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4章 燕京的古武药王/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儿子的事情。”苏北可没忘记这件事情。

“你……知道了?”陈雪菲收起心思,低声问。

“这么大的事情,你想一个人隐瞒下去?”苏北皱眉,责怪。

“毕竟是我陈家的事情,我想不能事事都麻烦你。”陈雪菲幽幽一叹。

“你这是想要疏远我?”苏北转头看去,“我既然喊了你一声雪菲姐,你就是我的人,出了事瞒着,是想让我担心不是?”

“姐姐只是不想麻烦你。”陈雪菲柔情地看着他。

“现在事情已经解决,没必要再去回想。”陈雪菲为苏北脱衣,“这么晚了,就在这里陪姐说说心里话吧。”

她叹了口气:“自从弟弟进入监狱,你还是第一次来看望我。”

苏北轻轻按住陈雪菲的手,忽然说:“我明天要去燕京。”

陈雪菲的双手一顿:“发生什么事了?”倏忽间,她想起了忽然出现的李家人。

“你这边是不是派了一个姓李的人来帮忙?还自称身后有李家财团。”

苏北点头:“是燕京来的。我去之前,想把这里的事情都处理一下,因为时间紧急,才用了这些手段。”

陈雪菲的心中有不详的预感。她问:“出事了?”

“我的一个朋友现在处在生死边缘,我要带着她去治疗。”

陈雪菲摆正身子:“柳寒烟还是周曼?还是说张婷?江涛?”

苏北满头大汗,他歪着头打量陈雪菲:“你怎么知道这么多?”

陈雪菲幽怨地看了苏北一眼:“姐姐虽说置身事外,但是关于你的事情,我还是知道的。”

“只是,你刚刚说出事的人,我还没有获知消息。”

“今天才刚刚发生,而且消息已经被封锁。”苏北站了起来,看着窗外的黑夜,“是一个浑身散发着冰冷气息的人。”

陈雪菲皱眉:“是南宫瑾?”

苏北点头:“今天我差点就死去,她救了我。”

说到这里,他皱着眉头,手握成拳头,紧紧地握着。

“看来也是个烈性子。”陈雪菲见苏北的神情举动,幽幽一叹。

她走向苏北,柔声:“这一去你要什么时候回来?”

“我也不知道。”苏北摇头,“所以我才来跟你告别。”

看着眼前的陈雪菲,他认真地说:“有什么事情,别再瞒着我,一个人扛。”

“就算你不跟我说,我也能够很快得知其中的来龙去脉。你不要太倔强。”

“知道了。”陈雪菲柔声一笑,从背后抱着苏北,“就是因为你是这样的人,才给我安全感。”

“我先回去了,南宫瑾每隔半个小时就需要我替她稳定病情。”苏北转过身,握着陈雪菲的手说。

陈雪菲知分寸,念念不舍地看着苏北。

“这段日子注意安全。”苏北走了门,离去。

海棠别墅,苏北来的时候,明显感觉到四周的警戒强度再次增加。

不过他并没有惊动任何人,悄无声息地来到了屋内。

没开灯,苏北能够听得到他们睡觉的呼吸声。

当然,他也能感觉得出大部分人并没有睡着。

轻手轻脚地上楼,进入主卧室。

黑夜中,柳寒烟睁开双眼,望着吊灯发呆。忽然间,她似有所感,看向身旁,发现周曼也望了过来。

两人在黑暗中对视,忽然感觉没那么尴尬了。

柳寒烟伸手握住周曼的手,紧紧地握着,叹息一声。

也许只有李琳这个丫头还睡得下去吧。

她睡在周曼的身旁,手抱着周曼的腰,像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一样。

两人也在这一瞬间,羡慕起李琳来。

卧室内,苏北不知疲倦地为南宫瑾输送着真气。

好在他作为天阶高层次的高手,能够多次给南宫瑾输送。只是,这并不是办法,长时间下去,他的真气也要枯竭。

所以,他一输送完,就立马盘坐在床边,开始吸收空气中那几乎微薄到没有的灵气。

“公司那边倒是有些灵草仙药,虽然药力微薄,但总能够维持一时之需。”苏北在思考以后要如何熬过这段艰难时期。

第二天一早,直升飞机落在前厅的草坪上。

把南宫瑾放在平车上,在李青云与他的合力下,平稳地把车放到飞机上。

他拍了拍手,转过身走向周曼等人。

“你们不管去哪里,都会有人保护你们,放心好了。”苏北看着柳寒烟、周曼等人,细心嘱咐。

“一路上要以安全为主。”周曼上前给苏北整理衣领。

柳寒烟的脸色微微发热,心中颇不舒服。

但,她是绝对做不出这种事情。

“一路小心。”柳寒烟憋出一句话。

苏北点头:“该怎么样过,就怎么样过。”他转头看向江涛,“本来去燕京的途中,带你们去采景,看来是不可能了。”

“但是我也给你安排好了,由谭影带着你们去。一路上有事,就打电话给我。”

江涛点头,双眼带着淡淡泪光,忍着。

“尽快回来。”她招手。

螺旋桨的声音开始变大。

“苏北北,一路小心啊!”李琳大喊。

蒋寒雪沉默地看着这一刻,她不知道此时要用什么样的心情去面对苏北。

苏北上了飞机,转头看着前方的一行人,深深看了一眼,在转头,关上了机门。

声音被隔绝了。

此行,由李青云陪同。

主要是有什么事情,都可以让李青云去处理,他在这一方面,是老手。

时间不长,直升飞机停留在江海市国际机场。

刚刚一下机,就有一大队医护人员开始现场给蒋寒雪带氧气罩的带氧气罩,输抗毒液、营养液的也忙得不可开交。

这些医护人员早已经穿戴好医用乳胶手套,防止南宫瑾身上的剧毒传播。

苏北叹了口气,看着这一堆医护人员忙上忙下,有总比没有的好。他也不阻止,而是走向刘院长。

刘院长在旁边亲自监督。他见苏北走了过来,从怀中拿出两瓶吗啡。

低声嘱咐:“听说你的朋友身中多种剧毒,并且度过了一夜,这要是在医学界,早已经回天乏术。”

把吗啡递给苏北:“本来是禁用药品。但苏神医不是一般人,说有办法就肯定能救得了她。这两瓶吗啡,以备不时之需。”

苏北微微一笑:“多谢刘院长。”

“不敢当!不敢当!”刘院长受宠若惊。

他通过自己的消息也了解了一些昨夜江海市暗流涌动的大概。自然清楚眼前的苏北不是一般人。

这件事情还是上层亲自吩咐,让他们赶往机场,为一位病人进行转移前的医药准备。

眼见南宫瑾被各种医药设备全副武装,并且被护送着往一架私人飞机去,苏北见状跟了上去。

“苏先生,事不宜迟,我们这就启程吧!”李载道与苏北握手。

在客梯车前,白海天等人早已经恭候多时,与李载道一样,与苏北一一握手,随即簇拥着苏北上了飞机。

这一幕落在刘院长眼中,那就是深意了。

“白家和李家的药王都已经准备好,一下飞机就可以对南宫瑾进行治疗。”

白海天看着苏北。

“麻烦你们两位了。”苏北握着南宫瑾的手,真气则是在悄无声息之间进入到对方的体内。

对于苏北要来燕京的事情,燕京的其余家族,还并不知情。

或者说,他们还不知道宋天然以及赵风云已死的消息。

对于这几天在江海市发生的一件件大事情,都被李家以及白家有意无意地封锁了。

他们想象得到,一旦把宋天然的死讯传出去,燕京绝对会引起大震动。

飞机上,苏北感觉自己体内的真气过半,赶忙伸手进入挎包,握着仙草灵药,补充真气。

这可当真是奢侈的举动。

这些东西,基本上大部分古武者都是留着在境界即将突破的时候使用,而苏北为了南宫瑾,不惜大把大把的消耗。

这挎包还是林逸一早上前往江海制药三长取来的。至于原材料的问题,在蜀山天道府内,袁纯阳还留着一堆。

两个小时左右,到达燕京国际机场。

通过专用通道,运送平车上的南宫瑾。

站在航站楼二楼的贵宾走道上,前方以白玄烨为首的白家人走了过来。

来的人不是很多,但分量很足。

几乎都是古武者。

苏北看向白玄烨,双眼微微一惊:“半步地阶了?”

“差不多。”白玄烨点了点头,看向平车上昏迷不醒的南宫瑾,“先去房间。”

白海天以及白峰自觉地站到一旁。

他们非常清楚白玄烨与苏北的关系。

当初白玄烨受伤也是因为苏北。

所有,能多让白玄烨与苏北接触,他们自然乐得。

李家的人从对面的走道上赶了过来,与白家站在一起。

苏北看了在场的几人,往早已经安排好的房间走去。

“这是我白家的几位在医术上有点造诣的前辈。”白玄烨随意地点了点身旁的两名老者。

“麻烦了。”苏北拱手。

“既然是白家族吩咐,自是义不容辞。”白胡子老者的双眼一直在看着南宫瑾身上的斑点,说着话也是。

“诸位退一步。”他上前,手覆盖真气,替南宫瑾把脉。

古中医讲究望闻问切。

这老者的手段很严谨、传统。

苏北虽说以真气可以治病,但在古武界,他那只是最基础、最奢侈的医疗手法。

而且,这种方式,一般很少有人用。

真气用一点就少一点,谁会没事干弄这种荒唐事,也只有苏北干得出来。

可这仅仅只能够治疗普通的病症,遇上罕见剧毒,也只能够干瞪眼。

所以,才有了古武医者的出现。

这些医者的手段用的是古武手段,治疗医术早已经不是大陆医院所能够想象。

“三十六中剧毒,其中有十种是瞬间麻痹神经,凝固血液的毒种,另外二十种则是使心脏等重要器官急速衰弱、腐蚀溃疡,另外六种则是慢性毒药,往神经元钻。”

他每说一句,苏北的心就往下沉一分。

所有人都凝重了神色,只是看着白胡子老者。

“如果只是刚刚侵入身体,以这位女子的身手,想必能够催发真气排出。”他皱了皱眉,“但这毒好像是瞬间就深入细胞组织,没有受到任何阻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