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4章 逃亡/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不知道伦斯这些人是否知道,但是苏北清楚,他必须要带着蒋琳琳离开他们好不容易找到的安居点。

因为,他不敢心存侥幸。

夺过AK,捡起地上的熊皮,然后卷起来,扛在身上,往地势高的地方而去。

他们要去拿回自己的包裹,那里面有他们最重要的护身武器。

两人一路上没有意外,回到洞中,然后收拾好所有的东西,转身离去。

苏北在不远处的小水潭中简单地清理了一下熊皮上的鲜血,然后抓了一把杂草和泥土,撒在熊皮上。

做完这一切,两人离开了这里。

他们开始往更深处走去。

虽然会很危险,但是总比留在随时都可能会被袭击的地方要好得多。

深处走,苏北也没有走太远,走了大约半个小时,他在泥土之中挖坑,把熊皮放进入埋好。

做好这一切,他又抓了一把旁边的奇异花草,揉搓在手中,然后涂抹到身上的伪装网上,他按照这种方法,也给蒋琳琳涂抹。

“我自己来。”蒋琳琳脸红,有些不情愿。

“想等吃枪子?”苏北瞪了一眼她,也不管她愿不愿意,直接给她全身的伪装网涂了一个遍。

蒋琳琳感受着粗大的手掌在自己的身上触摸,虽然隔着伪装网,隔着衣服,但她的身体依旧很敏感,以至于她有些骄软无力。

特别是胸口处的地方,让她差点倒入苏北的怀中。

苏北可没有太多想法,当初部队陷入危险,为了保命,可不会顾及你是男男女女。

做完这一切,苏北与蒋琳琳上了一颗大树。

在树干上,苏北与蒋琳琳准备度过这一夜。

虽然在树干上很难受,但却很安全。

深处的密林之中,到底会出现什么,苏北不清楚,但一定会威胁到他们的生命。

两人互相抓着互相的臂膀,面对面地坐在树干上,等待着第二天的到来。

苏北感觉蒋琳琳似乎是有话要说,但是却没有开口,便靠了过去,轻声:“说。”

很小的声音,几乎是用气哈出来的。

蒋琳琳浑身一颤,赶忙稳定住心神,低声说:“这样太难受。”

主干虽然很粗,但是对于人来说,却不是合适呆的环境。

他们需要用双手来维持平衡,同时脚也要承受得起粗圆树干带来的僵硬感。

时间一长,蒋琳琳自然面有难色。

苏北问,她本不想说,可那哈气声,让她忍不住说出了自己心中的难处。

“靠过来。”苏北松开一只手,示意蒋琳琳靠在自己的臂膀上。

蒋琳琳一愣,什么都没有做。

“我靠在主干上,你靠在我身上,维持平衡。”苏北的双眼看了一下地面,悄声解释。

蒋琳琳还是没有动。

“撑不住就靠过来吧。”苏北知道这女人很要强,便这样说。

半夜,疲倦感从大脑中席卷而来,同时全身酸痛无比的身体也在向蒋琳琳发出警报。

可她还是咬牙撑住,到最后甚至差点要晕过去。

她的手动了动,苏北看了一眼蒋琳琳,便松开手。

蒋琳琳憋红着脸,趟入苏北的臂膀之中。

这一靠,她全身彻底放松便再也不想提起任何力气。

有时候,坚持一件事情,就是在憋一口气,这一口气泄去,就很难在提起来。

她闭着双眼,甚至在想,再也不想再动一下,宁愿死在这里。

十秒钟不到,她沉沉地睡了过去。

苏北叹了口气,死撑着维持平衡,等待着明日的到来。

凌晨时分,苏北微微眯了两个小时,然后被晨风吹醒。

他睁开双眼,看了看四周,没有危险,心中松口气。

刚要动,却感觉全身早已经麻木没有知觉,感觉身体不是他自己的,很沉重很麻木。

可怀中的人儿,嘴角却弯着嘴角,似乎是梦到了什么。她双手缩在胸膛,头侧躺在苏北的怀中,就像是熟睡中的婴儿。

苏北可没心情看这些,身体严重的麻木,这可是一个危险的信号。

至少,他必须要让全身的血液循环下去,否则会引起更严重的问题。

他无法动弹,只能够对着蒋琳琳吹起。

一口两口,终于把蒋琳琳吹醒。

她睁开朦胧的双眼,眉间皱起,似乎是在抱怨谁打扰了她的美梦。

下一瞬间,她才反应过来,她现在身处何处。

双眼与苏北对视的一瞬间,蒋琳琳赶忙从苏北的怀中离开。

“帮我按摩。”苏北轻声说。

蒋琳琳皱眉,这种无礼的要求,她怎么会……

“我全身麻木,血液循环太慢,帮我疏通疏通。”苏北除了头,其余身体部分都动不了。

这一刻,蒋琳琳恍然,原来他一晚上都是这个姿势。

他为什么硬撑?

蒋琳琳没有多想,而是不发一语,轻手为苏北按摩。

热流从全身各处流传,让苏北的身体感受到一阵放松。

十分钟后,他感觉能够控制自己的身体,这才示意蒋琳琳不用按摩。

“终于熬到明天了。”

“我们被发现了?”蒋琳琳问。

“有可能。”苏北回想到昨天的情况,同时也回想到蒋琳琳冒失地出来。

他质问:“你为什么要出来?”

蒋琳琳顾左右而言他:“你我是同盟。”

“你这样会让我分心。”苏北撇嘴。

“哼!”蒋琳琳大怒,“好心被狗吃了。”见自己的好心被苏北无情拒绝,顿时大怒。

“以后被这样,否则两个人都有危险。”苏北解释,“你要这样想,死一个总比死两个好!”

蒋琳琳的怒意全消,沉默地看着苏北。

“走吧。”苏北一笑,下树。

弓着身,他背上MAT狙击枪,注视着四周。

用望远镜观察,发现并没有危险,他才让蒋琳琳下来。

“现在我们去哪?”蒋琳琳这个A组织的首领,更多的是询问苏北的意见,而不是像以往一样,倔强的我行我素。

“往侧方走,不能够深入。”苏北把了一根草,举起来,判断了一下方向。

风从北风吹来。

苏北把埋入地下的熊皮拿了出来,然后又用大量的杂草和泥土覆盖在上面,遮住上面的血腥味。

他与蒋琳琳快速地往北方而去。

既然有风传来,那必定是临近海边。

走到一半,遇到一处咸水湖。

苏北大喜,他直接把熊皮放入咸水湖之中。

咸水湖几乎是死湖,几乎没有丛林生物能够适应。

但是却可以遮掩熊皮上的血腥味。

清理赶紧熊皮,苏北卷着熊皮,沿着咸水湖的上流而去。

咸水湖必定不是偶然出现,肯定与海水有有关系。

走了一个多小时,有惊无险地来到了杂草丛林的泥沙地上。

迎着海风,出现在两人眼前的则是蔚蓝的海面。

泥沙地的前方是一片海滩。身旁有一条沟渠,连接着海水。

此刻,两人的心情放松到了极点。

苏北观察四周没有危险之后,才带着蒋琳琳沿着这片低矮的杂草林寻找遮掩处。

同时,他也在判断他们到底在什么地方。

回想到一路走过来的方向,回想到当初第一次来到这里的大山,他背向大海,看向小道,瞬间恍然大悟。

他们已经来到了那座大山的侧方,距离当初的位置几乎是相对的距离。

也就是说,他们来到了小岛的另一面。

这一刻,苏北反而放松起来。

两人寻找多时,终于在地势高点的地方找到了一丛密林。

密林之后是忽然出现的峭壁。

峭壁下有一个乱石横担出来的小空间。

苏北与蒋琳琳躲了进去,准备休息一下。

累了一天一夜,以苏北的体质,也觉得非常疲惫。

特别是待在树上一夜,身上还靠着一个人,虽然没有让他彻底累瘫,但必要的维持身体正常运转机能的休息是需要的。

伪装网铺在离杂草最多的地方,然后让精神饱满的蒋琳琳放哨,而他自己则是躺在被铺好在地上的熊皮上,沉沉睡去。

熊皮上还有很多的泥沙杂草,但是苏北已经顾不上这些,只管睡觉。

这一觉,睡得昏天暗地。

醒过来的那一刻,苏北的心中一惊。

抬头一看,天色已黑。

再转头,一双美目看着他。

“我睡了多久?”苏北问。

“一个白天。”蒋琳琳从包裹内拿出饼干以及水,递给苏北。

苏北接过,问:“为什么不叫醒我?”

“为什么叫醒你?”蒋琳琳反问。

苏北没再说什么,吃着压缩饼干,喝着水。

他与蒋琳琳沉默着。

“我只需要睡三个小时就够,以后要叫醒我。”苏北说。

“你不是我的谁,我没这个义务。”

“我知道,你是不想让我太累。”

蒋琳琳的脸色一红,大怒:“自以为是,你真的想太多了。”她说完,别过头去。

苏北淡淡一笑:“我要是出了意外,谁保护你?”

蒋琳琳浑身一颤,没有说话,只是那双手却不知道放在那里,一个劲地互相捏着。

过了一会,苏北深深吸了一口气,看着昏暗的四周,说:“我们可能被发现,但他们还不知道我们是谁,这也是一个优势。”

“知道了就不是优势,而是致命点。”蒋琳琳提醒苏北与伦斯的关系。

“所以我们需要主动出击,把他们打个措手不及。”苏北冷冷一笑。

“现在吃喝都成问题。”蒋琳琳反驳,“我看我们还是先解决这个基本问题。”

“没有枪,敌人给我们造!”苏北说了一句至理名言,“食物没有,那就抢。”

蒋琳琳诧异地看着苏北。

两人今晚上没有行动,而是继续待在这个地方。

苏北也没有花上两三个小时的时间返身去观察那个暂时定居所是否被人发现。

那样不仅仅危险,而且也浪费时间。

他准备与蒋琳琳休养足够,然后开始进行围剿计划。

他们人手不够,只能够慢慢的消磨伦斯的手下。

“你可清楚他手下有多少人?”苏北想要从蒋琳琳的身上了解一下关于伦斯的信息。

“修罗杀手基本被你的人在江海灭完,只剩下核心的十个人。”蒋琳琳认真地说。

苏北回想起上次在寺庙内死的三具尸体,他判断:“在岛上的只有七个人。”

蒋琳琳知道苏北说的意思,因此说:“还有昨晚你杀的那两个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