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2章 因为它的第一次被人捅了/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所有人都是一愣。

包括苑多琴。

苏北淡淡地看了他们一眼,低头贴近苑多琴的耳朵:“你要敢乱说,这里的所有人都得死。”

苑多琴浑身一颤,猛地回神过来。

回神过来的还有她的朋友们。

“多琴,你未婚夫呢?”一名跟树青要好的眼镜男问。

“他是谁?你未婚夫去哪了?”她的闺蜜再问。

每个人都皱着眉头,质问苑多琴。

“他刚刚丢下我跑了!”苑多琴回想起自己的未婚夫,气一下子腾了起来。

“什么丢下你跑了?这小子是谁?你老实说!”戴眼镜的家伙厉声。

“刚刚有一群混混堵住我和那个混蛋。那个混蛋不管不顾,一个人溜走,把我留在那里。”苑多琴怕这家伙惹怒苏北,同时也气恼树青的行为。

“那群混混十多个,这么晚了,你们知不知道我当时有多危险。”苑多琴红着双眼说。

所有人再次一愣。

他们知道发生了什么。

“他是……”半响,她的闺蜜小心翼翼地问。

“他救了我。”苑多琴支支吾吾地说。

苏北点头,往旁边走开,问:“你卧室在哪里?”

“那。”

他抱着苑多琴走了过去。

有人细心的发现,她尿裤子了。但没人说出来。

苏北用真气打开卧室门,把苑多琴丢到床上。

因为有朋友在,她多多少少安了心。

看着那被打开的房门,吃惊地说:“你怎么打开的?”

“我是神仙。”苏北伸手闻了闻手上的尿骚味,“多喝水,还有就是,赶紧去医院检查检查吧。“

他的眼睛往苑多琴的双腿部位瞄:“一股酸腥味。”

他说完,也不等苑多琴反应过来,转身离去。

苑多琴脸色通红,紧紧地夹着双腿,呼吸急促,羞愤交加。

苏北出了卧室,去洗手间洗了手,也没说什么,转身离去。

“壮士留名!”一名平胸小可爱萝莉叫住苏北。

苏北一愣,这家伙一股子古文酸味。他转身一笑:“龙傲天。”说完离去。

这时,她的闺蜜朋友走进卧室,留下小萝莉在屋中凌乱。

“你刚刚遇到什么了?”闺蜜问。

苑多琴问:“他走了吗?”

“走了!出来一句话不说,跟个木头似的。”闺蜜撇嘴。

苑多琴长长地吐出一口气,然后鼻子闻到身上的味道,急忙推开闺蜜:“你们出去!我要换装!”

闺蜜反应过来,站起来说:“行行行!等大寿星换装。”音量很高。

众人急忙后撤。

屋外,一声巨大声响传来。

犹如雷鸣!

“轰隆!”

就在众人还不明所以的时候,一发炮弹一样的人影从窗外撞击进来,在苑多琴的卧室中穿行而过。

吓得苑多琴往后一跳,刚刚脱到一半的丝袜被她猛地撕成三条。

墙被砸出一个大窟窿,夜风灌入,让苑多琴感觉下半身冰凉无比。顾不得尖叫的她,急忙脱下丝袜,把上撩的短裙放下,往卧室外跑去。

那人影撞开墙体,直接穿行而过,从墙的另一边冲出。

一瞬间,贯穿了最高的七楼一角。

一道身穿钢铁般色泽的劲装男人站在窟窿中,双眼犹如夜鹰,看着斜上方窟窿外,正在不断远去的黑点。

他的嘴角一笑,身形一闪,冲了上去。

楼下,苏北转头看去,神色一变。

庞大的神识一扫,脸色阴沉无比。

“原来是遇到麻烦了!”他的双腿犹如炮弹,在地面压出裂缝。

人已经冲天而去。

劲装男子转头看去,眉头皱起。他感觉到有人用神识扫射过来。

刚刚转头看来,苏北已经到了他跟前。

“乌合之众!”他大喝一声,一脚砸了下去。

苏北的神识扫射到不断攀升高度的蒋琳琳,冷哼一声:“哪里来的家伙!”

他单手接住那只腿。

“嘭!”

爆裂声传的很远。

劲装男子的脸色变了变:“你竟然能挡得住!”

苏北的嘴角一笑:“如果她身上没剧毒,你只怕早已经死了!”

手上用力,灌注真气,抓着那腿,猛地往下方砸去。

力道之猛,就算是劲装男子爆发全力,也反抗不了。

“轰隆!”

假山被劲装男子砸碎,并且还砸出一个大坑。

转头看向上方。

蒋琳琳身上的冲击力消去,正在往下落。

苏北的双脚喷发真气,瞬间挤压空气,往蒋琳琳下落的方向而去。

双手抱住蒋琳琳。

“混蛋!都是你干的好事!”蒋琳琳恶狠狠地盯着苏北。此时,她的身上全是鲜血和伤势。

“我不后悔。”苏北的一句话气的蒋琳琳想掐死这家伙。可惜,她现在全身无力,剧毒让她伤上加伤。

平稳落地。

“你身边的人在哪?出事了?”

“没事!在东城区躲着呢。”

“现在在南城区,你引过来的?”苏北诧异。

“难道是你!?”蒋琳琳冷冰冰地说。

“好好调理,我来对付他。”苏北站起来,看着假山方向,叹了口气,“这家伙是哪里冒出来的,满大陆都是天阶强者,还是个中期巅峰的天阶。”

“他刚刚问我御灵石,我哪有这东西,非要追杀我。”蒋琳琳盯着苏北的双眼看。

苏北转身一笑:“别试探了,御灵石是什么我也不知道,不过我手上有一个。”

他转身,双眼凌厉起来。

盯着假山中渐渐走出来的人影,冷冷一笑:“比宋天然要强上一点,竟然能站起来。”

劲装男子惊惧地盯着苏北,鲜血从嘴中溢出,问:“你是谁?”

“猪脑子!”苏北转头说,“跟你一样。”

“你!”蒋琳琳大怒。

苏北看向这劲装男子:“你问我是谁,是不是优越感太强了?”

他刚刚说完,脚步一踏,忽地冲了上去,膝盖顶在他的肚子上。

抓住他的肩膀,避免他被顶飞。

狠狠地扔在地上,冷冷地说:“现在知道怎么问了吗?”

劲装男子抬起头,凶狠的目光盯着苏北:“你知道我是谁吗!”

苏北一笑,抓住他的脖子,提了起来:“你要么是习惯管人,要么就是养尊处优。不过,这两点我都不喜欢。”

话说完,抓着他的脖子,猛地往地面砸去。

“轰隆!”

五米左右的大坑出现。

这家伙的头部直接陷入到坑中。

“还知道用真气保护,就证明你还清醒。”苏北把他拔了出来,问,“现在知道怎么问了吗?”

蒋琳琳在旁边看得暗爽。这家伙之前一言不合,就一直对自己穷追猛打,这下看着他被虐,心中那口气舒了一遍又一遍。

可惜美中不足的就是,打这家伙的货跟自己有仇。

劲装男子艰难地抬起头,那双眼蕴含怨毒,但是一见到苏北凶狠的目光看过来,立马收敛。

“很抱歉,我刚刚看见你双眼里的杀机了!”苏北摇头,“看来还是不清楚局势啊!”

提起这家伙的脚踝,拖死狗一样地拖着。

忽然,苏北的手臂灌注真气,猛地用力,提着劲装男子,往前方的巨石砸了下去。

在花园树丛的遮挡下,犹如爆炸的轰鸣声响起。

劲装男子大口大口吐血,神智不清。

“命挺硬的嘛!”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劲装男子,“现在知道该怎么问了吧?”

对方迷糊着双眼看向苏北,目光中再不敢内含任何仇恨,只有恐惧。

好凶狠的家伙。

蒋琳琳在一旁看着,目光看向苏北时,多了几分忌惮。

“你是谁?”苏北蹲下来,问他。

他咳嗽出碎肉与鲜血,喘息着说:“端木诀金。”目光看向苏北,“你可知道?”

苏北摇头:“不知道!”他转头,看着盘坐地上,正在调息的蒋琳琳,“你刚刚是怎么与她发生矛盾的?”

蒋琳琳闻言,看了过来,目光冰冷。

端木诀金紧紧皱眉,一句话不敢说。

“有没有出手的理由?”苏北逼问。

“请前辈饶过晚辈。”端木诀金稍微缓过气来,忍着重伤,跪倒在地。

苏北站起身,冷冷地看着磕头不起的端木诀金,“杀她的时候,可有想过后果?”

“真是有了点实力,就敢在都市胡作非为,真以为没人收拾得了你吗?”苏北一脚踩在端木诀金的头上,“我师父可是天阶后天境界的绝世高手,也不敢说独霸天下!”

端木诀金浑身一颤。

蒋琳琳冷哼一声。

“我的性子平易近人,但最显著的特点就是护短了。”他的脚用力,把端木诀金的头死死地压在地上,渗出血来。

“少假惺惺。”蒋琳琳别过头去。

“还轮不到你一个小丫头说话。”苏北转眼一瞪,“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先奸后杀。”

蒋琳琳心中愤怒,脸色涨红,半天才吐出一句话:“猪狗不如的禽兽。”

“我哪里不如你了?”苏北一本正经地说。

她要发狂。稍稍恢复力气,站起身往苏北挥出一掌。

端木诀金感觉自己的头部要被踩碎,心中恐惧万分。他此时心念急转,不能够坐以待毙。

感觉到那发挥不出任何实力的姑娘冲过来,他爆发全部实力。

瞬间抽出自己的脑袋,目光凶狠地盯着蒋琳琳,猛地冲了过去。

苏北一愣,想阻止时,这家伙已经抓住了蒋琳琳。

手掐在蒋琳琳的喉咙处,喘息着:“再前进一步,她死。”

蒋琳琳大怒,目光依旧盯着苏北:“救我啊!来啊!你不是护短吗?!”

苏北掏了掏耳朵:“等会要救出来了,我先**了你再说!”

“来啊!你现在就来啊!有本事就来啊!禽兽,混蛋,猪狗不如的狗东西!”

“我都说了,哪里不如你!”

端木诀金犹如走入绝境的野兽,全身是血。他喘息着,如兽吼:“给我闭嘴。”

他在缓缓后退。

蒋琳琳的目光凌厉如长剑,直逼苏北,毫不示弱。

“狼心狗肺的家伙!利用我母亲的禽兽!我蒋琳琳总有一天要亲自撕了你的嘴,喝你的血!”

“没想到你内心这么阴暗!”苏北恼羞成怒,“等会我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做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么?”苏北冷冷一笑,“因为它的第一次被人捅了。”

蒋琳琳双颊通红,再也忍不住,张口尖叫。

尖声声震十里!

这是抓狂到可以生吃人肉的极致!

端木诀金眯着双眼,即使是兽吼,也阻挡不了蒋琳琳的尖叫和抓狂。

苏北心中畅意,大笑声中,冲向端木诀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