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5章 压制/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南宫瑾姐姐,你醒了?”婉清收起了那份复杂的目光,淡淡地笑了一声。

此时此刻的婉清,除了苏北一个人之外,还对南宫瑾多了一份尊敬。

是的,她感受到得到南宫瑾对苏北的那份挚爱。

因为,她就是因为南宫瑾,而深深的被苏北吸引。

南宫瑾看向苏北,想要让他告诉自己,眼前这个狐媚的女人是谁。

但她看到婉清身后的九条尾巴,顿时变了色。

“不是人!”南宫瑾震惊地说。

一路走来,蒋琳琳也从苏北的口中得知,这是一只大魔的身体。

苏北用手遮了一下阳光,淡淡地说:“她是婉清,这具身体是一只大魔的肉身,现在她已经从你的身体中出来了。”

南宫瑾恍然,但是她看向婉清的尾巴时,神色还是多了几分古怪以及震惊。

狐狸!

真的有九尾狐狸幻化成为人的存在!

“我现在不用再寄居在姐姐的身体之中。”婉清上前一步,“我现在感觉非常的轻松。”

南宫瑾见到婉清上前一步,她微微后退了一下。

她从来没有见到过婉清的真实面目。

当初,她昏迷不醒,被苏北带着前往死亡之谷。可是,直到她苏醒过过来,也没有见到过婉清的真容,更不用说是了解这个人。

当她醒过来的时候,婉清的灵魂已经储存在她的身体之中。

说来也奇怪,婉清的灵魂似乎非常的强大,南宫瑾感觉得到她的存在,可是却无法窥探。

灵魂上的压制。

婉清能够窥探得到南宫瑾的回忆,而南宫瑾却不可以。

此时见到一个陌生女人忽然接近自己,她下意识地出现警惕感,往后退了一步。

这明显的变化,让苏北的心中一阵紧张。

他生怕会惹怒婉清,从而对南宫瑾造成伤害。

而南宫瑾此时应该还不知道此时的婉清有多么的可怕。

照破军的话来说,婉清已经是无敌于世的存在,没有任何人能够制衡得了。

苏北来到南宫瑾的面前,挡住南宫瑾,笑着说:“婉清,她刚刚才行,身子骨虚。”

婉清当然看得出南宫瑾的动过,也知道苏北是如何想。

可能是在感情上面,不是实力能够解决的事情。

婉清淡淡笑了一笑:“南宫瑾姐姐没有见过我也是很正的事情,不过我相信以后我们会认识的。”

苏北笑了笑没说话。

南宫瑾再次变成了以前的南宫瑾,双眼也从蓝宝石变成了黑曜石般的纯净。

沉默不语才是她的特点。

此时的她,站在苏北的身旁,一语不发,神色间隐隐带着冷意。

几人虽然对婉清有忌惮的心理,但大体感觉出婉清不会乱来后,也渐渐放松下来。

“我们去另一艘船上。”苏北可不想在这艘老式轮船上呆着。

这艘船非常的怪异,苏北在上面很不舒服。

他不想把这种神秘而不可知的东西放在自己的身上。

“这里也挺好的啊!”婉清毕竟只是个刚刚成年的女孩,心性上根本就不复杂。

她笑着说:“这里挺好的啊!虽然老式了一点,但是五脏俱全。”

“这里没吃的,我们需要食物。”苏北解释。

“好吧,那就让那艘船跟在这艘船的后面,我带着你们出去。”婉清自信满满地说。

“对了,这艘船上为何会有重力压制?在这艘船的最底层,到底有什么东西?”苏北很好奇。

当初,他进入到老式轮船之后,借助破军的力量,下到了船舱的第二层,至于第三层,他们并没有进入其中。

不过,第三层的重力压制应该会更加的强才是。

“以前是放置这具肉身的地方,不过现在取消了重力的限制。”婉清满不在乎地说。

她现在得到了至高无上的力量,同时也得到了肉身。

对于这种过去的事情,她不会在乎的。

苏北一听到这里,当即就想到了蒋舒吟,也想到了蒋琳琳。

转头一看,蒋琳琳不在。

“蒋琳琳去哪了?”他的神识搜索。

“她在船舱中。”婉清忽然说。

苏北一愣,然后沉默地看着婉清。

“我知道她要找的人是谁,不过她永远都找不到。”婉清抱着怀中还在昏迷的蒋吟吟,淡淡一笑。

“那层空间真的有如此效果吗?”苏北惊异不定地看着婉清怀中的蒋吟吟。

婉清点头,她用认真的目光看着苏北:“我不会欺骗苏北哥哥。不过,那个地方的出入口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打得开。”

也在这个时候,蒋琳琳从船舱门走了出来。

她的目光看向婉清,说:“我妹妹呢?”

既然婉清得到了大魔的肉身,那么也应该知道一些关于这艘轮船的消息。

“她不在。”婉清摇头。

她刚刚要解释,忽然见到苏北动了一下眼球,换了换颜色。

婉清收住了口,淡淡地说:“一开始,她就不在这艘船上。妖狐是骗你的。”

蒋琳琳的心中一沉。

没有想到,到头来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啊!

那种大喜大悲的感觉,也只有蒋琳琳深有体会。

她沉默地看着眼前的婉清,默默地点了点头。

婉清毕竟是个刚成年的小姑娘,见到蒋琳琳的模样变得如此激动,便忍不住要说出真相。

可是,她再次被苏北给暗示。

“我就知道,她在十六年前,被一场海龙卷袭击后,就万不可能会活着的。”蒋琳琳的脸上出现苦涩的笑容。

没想到,经历了这么多,竟然全都是别人的套。

她笑了笑,不想让自己和别人难堪。

她深吸一口气,走向甲板最前方,闻着空气中的海风,一语不发。

苏北看了一眼,便没有在说话。

“她怎么了?”南宫瑾对待蒋琳琳的态度依旧带着敌意,但是那只是处于感情上的敌意。

她清楚蒋琳琳当初也救过自己,她可不会真正的冷血无情。

苏北摇头:“她死去了一个亲人。”

南宫瑾深有体会。

因为,当初她失去的是一个家。

苏北带着几人来到了海盗的轮船上。

他从第一层船舱中找到了很多罐头以及干面包和饼干。

虽然以他们现在的实力,几天不吃也没有什么问题,但到底是人类。

蒋琳琳也跟了过来。

只剩下婉清一个人在老式轮船上。

破军以及贪狼也忌惮婉清。他们可不想单独跟婉清在一起。

因为有婉清的带领,他们直接绕开了海雷区域。

下午时分的时候,他们终于走出了百慕大的中心。

昏黄时,他们来到了百慕大的外围。

血红色的残阳铺展在海面上,给人一种晨钟暮鼓的感觉。

从船舱中直接搬出来两张椅子。

因为南宫瑾说,她不想在睡舱休息,想看看天空。

但是她本身身体还很虚弱,不能够长时间的站立。

所以,苏北便搬出来两个椅子。

其实,苏北清楚,她并不是想看天空,而是想坐在他身旁。

想到了这些,苏北才给自己也安置了一个椅子。

破军以及贪狼已经在睡舱中休息。

他们经历了今早上的战斗,浑身疲惫不堪。本来,受伤最严重的苏北,此时反倒是成为了精力最旺盛的一个人。

婉清利用精气直接给他治疗,他现在几乎痊愈。

坐在椅子上,苏北陪着南宫瑾,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感受着这种静怡的气氛。

“你知道吗,当初有一艘轮船,叫做泰塔尼克号,有两个人,也是跟我们一样,在船头。”

苏北淡淡一笑。

南宫瑾疑惑地说:“跟我们在船头看天空吗?”

苏北摇头:“他们是站着,而我们是坐着。”他的双眼中泛着淡淡的柔光,“他们看得不是天空,而是彼此。”

南宫瑾的脸色一红,低着头没说话。

忽然间,在苏北怀中的蒋吟吟转醒过来。

他来到这艘轮船上的时候,就已经让婉清把蒋吟吟交给自己照顾。

“哥哥。”蒋吟吟睁开迷糊的双眼,嘤咛地叫了一声。

她以为这是做梦。

毕竟,她已经跟苏北分离了很长的一段时间,

“恩,其实,以前,我一直以为你是我的养女。”苏北感叹地看着怀中的小萝莉。

“啊!”蒋吟吟忽然睁大了双眼,吃惊地看着眼前的苏北。

她揉了揉眼睛,小心翼翼地问:“苏北哥哥?”

苏北刮了刮她的鼻子:“小机灵鬼!你该醒过来了!”

“原来这不是梦!”蒋吟吟的双眼发红,双手抱住苏北的脖子大哭。

南宫瑾看着这一切,淡淡地一笑。

这一刻,残阳照射到苏北以及南宫瑾的身上,同时还照射到苏北怀中的蒋吟吟身上。

静怡的海面上,他们就像是一家子,影子长长地在身后伸展,然后交织在一起。

蒋吟吟的哭笑声,给这一个家庭带来了活气。

前方的老式轮船的甲板上,婉清用清幽幽的目光看着后方轮船上的苏北等人。

忽然,她感觉到浑身冰凉无比。

“我只是拥有着与南宫瑾姐姐一样的感觉,却没有属于自己与苏北哥哥之间的记忆。”婉清凄凉一笑,“我是在单相思吗?”

她有些后悔,后悔去窥探南宫瑾的灵魂。

如果没有窥探的话,她现在对苏北的态度应该也很平淡才对吧。

可是,现在的她好似陷入到了深深的泥潭之中,越陷越深,再也拔不出来。

蒋琳琳在侧方看着,脸上的苦涩比婉清还要不遑多让。

“你那天不是跟我说过吗,如果抓不住机会,以我的性格,会孤独一生。”她低声喃喃。

可是,但她看到苏北以及南宫瑾在一起的时候,她觉得自己不该打扰这一对璧人。

“那样的话,我该叫你爸爸才是。”蒋吟吟恢复了活泼,她认真地眨动小眼睛说。

苏北一笑:“喊我哥哥,喊爸爸会把我喊老的。”

“你不是这样想的,不这样喊,是因为你和姐姐还没有结婚呢!”蒋吟吟一本正经地说。

苏北一愣,随即尴尬起来。

南宫瑾也清楚蒋吟吟说的姐姐是谁,一时间也只是僵硬地笑了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