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5章 昆仑内的秘密/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们这也是迫不得已。”天机老人看着苏北,“当年袁天行、昆机、苏重元,号称是古武界的三座大山。但就是因为昆仑以及灵隐山的事情,他们的时代才会没落。”

天机老人盯着苏北:“你是七杀命格,与当年的袁天行是一样的命格,实力成长到如今,非常适合成为守墓人。”

苏北淡淡冷笑:“为了让我成为守墓人,把我的家人作为代价?”他抱着南宫瑾,“那是你们当年的事情,怪不得我。”

贪老头干笑:“好了好了,事情都结束了……”

“隐藏的够深啊!糟老头!”苏北的目光很冷,一点也不留情面。

这家伙一开始就是在自己的身上打主意,到最后,果然是如此。

看了一眼蒋琳琳:“我们走。”

暗金色男子上前一步:“我带你们出去。”

苏北点头:“多谢。”想了想,“我应该叫你破军?”

“也可以这样叫我,不过我更愿意有人叫我阳。”暗金色男子一笑。

只有眼前这个家伙不至于让苏北讨厌。

他点头:“阳,劳烦你了。”

天机老人和贪老头对视一眼,他们说不了话。

这一切,都是他们两个人在主导。

从苏北还在江海市的时候,天机老人就开始插手。

也在这个时候,前方的大坑之中,有淡蓝色的光芒在闪烁。

几人的心中一惊。

苏北等人急忙赶了过去。

金色、黑色以及白色的长剑分别插在坑底。

坑底之中,一道虚幻的蓝色人影抱膝坐在坑中,那三把长剑穿透她的身体。

苏北的神识扫过,想了想,问:“婉清?”

人影似乎是听到了声音,转过头来看。

一张熟悉而可爱的脸。

贪老头以及阳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双眼中的震撼。

“苏前辈……”婉清迷糊着双眼,然后又看了看蒋琳琳,“姐姐……”

“你……”苏北紧紧皱眉,“现在只是灵魂?”

贪老头震惊地看着坑底中的婉清:“她天生残魂,看她身上的蓝光,难道说是吞噬了一部分帝王魂?成就了自我?”

苏北看到婉清身上的三把剑,掌心释放出白光,控制自己的七杀剑拔出。

阳以及贪狼顿时凝重地盯着婉清,他们还没有动作,生怕眼前的婉清不是婉清,而是葬神塔下的大魔。

“刚刚有一只鬼想吃我的身体。”婉清浑身发抖,“后来不知道怎么的,我感觉我的身体一阵轻松,似乎是离开了什么。”

贪老头解释:“应该是肉身与一部分帝王魂一同被湮灭,她这个被排挤在角落的魂魄才得以逃脱。”

他想了想,拔出了自己的贪狼剑。

阳犹豫了一下,也拔了出来。

婉清并没有任何的异动。

她的身体不再颤抖,缓缓站了起来,飘向蒋琳琳。

蒋琳琳吃了一惊,因为婉清的魂魄,只有膝盖以上的部分,双脚消失不见。

“看来,这魂魄也是受损严重。”贪老头皱眉。

苏北望向贪老头:“没了肉身,她还能存活吗?”

贪老头点头:“可以,不过需要寄生在别人的灵魂之中。”他看向苏北怀中的南宫瑾。

苏北当然知道贪老头目光中的意思。

“这个女娃的灵魂少了一魂,正好有一个空缺,可以暂时的寄居在她的身体之中,否则时间一久,婉清就会变成游灵,成为没有任何意识的生命。”

“对瑾儿会不会造成影响?”苏北又问。

“这可能是好事。”贪老头一笑,“没了魂魄,她的实力永远也无法得到提升。婉清融入了帝王魂的魂魄,如果入住你怀中女孩的身体之中,还可能会缓慢的衍生出她缺少的一个主魂。”

苏北点头:“那可以。”

贪老头当下就开始做法。

不过一会,迷糊的婉清就直接被打入南宫瑾的体内。

“她身上还有剧毒,无法彻底清醒,所以需要去昆仑吃下九阴草。”天机老人说。

苏北淡淡看了他一眼:“多谢。”声音多多少少有些清冷。

天机老人也不在意。

一想到天机老人,他不由得多问了一句:“当年袁天行与昆机老人大战,后来他怎么死在灵隐山了?”

天机老人先是沉默,然后述说那段往事:“袁天行作为葬神塔的七杀守墓人,观察到西南边陲有变动,便出世寻找一名弟子去镇守变动。”

他说到这里,叹了口气:“苏重阳,也就是你苏家的开派祖师,成为了他的弟子。不过,无意间湮灭烛九阴的袁天行铸成大错,差点打开世界之门。”

“他为了弥补自己的过错,便杀入世界之门内,重新找到一头烛九阴,用自己一生的代价,去守护这两头烛九阴沉睡,直至世界之门关闭。”

他看了看昏暗的荒山野林,看着在场的几人,声音有些低沉:“我的父亲与袁天行不打不相识,算是惺惺相惜的对手。袁天行一离开昆仑,葬神塔内的大魔就开始不安分起来。”

“有一次,更是以帝王魂的形似冲了出来。我的父亲当时是昆仑派掌门人,他得知此事,便潜入死亡谷,联合这两位前辈,削弱了帝王魂的实力,把帝王魂重新打回葬神塔。”

天机老人摊手:“帝王魂被打散,但是还有一些残存的帝王魂散落在死亡谷的各个地方。有些古武者无意间在死亡谷寻找到这一缕帝王魂,运气好的成就一身实力,运气不好的葬身谷底。”

苏北恍然:“这就是死亡谷内有帝王魂的流传的原因。”他看了一眼蒋琳琳。

也许,当初蒋冽以及宋天然也是这样得到帝王魂的吧,否则以他们的实力,怎么可能会来到葬神塔附近?

天机老人继续诉说,声音有些低沉:“不过,也是那一次,我父亲身受重伤。他深知自己命不久矣,就独自前往灵隐山,最后与袁天行死在了一个地方。”

“这是命。”贪老头叹了口气,“成为守墓人,就必须要永远的守护下去。”

苏北抽了抽鼻子:“我可没说我是守墓人,而且我的实力也没有到达大后天境界,刚刚是借助了七杀命格的力量。”

“葬神塔内的帝王魂基本被清除,我们也没有必要去守护,你只是有个守墓人的身份,可以不必在这里呆着。”

苏北微微皱眉:“这葬神塔到底是谁的手笔?”这才是最给人震撼人心的事情。

特别是阴兵木道以及赤阳深渊这种地方,简直就是让人惊为天人。

“不可考察。”贪老头说。

苏北深深看了他一眼,嘴角带着一丝讥讽:“不想说我也不会强迫你说,何必用这种说法。”

之前的来路上,贪老头就是这样坑着他来到这里。

“我们还真不清楚,只知道一旦寻找到杀破狼命格的人,就必须要带着他们来到这里,进行传承。”贪老头解释。

苏北淡淡地说:“葬神塔内应该没有什么了吧?”

贪老头摇头:“什么都没有了, 进去的人全部死,便是你怀中女娃的魂魄,也早就灰飞烟灭。”

“那我也没有理由待在这里。”苏北看着天机老人,“去昆仑。”

阳在前方带路:“本以为是削弱他的阳气,没想到有你和那个婉清姑娘的变数,导致他的阳气削弱到几乎没有,这才给了我们永葬他的机会。”

看了一眼苏北怀中的南宫瑾:“说到底,还是因为婉清姑娘的魂魄吞噬了一部分帝王魂。”

苏北冷淡地说:“别高兴的太早,这只是帝王魂而已,肉身没找到。”

几人沉默了一下。

“不管如何,我们的使命已经完成。”贪老头说到这里,似乎是沧桑了很多,“关于灵隐山的世界大门,我会和阳去镇守。”

苏北诧异地看向贪老头。

“天行打破烛九阴石雕,最后付出生命才关闭世界大门。我们同为一代的守墓人,没有去帮他,着实难为他了。这一次,我们想弥补遗憾。”

苏北淡淡地说:“灵隐山的那一只烛九阴,是我杀的。”

“所以我们更要去守护世界大门,避免有人出来。”贪老头一笑,“你是天行的继承人,我们有义务去守候。”

苏北沉默了一下:“我也有必要去一趟灵隐山,了结一些事情。”

当初放在灵隐山的事情,需要了结。

来到赤阳深渊的岸边,阳转头看着苏北:“此事之后,后会有期。”

苏北点头:“有这些天险在,死亡之谷内的那一座世界大门,想必永远也没有人敢去碰。”

他已经不再去纠结为何死亡谷之内为何又有一座世界大门。既然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也就没有必要去深究。

“我有时间会到处游走。”贪老头大笑,“我还会去寻找其他命格的人,我们都老了,需要新鲜血液。”

苏北哼了一声:“到时候别玩火**。先斩后奏这种坑人的事情,可不是每一次都能够成功。

贪老头干笑:“这一次不会危险,就是寻找个能够继承衣钵的人。”他指着苏北,“天行的传承就放在域灵石之中,想必你也清楚吧?以后我们也会这样。”

苏北奇了:“怪不得端木家的人需要这些东西。”他当初通过域灵石,可是看到袁天行曾经进入过世界之门内,想必也是那个时候,端木一族才垂涎袁天行的力量。

“域灵石的能力可不只是这些。”阳说完,看着身后的密林,“我们还得去清理葬神塔内残存的帝王魂,此事之后,我们就直接前往灵隐山,至于你,我们就不送了。”

苏北点头。

阳当下出手。

拔出身后的破军剑,用真气覆盖在上面,让它凭空变大了很多,用以遮挡在苏北等人的头顶之上。

“你们可以走过去。”他说。

苏北当先往前走。

过桥时,上方天雷滚滚,但是都被那巨大的破军剑给遮挡住。

贪老头也跟着过来,他还要为苏北等人取回影子。

来到那颗老槐树的面前,贪老头用八卦图揭开封印,然后用剪刀把所有人的影子都还了回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