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0章 窘迫的南宫瑾/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所以,她才一直隐藏性别,直到与苏北在一起。

不过,与她接触过的人都相信,这样的南宫瑾,冰山女神的南宫瑾,绝对是个比男人还要不服输的人。

蒋琳琳的一句话,顿时把南宫瑾的性子都激了起来。

她一把推开苏北,白银令牌在苏北的怀中化作了长剑,盯着蒋琳琳:“有本事就在这里打!”

蒋琳琳很认真的怒:“打就打,我也不欺负你,会压制住境界跟你打!”

她说那句话,也很认真。

经历过很多磨难,让她相信这个世界上的很多男人,如果刻意的接近她,绝对是带着目的,要么就是要她的人,要么就是其他带有利益的目的。

见识过人心险恶的人,把自己伪装成为男人,并且像野兽一样的去战斗。她相信女人不比男人肉。

一生的经历造成了要强的她,对谁都不服输。

双方很认真的对待这个问题。

苏北能理解,但是却无法体会这两个女人之间的心情和态度。

四周的顾客甚至认为这简直就是一趟荒唐的闹剧。

南宫瑾二话不说,就要动手。

苏北急忙拉住两人。

他抱住南宫瑾,放在自己的身后,然后看向蒋琳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马上就要离开这个地方,为何还要弄出些是非出来!”

他的内心非常郁闷。

果然,不能够放这两个家伙单独的待在一起。

没想到在他不在的短短几分钟内,这两人就要动刀动枪,简直比白画扇还要直接。

南宫瑾见苏北还在袒护她,心里虽然很暖心,但是现在苏北的举动,确实如蒋琳琳所说,她被保护在苏北的身后。

她知道现在只怕被蒋琳琳小看和嘲笑了,只是当她看向蒋琳琳时,只见到蒋琳琳的火气更大。

顿时,她的内心一惊。

女人的天性,让她察觉到蒋琳琳对苏北和自己的态度,真的有些不一样。

她感觉,刚刚的蒋琳琳,说的就像是气话一样,并不是因为她才发怒。

南宫瑾惊诧的双眼犹如冷水,瞬间浇灌在蒋琳琳的头上。

愤怒中的蒋琳琳无法发泄心中的不喜,当看到南宫瑾本该愤怒的双眼,却看到那一双眼睛中的惊诧,心中顿觉冰凉。

她发现她泄露了一些什么。

愤怒被瞬间熄灭,她推开苏北,忽地往外面冲去。

苏北想去拉,但是同等级别的蒋琳琳,他一时没有注意也没有拉住。

南宫瑾站在苏北的身后,平淡地看着蒋琳琳离去。

“真不知道有什么好吵的。”苏北似乎也不想在这种问题上过多的探究,他还真怕南宫瑾深入探究。

对于女人之间的事情,他是最忌惮的。

“你不去寻找她?”冰冷无情的南宫瑾,说出这一句话,让苏北瞬间警惕起来。

这家伙不会是在试探我吧?

他狐疑地看着南宫瑾。

他看得出来南宫瑾对自己的信赖性。那是一种冰山般的守护,永远不会用嘴巴来表达自己的思想,而是用行动。

她要用行动去表达她对苏北的占有欲。

她是个不善言辞的姑娘,也正是因为这样,她才喜欢用行动。

“她很重要吗?”南宫瑾再加上一句话。

苏北看了看四周,拉着南宫瑾先离去,走时,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红的放在收银台上。

出了门,他盯着南宫瑾:“很重要!”

他看到南宫瑾目光中的光芒要变,急忙说:“我的家人还在她的手中,我需要让她一直跟着我,直到我的家人安全为止。”

南宫瑾这才点头:“那我们去找她。”

女人就是狐狸,就算是让男人说实话,她们也会怀疑上半天。

南宫瑾也不例外,但是一听到苏北扯上家人,她的内心再也没有任何的怀疑。

因为,正是因为苏北对身边的人,对亲人的那份致死都要保护的执着,才一次次打动了她的心。

否则,她也不会耗尽全部的真气去治疗苏北,也不会拯救三十六种剧毒袭身的苏北。

她知道,苏北说的话很认真。因为,他从来不会把自己的家人当成玩笑和谎言。

苏北松了一口气,他还真怕南宫瑾会纠缠下去。

他当即释放出自己的神识,想要去寻找蒋琳琳身处何处,不过以对方的实力,很难在这种建筑物密集的地方寻找得到。

两人寻找到了晚上,也没有任何的消息。

无奈之下,苏北只能够在附近的酒店里开了一间房,不过是两张床。

“先生,没有双套房了。”一名前台服务笑着,“要不就一张床吧。”

她那暧昧的双眼时刻在苏北和南宫瑾之间转悠。

苏北看了一眼南宫瑾,见她不吭声,点头:“行吧。”

其实,两人早就有过夫妻之实。但那时是迫不得已。

后来,苏北也时常与南宫瑾进行过亲密的接触。但那是南宫瑾昏迷,需要受到保护。

如今的南宫瑾苏醒过来,见到苏北这样的话,心中顿时紧张,虽然心里很不适应,但觉并没有拒绝。

她认定苏北了!从转移他身上的三十六种剧毒之后,她就认定了!

上了楼,苏北把简易的行李放好,去浴室清晰了一番,然后裹着睡衣走了出来。

他看了一眼床边的南宫瑾,一句话不说。

以前,只要苏北一句话不对,眼前这个冰山就会动手下杀手。

如今,却见到南宫瑾局促地坐在床边,低着头不敢望着自己,心中就觉得非常逗。

让这样一个冰山女神变成这样,实在是太难得。

苏北忍不住上前逗逗她:“这可不是你。”

南宫瑾感觉被苏北刮了脸面,抬起头来,双眼带着寒冰,盯着苏北:“滚!”

苏北大笑,看着南宫瑾的四周:“你的令牌了?”

这让他想起了南宫瑾要击杀他的武器。

那可是他送给南宫瑾的,却没想到在下一刻就被南宫瑾理所当然地拿来击杀他。

一个滚字,让他回想到了那段日子。

南宫瑾更是羞红着脸,拿着白银令牌真往苏北的身上戳去。

苏北闪躲,然后忽地跳到床上,抓住南宫瑾的双手:“这才是你。”双眼含着柔情,“只有这样,我才能够看得清楚你内心是多么的需要有人来保护。”

有时候,外面冰冷,才真正的映衬了那句话,刀子嘴豆腐心。

从另一个角度去解析这句话,豆腐心的女人,一定是内心很脆弱的女人。

南宫瑾一下子受不了苏北的话中语调,双眼一阵惊慌,她急忙挣脱开苏北的手:“我不想看到你。”

苏北起身往外面走去:“那我走咯。”

转过头,刚好看到南宫瑾急切的目光,他一笑:“怎么可能!”

南宫瑾大怒,把白银令牌往苏北的身上扔去,然后躺在床上,不在去理苏北。

“你不洗澡?”苏北从另一边爬了上去。

南宫瑾立马侧过身,背对苏北。

其实,在那一刻,她的心犹如小鹿乱撞,大脑差点一片空白。

这是两个人,第一次在清醒状态下,第一次躺在一张床上。

苏北没在多问,他知道南宫瑾为何不洗澡的原因。

难不成要让她变成自己这般用毛巾包裹自己这样?

以她的性子,万不可能会这样。

双方都躺在床上,隔着巴掌大的间距,彼此的心思各有不同。

苏北转头看向窗外,看着明月星辰,目光中在思考着别样的东西。而南宫瑾思考不得,她紧张地看着前方的墙壁,思考很混乱,但总是离不开苏北的影子。

深夜,苏北的手忽然从她的头上袭过。

南宫瑾的身体紧绷。

“在你昏迷的日子里,我可一直都是这样保护你。”苏北抬起南宫瑾的头,“时间久了,就习惯了。”

他也有些紧张。这个让他愿意付出生命的女人,他并不是想要占有她,而是真的想抱着她,去欣赏她。

南宫瑾抗拒,但都被苏北的力气化解。

他把南宫瑾揽入怀,叹了口气:“我想对你说个秘密。”

南宫瑾低着头,听到这句话,才抬起双眼,此时,已经是双颊通红,柔情似水。

她在询问。

只是,却会给苏北更多的其他的信息。

苏北让自己竭力的冷静下来:“南宫家族的事情,我一直都清楚。”

南宫瑾稍稍冷静了几分。这是只有她一个人知道的秘密,难道说南宫家还有人活着?

“那天你抱着我从江海八中出来,后遇到蒋峰追杀,你知道你是如何拖着我,秒杀了一个同级别的地阶后期强者吗?”

南宫瑾沉默了一下:“我激发了王体。”

这让双方都想到了那三花齐毒。

也想到了那天,苏北任由七星蛊虫撕咬的举动,也在那个时候,苏北才强行激发潜力,一举爆发出了王体。

“那个时候的你出现幻觉,把我误以为是你的哥哥。”苏北盯着南宫瑾,感受着她身上的温度。

南宫瑾的脸色僵硬了一下,然后情绪低落地看着苏北胸前的白色毛巾。

这句话,勾起了她的伤心事。

苏北感觉这话题找错了,也不说话,只是让南宫瑾揽入自己的怀中。

“境界越高,激发王体的难度就越难,但是激发后的一瞬间,会有很大的好处。”南宫瑾忽然转移话题,从王体中找到一条来说。

苏北一愣:“激发王体还有这种好处?”

“你是天阶初期爆发。一旦踏入天阶,就很难激发王体,非常困难,不亚于从地阶提升到达天阶。”南宫瑾的双眼中很认真,“一旦激发,将会成倍增长自身的境界和实力。”

苏北这才恍然自己为何会从天阶初期提升到达天阶后期。

“你呢?”他问。

“很早的时候就激发过了一次。”南宫瑾想到击杀蒋峰的事情,又补充,“那晚上的事情,是我第二次激发。”

苏北点头,随即想起了为何蒋琳琳与自己的境界一样,但是实力却大相径庭。

当初的王体改造实验,也许蒋琳琳在小的时候就已经被强行激发了吧。

当然,也为她能够快速提升实力打好了良好的基础。

此时,深夜的电视塔异常的寒冷。

蒋琳琳坐在电视塔之上,抱着双膝,如一个思考中的小女孩。

她的目光歪歪地看着空中的月亮,脸上看不出表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