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9章 双方的谈话/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周曼平淡地看了他一眼,便被李琳拉着往二楼上走去。

“江涛姐姐,赶紧上来,别被占便宜了。”李琳回头说。

此时,除却蒋家的人,就只有江涛一个人站在这里。

江涛淡淡地看着苏北,嘴角始终带着笑意,目光虽然很平静,但是苏北知道,那目光中依旧带着几分难以察觉的别样意思。

苏北对着江涛笑了笑:“最近过得还好吧?”

“托你的福,让我体验了一回居住在别墅里面的感觉。”江涛耸了耸肩。

“对了,关于《古武世界》的拍摄情况,是否已经在进行了?”苏北没话找话。

因为他面对江涛,会有些小小的尴尬。

说到这里,江涛的双眼中带着几分抱怨。

“你说的那些景点,我们都已经找到了。那古怪的导演也很满意,现在正在拍摄当中。”

“距离杀青要多久?”苏北招呼许丽一行人在沙发上坐着。

“还要一年多吧。”江涛思量。正在思考中的女子,总是会给人很平静的感觉。

特别是江涛这种小资的女人,高智商高学历的她,不管何时都会带出一股特有的成熟韵味。

苏北仔细的打量着,觉得在思考中的江涛,才算是真正的她。

“江涛姐,你们在聊什么呢?”李琳催促。

江涛回头:“来了。”

她转头看向苏北,忽地发现苏北正在细心地看着她,不由得心中一跳。

她的脸色发热,转身往二楼走去。

许丽坐在沙发上,对着苏北笑了笑:“这栋房子很热闹啊。”

蒋珑珑以及蒋寒雪坐在许丽的两侧。

苏北点头:“人多就热闹。”他指着旁边的位子,“这里还可以坐。”

蒋琳琳看了看,许丽一边的沙发都已经坐满,只剩下苏北这一边的。

如果她不坐着,反而会给人一种她在生着闷气的感觉。

显而易见,如果真是这样,那她生气的对象铁定就是蒋珑珑。

以她如今的身份地位和实力,要让她被人误会成为对一个普通女孩生气,那绝对是大跌眼镜的。

而且,这还会给四周造成一种尴尬的气氛。

她想了想,走过去,坐了下来。

见人都坐齐,苏北继续说:“阿姨如果喜欢这份热闹,也可以继续住下来。”

他说的时候,眼角的余光则是在注意着蒋琳琳的一举一动。

他不是因为想要缓和蒋珑珑与蒋琳琳的矛盾。那是她们的家事,苏北想管也没有资格去管。

他只不过是想要进一步的拉拢蒋琳琳身边人与自己的关系。

针对蒋琳琳这种强者,苏北如果无法彻底牵制,那就必须要拉拢。而且,在死亡谷的那段时间日,他确实看出蒋琳琳的很多变化。

他现在虽不至于彻底信任蒋琳琳,但对她多出了很多的放心。

蒋珑珑对着苏北笑了笑:“我的母亲也很喜欢热闹。”

许丽淡淡笑了笑,但并不是真的发自内心的笑,因为她笑的时候,目光是看着蒋琳琳。

过了一会,她才说:“琳儿,小舒她也在北美洲吧?”

苏北的余光可以明显的发觉,蒋琳琳的浑身抖了一下。她那低着头的身体,猛地一僵。

蒋珑珑以及蒋寒雪也紧张地望着蒋琳琳。

蒋琳琳苍白地笑了笑,沉默了很久,才说:“十六年前,我就没曾遇见她了。”

许丽的浑身明显地往侧方一倒,蒋珑珑赶忙抓住母亲的臂膀。

很久,许丽才低声说:“是吗?”声音很轻,也很苍白。

蒋琳琳想说什么,但是并没有说出来。

气氛一下子陷入到了低谷。

蒋珑珑见到苏北一副想要问,但是又觉得要问的问题铁定是个悲剧的局面,便没出口,她便出声了。

“蒋舒吟是我的二姐。”蒋珑珑的目光带着哀伤,对着苏北说。她同样没有见到过自己的二姐。

如果不是大姐和二姐相继消失,那么蒋珑珑很有可能不会出现在这个世界上。

当然,就算是没有见到过二姐,但是毕竟是自己的亲人,说着这么沉重的话,她的内心也由衷地感受到一份沉重。

苏北无声地笑了笑:“别想得这么悲哀,也许她现在还在地球上的某一角生存着。”

蒋琳琳很认可苏北的话。她看着许丽点头:“我也这么认为。”

苏北反倒是有些诧异,他多看了几眼蒋琳琳。

难道说,她的二妹还活着?苏北心想。

他虽然这样想,但并没有多放在心上。

也许伤心事会感染。

蒋寒雪一直低着头,许久,她才抬起头,双眼始终带着忧郁的目光。

末了,看着苏北缓缓说了一句话:“柳寒雪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苏北的心中一动,这才算是勾到了心中最柔软的地方。

他感慨一声,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

他清楚蒋寒雪为何要如此问,因为她本来就是柳寒雪的妹妹。能够这么问,说明她正在渐渐地接受如今的身份。

不过,蒋寒雪这么一问,反倒是让苏北想起了另外的事情。

在那个曾经为南宫瑾租过的房子里,他曾经差点被蒋寒雪逼问的自杀。

想来蒋寒雪也想到了这一点,所以此时的她是低着头的。

“那我反问一句。她们的尸体在哪里?”苏北皱眉盯着蒋寒雪。

当初,他可是听到蒋寒雪所说,她动过那些尸体。

“我不过是激你。我根本就不知道这档子事,也是在隐门中耳闻过几次。”蒋寒雪抬起头解释,她的神色带着惊慌和紧张。

她生怕苏北对她造成什么误会,毕竟那件事情,她做的很绝。

那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苏北基本上也想到了这种疑惑,以一个可能不是蒋家人的蒋寒雪,怎么可能会知道那种蒋家高层内部的事情?

出事的地方可是灵隐山,那可是一个敏感的地方。

只要是在附近发生的事情,基本上这些大世家并不会泄露出去,只会在心中揣摩。

苏北点了点头,也没有表达什么。

“她是一个非常温柔的女人,但是身手比我还好,我说的是当时,所以时常保护我。”

他说的话,不仅仅是让蒋寒雪吃了一惊,就是蒋珑珑以及蒋琳琳等人也是。

特别是蒋琳琳,她非常清楚苏北的身手是何等的恐怖。

“她现在在哪里?”蒋琳琳想迫切的了解一下这个女人身在何处。

以前就比苏北厉害,那曾经保护过苏北的女人,实力上铁定也差不到哪里去。

苏北没说话。

蒋寒雪犹犹豫豫地看着苏北,想了想,刚要开口,却见到苏北说了出来。

“她不在了。”

蒋琳琳皱了皱眉,因为她发觉苏北在说这句话之前,神识在这个别墅内扫动了一下。

难道说,连说出来都要忌讳某些人?

忽地,她想到了那个与蒋寒雪一模一样的女人,她是苏北如今的未婚妻,也是蒋寒雪的妹妹,排行老三。

目光中带着光芒,那个女人并不知道柳寒雪死去,苏北也在可以隐瞒着。

许丽勾起伤心事,也没有在沙发上逗留多久,而是回到了卧室之中。

蒋琳琳没有跟着去。

她宁愿一个人待在这里,也不想跟着两个一点没有感情记忆的妹妹待在一起。

蒋珑珑说起话来,可是话中带刺,但她却无可奈何。

作为A组织的首领,北美洲地下的大佬,她可不想一直在这种小姑娘的身上吃亏。

此时,苏北与蒋琳琳两个人坐在同一张沙发上。

气氛有些怪异。

蒋琳琳的面色平淡,但内心多少还是有些紧张。

如果有人从外面进来,一眼看到苏北与一个美女坐在一起,指不定心里会有多少想法。

那是因为,这沙发这么多,偏偏苏北要与那美女坐在一起,想不让人多想都不行。

很显然, 苏北和蒋琳琳都意识到了这一点。

特别是蒋琳琳,她一点也不想让别人想象成这样。内心焦急的她,却又搁不下面子,往旁边的沙发上坐。

如果她主动站起来的话,肯定会被苏北小看。

苏北则不然。当他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双眼则是下意识地往上方扫了一下。

要是被二楼的姑奶奶发现这一幕,非得跟他动刀子不可。

家里这么多的美女不看,偏偏还要去外面采野花,这算是踩到几个女人的尾巴了。

一想到周曼那平静的对视,一想到柳寒烟那嘲讽的冷声,苏北就头疼。

他转头看了一眼蒋琳琳,见她平静没有任何异常,便起身给自己倒了一杯水,转头看着四周,感叹:“这里确实没有变,只有熟悉才算是记忆。”

他说着,不以为然地坐到了对面的位子上。

蒋琳琳哼了一声。

哼声后没有其余的话语,这也就说明,她的哼声是对苏北刚刚的举动发出的。

这家伙也是个肉心长的家伙。她见到苏北主动站起来,走向对面,心中反而有些微怒。

在女士面前故意的避开,这显然是在说明,这名女士有着什么让苏北觉得很不喜欢的东西出现。

这明显就是在扇蒋琳琳的耳光。

但好歹也是给她解了围,所以才这么不疼不痒地哼了一声。

苏北对着她笑了一声:“你打算去哪里?”

蒋琳琳撇了撇嘴:“我能够打算去哪里?”她的目光看着侧方的卧室门,“还不得看他们的。”

“看来A妥协了。”苏北一笑。

“也许去一趟死亡谷是正确的。”蒋琳琳忽地有感而发,“妥协的不是A,而是蒋琳琳。”

苏北正色:“看得出来,你确实变了很多。”

蒋琳琳的心头再次一跳,她敏感的发觉,她很在意苏北说的话。

苏北的这句话给她的意思就是,苏北一直在关注她。

“我变不变,跟你可没有什么关系。”蒋琳琳淡淡地说,总是给自己倒了一杯水,抿了抿嘴。

苏北没有多想,而是转移话题:“蒋冽那老家伙如果没有在隐门和燕京,那么极有可能是在灵隐山。”

观察蒋琳琳的双眼,发现她看向自己,也就继续说:“有没有想法,跟着我去一趟灵隐山?”

苏北已经做好计划,一旦在灵隐山的事情解决完,那就直接去寻找南宫瑾的下落。

虽然已经托付给李青云,但他的心中总是不放心。

要知道,婉清的魂魄可是与南宫瑾的身体放在一起的啊。苏北怕就怕在南宫瑾的魂魄会出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