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9章 神秘的强者/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能从婉清的口中说出这种话,苏北的心中一惊。

难不成眼前这个中年人,还是个隐藏的绝世高手?

“你应该去学佛,修心养性。”中年人心平气和地说。

“你们习武之人,不多学道家的东西,反而来发扬佛家理论。”婉清哼了一声。

“我以前乃是少林俗家弟子。”中年人淡淡一笑。

他说完,手轻轻地对着婉清一扬:“请。”

婉清忽地消失在原地。

等她出现的时候,已经在中年人的身前。

苏北浑身一震,婉清是要使用出真招了!

余光无意间看到四周的场景,更是让他吃了一惊。

不知道什么时候,除了古武者之外,所有人都躺在了地上,昏迷过去。

蒋吟吟也是,因为她还没有激发出王者体质,因此如今还是个普通人。

“这是怎么回事?”蒋琳琳吃了一惊,看向那中年人时,神情惊异不定。

“看来,这家伙的目的不纯。”苏北看着场上的中年人。

婉清的能力控制似乎还不是很熟练,经常一招下来,就会波及到四周。

忽然间,一见到她手掌心的真气有一丝喷射而出,穿破擂台,往苏北而来。

苏北的神色一变,急忙闪躲开去。

“轰隆!”

远处的墙壁砸出了一个大坑。

仅仅是一丝余波就有如此庞大的力量,要是集中全力的攻击,苏北万不可能躲得过去。

而与婉清对战的中年人,更加的让人感觉到匪夷所思。

他几乎没有做出任何的进攻招式,而是淡然地面对婉清,不断地闪躲。

速度快到惊人。

这一刻,苏北认为眼前的中年人过不是普通人,他的实力根本就超越了天阶级别的古武者。

就算是天阶后天级别的强者也不是他的对手。

“为何还会出现这种人物!”苏北吃惊。

婉清越打越急躁,似乎是彻底的激发出这具身体内狂躁的杀戮因子。

她的脸上微微狰狞,双眼中带着红光,身上的煞气越来越多。

“他来自那个世界,是真正的大魔。”她几乎是怒吼着说的。

“怎么可能!”蒋琳琳吃了一惊,下意识地说。

苏北转头看着蒋琳琳:“恩?”

蒋琳琳解释:“大魔不是一个吗?”

可是,她怪异的神色还是被苏北捕捉到了。

“你知道什么?”

“没什么。”蒋琳琳转移话题,看着台上的两个人,“还是看看她吧。”

“啊!”一声低吼,婉清身上的白色辰衣散去,化作了九条洁白的狐狸尾巴。

一股强横的力量以她为中心开始释放。

“不好!要失控了!”苏北惊骇地说,“这家伙分明就是想要让婉清失控。”

他看向中年人的目光中带着杀机。

这家伙果然是不安好心,竟然想要做出如此歹毒的事情出来。

一旦婉清的力量失控,那么这片区域都将会遭受到威胁。

“你到底是谁?”苏北怒吼。

“我?”中年人的嘴角淡淡一笑,似乎是带着嘲讽,“她不是说了吗?”

婉清的声音开始变得有些沙哑,沙哑中带着好似压抑了不知道多少年的杀气。

空气中弥漫着沉重的氛围。

手中的白色星点凝聚,往中年人身上释放。

中年人的动作依旧很迷离,无法让人捕捉和看清。

星点没有击中中年人,反而往四周辐射而去。

苏北吃了一惊,他再也没有任何的犹豫,王体激发。

火焰系的王体爆发。

纯粹的爆发性王体!以破坏力著称的王体!

强大的气势爆发,可是却被擂台上的两个人压制的犹如大海中的一叶孤舟。

“上破苍穹,下镇大地!”苏北的双手做出手势。

冥冥中的力量降临在他的身上。

“七杀帝君,因势而现!”他刚刚说完,刺眼的白光从他的身上释放。

庞大的力量刚刚要爆发,就被他快速的内敛。

如果爆发的话,四周的人肯定会受到波及。

他看着台上的两个人,还没有动作。

如今他的力量虽然是顶尖中的存在,可是面对擂台上的两个人,还是不够看。

手虚握在空中。

“七杀剑!”他冷冷地一喝。

被他隐藏在墨哥西城某一角的七杀剑,犹如闪电般出现在他的手中。

他手持七杀剑,冲进了战场。

“年轻人不要冲动,否则会付出生命的代价。”中年人说话间,非常的淡然。

他似乎已经知道了战斗的结局。

战斗起来,不急不躁。

苏北的插手,让婉清的精神一震。

中年人见状,冷冷一笑,手化作龙爪,从防御转向攻击,直接针对苏北。

婉清吃了一惊:“苏北哥哥,你不是他的对手,快退后。”

苏北狰狞着脸说:“冷静下来,适应这具身体,不要被身体中的残余意志给控制了。”

面对龙爪,七杀剑凝聚出耀眼的白光。

他用七杀剑挡住了龙爪。

但是,也只是一瞬间。

下一瞬间,他全身浴血,倒在地上,砸出一个大坑。

蒋琳琳以及南宫瑾吃惊,急忙冲上去。

“啊!”婉清被刺激到了。

她的双眼一红,强大的意志力忽然控制住这具身体。

白色的光芒,犹如水波涟漪,以她为中心,荡漾开去。

白色的红眼恢复成蓝宝石般的双眼。

淡淡的白光袅绕在双眼之中。

“你打伤了苏北哥哥!”她轻灵的声音中带着无边的愤怒。

中年人看到婉清此时的样子,却是一愣:“弄巧成拙。”看了一眼地上昏迷不醒的苏北,“不应该攻击他的。你为何这么袒护他?”

可是,他并不清楚,婉清早在之前,就已经受到南宫瑾的灵魂的影响。

如果不是有这一段经历,也许,婉清早已经进行狂暴状态,对这个城市造成了无法估量的毁灭影响。

“他不是你能够动的。”在婉清的心中,苏北此时就是她心中的信仰一样重要。

手中的星点凝聚成为了一把权杖,一个小权杖,只有巴掌大小。

这把星光权杖凝聚在她的手掌心上。

中年人见状,神色微微一变。

他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

南宫瑾以及蒋琳琳跪在苏北的身边,不断释放出自己的真气,为苏北进行治疗。

“我们来日再见。”中年人见情况不对,想要抽身而走。

“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吗?”婉清轻灵的声音淡淡地说,“就算是我想让你走,这具称为狐苏的身体,会让你离开吗?”

“你可留不住我!”中年人诡异一笑。

婉清不说话,手中的星光权杖往上方抛去。

以星光权杖为中心,无数的星点往四周陨落。

瞬间,星点之间出现光幕,把这个擂台化作了一个小型空间。

中年人的脸色大变:“以你这还没有彻底成熟的心性,是如何控制住这具身体的?”

“你欺负了苏北哥哥,今天就别想走!我要为他报仇。”婉清可懒得听中年人的解释,应该说是她就算是听懂了,也不知道对方再说什么。

身体内怒火中烧,强大的力量在身体中散发而出,充斥在这个小型空间之中。

她身后的九尾忽然摇动了一下,好似整个空间都凝滞了一下。

身体忽地闪动出去。

“好快!”中年人眯着双眼,快看不出眼前这个女孩的速度。

“还有更快的。”婉清来到他的上方,单手指着上方。

上方,是星光权杖。

“下去!”

婉清的单手忽地滑向下方的中年人。

星光权杖在空中划出一道刺眼的白光,顺着婉清的手,直接砸在中年人的身上。

这一切,不过是短短的一瞬间。

中年人刚刚摇动,那白光已经砸在他的身上。

这一刻,他遭受内伤,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婉清趁机会,再次划出一道白光。

中年人强忍着伤痛,爆发全力闪躲开去。

他的脸色狰狞:“失策啊!不过,你真以为能镇压得了我?”

他刚说完话,速度猛增,往擂台角落的苏北冲去。

婉清的神色一变,立马冲过去拦截。

却不料,这不过是中年人的一个虚招。

他脚下发力,一个转身,拼着重伤,强行冲出这处小型空间,消失在了远处。

婉清没有料到这家伙会有这一招。

主要是她只是个涉世未深的刚成年女孩,根本就没有料到对方有这一招。

回头看了一眼昏迷的苏北,她恨恨地看了一眼中年人离去的方向,转身跑到苏北的身边。

她刚刚要用自己的精气为苏北疗伤,却见到苏北刚刚醒过来。

南宫瑾以及蒋琳琳的大量的真气输送,为苏北治疗了大半的伤势。

“苏北哥哥。”她笑,眼角竟然有眼泪。

她当时真的很害怕,害怕苏北真的在那一刻不在了。

就像是南宫瑾一样,心痛到感觉整个世界都崩塌了。

苏北用双眼滑过三个女孩,然后看向她们的身后,问:“那个人呢?”

“他跑了,不过已经受了重伤。”婉清说。

也在这个时候,小型空间消失。

四周的人还在安详地睡着,一点也没有知道这个擂台早已经是伤痕累累,训练场的墙壁还出现一个大洞。

苏北点了点头,这才放松地闭上双眼,

这一闭眼,就是两天两夜。

在这两天两夜中,三个女孩接替照顾他,无微不至到无可挑剔。

在第三天早晨,苏北的手指微微动了一下,惊动身旁的南宫瑾。

对苏北爱到最深的莫过于南宫瑾。

她一直守候在苏北的身旁。

婉清以及蒋琳琳有自知之明,并没有一直守候在苏北的身旁。

“苏北。”南宫瑾的脸色憔悴,看到苏北醒来,双眼带着弯月。

她的一笑,都可以让天地黯然失色。

“你笑了。”他痴心地看着。

“饿了没?我给你煮点吃的。”南宫瑾扑哧一笑。

“你会?别吓我!”苏北故作惊讶。

南宫瑾白了一眼苏北。

那一抹风情,宛如夏日黄昏中的清风,可以吹起所有人心中的回忆,却又想赶快的回到现实中而无法自拔。

“我去买不行吗!”南宫瑾撇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