看向苏北的身后,问:“白哥哥去哪了?”

“想他了?”苏北一笑。

“你管得着吗?流氓!”李琳哼了一声。

苏北不怀好意地用目光刮在李琳的身上,嘴角一勾:“我有这么流氓吗?”

“你!”李琳想起了那件被苏北看光的事情,脸色顿时发热。她大怒,见苏北靠近,急忙后退。

“我告诉寒烟姐和周曼姐。”李琳威胁。

“去啊!”苏北掏了掏耳朵,“你得考虑清楚,毕竟这么多人在场,可别污了你的名声。”

李琳脸色涨红,第一次感觉拿苏北没办法。

她咬着牙瞪了苏北半天,双眼狡黠地一转,脸上的怒气全消,带着笑意,柔声:“苏北北。”

苏北浑身一寒,眉头挑了挑:“这是玩的哪一出?”

“什么哪一出,姐姐在喊你,是在关心你。”李琳一副姐姐教训弟弟的模样,语重心长:“你要知道,最近外面危险,就不要乱出来,省得让姐姐担忧。”

苏北觉得恶心,一个未成年的小姑娘在这里跟他聊大道理,存心是恶心人。

李琳高端黑啊!

“行了行了,小丫头片子还跟我讲这些。”苏北推开门,大不走了进去。

“苏北北。”李琳腻声。

苏北忍不住浑身一抖,转过身来恶狠狠地说:“你要在玩这一招,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的衣服给剥了?”

“你倒是剥啊!”柳寒烟刚好从洗手间出来,听到苏北的话,脸色顿时阴沉,说的话也是咬着牙吐出。

李琳的双眼带着幸灾乐祸,脸上则是一副害怕的模样。她跑到柳寒烟的身后,委屈地说:“寒烟姐,他就知道欺负我,你还不管一管。”

“他苏总有权有势,我可管不了。”那一坛醋味,那一抹讽刺,溢于言表。

“你真的想多了。这家伙存心要整我,我才多说了几句,威胁她。”苏北瞪了一眼李琳。

“原来苏总威胁人的方式很独特啊!”柳寒烟抓起一旁的毛巾,扔向苏北,“我们走。”

苏北皱眉:“麻雷子一个。”

“你说什么!”柳寒烟转身大怒。

苏北早已经不见踪影。

李琳偷笑,继续委屈地说:“这事不能这么算了,要是不管,我以后还会被苏北北欺负。”

“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个小丫头心里打的什么鬼主意。”柳寒烟用手指戳了一下李琳的额头。

李琳啊地一声叫了出来。

“苏北最不喜欢你叫他苏北北,你还腻声甜声。”柳寒烟把李琳抱在怀里,紧了紧,“就不怕我生气吗!还喊疼,很疼吗?”

“寒烟姐,我错了。”李琳急忙挣脱开柳寒烟的怀抱,往走道内的客厅跑去。

柳寒烟无奈地叹了口气,跟了上去。她的眉头,始终没有松开过。

苏北在洗手间一旁默默地看着,皱眉。

看来,燕京一行,必须要加快了。他想。

客厅,映入眼帘的是一群莺莺燕燕,端的是人间美景。

一个个长得如画中人,精致如玉。

苏北站在走道口,心想,养颜啊!

“周曼姐,刚刚苏北北说要剥光我的衣服。”李琳红着脸,悄声对周曼讲。

只是一瞬间,周曼的目光锁定了苏北。

如果说柳寒烟的蛮横,苏北可以选择性无视,但周曼的沉默,则是范围性攻击,他不管走到哪里,心里好似被一块石头压着。

说到底,温柔的周曼,是苏北心里最后一道防线,是他最不愿意去辜负的一个。

看见她的目光刮了过来,那一向温柔的光芒,虽不凌厉,但在此时却出奇地沉静。

苏北顿时有些无所适从了。他暗暗瞪了一眼李琳,然后装作没看见周曼的目光,走向角落的窗户。

南宫瑾站在一旁,她面色平静地看着窗外。

也许是性子使然,不管在什么地方,她都喜欢一个人独处。

见苏北走了过来,也只是看了一眼。

“董事长,是家里发生什么事情,怎么全来我这里。”江涛问。

“没什么事情,来探望你一下。”柳寒烟撒起谎来,也是面不改色。

江涛哦了一声,双眼盯着蒋寒雪看。

柳寒烟顺着看了过去。

她很清楚柳寒烟根本就没有妹妹,只留下一个姐姐。当她听到柳寒烟说蒋寒雪是她妹妹的时候,她就知道,这件事情,柳寒烟并不想让自己知道其中的真相。

“你妹妹长得真漂亮。”江涛笑。

柳寒烟脸红,白了一眼江涛。

蒋寒雪看了眼江涛,没说话。

时间,便这样一点一点的过去。

第二天中午,众女吃过饭,便再一次聚在一起聊天,以此来打发时间。

而江涛则是前往公司处理事务,虽然不知道董事长为何这几天不出现在公司,但肯定有她的原因,她也没有多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