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9章 南宫瑾与蒋琳琳的对弈!/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不仅仅听见了关键信息,而且也看到了老板双眼中的迟疑。

目光忽然变得有些冷。

他盯着老板,小声说:“我知道你多多少少顾忌了这里的人,不过你心里的小算盘我还是挺清楚的。”

说到这里,他果然见到老板陪着笑,不过双眼中有几分惊慌。

他害怕之前的那件事情会再次摊在他的身上。

面对眼前这些有权有势的人,他实在是抵挡不住对方的哪怕一小部分攻击。

“吃着健康食物,我才敢放心坐下去,否则的话,我现在已经在牢房了。”老板干笑。

苏北淡淡的说:“刚刚我问的问题,你还没有彻底的回答我。”

哪个问题?“老板小心的问。

“你家的肉也这么新鲜?”苏北盯着老板的目光看。

老板被苏北看的心虚,叹了口气:“我知道嫩肉粉放多了。”说到这里,他转了个弯,“但是你出去其他的餐馆,也会看到这样的嫩肉,不说这里,整个大陆都是这样。”

他这句话倒是说的不错,苏北还是能理解。

为了让店里面的生意红火,哪一家餐馆不是加足了劲,让自家的菜原来越好吃?

这嫩肉粉也是其中。

苏北点了点头:“那里刚刚还在解释什么?怕出问题?”

老板怕出现异常,从侧边拉过一个板凳,看了看四周,低声哀求:“我们只是贫苦老百姓,想要赚点钱不容易。你就别为难我好吗?那位姑娘的事情,真跟我没关系啊!”

看来他是想多了。

苏北确定他没有问题。

拨弄着碗中的水饺,他淡淡地问:“嫩肉粉内有一种盐叫做亚硝酸盐,你知道这其中的成分吗?”

在进入死亡之谷前,因为发现了盐湖,所以在心中,唤醒了他当年在当兵王的时候,被灌输的很多知识。

只是因为想要救治南宫瑾,所以才没有过多的理会。

如今危险已经过去,但是对婉清,大家都还是很亏欠,所以便想要多管管这件事情。

既然要管,苏北自然就想起了一种可能性。

果然,老板的脸色一下子苍白起来。

他做贼似的看着四周,哀求:“我这里的嫩肉粉绝对没有蕴含大量的工业盐,那东西必不可少,但是也不能够多,否则会死人。我怎么可能会做害人的生意?”

“那东西能够致癌,这你懂的吧?”苏北斜眼双眼打量老板。

老板不吭声,只是点头,等待着他我接下来的话。

“那天我抱走的女孩被诊断出了癌症。”

苏北见到老板急切的想要反驳,他赶忙接话:“九香餐馆,那个女孩经常来,我知道。”

老板更加焦急。

他感觉有一股巨大的阴影正在往自己的身上袭击而来,而在那阴影的最深处,监狱的大门已经对着他打开。

“如果是这样,那以前常来的顾客,为何没有感染癌症?癌症的原因很多,怎么能够这样的推断。”老板差点要哭了。

很明显,眼前的这家伙是来找茬的。

苏北抬头,没有看向身旁的老板,穿过对面蒋琳琳的目光,看着里面的厨房。

厨房与外面的餐桌与一面玻璃遮拦。

所以里面的厨师不管在做什么,都会被顾客看到。

从这一点,苏北就清楚,眼前的老板不是干那种没良心的事情。

“那位副厨怎么不在了?”苏北好奇的问。

老板一愣,转头看向玻璃内的厨师。

此时的厨房里,只有一个人在忙碌。

“那天事情之后,就辞职走了。”老板叹了口气。

“给我那个副厨的联系方式。”他站起身,拉着老板往厨房内走。

蒋琳琳以及南宫瑾并没有起身。

很显然,苏北发现了重要线索,蒋琳琳知道,无需在走一趟,而南宫瑾不想了解,所以想要在原地等着。

苏北指着右边靠窗子的方向,指着辅料:“我知道你们这些餐馆里面的几斤几两。有时候没有盐,就会把防腐增色的硝盐,也就是亚硝酸盐充当辅料。”

老板不说话,脸色很苍白。

“我们不可能会放得多,只是适当,而且很少会出现这种没盐的时候。”厨师瞪眼反驳。

作为人类胃上的选美者们,显然不喜欢有人这样的玷污厨房这两个神圣的字眼。

“那东西只能够用毫克来度量,你应该能懂我的意思。而且,你们说的是适当,不代表没有。”

苏北说到这里,忽然想到杨素素已经好了差不多,他们不是为了寻找原因才找原因。

及时是找到了原因,他们也已经不想对眼前的这个老板百般刁难。

因为,这一切都已经没有必要。

他们只是想找到答案。

老板和厨师还在争吵,苏北则是一挥手:“行了,告诉我那个副厨的联系方式就行。我已经清楚那女孩的事情与你们没有瓜葛。”

“真的?”老板诧异地看着苏北。

苏北点头:“也许是那副厨在动手脚。”他心里想的则是张柳。

这家伙恰巧的出现在店门口,还带着癫痫的抗药物,显然是有备而来。

那就说明,他能够预料到杨素素吃了这里的东西就会出问题。

餐馆内,绝对有他的手脚。

那天,苏北不仅仅透过玻璃看在外面的张柳,还看到玻璃内的副厨不时的给饭菜放辅料。

而那个副厨刚好在出事的那天就辞职,虽然有一定正常的道理在里面,可是因为张柳的原因,苏北还是怀疑上了副厨。

在桌子前。

因为没了苏北这个调和剂,蒋琳琳和南宫瑾两个女人就只能够面对面的出现在互相的双眼中。

这是一个极为尴尬的时候。

南宫瑾那毫不示弱的目光显然是刺激到了蒋琳琳。

“你干嘛看着我?”蒋琳琳微微皱眉。她总是在与南宫瑾似有似无的远离,但对方的人儿好像很具有攻击性的目光,让她在此刻忍受不下去。

如果苏北在的话,他绝对不会让双方的目光接触这么太长时间。

南宫瑾看着蒋琳琳,蒋琳琳也是个干脆的主。她不是怕了南宫瑾,而是在避嫌。

此时被逼视着,自然也毫不示弱。

双方盯着双方。

过了一会,南宫瑾淡淡的说:“你为什么一直跟在苏北的身边?”

南宫瑾并不清楚蒋家被灭的时候,苏北与蒋琳琳的一些事情。

蒋琳琳哼了一声:“这件事情你应该问问你的老公。”

“我想从你的口中得知。”南宫瑾有些不适应蒋琳琳口中的老公两字,语气有些僵硬地说。

“我跟他没有关系。”蒋琳琳拨弄碗中的水饺,一口一口地吃着。

“你是不是喜欢他?”南宫瑾在冰冷,但也是女性,特别是对苏北特别的信任,特别的关心后。蒋琳琳与苏北之间的对话,让她感觉出这两人之间有些猫腻。

如果是在进入死亡之谷前,蒋琳琳可以用嘲讽毫不客气地反驳南宫瑾的话。

只是,从死亡谷出来之后……

双方在一起太久,都憋着心事,各自心照不宣地走在苏北的两边。

如今没了苏北的干扰,被南宫瑾忽然没来头的一句话一问,蒋琳琳的心中一惊。

她心虚地看了一眼南宫瑾,然后怒:“那种阴险的男人我看不上,也不是我的菜。”

也许南宫瑾看出了点什么,也察觉出了蒋琳琳双眼中的别样东西。不过,她很快就被蒋琳琳话中的内容给转移了注意力。

“他不阴险。”南宫瑾盯着蒋琳琳,话中的话很冷。

蒋琳琳嘲讽地笑了一声,没有说话。

“不敢说了?”南宫瑾可不是周曼和柳寒烟这样的主,有样说样。

同样的,蒋琳琳是个女强人,不是柳寒烟那样在商场上的女强人,而是在各个综合方面的女强人。

她的心中一气,淡淡地说:“差点就忘了,他不仅仅是阴险,而且还是个小人。”

南宫瑾是个不懂得在爱情上面处理问题的女人。她心里当然气,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的她,把这件事情,当成了敌对双方厮杀的较量。

双眼中阴寒无比的气息不断地透露出来,她当下就拿出苏北重新给的白银令牌。

蒋琳琳二话不说,身上的气势开始凝聚。

现在的她已经消除了体内的剧毒,因此爆发出全力,也不在有任何的顾忌。

特别是如今的她已经到达了天阶大后期境界,眼前的南宫瑾不过天阶初期而已。

她可以在一瞬间就镇压眼前这名与白画扇一个级别的仙女。

在厨房的苏北瞬间就感受到了门外的两股气势。

那一刻,他的脸色大变。

苏北顾不得与厨房内的人说话,一个转身,冲出厨房,一把抱住南宫瑾,警惕地看着蒋琳琳。

这姑娘与他的实力差不多,如果真打起来,蒋琳琳可以在瞬间击杀南宫瑾。

也许是苏北的举动,刺激了双方的挑战方式发生了改变。

南宫瑾在苏北的怀中,嘴角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那是胜利的笑意。

是的,在最危险的时候,苏北选择保护的人是她。

就算是对方的实力比她还要高,但是苏北也可以拦住蒋琳琳。

第一个选择的人,才是苏北最在意的人。

这是南宫瑾的心中所想。

蒋琳琳的心里忽地酸溜溜说不出话。显然她虽然不承认,但肯定是这样认为。

看到苏北怀中的南宫瑾嘴角的笑意,她那气反而大了起来。

她气势汹汹地盯着南宫瑾:“只会一辈子躲在男人身后的家伙。”

整个人类社会中有一种价值观,那就是男人总是要比女人强大,保护女人,是应有的义务。

在大陆上,女人说出这句话,反而没有多少的挑衅性和火药味。

有些女顾客好奇地盯着蒋琳琳,心中肯定认为这家伙永远也找不到男朋友。

不过,对于经历过特殊磨难的南宫瑾和蒋琳琳来说,这句话的含量就不同了。

首先,南宫瑾生性很要强,自从家族被杀戮之后,就非常痛恨自己不是男儿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