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4章 柔情的南宫瑾/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目光深深地看着苏北。

苏北对视,良久,才说:“死亡之谷我会去,前提是你必须要告诉我烛九阴在哪里,否则我无法保证它是否会被袭击。”

说到这里,他犹豫了一下,继续说:“你在信封中所说,可以治疗南宫瑾身上的剧毒……”

天机老人一笑:“看来你最上心的还是这个。”双眼看着道路,“她在那里?”

苏北点头,殷切地看着天机老人。

“我治不了。”天机老人很认真地说。

苏北先是一愣,然后双眼一冷:“耍我?”身上的气势隐隐地释放出来。

天机老人摇头:“死亡之谷有可以治疗她剧毒的宝物。你知道那里是什么地方!”

苏北冷哼一声:“说到底,你还是要让我去一趟是不是?”

“这是你苏家的祖训!我不过是在引导你。”天机老人看着苏北,“我给了你方向,你自然能少走弯路。”

苏北一笑,显然是不信。

“接着,这是通往死亡之谷深处的葬神塔所在地图。”天机老人扔了一个字帖给苏北。

“还有这个,可以暂时压住她身上的剧毒至丹田,一粒可以撑一个星期,总共有五粒。运气好的话,吃一粒可以苏醒半个时辰。”天机老人扔了一个瓶子给苏北,“这东西用了那宝物的边角料制作而成。”

“昆仑派没有那宝物,因为葬神塔去过的人很少,得到一点也是天赐。”天机老人说完转身,“你的实力很强,但想要进入他们所在的那个世界,还是先进阶再说吧。”

话刚刚说完,人已经消失在了远处。

车内,蒋琳琳陷入沉思。

她已经全程听到天机与苏北所说的话。

这一刻,她完全确定,这个世界有她不知道的秘密。

当然,关于蒋琳琳偷听这一切,苏北与天机都心知肚明。

蒋琳琳到达这种层次的强者,也该知道这个层次的秘密。

苏北拿着那木质瓶和字帖,双眼陷入沉思。

“杀了端木世家的人,门内的人想出来的脚步会更快?”苏北喃喃,说到这里,他紧紧地抓住手中的东西。

转身,往道路上走去。

深深吸了一口气。

进入车中,苏北看了一眼沉默地看着他的蒋琳琳,然后说:“走吧。”

白玄烨在反光镜下看了一眼苏北,问:“是与谁战斗?”

“一个老头,昆仑的,就是找我办点事,没危险。”苏北随意地说了一句。

白玄烨哦了一声,点头不再说话。

白画扇则是转头担忧地看着苏北:“小哥哥,你有没有受伤?”

“这猪脸皮比谁都厚,谁能伤得了他?”蒋琳琳嘲讽。

白画扇的双眼冷冷地盯了一眼蒋琳琳:“我又没跟你说话。”

“我也没跟你接话。”蒋琳琳哼笑一声。

苏北咳嗽一声:“你,转过头去。你,给我坐好。”他把南宫瑾扶好坐正,严肃地说。

他见蒋琳琳依旧是吊儿郎当,他凑过去说:“之前是谁用自己的脸去蹭我这个猪脸皮,还一脸享受。”

蒋琳琳的双颊通红,身体发热。她愤怒地盯着苏北,霎时回想起了与白画扇打闹的场景。

之前在生气,所以她没顾忌,那存心就是想要气白画扇。

如今没事了再回想起来,身体顿时酥软无比。

抱着苏北,贴近苏北的画面……

她忍不住躁动地摆动了一下身形,瞪眼:“要你管!”

苏北也懒得跟她说话,而是拿着手中的木质药瓶,紧紧皱眉,心想:要不要自己来一粒?

他不信任天机老人,虽然思来想去,发觉他确实没有理由害自己和南宫瑾。

但南宫瑾是他的心头肉,不能够再出事。

蒋琳琳见他低头看着手中的木质瓶子,忍不住说:“想看看效果,拿出来用真气检验一下不就知道了!”

苏北浑身一震,抬头看向蒋琳琳,双眼中的目光闪动。

蒋琳琳被看的心中发毛,往车门边靠了靠:“你要干什么?”

“好主意啊!”苏北大叫一声。

前方的白玄烨被吓得差点急打方向盘。

白画扇急忙转过头,看向苏北。

苏北差点就要把蒋琳琳抱住,见白画扇转头过来,他硬生生止住身形。

咳嗽一声:“没事,没事。”

白画扇狐疑地看着他与蒋琳琳。

“真没事。”苏北一笑。

白画扇这才转头过去。

苏北对蒋琳琳干笑一声。

蒋琳琳低哼一声:“没出息。”刚刚说完,心中忽地一惊。

自己怎么会跟他谈的怎么来?

摇了摇头,目光变冷,盯着苏北。

她还是她,与苏北有仇!如今的她是形势如此!

而苏北自然是不知道蒋琳琳的心思。

他急忙拔出瓶塞,从里面倒出一颗犹如水晶般的圆球,有拇指头这么大。

苏北深吸一口气,掌心中释放真气。

真气鼓动,包裹水晶圆球,而他的意识也随之进入其中。

意识与真气不断地剖析着圆球内部的结构。

他可以深切的感受得到圆球内部浓郁的灵气。那一刻,他忍不住舔了舔嘴唇,有一种想要吞下圆球的yuwang。

里面的灵气浓郁的简直无法形容。感觉,这颗圆球本身就是灵气凝实而成!

天材地宝!他心想。

这一刻,他不在犹豫。

把木塞塞进瓶口,然后把药瓶放入自己的怀中。

捏着这颗圆球,双眼看着南宫瑾,轻轻地放入她的嘴中。

蒋琳琳皱眉地看着:“你给她吃什么?”

苏北没说话,而是用手把南宫瑾的嘴微微撑开一个小口,把圆球放了进去。

真气从掌心之中弥漫,然后进入到南宫瑾的口中。

真气包裹圆球,缓缓地进入她的体内。

蒋琳琳狐疑地看着这一切。

苏北紧张无比,看着南宫瑾。他身上已经凝聚了全部的真气在双手之中,只要南宫瑾一出事,他就可以立马为她治疗。

十分钟过去,南宫瑾没有任何动静。

蒋琳琳时不时地注意着南宫瑾的变化,但没之前那么上心。

半个小时过去,就在苏北刚刚要松懈时,南宫瑾全身上下的各色斑点开始急速地收缩。

苏北吓得立马看向南宫瑾,蒋琳琳注意到苏北的异动,转头看过去时,大吃一惊。

南宫瑾的斑点开始倒退,往腹部而去。

“你给她吃了什么?”蒋琳琳惊声。

白画扇转头看来,也吃了一惊。

反光镜上,白玄烨的双眼惊异不定。

“可以镇压她体内的剧毒至丹田。”苏北说到这里时,浑身都激动。因为,他想到了天机老人之前说的话,如果运气好的话,是可以让南宫瑾短时间醒过来。

哪怕只是醒过来半个小时,他也愿意。

他做梦都想看到南宫瑾睁开双眼。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众人的目光紧紧地盯着南宫瑾。

五分钟过去。

她的双眼微微动弹了一下。

近在咫尺的苏北,呼吸忽地急促起来。他小心翼翼地抓着她的双手。

白画扇的心中微微一酸,但并没有说话。

当初救过苏北一命的女人,到底会是什么性子,跟白画扇一样?蒋琳琳心想。

她缓缓地睁开了双眼。

那迷茫的双眼中依旧带着冰冷。

“瑾儿……”苏北轻声柔声。

嘤咛一声,她的双眼缓缓清醒过来。

她看到苏北,先是愣了一秒钟,然后脸色忽地通红起来。

苏北吓得问:“你怎么了?”

蒋琳琳见南宫瑾那躲闪的目光,冷哼一声:“少女怀春!榆木脑袋,这都看不出来!”

苏北浑身一震,这才想起来南宫瑾是如何舍命救自己。

他紧紧地抱着南宫瑾,抱在怀中,轻声说:“你没事就好。”

南宫瑾不适应地挣扎了几分,只是那力气如同蚊蝇。

白画扇默默地转过头去,沉默地看着车外。

蒋琳琳幸灾乐祸地说:“怎么不说了?”

“你跟她不一样。她很美,你很丑!”

蒋琳琳听得差点就跳起来送白画扇上天。她看了一眼苏北,再看向南宫瑾,看着她那倾世容颜,心想:我真这么丑吗?

跟仙女级在一起,女神级也要自卑。

“我不是死了吗?”南宫瑾似乎是好久没说话,沙哑地问。

“你怎么会死!我正在想尽办法救你,你也不可能会死!”苏北说。

南宫瑾见蒋琳琳看了过来,目光敌意地对视。

“放心,我不会跟你抢他。”蒋琳琳别过头去。

“你误会她了。”苏北看着蒋琳琳,“她本来就是这样。”

南宫瑾生性冷淡,对任何人都抱有警惕。

这跟自身经历息息相关。

如今遇到苏北,也只有对苏北十分切心。

害怕有人利用她、伤害她,可她在苏北身上见到的东西,是她从来没有见到过,感受过的。

为了爱人、为了战友、为了身边的人,可以去死!

她一次次受到触动,那警惕的心终于松懈下来,感受到的是安全,从苏北身上感受到安全。

所以,她沉沦了。

蒋琳琳张了张口,并没说什么。

其实,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他想。

“我现在浑身没有一点力气。”南宫瑾皱眉。

“你躺着好好休息,有我在,这里很安全。”苏北淡淡一笑,“你恨的蒋家人已经被除掉了。”

白画扇听得酸溜溜,忽然哼了一声:“那女人也是蒋家人。”

蒋琳琳大怒,阴沉地盯着白画扇:“屁股没被揉够是不是?!”

“丑女人!”白画扇忍不住骂了一句。

南宫瑾恰在这个时候一笑:“我发觉我并不是那么恨他们,我心里现在很平静。”

苏北的目光带着光芒:“南宫家族被杀戮……”

“有恨,但不像以前那样,总是无时无刻地想着。”她淡淡地说,“现在很轻松。”

蒋琳琳一愣,然后瞪眼看着转过头来的白画扇:“听到没有!说你胸大无脑,你还不信!”

白画扇气的脸色发青,指着蒋琳琳一句话说不出来。

“怎么?”蒋琳琳一笑,“是不是想吃了我?”

“哼!我不想跟丑八怪说话!”

蒋琳琳咬牙:“总有一天我要把你收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