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0章 无妄之灾/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青小云吓得后退一步,委屈地站在原地。

李青云这个当家的站在院中,至始至终都没有被正眼看过。他看着空荡荡的院子,无奈地看着二楼。

“小妹……”

“堂哥好怂!”小青委屈地怒骂,“我受欺负了,你也不帮我。”

“就是!堂哥真怂。”小云拉着小青的手往二楼下走。

蒋珑珑听见声音,走了出来。

“她就是这个样子,过来,姐姐陪你们玩。”蒋珑珑清楚,这两个纯真的小丫头只是觉得无聊,所以才来她们这里玩。

李青云站在院子中,干站着。

他敢去打蒋琳琳么?

整个李家都不敢!

想到这里,他觉得自己并不是怂,而是明智。

房内,白画扇坐在床边,痴痴地看着南宫瑾。

苏北急忙上前拉住白画扇。

“她很美。”从白画扇的口中说出,可知其中的份量。

“别接触她。她身上有剧毒,你沾上必死。”苏北让白画扇远离。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白画扇吃了一惊。

白雪以及白雨惊疑地看着。

“为了救我,身中剧毒。”苏北叹了口气。

“没想到这位妹妹这么痴情。”白画扇鼻子一酸,“你怎么能够让她躺在这里?”

“剧毒太深,你们这里的药王也无法救治。”苏北想了想,“我要去一趟帝王谷,目的就是救她。”

“你准备什么时候去?”

“明早。”苏北已经想好。

这里的事情基本上都已经解决,那么关于救治南宫瑾的事情,就必须要快速的提上日程。

苏北的双眼中带着坚定。

昆仑必须要去,死亡之谷也必须要去!

最后就是灵隐山以及袁天行的墓地。

想要关闭世界之门,就必须要去一趟袁天行之墓。

傍晚,苏北召集了所有人在院中。

蒋琳琳为首,站在蒋珑珑等人的身前,淡淡地说:“你要说什么就说吧。”

苏北看了一眼众人,说:“明早我们就出发。”

蒋琳琳皱眉:“这么快?”

苏北点头:“至于你的妹妹和母亲,可以去江海市。蒋寒雪也在那里。”

说到这里,许丽的双眼一亮,脸上激动起来。

蒋珑珑扶着老母亲,看向蒋琳琳。

虽说不认可她,但到底是自己这一方,实力也是最强。说到底,她们还是要听取她的意见。

蒋琳琳犹犹豫豫地看着他。

“我的家人跟蒋寒雪在一起,让她们去,不会有威胁。”苏北的意思很明确。

苏北见她还是犹豫不决,皱眉:“还想不想解决那……”

“去!”蒋琳琳脸色微红,瞪了一眼苏北。

苏北一笑,看向李青云:“既然秦晓蕙在宋家找到,那就让她也跟着去一趟江海市,让蒋寒雪相认。”

“这宋家想要要挟我,但没想到覆灭的这么快。”他淡淡地哼了一声。

白画扇站在苏北的身边,不断地点头。

“明早出发。”苏北转头看向白画扇,“你今晚在这里住下,明早你先去一趟白家,把这封信交给他。”

白画扇接过,皱眉:“什么年代了,为什么还要用信。还有,为什么一定要明早?”

“这件事情关乎你能否跟我去,所以得明天,而且这件事情很重要,所以要用纸质。而且也需要由你亲自送去。”苏北严肃地说。

白画扇睁大双眼看着苏北,随后缓缓地点头。

“我们在机场等你。”苏北对白画扇说完,示意众人散去。

明早。

李家的强者推着平车上的南宫瑾,上了林肯加长版,苏北几人也一并走了进去。

只留下白画扇、白雪以及白雨,蒋家的许丽以及蒋珑珑。

在车上只有苏北、南宫瑾以及蒋琳琳三人。

其余人要去其他地方,因此并没有跟上来。

车上,苏北看着南宫瑾,一句话不说。

“那封信写的是什么?”蒋琳琳好奇。

“什么都没有。”苏北淡淡地说。

蒋琳琳吃了一惊:“你这是……”

“死亡之谷很危险,只有天阶级别的古武者才有资格进去。”苏北看着蒋琳琳一笑,“特别是你这种电系王体。”

蒋琳琳冷哼一声:“我算天阶古武者吗?”

她不敢发挥出全部的实力,就算是发挥一半或者是八成,也只能够短时间,否则会激发出体内的毒素。

“算!这一次去死亡谷,里面的雷可以为你清除毒素,正好王体也可以得到淬炼。”

蒋琳琳浑身一颤,皱眉:“那是天雷,落在身上,不死也要脱层皮。”

“这不是还有我么。”苏北看着蒋琳琳的全身,看的对方发毛。

“想要解决身上的毛病,就得忍忍。”

“禽兽。”蒋琳琳带怒地看着苏北。

“还说不得了?”苏北一笑,“就只有我们两个知道而已。”

“这里可不止我们两个人!”蒋琳琳瞪眼。

“行,我们等会再说。”

因为没有直接从燕京飞往格木尔的航线,所以苏北买的票是从燕京飞西宁,在西宁转站前往格木尔。

快到达机场的一段路,他们还是遇到了所有人都可能会遇到的事情。

碰瓷!

林肯作为豪车,自然会被碰瓷人看上。

一名中年男人,穿着破烂的外衣,忽然在林肯前倒了下去。

司机看了一眼行车记录仪,停下车,转头看着苏北一行人。

“先生,我们遇到麻烦了。”

苏北皱眉:“什么事情?”

“很大可能是碰瓷!”司机是个忠厚老实的中年人,但是开车经验丰富,因此面对这种事情,并不是惊慌。

但是眼前这几人要前往机场,可耽误不得。

“给点钱打发就是了。”苏北不想在这里被缠上麻烦。

他给白画扇的信是一封什么都没有的信,目的就是为了支开她。要是让她跟着前往死亡之谷,几乎就是九死一生的局面。

在燕京拖的越久,那么白画扇也就更加有时间前往机场找到苏北。到时候,可就不是一件麻烦事这么简单了。

以白画扇那种粘人的性子,内心说不定跟南宫瑾一样的烈。

司机听从苏北的坚毅,掏出钱从车外走去。

“这点够了吧?”司机冷冷地打量着地上哀嚎的家伙。

周围行人看着这一幕,大家心知肚明。

碰瓷人双眼一亮,但还是装作脑袋很疼,双手抱着脑袋,哀嚎:“你撞到我了,就像拿点钱完事,真当我们老百姓好欺负不成!”

司机皱眉:“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注意。面对有些人,你不要玩的太过火了。我家客人还有事情,要是耽误了,就不是你脑袋疼不疼的问题。”

碰瓷人的双眼中带着亮光,但大怒:“不行,再加一倍,否则我连去医院的车费都不够!”

他知道燕京富贵人多,也有些不是自己能惹的。

但是只要把握好尺度,还是能够打捞一笔。

特别是这种要赶急事的人来说。

司机的双眼带着冷光,深深地看了一眼碰瓷人。

可是,他还真不能够耽误太久。

车内的人不是谁都能够惹的。

要是耽误太久,倒霉的还不是他自己。

他冷哼一声:“今天算你好运。”他再次从怀中掏出钱。

“嘭!”

枪声响起。

司机吓得躲在车头。

那碰瓷人比他还要精明,直接钻车底下去。

苏北的双眼一亮,神识往四周释放。

“抢银行?”他皱眉。

前方的人行道旁有一家商行分支,一伙歹徒往里面冲,四周大乱。

他看了一眼蒋琳琳,下车对司机说:“先离开这里,不要太耽误时间。”

“那家伙钻车底下,不出来!”司机惊慌地看着四周。

生怕一颗子弹一不小心窜了出来。

苏北的双眼中带着冷光,看着车头:“我给你五秒钟的时间,如果再不出来,后果自负!”

“你没长眼睛吗?前方有人抢劫,你还不躲?”车底的碰瓷人大喊大叫。

苏北冷笑一声,看着司机:“你坐副驾驶,我来开!”

“可是他……”

“死了就死了,你们李家要没这点能耐,还能在燕京立足?”苏北直接上了驾驶室,发动车。

当发动机一响,那碰瓷人吓得急忙从车底逃了出来。

苏北一笑:“钱给了吗?”

司机摇头。

“那就最好。”他说完,发动车子离去。

碰瓷人急忙追:“你们别走!钱还没给我!”

他此时也顾不得前方有人抢银行,跟了上去。

当要与那银行擦肩而过的同时,银行门外的歹徒开着一辆悍马冲了过来。

苏北看向最前方,警车来了。

看来,他们是想要找人质。

林肯从他们面前经过,是最好的要挟人质。

那碰瓷人一见到悍马车内的两人手持步枪,吓得急忙趴在地上。

“他们要撞过来了!”司机吓得脸色苍白,急忙低头。

苏北则是神色镇定,余光看了一眼侧方冲过来的悍马,淡淡地说:“小事。”

他猛地停下车,然后从驾驶室内走了出来。

他可不想让悍马直接撞上来,到时候影响到车内的南宫瑾可就是大事了。

蒋琳琳如今身中毒素,根本就不能够与南宫瑾接触。

所以,他要做的就是解决这一伙人,然后开车离去。

“想活命就给我老老实实的过来!”一名带着黑色面罩的大汉手持AK,恶狠狠地走到苏北的身前。

他用枪头往苏北的头上砸。

苏北面无表情地看着他,见枪头砸过来,手一动。

黑色面罩的大汉只感觉到手上一空,再看,枪不在了。

心中一惊,抬头一看,枪已经在苏北的手上。

“想活命就给我退后。”

车内的另一名歹徒大怒,瞄准苏北。

都是些亡命之徒,抢银行也就是抢时间。既然警察过来,他们的速度就要加快。

此时被这个陌生男子给牵制,可就什么都晚了。

“躲好。”车内的歹徒对枪被夺的家伙大吼一声。

那家伙吓得急忙打开悍马的车门,为自己找掩护。

苏北一笑:“能躲得了吗?”

他持枪对准车内的歹徒,释放出点点真气在枪中。

带着银色流光的子弹,从枪口中喷发。

同时,那歹徒也开了枪。

歹徒冷笑,头往车内低下。

这悍马是特质的,目的就是为了防止有子弹破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