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8章 形与象/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北之前那随意的神情,瞬间变了。

虎目中带着炯炯的光芒,好似一代宗师。

作出攻击的起手式,淡淡地说:“起!”

跟他对战的学员,有着白暂的皮肤,棕黄色的头发,脑后留着一束“马尾巴”。

他是一个典型的外国学员,因为仰慕华夏武功,因此才拜入门下。

而在他的对面,是一个华夏人,可能有着正宗的武术,所以他没有没有暴怒。

毕竟,作为本国人,有着能够评论本国武功的资格。

但是,这几个人明显口气实在是太大,他要给点颜色让他们瞧瞧,因此身体筋骨之间,已经紧绷起来。

苏北没有使用古武者的力量,仅仅是纯粹的身体能力。

可就算是如此,他也能够看得出眼前这人的气势变了。

神色、目光、细微的动作,都在微微的收敛。

这是要做出蛰伏后的猛扑吗?

好似一头狂狮,蹲在草丛中,等待着猎物出现。当猎物出现的一瞬间,它一跃而起,发出致命一击。

眼前这人给人的感觉就是如此。

苏北看着这学员的双眼,嘴角微微一笑。

这一笑,带了几分神秘感觉。

学员本身就要做出强悍攻击,可见到苏北这一丝看不懂的笑意后,反而内心出现疑惑。

他不确定眼前这个人到底在想什么。

就在疑惑了一瞬间后,他镇定下来。

双眼再次凌厉起来。

“承让!”他的前脚微微前倾,身子压低,双手一上一下,做出龙爪式。

苏北看得出他的架势。

神色自若、动作娴熟,应该是个练武的老手。

“猛虎式。”苏北淡然地说,“只是学了外表,没有学到内在。”

“打过再说。”学员听到苏北说的话,反而不服气。

他忽然爆发出全部的力量。

肌肉爆炸!

开门见山,大开大合地镇压向苏北。

“你只是学了猛虎的形,却没有学到象。”苏北后撤一步。

他早就知道这家伙要如此进攻,因此也做好了防御。

与对方拉开距离,他的身体压低,双眼微微一凝,盯着学员。

身体半放松半紧张状态。

双手一上一下,做出龙爪式。

目光犹如水一般,凝滞在学员的身上。

学员的神色微微一变,他感觉到自己被一种莫名的东西给锁定了。

看着苏北,他缓缓地走动,对方随着他的动作而变化动作。

虽然都很细微,可是他还是能够清楚的感觉得出来,眼前的人正在不断变换着进攻动作。

因势而变!随机应变!

这简直就是返璞归真的境界!

“这就是象!”苏北说完,忽然冲向学员。

两头猛虎在打斗。

学员见到苏北冲过来的那一刻,心中豁出去,也攻击而去。

学员招式勇猛,见到机会就攻击。

苏北见招拆招,等待着致命一击。

学员在此刻感觉到了紧张。

他发现自己遇到了行家。

就算是当初跟师傅对战的时候,他也不曾这么紧张过。

对方简直就是真正的猛虎,而他自己,则是一头伪虎。

心理战在这一刻,已经高下立判。

他已经失去了冷静的心。

当虎要猎取食物的时候,懂的容忍,懂得抓去时机,懂得在危险之中冷静的等待着。

学员一个侧身,把自己的腰部露了出来。

苏北再也没有任何的犹豫,低吼一声,这气势,好似真的如丛林之王。

双手成爪,单脚点地,一个旋转,来到学员的身旁。

双手抓住他的腰部,往擂台边一甩。

台下的蒋吟吟拍手蹦蹦跳跳:“哥哥好厉害!哥哥是最厉害的!宇宙第一!”

婉清笑着说:“苏北哥哥果然厉害,要是我,肯定做不出来。刚刚那声低吼,我真的感觉到了一头猛虎。”

形象两字,说着简单,但里面蕴含的精髓,少有人能够领悟。

“当初我学武的时候,这猛虎式是我最喜欢的,所以钻研的最多,你选错了招式。”苏北看着站起来的学员说。

学员把自己的“马尾巴”甩到身后,对着苏北拱手一拜:“大师!甘拜下风!”

他真正的体会到什么叫做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台下顿时想起了击掌声。

见到有人来踢馆,学员们都纷纷聚集在了擂台下。

没想到,踢馆人还真成功了,而且赢得竟然如此轻松。

虽然看到了此人的功底之强大,但作为一家武馆的学员,说服气,那是不可能的。

“大师兄呢?”有学员问。

听到这句话,婉清怒了:“还想要挑战?没看到差距吗?”

被苏北击败的学员点头:“我与他之间的差距很大,我甘拜下风。”他听到婉清的口气,心中不岔。

所以,言外之意,就是,他服气了,可是其余人就说不定。

而且,他说的是自己与苏北的差距很大,不代表其余人就不行。

苏北刚要说话,婉清冷哼一声:“想跟我苏北哥哥打,先过了我这一关。”

南宫瑾的神色不自然。她见到苏北下台,走了过去,用眼神看着他。

婉清似乎是发现了自己的言语似乎有些不对劲,看向南宫瑾,更不自然。

只有蒋琳琳沉默地站在一旁,不知道在想什么。

蒋吟吟绕着苏北转圈圈,一个劲的叫好。

“大师兄来了!”学员立马惊呼。

苏北看向从门口走进来的人。

白色体恤,黑色宽松练功裤,脚穿黑色练功鞋。

在他的前面,有学员在领路。

想必,是有人通知了这名大师兄。

苏北一眼看去,就知道这家伙是有底子。

神色淡然自若,隐隐有风采卓然的大师风范。

“修身养性,他很成功。”苏北赞叹了一句。

“几位可是华夏人?”大师兄不是华夏人,但是能够说出流利的华夏语言。

苏北点头:“我们没有恶意,只是想看看这家来国外开办的华夏武馆。”

大师兄淡淡一笑:“之前我听师弟师妹们说过,你这句话是有言外之意。”

婉清清冷地冷哼一声:“你们的武功伤不了人,花拳绣腿,摆些花架子。”

对着大师兄挑衅地看了一眼:“你们的人不服气,那我就打到你们服气为止。”

她直接跳上了擂台上,居高临下地指着大师兄:“上来!”

这一套说的可谓是嚣张至极。

苏北则是微微皱眉,他感觉出婉清的心态非常的急躁,言语之中隐隐带着煞气。

之前还没有见到过她这样,难不成是这具身体在开始缓缓地影响着她?

就像是南宫瑾的灵魂在影响着婉清一样。

这让他的内心泛着不安。

蒋琳琳摇头:“她变得好陌生。”

南宫瑾不说话,只是看婉清的眼神也变了。

“姐姐好奇怪噢!”蒋吟吟感觉到婉清的态度大变,但是却说不出事哪里变了。

大师兄转头看向苏北。

很明显,眼前的这个男人才是这支队伍的核心。

“赎罪赎罪,她性子火爆了一下,年轻气盛,希望你不要跟她一般见识。”苏北道歉。

大师兄摆了摆手:“不曾在意。”

这说话的风度,让苏北的双眼一亮。

“华夏武功的内涵容括了儒家思想,说是克敌,不如说是强身健体。武林中人,实力没有高低,看的是他如何利用自身的实力。”苏北忍不出说出了自己的心中想法。

“这也正是我追求的。”大师兄的嘴角带着一笑,“我感觉这才是华夏武功的真谛。”

“华夏武术中的内家拳博大精深、刚柔并济、内外兼修,比如四两拨千斤的太极……”大师兄说到这里,也忍住想要跟苏北多交流一下。

而婉清站在擂台上,看着台下的大师兄不动手,皱眉:“你到底上不上来?要不要我请你上来?”

这句话惹的众学员纷纷喝骂。

苏北深怕她乱来,便说:“你下来。”

婉清的气势全消:“可是,他们这样说苏北哥哥不行。”

“他很强。”一道厚重的声音传了出来。

大师兄看过去,训练场门口,一身金边黑色训练服的中年人走了进来。

这是他们的师傅。

“师傅!”学员们拱手一拜。

中年人罢了罢手,看着台上的婉清说:“你说的这位年轻人吧?”他看向苏北,“他很强。”

婉清哼了一声:“谁知道你在假惺惺!”

“不许你乱说师傅!”学员们不服。

“小姑娘年轻气盛,心急浮躁,这可是学武的大忌!”中年人并没有因为婉清的话而出现任何波动。

“狐苏!”苏北瞪了一眼婉清。

婉清撇着嘴巴不说话。其实,她还是挺怕苏北的。

蒋琳琳一直站在所有人的最后面,但她看到这名中年人的时候,浑身一震,心中被惊讶到了。

可是,那中年人好似没有看到她一样,甚至是正眼都没有看过来一次。

“这位姑娘需要学佛进修,安抚体内的煞气啊。”苏北听到这句话,再看向中年人时,神色就变了。

当下,他就释放出自己的神识,笼罩中年人。

中年人还是一副普通人的身体,他好似没有发现神识一样,依旧看着苏北,神色没有任何变化。

可是,苏北分明感觉得出来,他有一种被窥探的感觉。

狐苏在这一刻,反而安静下来。

她盯着中年人,冷漠地说:“老头,你是谁?”

便算是修养很好的大师兄,也忍不住冷哼一声:“年纪轻轻没教养。”

狐苏的双眼凌厉地回了一眼大师兄,只见到大师兄脸色苍白地后退。

中年人上前一步,挡在大师兄的面前,转头看向苏北:“苏先生,我应该可以代我的徒弟吧?”

苏北疑惑地看着中年人:“你是谁?”

“我?我也是华夏人。”

“让他上来!”婉清也就是狐苏,冷冷地说。声音中带着不容置疑的语气。

“恕罪!”中年人不等苏北说话,直接跳上了擂台。

婉清见中年人上来,神色一冷,一股晦涩的气势释放了出去。

作为古武者,苏北当然知道这是什么,这是神识。

她准备要使用古武者的力量!

苏北的神色一变,刚要有所动作,却听婉清说:“苏北哥哥,这件事情你别插手,这家伙不简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