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5章 陷阱/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是三个。”苏北说到这里,又补充一句,”岛上现在目前为止有四个人。”

他回想起那次搜索小溪附近时,听到的一句话,就说:“还有一个叫做水鬼,上次我听他们的同伙说,这家伙已经死了。”

他微微皱眉:“只有三个人还活着。”

“这是好事。”蒋琳琳淡淡一笑。

“不可能会这么少,我总感觉这里面不对劲。”

蒋琳琳对着苏北眨了眨眼睛,忽然说:“还有蒋冽。”

苏北的双眼中出现精光,说:“对!还有他们!当初蒋冽与伦斯的杀手集团有合作,他脱离了A组织,既然来到了这里,那想必也是投奔蒋冽。”

伦斯心中清楚,他惹了一个天阶强者,所以他要投靠的人也只能够是天阶高手。

既然伦斯能够奇怪地来到这里,那蒋冽一行人呢?

他们是否也来到这里?而且,他们是否也失去了古武能力?

“我们不能够单纯地认为岛上还有三个人。就像他们刚开始不知道这里没有我们一样。”

“不过,我们还是要去击杀这些人。”蒋琳琳觉得挺无奈。

苏北点头。

两人在这里休息了一晚上。

上半夜是苏北放哨,下半夜则是蒋琳琳。

也就在凌晨的时候,晨雾弥漫。

蒋琳琳轻轻推醒苏北。

苏北被惊醒,看了一眼蒋琳琳,然后警惕地看着四周。

“那里。”蒋琳琳小声地说。

苏北看了过去,心中顿时惊讶起来。

他拿起望远镜看去,只见到有人出现在海滩上。

“伦斯。”苏北低声说,声音中带着冷意。

“他身边还有两个。”蒋琳琳拿起自己的望远镜去观望,“我们要不要下手?”

苏北望着这三个人出现在海边,心中判断这三个人为何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出现在这里。

难道说,伦斯等人并没有发现他们的存在?

还是说……

“暂时不用动手。”苏北摇头。

蒋琳琳盯着他,双眼中全是疑惑。

这个时候分明是下手的好时机,为何这家伙却拒绝?

忽然,她想起了昨夜说的那些事,蒋冽等人可能也在这个岛上,他们也许在某个地方,等待着他们出洞。

而伦斯三个人就像是人肉诱饵一样。

苏北伪装在伪装网中,望远镜去观察四周的地势。他想观察四周是否有狙击地点。

选择了三个方向,他仔细地观察,特别是那些灌木丛或者是草丛非常茂盛的地方。

他盯着一个地方,就一动不动。

直到过了十分钟,他才发现侧上方的山崖上的灌木丛微微动了一下。

苏北的心中一惊,伦斯等人果然很阴险,竟然让另外的人埋伏在那里。

也不知道那人是否是蒋冽。

其实,一直困扰苏北的并不是蒋冽本人的出现,而是他是否有古武能力,同时安危蒋吟吟的安全。

他观察到那处灌木丛所在有狙击手,心中推断这些狙击手常用的阵型,最终在另一处的小山包中发现另外一名狙击手。

时间过去一个小时,他再也没有发现其余的狙击手。

伦斯很有耐心,他带着身边的两人,好像是在做求救信号一样,在海滩上画上SOS的国际求救信号。

“玩的就是心理战。”苏北冷哼一声。

他用杂草遮掩住枪管,然后瞄准灌木丛所在,也瞄准小山包所在。

这里的地势低矮,但是也有高处,那灌木丛就是在高处。

苏北比划了一下这两处转移的时间,以及自身安全退离的路线,发觉可以狙杀狙击手。

他让蒋琳琳隐藏在石堆之中,并且做好随时离去的准备。

正当他准备解决灌木丛高处的狙击手时,伦斯那一边却传来了震惊的声音。

苏北诧异,通过狙击镜看过去,浑身一震。

一艘轮船出现在远处的海面上。

蒋琳琳拿着望远镜,望去,顿时激动起来。

她的双眼带着喜色,看着苏北,低声说:“轮船,有轮船。”

苏北深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内心的激动:“前提是我们必须能活着走上轮船。”

蒋琳琳犹如被人泼了冷水,垂头丧气:“也是。”

苏北打坐起精神,狙击枪依旧对上灌木丛高处,但是他的神色中多少有些犹豫。

“怎么不动手?”蒋琳琳反问。

“我怕惊动了他们,我们会错过这一次的轮船。”苏北犹豫了一下开口。

一旦他击杀了这两名狙击手,那么海边的伦斯肯定会被惊动,然后隐藏起来。

到时候事态一恶化,谁也不敢去海边,只能够眼睁睁地看着轮船消失。

这对于好不容易得到救命船的他们来说,简直就是从天堂落入地狱。

也在这个时候,伦斯只是背对大海,大喊:“朋友,大家都是陷入荒岛上的人,现在有轮船了,希望我们放下彼此之间的恩怨,共同上船。”

伦斯也想到了关键性的一点。他们想要安全的上船,必须要解决后患。

但是,轮船出现的时间非常短,他们不可能先解决了后患,再去求救。

苏北冷冷一笑:“一开口,那两名狙击手绝对会让我们尝尝子弹的味道。”

他通过望远镜看得出来,伦斯的脸上很焦急,似乎对于这次的救命船非常的执着。

但是,他可不是傻蛋,就算伦斯想要放下成见,可是那两名狙击手可不是他。

当然,苏北与伦斯之间是生死大仇,自然无法相融。这一切,苏北的心中非常清楚。

“朋友,我保证不会让你陷入危险。我的人只剩下这两个人,我之所以出来,就是想要用我的诚心打动你们。”

伦斯又一次喊话。

苏北无动于衷。

到了这个时候,这家伙还在撒谎,肯定是别有居心。

“我们就这样放弃救援吗?”蒋琳琳也很焦急。

苏北冷静地摇头:“静观其变。”他不相信伦斯不会求救。

他们可是被困在荒岛三个多月,痛苦感比苏北与蒋琳琳的还要长。

伦斯见没有人回应,脸上忽然出现豁出去的表情。

他大喊:“朋友,请不要伤害我们,我们正在对轮船进行求救。”他死也不想错过这次时机。

说完,转身吩咐身边的两个人去捡一些干枯的杂草木材,然后又捡了一些潮湿的杂草木材。

快速的做完这些,几人把它们放在干燥的海滩上。

伦斯伸手感受到了一下,发现风小了一些,便用防风打火机点燃了最底下的干燥的杂草木材。

下方出现火焰,开始烧烤上方的潮湿的杂草木材,顿时,淡青色的烟雾冲天而起,过了一会,淡青色的烟雾变浓,化作了黑雾。

伦斯一边紧张地坐着这些,一边又要堤防暗中的枪子。

苏北一直在关注这几个人的动态,他发现灌木丛上以及小山包上的人还是一动不动,他也就没有行动。

虽然他们在暗,可是人手上本身不足,这也导致他们只能够被动的抵御伦斯等人的攻击。

苏北的双眼中带着冷静的光芒,他在等待时机,一个可以出动的时机。

远处的轮船本来是要消失在海面上,但自伦斯燃起了黑雾,便又开始出现在众人的视野之中。

苏北以及蒋琳琳的心中一松。

轮船似乎是发现了黑色烟雾。这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有好处。

但是,每个人的心中都是一沉。

越是临近可以活命的机遇,人也就越容易失去冷静。

“我们不能够硬拼。”苏北周围,他的双眼看着四周,“死了谁都不划算。”

蒋琳琳用力点头。

“等会,我杀了那两个狙击手,趁着伦斯大乱,我们潜入海中。”

“我们难道要自己爬上船?”蒋琳琳皱眉。

“没办法,伦斯身边的两个人也不是吃素的。他们肯定会发现子弹出来的地方,到时候被锁定后,便说离去,就是动弹一下都会要人命。”苏北深知狙击手的可怕。

“等轮船要接近的时候!“苏北坚定地说,“只有那个时候,伦斯才有可能不管不顾地留在海滩。”

“你就不怕他身边的人?”蒋琳琳觉得不妥。

“我怕,但是我很了解人心。”苏北的双眼中有深邃的目光,“马上就能够活命,回到人类社会,仍谁都无法冷静下来。”

“你最好要冷静一点。”蒋琳琳的一句话提醒了苏北。

苏北一笑,点头。

不过一会,轮船开始出现在浅海大陆架前,它停止了移动,而是降下了救生艇。

伦斯浑身都激动起来,他再次大声告诫暗中的另外一伙人,同时有意无意地走到身边两个人的前面。

这样,后面一旦有子弹射过来,肯定是这两个人挡住。

苏北深深吸了一口气,压制住那份强烈的急迫,不断地想控制自己冷静下来。

甩了甩头,通过狙击镜看向灌木丛以及小山包。

灌木丛内的狙击手似乎也有些骚动,他异动的频率开始增多。

与小山包内的狙击手相反,那里基本上没有任何的异常举动。在这种时候,是最能够看出狙击手心态的时机。

就在救生艇可以用肉眼看到的时候,苏北没有任何犹豫,对着骚动不已的灌木丛内的人一枪打去。

就在枪响的那一刻,苏北已经转过枪头,对准了小山包。

那一瞬间,他的心中一惊。

因为,他的狙击镜刚刚瞄准小山包,就看到上面的人已经收缩了身体。

小山包内的人似乎早就知道对方要这样做。

这是一种心理战,做好准备,比谁都要更能活命。

苏北没有任何犹豫,拉着蒋琳琳的手,冲进了早已经看好的密林路线。

他们一溜烟进入到密林之中。

包裹留在了石堆之中。既然要上轮船,这些东西也就用不上。

他们只是带上了一把手枪、匕首,还有一些吃喝的食物。

没有任何犹豫,两人穿越过密林,然后在礁石的掩护下,从远处跳进了水中。

伦斯等人听到枪响,吓得立马趴在地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